第三十九章 尋鬼
顯然,當初在醫院的時候我和師父幫了她一把,她還很感激我們。
方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問:「張大師回來了?」
我說:「我現在去你家。你媽出院了嗎?」
等天漸漸亮了的時候,我們兩個都禁不住睡意,歪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李媽說:「許由,我和小星得出門一趟,你們在家等一會吧。」
我擺擺手:「忙,沒時間。你沒聽見我們剛才說嗎?趕著去救人呢。」
我推了推他:「方丈?方丈?」
我看了看他:「怎麼了?」
我的腦子裡在飛快的組合幾個詞:「做惡夢,上墳,做惡夢,血契,上墳……」
我點頭答應,急匆匆向外走:「我馬上去。」
很快,李小星家到了。這次我和方丈也不用逃了,拉開車門,大大剌剌的走下來。相信司機也沒有膽量追我們。
司機只得點了點頭。
我連忙擺擺手:「你們別著急,沒事,他沒有回來。」
司機下車喊道:「等等。」
在路上,我和方丈簡要的講了一遍張元的事。
司機都快要哭出來了:「大師,你們什麼時候忙完啊?實在不行,留個電話也好啊。」
張元說道:「三床的老頭。我在棺材里躺了這麼多年,以前的朋友全都不見了。三床的老頭雖然認識不久,但是我能看出來,他不是什麼壞人,應該會答應幫我們。」
我把桃木劍交給方丈:「看著他。」然後我掏出手機,打李小星的電話。
李小星說:https://m•hetubook.com•com「早就出院了。你現在來嗎?都睡了,要不然明天早上吧。」
李小星打著哈欠問:「許由,出什麼事了?大半夜的,你這一通折騰。」
我遠遠的站著不敢過去,問張元:「現在怎麼辦?」
李媽這才鬆了一口氣,問道:「那你們是?」
等我回到大殿的時候,長明燈已經自己亮起來了。而方丈仍然在鼾聲四起的睡覺。
張元哀嚎了一聲,急道:「快閃開。」
司機撓了撓頭:「我最近遇上點事,好像是碰見髒東西了,你們二位能不能去一趟?如果肯去的話,以後坐車不要錢怎麼樣?」
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李小星的媽媽。
一時間,情況陷入了僵局。
我早料到李媽會有這樣的回答,於是問她:「你是怎麼跟她訂的血契?」
張元緩了一會,慢慢說道:「我不能沒有身體。不然的話,早晚會被陽氣衝散。」
如果不是現在情況不大妙,我一定想樂了。
我嘆了口氣:「先把他救活再說吧。」
我點點頭,問道:「是誰?誰能幫我們?」
我一說這話,李媽和李小星瞬間從睡意中驚醒過來了,他們倆打了個哆嗦,齊聲問道:「那個老傢伙又回來了?」
過了好一會,張遠的慘呼才慢慢的停了下來。
我抬頭一看:「喲,這不是被我耍了兩次那司機嗎?」
我和方丈坐下來,說:「我們倆,是為了之前你們家那隻https://m.hetubook.com.com鬼來的。」
過了一會,李小星接了,我問李小星:「你在哪呢?」
我把那盆水端起來,對張元說:「師父,您老人家忍著點。」然後,我把水放在了茅房裡面。
方丈攤攤手:「我剛才睡醒了直接讓你拉出來,哪有時間拿錢?」
司機的臉馬上拉下來了:「沒錢就給我滾蛋。」
我點了點頭,忽然,一道靈光從我腦海中閃過:「等等,我怎麼覺得不對?」
然而,方丈卻搖搖頭:「許由,你忘了?那老頭是靈魂出竅,他不是真的鬼,怎麼會在墓地?」
我一邊拉著他向外面走,一邊吩咐他鎖上門:「路上說。」
張元艱難的說了兩個字:「茅房。」
我著急的問:「那怎麼辦?」
張元搖了搖頭:「沒有用,你做不到。那棺材鋪太邪門了,我剛剛跳進去,還不知道怎麼回事,魂魄就被擊出來了,如果不是手底下有點功夫,根本逃不出來。上次你和方丈幸好只是趴在牆頭,不然的話,就再也出不來了。現在我的身體應該被裝在棺材裏面了,我想不出來有什麼辦法能把它搶出來。」
司機乖乖的站在幾步開外,擺了擺手說:「別誤會,我剛才聽見你們聊天,好像聽見你們會抓鬼?」
我一時激動,身上的陽氣散發出來,眼看就要把張元的魂魄衝散。
那邊張元叫住我:「等等。你找一個陰氣重的地方,把我放好,不然的話,沒等hetubook.com.com你回來,我已經魂飛魄散了。」
我問道:「我該怎麼找他?」
現在已經是凌晨了,李小星和李媽陪著我們坐在客廳,他們兩個一個勁的打哈欠。
李媽搖搖頭:「你們會捉鬼的都找不到,我怎麼找得到?」
我根本睡不著,坐在屋子裡愁眉苦臉的想。方丈之前已經睡了一覺,暫時還不困。所以陪著我東一句西一句的瞎扯。
