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回憶
沒想到,她在冥界居然一點威信都沒有,那些陰差照打不誤,根本不聽他的話。
張元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就更加不足為懼了。」
張元有些動容了,問道:「全都捉起來了?」
妖道微微一笑,說道:「你們恐怕早就注意到了,我調查我自己的身世的時候,總是時不時和你們碰在一處。但是你們恐怕沒有想到。這些事不僅和你們有些重合,和當年的奇才,也是相重合的。我今天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當年我自己布置下來的。」
無雙氣憤的瞪著那寶座。慢慢的說道:「他是我爸?他哪一點像我爸了?今天隨便他把我打死吧。」
妖道冷笑著說道:「我的確忘了我自己是誰了。這一忘就是幾百年。不過,我現在想起來了。我就是奇才。」
張元擺擺手:「把他放了。」
張夫人一直忍著眼淚,這時候,也認不出哭出來了:「無雙,你怎麼能這麼和你爸說話。無論怎麼樣,他都是你爸啊。」
於是,有四個判官結伴出去了。
這裏沒有外人,張元也沒覺得多不好意思。他又看了看張夫人:「你呢?你能理解我嗎?」
張元不快的說道:「成何體統。你是我的女m.hetubook•com.com兒,最起碼也要尊敬我。怎麼能出口成臟?」
這時候,十八大地獄的惡鬼只剩下一小半了。
這時候,唯一還在挨揍的就是曹操了。
我也扛不住了,連連說道:「師父,我也知道錯了。」
小鬼點點頭:「除了我,基本上全都完了。十八大地獄里的小鬼不知道受了多少年的罪,始終不能投胎。但是我們面對這個道人,還是怕得要命。」
那個道人,果然是妖道。
小鬼們低聲的哀求,但是他們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張元冷笑一聲:「在我面前,也有人敢稱王?給我打,打死為止。」
瘦道士的身子猛地抖起來:「完了,完了,是妖道,妖道在那裡。」
忽然,我們聽到前面傳來彭的一聲巨響。
張元坐在寶座上,似乎聽到了瘦道士的話。他向身邊的判官說道:「怎麼過去了這麼久,他們兩個還沒有回來?你們幾個去看看。」
無雙破口大罵:「錯你二大爺。」
小鬼趴在地上,掙扎的說道:「不怪判官。是人間來了一個道人。他闖到無間地獄裏面來,用道術,把小鬼們全都捉起來了。我不知道他要和_圖_書幹什麼。我們很慘……」
這時候,張元才終於從寶座上站起來。他慢慢地向我們走過來。有些不忍的說道:「我身在其位,迫不得已,你能理解我吧。」
張元有些詫異的問:「這又是誰?難道比我的女兒還要倔強?」
張元有些不快的說道:「無間地獄的小鬼也能溜出來了嗎?當值的判官怎麼回事?」
張元全身的氣勢忽然膨脹起來。他瞪著妖道,威嚴的說道:「奇才?你沒有死?」
張元沉默了一會。似乎有些疲憊的說道:「停手吧。」
我連忙提醒他:「這個不是奇才,是妖道,妖道偷了奇才的身體。」
妖道得意的說道:「你們都叫我曠世奇才。知道我算無遺策,從來不做冒險的事。那麼當年攻打冥界之前,我不可能不留下一手。實際上,當時我分出了一縷魂魄,留在人間。」
張夫人本來站在旁邊,這時候忍不住輕輕說道:「別打了。」
這話是沖無雙說的,可是無雙根本沒有搭話。
我心中有些嘆息:「想不到一代梟雄,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曹操的威嚴不輸于張元,他說道:「本王曹操。」
地面裂開了一道大口子。一個道人正站在池邊,將和圖書無數的小鬼押送著,投入到化魂池中。
張元坐在寶座上,淡淡的說道:「我這是為了你好。」
張元沒有說打多少下。而那些陰差也就乒乒乓乓打個不停。我們幾個人開始的時候咬牙堅持著,後來再也忍不住,開始哀嚎起來。再後來連喊得力氣都沒有了。
無雙忍著疼,趴在地上,罵道:「誰是你女兒?我認識你嗎?滾蛋?」
沒有人回答他,整個冥界似乎被搬空了。
張元問道:「無雙,你知道錯了嗎?」
看得出來,瘦道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對妖道當真是畏懼了。
張元終於放過了他。把他拖到一邊了。然而,出去的六個判官仍然無影無蹤。
妖道似乎聽到我們的聲音,然後他回過頭來。他有些詫異的看著我們幾個,說道:「你們居然沒有死?」
無雙氣呼呼的趴在地上,一邊挨揍,一邊憤怒的叫道:「我恨你。」
我們等了大約半個小時。曹操已經被打得血肉模糊,幾乎變成一團爛肉了。
張元擺擺手,我也被拖走了。
我說道:「我師父的冥王之位,是從奇才手中奪走的。妖道,你該不會是用這具身體久了,已經忘了你自己是誰了吧?」
張夫人m.hetubook•com.com低著頭,輕輕地說道:「我倒寧願你不做這個冥王。我們找一處沒人的地方,安安靜靜過一生多好?你沒有了肉身,我可以幫你找。」
張元正要說話。忽然,外面傳來一聲慘呼:「冥王救我。」
化魂池似乎是一個吃人的怪獸。他現在很興奮,波濤洶湧,濺起來的浪花有幾米高。
瘦道士最先求饒:「知道了,早就知道了。」
方丈緊隨其後,和我們並排趴在旁邊。一個勁的吸溜冷氣。
張元一揮手,一個小鬼快速地向我們飄了過來。我看見這小鬼肢體殘缺,很明顯是受了嚴重的傷。
張元冷冷的看著妖道:「你犯下了彌天大過。這化魂池,馬上就輪到你了。」
當初煉製鬼奴,叱吒江湖的鬼王不得不抬頭看看寶座上的張元:「別打了。」
那些小鬼停住手,把瘦道士拖到一邊去了。
張元有些不耐煩了,他從座位上站起來,開始在這裏踱步。過了一會,他說道:「你們幾個,帶著陰差去看看怎麼回事。」
小鬼說道:「我……我是無間地獄的小鬼。」
那些陰差恭恭敬敬的走了。這裏只剩下我們幾個熟識的人。
我仍然有點不相信:「你瘋了吧,奇才已經跳進化魂池了和-圖-書。」
這時候,我身邊的瘦道士有些躊躇的說:「也不知道妖道有沒有被抓住。萬一被他逃了,再把我控制住可怎麼辦?」
然後,那些陰差打得格外用力。曹操一聲不哼的趴在地上,眼看閉上眼睛了,也不知道是昏過去了,還是死了。
張元面色鐵青:「惡鬼們呢?判官們呢?陰差們呢?」
張元急匆匆的向殿外走去,一邊走,一邊大聲的喊:「來人。」
張元皺著眉頭問:「你是誰?」
張元驚呼一聲:「不好,是化魂池。」然後他帶著我們急匆匆的趕過去。
無雙這時候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被陰差拖著,丟到我們身邊了。
我們這些剛剛被張元痛打的犯人,變成了他惟一的親信和親兵。我們跟著他,一路向外走去。
我正正的看著妖道,有些不知所措了。
妖道冷笑道:「張元,你的位子,也不過從我手中奪走的,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指手畫腳?我今天,是把我失去的一切,重新奪回來的。」
但是周圍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了。
無間地獄,餓鬼地獄,鐵樹地獄……裏面全都空了。原本鬼哭狼嚎,慘呼不絕的地獄變得空空如也。
張元看了看我們,威嚴的問道:「你們可知道錯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