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城隍
出來的時候我們已經打聽好了,大聖村只有大聖廟,如果要找城隍廟,還要去隔壁的村子。
可偏偏就在這時候,她醒了過來。問道:『你們在幹什麼?』眾人嚇得四散奔逃,唯有那看病的老先生,年紀大了,腿腳不靈便,跑在最後面,一邊跑一邊說:『你已經死了,怎麼還能說話?詐屍了,詐屍了。』這時候,祖奶奶怔怔的來了一句:『我已經死了?』隨即,她躺在床上。再也不動了。這次,才是真的死了。
胖子學著西遊記裏面的台詞,陰陽怪氣的說道:「啟稟陛下,今天神仙不在家。」
後面的事,不用神秘人說我們也明白了。這些逃出來的人在很久之後回到自己的家鄉。發現家園已經不在了。泥沙還沒有完全晒乾,走在上面,一步一個腳印。他們還沒來得及在故土留下印記。就被朝廷的人驅趕了。然後,這片沙地被分給了其他的人。
神秘人扶著老陳回到那個破院子裏面。而我們,則跟著表舅回家。先是一通狼吞虎咽,然後大家滿足的躺在床上睡覺。
無雙從懷裡抽出桃木劍來,指著那泥像說道:「再不出來,我砸爛你的城隍廟。」
無雙沒有再往深處說,我也沒有再往深處想。因為我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我應該怎麼解毒。
城隍的塑像靜靜的站在那裡,沒有半點反應。
這畫像畫在一張白布上面。說不上有什麼藝術價值,但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筆一劃顯得很認真,顯然,是畫匠畫成的。
我替她出主意:「那些陰差大多隸屬於城隍廟。要不然咱們晚上去和城隍說一聲。讓他代為轉告。」
陳家人本身得罪了朝廷,自然不敢爭辯。只好世世代代在這附近生活。向別人租下曾經屬於他們自己的地。生下帶毒的孩子,然後出去尋修鍊之人,想方設法解毒。好讓子孫恢復正常。
神秘人陷入深思之中,像是根本沒有聽到我們在說什麼一樣。
之後我們村子里就相傳。祖奶奶認祖歸宗,雖然死了,但是一縷魂魄靈智不滅,帶著這具身體回到故鄉。當真是讓人感動。這事越傳越邪乎,縣裡的官老爺甚至發文表彰,給祖奶奶蓋了一間小廟。當然,前去燒香拜祭的,也都是我們陳家莊的人。後來久而久之,祖奶奶就成了我們陳家莊聲望最高的人物。我們把她當做老祖宗,也就順理成章了。」
知道祖奶奶就是陳小酒之後,我們忽然豁然開朗了。
這時候東方已經泛白。一輪紅日慢慢的從地平線跳了出來。瞬間光芒萬丈打在我們身上。
然後,一個美髯男人飄飄然從房頂上飄了下來。這人與泥像不差分毫,不是城隍是誰?
這一句話馬上有了效果。一個聲音在空中傳來:「何人如此大胆。」
等我們摸黑走到廟門口的時候,天已經很黑了。hetubook.com•com
當年我們殺了冥王之後。陳小菜和楊公子告狀。說楊公子強佔了他的姐姐。這一切忽然都對上號了。陳小酒被楊公子強佔,這種事自然不會告訴後輩子孫。她恨楊公子,連帶著把所有姓楊的人都恨了。
我雙大大剌剌的走過去:「城隍,城隍,我們有事找你。」
我們聽了之後不由得啞然失笑,原來這些村民以為昨晚上是打仗了,怪不得嚇得閉門不出。
無雙見城隍獻身,原本的憤怒煙消雲散,她對城隍說道:「請你告訴我爸一聲,就說找到陳小酒了。」然後她又加了一句:「我爸是張元。」
這本是欣欣向榮的一片大好景色,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想起來昨晚上那道道金光,以及被金光困住的陳小酒。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我問神秘人:「你們身上的毒是怎麼回事?你們的村子怎麼跑到地下去了?即便是地震也沒有這麼完整把整個村子震下去的。」
後來有人開始去祖奶奶廟訴苦。這些人回家之後,都做了同樣的一個夢。在這個夢裡,祖奶奶告訴我們說,我們陳家人褻瀆了神靈,應有此罰。如果想要解毒,除非找到一位有法力的人,無論道士,和尚,還是會巫術的神漢,都要試一試,這個人是男的,將他送到祖奶奶廟裡面。如果找對了人,或許我們還有救。
