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守候
聽到這裏,我不由得面帶微笑:「有意思啊。郝老頭他們以為奇才在山裡,而山裡的人又以為奇才在外面。」
溫玉點點頭:「怪不得,怪不得你要修鍊秘術,使勁的活下去。」
溫玉冷哼了一聲。
而無雙則直接喊了出來:「他有病吧。」喊完這一嗓子,她又劇烈的咳嗽起來。
章信漫不經心的答應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確實有這麼個事。那時候,溫玉的秘術已經修鍊大成了。我打算給她刻上符咒,讓她幫我看守奇才。這時候,來了一個道士。這道士居然能夠穿過我的陣法,我當時很驚異,打算收他為徒。不過,這人斷然拒絕了。我打算用強,但是他似乎有很多保命的法子。迅速的逃走了。他來這一趟,似乎只是為了帶給我一個消息,說幾日之後,將會有一百多個道士來這裏。讓我注意點,裏面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這個人雖然實力不是太好,但是和奇才有關,我依一眼就能認出來。我一聽和奇才有關,自然不敢怠慢,連忙早作準備。」
章信尷尬的笑了笑:「我已經苦苦修鍊了將近兩千年了,居然也只是和他差不多而已。當年奇才吩咐我看著他的身體,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兩個一塊長大,他不忍心讓我以身犯險,另一方面,是因為我的實力太差了。」
我瞪瞪眼:「這麼說,你是不肯了?」
我慢慢回味了一番:「不能帶著身體進hetubook.com.com去。如果只是魂魄的話,道術好像會大打折扣啊。」
章信身子一震,猛地抬起頭來,然後,他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沒錯,他的身體,是在這座山裡面,我一直看守著他。已經快要兩千年了,可惜,奇才始終沒有回來。」
章信一臉自豪:「是啊,我不能死,我得看守奇才的身體,直到他復活。」
一直顯得心不在焉的溫玉卻發話了:「奇才的身體,就在這座山裡面吧?」
溫玉把玩著手裡的桃木劍:「那你收我為徒,教我秘術,又是為了什麼?」
我撓撓頭:「我聽我師父說,奇才後來失蹤了。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章信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你師父?你師父是誰?」
章信淡淡的收:「鬼差告訴我們幾個,天機不可泄露。」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對章信說:「那些陣法裏面,關著一位我的師叔,你去把陣法撤了,好放他出來。」
溫玉冷著臉沒有說話。
我不由得有些失望:「我還以為能找到奇才呢,原來,他當真是徹徹底底的消失了。你們當年始終找不到他,難道就沒有想過,他的魂魄會不會已經被打散了?」
章信點點頭:「他們兩個比你還要早。只不過,他們一直呆在奇才身體旁邊,貼身守著,你從來沒有見過。」
章信沒有理會我的話,反而坐在山洞裏面,低頭不語https://www•hetubook•com.com
章信倒也沒有生氣,只是搖搖頭說:「冥界不是人間,無論再強大的人,都不可能帶著肉身進去。只能靈魂脫殼,以魂魄的形式攻進去。而我,則被奇才囑咐,照看他的身體。他當時還想著,有朝一日,大功告成之後還陽,繼續在人間生活。」
章信沒想到溫玉能說出這樣一句話來,不由得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只得點了點頭:「沒想到,你已經猜到了。這些年我一直在尋找有天賦的人。如果當真不錯,就收為徒弟。然後傳授秘術。先把你們這條命保住。等你們修鍊大成的時候,再控制住,幫我守住奇才。因為我一直擔心,冥界的人會找到這裏來,我死掉不要緊,奇才的身體不能毀掉。」
章信這一番話,馬上把我逗笑了。我一臉不屑的看著他:「老爺子,你說的這麼熱鬧,又是和奇才攀親戚又是什麼的,鬧了半天,你沒有去冥界啊。事到臨頭,當了縮頭烏龜?」
章信找了塊破布,打算把肚子上的傷口包紮上。不過,被溫玉給制止了。
胖子一直大眼瞪小眼的聽著,這時候撓撓頭,問道:「老頭兒,我師父他們是怎麼死的?都是被你的陣法害死的嗎?」
我問章信:「這麼多年了,你就沒有做點什麼?」
