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枯井
胖子搖晃著腦袋找理由:「我也得進去啊?」
我們都點了點頭,並且互相囑咐道:「一定要悄悄地,不要發出任何聲音,而且要機靈點,別等方丈在眼前了都不知道。」
周圍只有沙沙的聲音,不注意聽得話,甚至會以為是風在吹樹葉。
我們坐在陷坑外面等了一會。我兩眼看著陷坑,它就像是一個無邊的黑洞一樣。似乎要把所有人吞噬下去。
我們隨便走到一個小門裡面,發現這其實是一戶人家,有小院,有正屋。裏面甚至有桌椅。
瘦子嘆了口氣,說道:「我又不是大學生,詞彙不夠豐富。要不然你們下來看看吧。」
我聽這聲音分明是無雙,連忙住手了。
瘦子理所當然的說:「這不是廢話嗎?不進去咱們不白折騰了嗎?」
邋遢道士和胖子答應了,然後催促我:「快走快走。一會跟不上了。」
我深吸一口氣,盡量不發出聲音,左手撐在地上,穩住不動。右手慢慢舉起桃木劍,然後帶著嗚嗚的風聲,用力的砍了下來。
我的眼睛在黑暗中呆的久了,猛地被這點亮光一照,出現了短暫的失明。
瘦子已經重新縮回到陷坑裡面去了。裏面傳來他有些發悶的聲音:「不好說,很有可能在裏面。」
胖子果然很聽勸的退了回來:「那我只能等著瘦子出來了,真是讓人擔心。」
等我適應過來之後,我發現瘦子舉著一支蠟燭。正站在我們身前。
既然有打www•hetubook•com•com火機出現,這說明至少在近代,肯定有人來過。
我聽得頭大不已,回頭沖他們說:「你們倆小點聲行不行?」
這一下,務必一步到位,直接把這隻手砍斷。
我有點奇怪:「你什麼時候準備的蠟燭?咱們出來的時候時間倉促,好像除了桃木劍什麼都沒有帶。」
我小聲的呼喊:「瘦子,你在哪?無雙?你在嗎?」
這扇門並不沉重,不過有些腐朽了,瘦子推開它的時候,發出執拗執拗的聲音,在地下聽起來,感覺異常的詭異。
胖子一臉緊張:「我害怕。」
我們都有些不爽的說道:「方丈到底在搞什麼鬼,大晚上不睡覺,鑽地洞幹什麼?」
然後他端著蠟燭向那個角落走了過去。我們藉著燭光發現,那裡有一堆的紙灰和沒有燃盡的蠟燭,火柴,甚至散落著幾個打火機。
我嚇得滿頭冷汗,一邊向後退,一邊低頭看,這時候發現是另一隻手,從前面玉米地里伸出來,正緊緊地抓著我的手腕。
我心驚膽戰的盯著那裡,唯恐是什麼山精鬼怪。我摸了摸腰間的桃木劍,萬一有什麼情況,就直接砍過去。
我向胖子的身後看了看,是無邊的黑暗。根本看不到是不是有人。
我有些詫異:「坑底放著蠟燭?」
邋遢道士問無雙:「無雙,你們看到方丈了嗎?他是掉到這個坑裡面去了嗎?」
胖子不滿的說:「我www.hetubook.com.com的肚子已經蹭到地了,不能再低了。」
我們嘴裏嘀咕著瘦子的「不好說」,緊張又好奇的鑽了下去。
玉米苗把我們的身影完全隱藏起來,夜色是我們最好的偽裝。我們一言不發,悄悄地向前爬著。
我問道:「沒危險?」
我又問:「方丈在不在下面?」
無雙搖搖頭:「沒有看到。不過,剛才我聽見下面有人說話,他很有可能鑽下去了。」
月光照在瘦子的臉上,讓他顯得高深莫測。他從玉米地里微微抬起頭來。然後說道:「要不然,咱們藏在玉米地里,慢慢的挪過去,向前面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瘦子在前面端著蠟燭,我們跟在後面,排成一長串,慢慢的走了進去。
胖子一臉緊張的說:「不是怕黑,我總覺得有人在看著我。所以就跑進來找你們了。」
正想到這裏,黑暗中衝出一個龐大的人影來。我想也沒想,舉起桃木劍刺了過去。
胖子害怕了,他拽住瘦子:「哥,咱們要進去嗎?」
我不滿意的說:「瘦子,你現在說話怎麼有點像是歪脖子表舅呢?說清楚點,到底怎麼複雜了?」
邋遢道士提醒胖子:「你把身子弓的太高了,外面能看到你。你把大家全都暴露了。」
我正在緊張,忽然前面的玉米苗一陣亂響,像是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這口井有問題。裏面別有洞天。
十幾分鐘之後,坑裡面露https://www•hetubook•com.com出來一個腦袋,果然是瘦子。
邋遢道士連忙攔住他:「你這個體重就別添亂了。你走過去能把裏面全都壓塌了。」
邋遢道士幫他出主意:「你不能用手托著點肚子嗎?」