我不解的問:「當初咱們逼他放棄血契,咱們跟他算是仇人了,他會幫我們嗎?」
我搖搖頭:「這和師父說的不一樣啊。師父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鬼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禍害人。李媽,你再仔細想想,你以前有沒有見過這個老頭?可能曾經欠他的錢什麼的。」
我大笑一聲:「我知道了,老頭在墓地。」
我睜開眼,看見李媽和李小星手裡拿著布包,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我說了句:「在家就好,十分鐘之後到。」
張元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或許,有一個人可以幫我們。但是我也沒有把握,許由,你好好求求他。」
然而,我又想錯了。
我點點頭:「我想辦法,把你的身體奪回來。」
李媽說:「哎,去給他爸爸上墳。現在不早了,萬一去的晚了,怪嚇人的。」
我揉揉眼睛坐起來:「哦,你們去幹嘛?」
李媽想了想說:「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候小星還小。我一個人帶著他,日子過的很艱難,有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在那哭。哭著哭著就和-圖-書睡著了。然後在夢裡,有個老頭跟我說,他願意幫我。只要我按照他說的做,以後就在也不用為錢的事發愁了。醒了之後,我按照他說的,供奉紙人,滴血什麼的,日子果然就好起來了。」
我看看方丈:「拿錢。」
我忽然睜開眼,問道:「阿姨,你夢見老頭那一天,是不是剛剛上完墳?」
我說:「我得找到他,你知道去哪找嗎?」
我擺擺手:「有錢,誰說我沒錢?」我摸了摸兜,糟了,真的沒帶錢。
方丈發愁了:「照這麼說,那老頭是自己找上門來的?許由,咱們可怎麼找?」
不過,想想也對。大聖廟的茅房又矮又小,即使白天去也是冷颼颼的。的確是陰氣最重的地方了。
李媽搖搖頭:「沒有啊。我不認識他。」
我亮了亮手裡的桃木劍:「怎麼樣?」
李媽點了點頭,回房睡覺了。
這時候我心急如焚,趕著去李曉星家。也顧不得什麼了,伸手把懷裡的桃木劍抽出來了,然後一下架在司機的脖子上:「走不走?」
我不耐煩的湊夠兜里掏出來一張名片,扔給他,然後走了。
李小星點了點頭:「小時候有一次上墳晚了,大半夜才把紙燒好,結果回家我就開始做惡夢,一直做了十幾年。」
我和方丈趕到李小星家的時候,看見大門緊閉,於是我們兩個開始咣咣咣的砸門。
我點點頭:「回來了。」
誰知道那計程車過了幾分鐘,紋絲沒動。
我撓撓頭:「哪陰氣重啊?」
方丈茫https://m.hetubook.com.com然的張開眼,四處望了望:「我怎麼看不見呢?」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然後被李媽拍醒了。
李小星的聲音迷迷糊糊說:「在家呢。怎麼了?正睡覺呢。」
計程車司機回過頭來:「哥們,你帶錢了嗎,先讓我看看。」
方丈聽得震驚不已:「身子都丟了?你師父那麼厲害都不是棺材鋪的對手,許由,咱們倆怎麼辦?」
李媽顯然也把我認出來了,不由得詫異:「你是……許由?你怎麼來了?快進來。」
我和方丈攔了一輛計程車,隨口說道:「城西紙紮店。」
我和方丈跟著李媽走到屋子裡面去的時候,看見李小星也睡眼惺忪的走出來了。
李媽想了想,點了點頭。
我嘆了口氣:「阿姨,要不然你們先睡吧,睡醒了再幫我們想。」
張元說:「去李小星家。李小星的母親曾經和他訂血契。蛛絲馬跡,順藤摸瓜,你自己找找。」
張元嘆了口氣:「這個,只能聽天由命了。」
李媽見我神色鄭重,問我:「怎麼了?」
過了一會,裏面亮了燈。開門走出來一個頭髮亂蓬蓬的大媽,指著我和方丈就罵:「大半夜的,你們幹嘛呢?」
我不由的奇怪:「師傅,怎麼不走啊?」
我來不及多想,連忙向後退了一步,然後,迅速的把陽氣收斂住。
我嚇了一跳,仔細看了看她的臉,然後說道:「阿,阿姨,你出院了?」
方丈大吃一驚:「那怎麼辦?」
我把他從蒲團上拽起來:「魂魄回來了,人沒有回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