章信搖了搖頭:「那些逃出來的人告訴我,他們失敗了,奇才失蹤了。道士們死傷無數,大批大和_圖_書批的進入化魂池,魂飛魄散。我守著奇才的身體等了很久,奇才始終沒有回來。這期間,我的師父死了,那些逃回來的人也死了不少。慢慢的,我發現,我們全都中了詛咒,活著的時候要做鬼奴,死了之後,要魂飛魄散。更可怕的是,這種詛咒會代代相傳。」
無雙不滿的嘀咕了一聲,不過,沒有再說什麼。
我大感失望,不由得滿臉譏:「你還真是痴心一片啊?」
章信又說:「幾天之後,那些人果然來了。他們一路平安無事,走到這裏。我一直在暗中觀察他們,始終沒有發現道士說的那個人。我心想,難道是奇才的魂魄佔用了別人的身體,來回來找我了?於是我給了他們各種暗示,然而,偏偏沒有一個人做出反應。萬般無奈之下,我開始成批的殺他們。藉以慢慢的檢查他們的魂魄,看看到底是不是奇才。」
章信點點頭:「想過,當然想過。我們曾經千方百計,苦苦哀求一位鬼差。這鬼差可是真正冥界來的。」
章信點點頭:「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當年他們一敗塗地。」
溫玉幽幽的說:「培養成才?然後控制我,讓我幫你守著奇才的身體嗎?」
章信講到這裏,一臉的鬱悶:「這道士走了之後,我生怕陣法太強大,把他們都殺了,以至於找不到奇才的下路,所以連忙把所有的陣法都停了。後來我又想了想,萬一這些人來了,有什麼變故,誤了大和-圖-書事可不好。於是我連夜打算把溫玉給控制住。沒想到,由於準備不充分,還是失手了。本來我想把她打傷,然後刻上符咒就可以了。結果下手太重,直接把她的魂魄打散了。雖然我眼疾手快把魂魄碎片收集起來,放回到她的身體裏面,但是,她始終沒能恢復意識。」
我頓時無語,不由得暗罵了一聲。
章信搖搖頭說:「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他的名字,只不過,我們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的魂魄還在。知道這一點,也就足夠了。所以,我們一直守著他的身體,希望哪一天,他能夠回來。」
章信一臉道貌岸然:「我認識你師父的時候,你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你天賦奇高。如果在幾千年前,不要說是長生,就是成仙都有可能。只不過很可惜,我遇到你的時候,天下間道術已經沒落了,傳下來的典籍不到萬分之一,而且多有錯漏。原本不可一世的修道之人,沒落到替人捉鬼驅妖。真是可笑。我雖然不能讓你長生或者成仙,但是至少,能把你培養成才。」
章信嘆了口氣:「大不了,我去專門把這個魂魄找出來,交給你罷了。反正這些人資質魯頓,最多也就在陣法裏面充當亡魂罷了。沒什麼大用處……」
然後他對我們說:「鬼差一開始當然不肯說,但是架不住我們苦苦哀求。甚至,有幾位把桃木劍架在自己脖子上,想要以死相逼。最hetubook•com.com終,鬼差還是告訴我們了,他說,遍翻生死簿,沒有奇才的名字。再多餘的,他也不知道了。」
我不得不嘆了一口氣,勸她:「氣大傷身啊你,咱們還沒解除詛咒呢,哪天你給氣死了,進到化魂池裡邊,有你哭的。」
我問章信:「這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沒有他的名字?」
無雙說道:「十幾年前,一百多個道士來這裏找奇才,結果全都死在這裏。其中就有胖子的師父。」
這時候,無雙已經醒過來了,她傷的有氣無力,不過,仍然插嘴問道:「鬼差怎麼說?」
我聽得連連點頭,心想:「看來無論多麼強大的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溫玉悠悠的說道:「大寶,二寶。也是你的徒弟?」
章信嘆了口氣,只得把那塊破布放下了。
章信嘆了口氣,說道:「我們失敗之後,第一代道士曾經苦苦尋找奇才的下落,毫不誇張的說,凡事能找到的地方,我們都找過了。只可惜,半點他的影子都沒有。」
章信搖了搖頭:「陣法一旦撤掉,冥界的人攻進來怎麼辦?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心照不宣,你不惹我,我也不惹你。但是實際上,我們都在虎視眈眈,盯著對方。一旦我這出了狀況,三天之內,冥界肯定會來人。」
她一臉冷漠的說:「老老實實把奇才的事說完,不要給我動歪心思。」
我疑惑的看著章信:「你還用求?我看你的實力,好像和鬼差水平差不多啊。」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