無雙沒好氣的說:「是啊,這不是顯而易見嗎?愣著幹什麼?快點拉我一把啊。」
我本以為,進去之後會是一條長長的甬道。沒想到,裏面像是迷宮一樣。無數的通道縱橫交錯。通道旁邊有很多的小門。
瘦子點了點頭:「這個坑,有人經常下來。」
我們這樣爬了一會,忽然聽見身後胖子和邋遢道士忽然爭論起來了。
無雙坐在地上,一邊喘氣一邊說道:「我們兩個同時掉下去的。本來打算爬上來,但是下面似乎有什麼聲音,瘦子去探路了。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咱們再下去。」
胖子回了一句:「我的手托著胸口呢。」
這一劍刺出去之後我才發現錯了。這人不是別人,是胖子。
胖子顯然也沒有料到我會在半路上打埋伏。嚇得一張嘴就要叫出聲來。我連忙上前,把他的嘴捂住了。
我把她拉上來之後,問道:「瘦子呢?」
胖子嘴上說著擔心,臉上卻很輕鬆。我忽然意識到,剛才他根本就沒有想下去,只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即使在冥界轉了一圈,他的膽子也沒有大了多少。
下面很黑,一股泥土味。我摸索著爬了很久,兩隻腳終於踩到了地面。
瘦子指了指井底上的一扇木和*圖*書門:「這裏面還有東西。」一邊說著,他費力的把木門推開了。
瘦子說道:「不好說,可能有危險,不過我沒有遇到。」
我正在喊著,忽然黑暗中出現一點亮光。
瘦子看看他:「你不來也行,在外面望風吧。」胖子如蒙大赦,歡快的答應了。
我正要回頭接著向前爬。但是忽然聽見無雙驚呼了一聲。我心裏一緊,連忙回頭看的時候,發現前面已經沒有人影了。瘦子和無雙憑空消失了。
我們隨便轉了一圈,發現這裡有無數個小院。它們給我的感覺就是,有人在這裏建了一個村子。
前面出現了一個陷坑,像是被長期的大水漫灌沖漏的。無雙下半截身子在坑裡面,上半截身子在坑外。一隻手抓著我,一隻手正在努力的向上爬。
我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於是悄聲對周圍的人說:「如果方丈不僅僅是躲起來。他趴在地上,已經爬著逃走了怎麼辦?這裏長著玉米苗,咱們根本發現不了。」
我故意落後了幾步,眼睛死死的盯著身後。那裡是一片燭光照不到的黑暗。
我心中暗道:「果然有問題。幸好我比較機警,否則的話,豈不是讓你算計了?」
正在這時候,我的手忽然被一個溫熱的東西,一下抓住了。
我們蹲在玉米地里,悄悄觀察了很久,方丈始終沒有再出現。
不過,一半被泥土掩蓋,另一半已經腐爛了。
做好準備之後,我和無雙還有瘦子走在前面。胖子和邋遢道士跟在後m.hetubook.com.com面。我們五個人開始半蹲著向前挪。
那喃喃不休,像是念經一樣的聲音還在前面,我們正要向前走。忽然,我感覺身後有點不對勁。像是有什麼人在我身後一樣。
瘦子神色飄忽:「情況有點複雜。」
我問她:「你剛才掉下去了嗎?」
然後我問他:「你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在外面望風嗎?」
很快,我聽到一陣雜亂的腳步聲,跌跌撞撞。
瘦子指了指一個角落:「那邊放著蠟燭。」
我看的有點害怕,不由得別過頭去。
我們急切的問:「怎麼樣?下面什麼情況?」
然而,我的劍剛剛揮到一半,前面又伸出一個人頭來。她驚呼一聲:「許由,你幹嘛?」
這時候,我忽然聽見一點聲音,像是有人在說話。又像是囈語。這聲音很低,喃喃不休,更像是在念經。
這時候,無雙撥開了前面的玉米苗,我才發現這裡有點問題。
這時候,最前面的瘦子也走過來了,不滿的看著胖子:「怎麼說你也當過陰差,別告訴我你怕黑啊。」
瘦子舉著蠟燭讓我們看了看頭頂:「你們看,這裏應該是一口井。只不過時間久了,有些塌陷。」我抬著頭,看見井口的天空,黑乎乎的,閃著幾點星星。
胖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然後他看著那個陷坑,擔心地說:「瘦子進去不會有什麼危險吧,要不然我過去看看?」
這樣挪了幾步之後,我們很快發現,與蹲在地上向前挪相比,四肢著地,像是動物一樣爬行要省力的多。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