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鬼娘子
果然,我這句話說完,所長臉色大變,他死死地盯著我不說話。
小王搖搖頭:「兩間吧,我不用了。過一會我看看現場,就不睡了。」
老太太已經走到我們三個身前,滿面春風的說:「你們三位在一塊,這是要查案還是要住店?」
那警察一臉嚴肅:「別叫我小王。」
紙紮吳很得意的說:「你只要跟所長說這麼一句話『所長,你們家的事,我和無雙能幫你解決。保證你們家添個大胖小子』。」
老太太領著我們在走廊裏面找房間,而無雙在後面輕輕的說:「她身上也有鬼氣,和那個死人身上的一模一樣。你說的那個女鬼,她應該也接觸過。」
小王沒說什麼,也跟著來了。
我掏掏耳朵,很有氣派的說:「連查案帶住店。」
紙紮吳這麼一說,我忽然聯想到隔壁房客的死,連忙著急的問:「我正想跟你說這件事。無雙說這人是鬼殺的。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我連忙躲了躲,唯恐誤傷到我,問她:「你說什麼呢?」
我擺擺手,盡量自信的說:「你別看我年輕,我有經驗啊。」
然後我告訴她:「所長讓咱們倆幫他破案,如果這案子破了,就把咱們倆放了。」
那個老太太正在門口攬客,看見我們三個,神情有點緊張自然而然的轉身向屋子裡走。但是走了兩步,像是想起什麼來似得,又轉身回來,向我們打招呼說:「你們好。」
我想了想,說道:「至少免https://www.hetubook.com.com得別人再被鬼給害了。」
我咧咧嘴,心裏暗罵了一聲。問無雙:「怎麼樣?」
所長眼神一亮,點了點頭,緊接著,他又疑惑的嘀咕:「這麼年輕?」
我心中暗暗叫苦:「這所長怎麼喜歡打啞謎?誰知道他說的是哪個。生大胖小子?難道這所長不行,想借精生子?」
無雙一臉疲憊:「餓。」
老太太的笑容明顯有點僵,但是她仍然笑著說:「歡迎,歡迎。三間?」
無雙滿嘴塞滿了東西,含含糊糊的答應了一聲。倒是旁邊的小王,神色有點震驚。
紙紮吳點點頭:「的確是鬼殺的,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經見到它了嗎?」
我不由得尷尬:「原來是吳老爺子救了我啊。」
所長點點頭:「像是真東西。」
紙紮吳正要解釋,忽然向外面看了一眼,急道:「所長出來了,快跟上他。」然後,人影一閃,不見了。估計是躲到桃木劍裏面了。
所長想了想,說:「既然這樣,讓我看看你的東西,證明一下。」
所長居然一副瞭然的樣子,眼神也柔和了不少,小聲說道:「照這麼說,你懂那個?」
小王的眼神很忌憚,不過,終於還是沒說什麼。
我心中一動:「昨天晚上?我見到它了?」
我點點頭:「我也餓,走,咱們去吃飯。」
所長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你們試試,你們先把旅館的hetubook•com•com這件案子給我破了。如果你們有真本事,兩個星期之後是我老婆的預產期,到時候你們來我家幫忙,要是這件事辦成了,在我的轄區,你可以橫著走。」
我們倆吃晚飯之後,開始慢慢的向那個旅館走。一路上,我們都在討論怎麼抓那個鬼。
我心裏緊張的要命,心裏有點打鼓:「紙紮吳這句話什麼意思啊?該不會是所長的什麼把柄吧,萬一把他惹惱了,拔出槍來給我來上一下,怎麼辦?」
紙紮吳嘆了口氣,鄭重的說:「許由,為了幫你們,我今天可是豁出命去了。明明知道棺材鋪的啞巴在通緝我,還分出去一縷殘魂,幫你查到一點東西。」
紙紮吳點點頭:「這種鬼叫做鬼娘子,天生一副柔情似水的媚骨,能夠通過魅惑接近男人,在人慾火上升,最不防備的時候,忽然把魂魄吸出來。哎,一般的人,根本抵受不住,只要沾上了他們,十個裡面有九個都得死。」
無雙神情激動,支支吾吾,又是翻白眼,又是張牙舞爪的說話。甚至抓起身邊的桃木劍比劃。
反正這時候我已經把所長的話套出來了,開始三分真七分假的瞎編。
一邊說著,我們已經走到了旅館門口。
她把嘴裏的飯咽下去,大叫道:「就這些臭警察能攔住我嗎?再不放我,我直接把警察局砸爛。」一邊說著,一邊躍躍欲試的拿小王比劃。
紙紮吳湊過來,神秘的說:「昨天晚上有個和_圖_書鬼要害你。你還記得嗎?」