然後神秘人說道:「當年祖奶奶確實做過丫鬟,這個不假。但是和*圖*書有一年,她忽然回來了。回到陳家莊的時候,她就倒地不起,暈了過去。祖奶奶雖然離家很早,但是村子里畢竟還有幾房親戚。自己的親人倒在街上,不能不管。於是他們湊錢,請了一位大夫。這大夫把了把脈,忽然勃然大怒,說道:『你們怎麼哪個死人糊弄我?心跳脈搏早就停了。』眾人一聽這個,連忙上前一摸。可不是嗎?祖奶奶早就沒有脈象了。
不知道誰先睡醒了,把我們叫了起來。我們挨個起床,梳洗了一番,趁著夜色向城隍廟走去。
果然,神秘人低聲說道:「我們族中口耳相傳。祖奶奶叫做陳小酒。」然後,他從懷裡掏出來一張已經泛黃的畫像。
這話把無雙氣個夠嗆。
無雙撓撓頭,奇怪的問道:「怎麼回事?昨天晚那麼大的動靜,他們都聽不到嗎?」
我點點頭,感慨道:「是啊,是啊。沒想到這麼巧。陳小酒居然躲在這裏。」
過了一會,我們回到了村子裏面。這時候已經不早了。可是街上一個人都沒有,家家閉門不出,很安靜。
神秘人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不錯,那就是我們陳家莊。不過,已經被毀了,我們陳家人流離失所,又得了這個毒……哎,是上天在罰我們。」
我對他說:「據我所知。當年陳小酒只是你們陳家莊一戶貧苦人家的女兒,和妹妹相依為命,甚至做過別人的丫鬟。後來年紀輕輕就死了。她怎麼就成和圖書了你們祖奶奶了呢?」
我好奇的坐在地上:「有什麼關係?」
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可。我們折騰了一夜,累得精疲力竭,頭暈眼花,確實應該好好的睡一覺了。
神秘人嘆了口氣,說道:「關於祖奶奶的傳說,實在太多了。真假難辨,不過,我們都認為是真的。」
無雙點點頭:「這個辦法不錯,不過,需要等到晚上,這一個大白天,可做點什麼好?」
無雙喜上眉梢:「想要化解她的冤情並不難,咱們只要去冥界把楊公子弄上來,當著她的面審一審,給她出一口氣就行了。」
最後這件事驚動了朝廷。不知道誰出的主意。掘開河堤,泥沙俱下,大水滾滾而來,把我們陳家莊更個埋住了。除了少數的一部分人逃了出來,其餘的人,都被埋在泥沙下面了。」
這一覺,就睡到了天黑。
我打了個哈欠,睏倦的說:「要不然咱們先回去睡一覺。」
我問無雙:「你有辦法通知我師父嗎?讓他來人間一趟,順便把楊公子和陳小菜的魂魄弄上來。」
神秘人看著我們說:「看來,你們果然是祖奶奶要找的修鍊之人,你們一來,就解開了這麼久的謎團。原來祖奶奶身上背負著這麼重大的冤情。」
正說著前面一個小腦袋,從大門頭探頭探腦的伸了出來。緊接著,他縮回去,大聲的叫嚷:「媽,有活人來村子里了。昨天晚上不是在打仗……」
於是,我們陳www.hetubook.com.com家人就這樣找下去。開始幾天還算順利,但是很快,局面失去了控制。那些怪物是不是發起狂來,亂抓亂咬。不僅我們陳家莊的人,甚至周邊的村子都有很多人中毒了。隨著人數越來越多,已經漸漸的有控制不住的趨勢了。
神秘人說道:「其實,我們的村子跑到地下去,和我們身上的毒有莫大的關係。」
無雙疑惑的看著神秘人:「陳小酒是在等我們?我感覺不像啊。」
我點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然後我又問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地下的那個村子,就是你們的陳家莊吧。」
這上面不僅僅有陳小酒的畫像,還有一行字:老祖小酒像。
神秘人說道:「自祖奶奶死的那一天開始。就有人不時的拜祭。大家都說祖奶奶很靈,幾乎有求必應。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村子裏面開始有人得病了。先是發瘋,將身上的衣服都撕爛了。然後是身上長出一層鎧甲一樣的魚鱗。最後,變成你們見到的那種怪物。凡是毒發的人,無時無刻不在痛苦之中,我們陳家人已經不怕死了,死其實是一種解脫。
無雙拍拍胸脯:「這有何難?我們可是父女。」然而,緊接著她又犯了愁:「是父女不假,可是我怎麼讓我爸知道,我想要找他呢?」
然後無雙一臉笑意的看著我:「你身上這些討厭的魚鱗很快就會掉下去了。」
經無雙一提醒,我忽然把祖奶奶和陳小酒聯想起來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