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使命
我看著這面牆,摸上去很冰涼,很光滑,似乎是鐵做成的。我用桃木劍捅了捅,牆面紋絲不動。
我默默地想著:「妖道七百年前出了什麼事?不論怎麼說,肯定和溫玉有關係。」
曹操怔了一下,嘴裏念叨著:「報仇,報仇……」然後他走了過來。
冥界和以前一樣,仍然是無邊的荒涼。只不過,這荒涼中,似乎透著一點不對勁。這裏太安靜了。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音。
我點點頭:「看來,那裡就是通往冥界的門了。」
我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看著周圍的幾個人。他們也正在茫然的打量著這裏。
餓鬼地獄、無間地獄。我們一路走過去。發現甚至是地獄裏面都安靜異常。
最後,我們大著膽子接近了無間地獄的大門。這時候我們才發現,地獄的大門上,被人用血畫了一道符咒。這道符,把一種小鬼封在了裏面。
我點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瘦道士笑道:「你誤會了,他根本不知道進入冥界要幹什麼,怎麼會提前訂好計劃,要殺了你爸呢?沒準進入冥界就能得知真相。發現他和你爸是好朋友也說不定。至於他說要殺冥王,替曹操長生不老。自然www•hetubook.com•com是有他的目的。曹操知道大門的位置,妖道為了獲得這個消息,自然只好給他嘗點甜頭,先把這位置騙出來了。」
無雙驚呼:「咱們要去冥界了嗎?」
我點點頭:「看起來是這麼回事。」
我一把抓住桃木劍,藏在身後,然後看著另外三個人:「你們都是什麼?」
我們身子周圍的五彩光芒很神奇。有它們包裹在身子周圍,我感覺我的身體像是魂魄一樣,可以穿過土層,穿過石頭,穿過暗河。
正說著,我感覺那五彩的光芒漸漸微弱。似乎像是一豆燈光,隨時都會熄滅一樣。
瘦道士說道:「我是水。」
無雙點了點頭。然後,我取出桃木劍,在手上割了個口子。在牆上印了一個血掌印。
其餘的四個人,也紛紛照辦了。
無雙喊曹操:「快過來啊,你不想找妖道報仇了嗎?」
終於,光芒漸漸地消失了。我的身子越來越重,迅速的向下墜落。然後,撲通一聲,掉落在地上。
我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你可別騙我啊。陰陽五行的書我也看過。金命一般講義氣,兩肋插刀,很是剛烈似乎和你不搭邊啊。」
我摸和_圖_書了摸身體,雖然傷口的地方還有些隱隱作痛,但是我覺得我的內臟似乎沒有受損。
我們在荒野中慢慢的走著。每一步都在這安靜的環境中發出極大地聲響。
無雙甩手把桃木劍扔過來:「你這是找死……」
我詫異的看著瘦道士:「他身不由己?」
無雙瞪著瘦道士:「你被騙我啊,我可是聽到妖道說了。他想進入冥界,殺了我爸,然後幫著曹操長生不老。」
我看看方丈:「你呢?」
我看著無雙,問道:「我是五極中的土。你應該是火吧。」
瘦道士點點頭:「不錯。妖道經常說,他身上有一個巨大的秘密。他不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他已經遺忘了幾百年。但是他能感覺到,這個秘密至關重要,多耽擱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險。所以,他一直在尋找線索。他無意和你們為敵。但是你們是線索的一部分,他必須捉住你們,或者害了你們才能知道真相。」
無雙問瘦道士:「妖道為什麼要進入冥界?是為了對付我爸?」
我微微搖頭:「說到底,妖道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不然的話,有話直說,只要我們肯幫忙,哪裡會不幫他?」
那些血液慢慢的流m.hetubook.com.com下來,聚攏在一塊。忽然,我感覺腳下一陣顫動。地面上冒出來一隻小小的香爐。
我和瘦道士,方丈都走了過去,看是研究那面牆。
瘦道士搖搖頭:「也不能這麼說,比如現在。他需要剖開我們的肚子才能去冥界。難道和我們做了朋友,我們就會幫他嗎?妖道覺得,與其做朋友,不如做敵人,至少下手的時候不會心軟。」
無雙伸手想把符咒摸去。
我微笑的看著曹操:「妖道也有朋友?」
方丈一臉道貌岸然:「我是金。」
裏面散發著五彩的光芒,把我們的身體包裹起來。
方丈忽然喊了一聲:「好像沒有時間了。」
方丈居然很無恥的說道:「許由。這些都是封建糟怕,不算數的。你們大學生要相信科學……」
曹操不耐煩的看了我一眼,什麼也沒有說,繼續兩眼望天了。
我仰面躺在地上,睜開眼。看見頭頂的天空灰濛濛的,顯然,我們已經來到冥界了。
瘦道士點點頭:「沒錯,我不知道這些年他怎麼找到那些線索的。不過,他似乎和老黑有什麼瓜葛,又和溫玉的七百年能對上。而他,也一直身不由己,被線索牽著,到處奔走。」
我點hetubook.com.com點頭:「是啊,哎?你剛才不是嚇得縮回去了嗎?怎麼現在又出來了?」
瘦道士搖搖頭:「妖道也不知道進入冥界是要做什麼。他只是根據線索的提示。他需要進入冥界。然後一步步查找真相。」
瘦道士說道:「或許妖道活了七百年以上。但是他的記憶里,所有的事情到七百年前就停止了。」
無雙一臉不屑的看著方丈:「最沒想到的,就是你居然也是五極之一。」
無雙詫異的看著我:「你怎麼知道?之前妖道把我的心臟挖出來了,然後從裏面取出來一顆通紅的珠子,告訴我說,我是火。哎?你怎麼知道的?那時候我看見你已經死了。氣得我破口大罵妖道。」
我看看無雙:「既然妖道是把血抹上去的,要不然,咱們也這麼干吧。」
一番話說得曹操老臉通紅,他恨恨的錘了一下牆壁,發出當的一聲悶響。似乎,我們是被關在什麼鐵器裏面一樣。
無雙最先跑過去,在牆上摸索起來:「快點,我要去冥界。幫我爸把妖道打走。」
水鬼尷尬的笑道:「此一時,彼一時也。我也是身不由己。」然後,他指了指我身後的牆:「我看到妖道把你們的血抹到牆上了。然後,他和_圖_書就消失了。」
方丈一直含笑不語,看著我和瘦道士,這時候,他感慨的說道:「想當初我們三個相識的時候。許由大學還沒有畢業。我還是大聖廟的大當家。瘦道士是宗教班的學生。個個前途無量。沒想到,我們幾個再聚到一塊,居然是在這種地方,而且個個落魄到這個地步。」
無雙說道:「放心吧。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救我們的人把我們的器官複原了。」
我摔得筋骨都要散架了。不過,對於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來說。這實在不算什麼了。
至於後來的事,就沒有人知道了。因為那時候我們已經死了。
瘦道士接話道:「說到這裏,我總覺得咱們幾個聚在一塊不是偶然,似乎冥冥之中,有什麼天意一樣。」
這時候,水鬼忽然從瓶子裏面鑽出來了。戰戰兢兢的說:「許由,你們是不是想知道妖道去哪了?」
我們在這裏合計了一番,發現妖道都曾經從我們身上取出器官,然後拿出珠子,最後放在一個小香爐裏面。
然後,我感覺山崩地裂一樣的一聲巨響。隨後,腳下一空,向下掉落過去。
我微微一笑:「這還不簡單?看你脾氣這麼暴躁就明白了。」
瘦道士叫道:「別,別動這道符。」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