紙紮吳嘿嘿笑了兩聲,然後沖我說道:「許由,我救了你一命你不謝我,反而恩將仇報罵我啊?」
我正在胡思亂想,所長終於開口說話了:「你怎麼知道我家的事?」
我把桃木劍收起來,向公安局走去,遠遠地,看見無雙跟一個警察已經走出來了。
所長說完,掏出手機來打了個電話:「小王啊,你把今天那姑娘放了,對,就是那個沒戶口的。然後你跟著他們倆,寸步不離,看著他們,讓他們倆試試能不能破案。你別管那個,我讓你接著查你就接著查。」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紙紮吳臉上忽然露出一種古怪的淫笑:「怎麼樣?想起來沒?昨天晚上半夜的時候,有個女鬼來找你,要和你成就一段好事……」
我揣摩了一下他騙人時候的神態動作,略微咳嗽了一下,盡量裝出高深莫測的神秘感:「這個,天機不可泄露。」
我聽這話不倫不類,問紙紮吳:「什麼意思?」
所長看著我說:「現在下班了。你還想怎麼樣?」
所長理所當然的說:「干你們這一行的,不是都有法器嗎?拿出來證明一下。」
我只得把桃木劍揣到懷裡,疾步走出來。果然,所長已經拉開車門,正要上車。
我按照紙紮吳說的,大聲說道:「所長,你們家的事,我和無雙能幫你解決,保證你們家添個大胖小子。」
所長一個急剎車,在我身前停下來了。然後車窗搖下來,我和*圖*書看見一張含著怒氣的臉。
我一邊跑一邊高聲喊:「所長,你先別走,我有急事找你。」
我擺擺手:「你什麼時候救我一命了?說來聽聽。」
吳老頭呸了一聲:「你算了吧。你當時已經被魅惑了。要不是我暗中用桃木劍扎你一下,你現在早就死了。」
我看看那警察:「你就是小王?」
飯桌上,無雙狼吞虎咽,把飯店老闆嚇得夠嗆。
我一邊吃一邊說:「無雙,你說的沒錯,那個人是女鬼害死的。」
我理直氣壯的說:「當然了,我和無雙幹這一行可是有年頭了。大小陣仗經歷了百余場。我跟你說啊,就今天那案子,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一個女鬼乾的,要不然為什麼那死者腐爛的那麼快?那都是讓鬼氣給侵蝕的。」
我張口結舌,心裏正在飛速的盤算:「我怎麼知道?我該怎麼說?反正不能說是紙紮吳告訴我的……」
我扭頭看了他一眼:「你以為我大晚上鬧著玩呢?」
一說這個我就火大:「你當我願意在公安局?所長把無雙扣住了,我能怎麼辦?」
這下我沒辦法裝下去了,詫異道:「看東西?這算什麼?」
我問他:「什麼東西?」
恍惚間我發現我騙人也挺有一套的,估計是跟方丈在一塊呆久了。
小王在我耳邊輕輕說:「以我的辦案經驗,這老太太心裏有鬼。」
我心裏一驚:「昨晚那個妓女?是女鬼?」
我心裏亂紛紛的,但是情況緊急,也來不及多想了,我閉著眼和-圖-書睛胡亂答道:「是啊,我懂那個。」
所長一見是我,動作更快了。估計被我磨了一整天,煩也煩死了。只見他動作敏捷的鑽進去,關車門,打火,一氣呵成,眨眼間汽車就動起來了。
我忽然恍然大悟:「所長家估計是遇見髒東西了。」我連忙把懷裡的桃木劍拿出來,在他眼前亮了亮:「怎麼樣?」
忽然,我腦海中閃出一個人影來,不是大聖廟的方丈是誰?
紙紮吳擺擺手:「我今天找你不是來邀功的,我說許由啊,你小子怎麼也是大學生,讓你辦點事怎麼這麼難呢?咱們來西安是為了找奇才。你呢?在公安局浪費什麼時間?」
我咬咬牙:「這時候就比膽量了。我打賭你不敢撞。」然後,我斜刺里沖了過去。趁著汽車剛剛起步,速度還不算太快,一下攔在路中間。
跟在後面的小王忍不住說了句:「你們兩個真的能捉鬼?」
我聽得后心發涼,不由得嘆道:「還好我定力高,不然這條命就沒了。」
然後所長沖我點點頭:「年輕人好好乾。」隨後,開車走了。
小王低聲嘀咕了一句:「就算能捉也沒用。就算真是鬼乾的,也不能寫到報告裏面。」
老太太詫異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後笑道:「這位警察愛崗敬業,哪天有空送個錦旗表揚表揚你。」然後她沖我們招招手:「跟我來吧。」
我看見是紙紮吳在身後,不由得放下心來,埋怨道:「吳老頭,你有病啊,沒事嚇我幹嘛?剛才沖我招手的是不是你?」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