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懲罰
我們很戒備的舉起桃木劍,誰都沒有說話。實際上,所有人都明白,在奇才面前舉起桃木劍簡直是個笑話。對方揮揮手就能把他們打倒。
他的胳膊迅速的化作一團黑氣,這黑氣迅速的散開,在空中化作一隻大手。然後向我們抓過來。
無雙看看我:「咱們怎麼辦?」
然後,我看見閃電在瘦道士身上晃了一下。瘦道士就這樣倒在地上了。
我這話剛說完,眼睜睜看見瘦道士動了動。我揉揉眼睛:「難不成,他真的還活著?」
無雙看著奇才說道:「他果然來這裏取回內丹了。」
小玉媽喊了一嗓子。尖銳的嗓音嚇了我們一跳。然後她從方丈身上跳了下來。向那座橋上跑去。不過,我們拽住她了。
我們警惕的舉起桃木劍,把瘦道士圍在圈內。
奇才找到了那半顆內丹,然後回過頭來開始打量我們。
我也從地上爬起來,順手把無雙也拉起來了。我惆悵的想:「奇才就算沒有拿下冥界,看樣子也快了。而且很明顯,他不滿足冥界,已經開始插手人間的事了。」
我們幾個死裡逃生。先是站在地上愣了一會。然後紛紛倒下去了。小玉媽情況最慘,她只是普通人,身m.hetubook.com.com體素質本來就不如我們。這時候,已然暈過去了。
頭頂上的烏雲迅速的聚攏,而且向瘦道士頭頂上壓了過去。
邋遢道士顯然也注意到了。他慢慢地俯下身來,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說道:「好像,魂魄受到了什麼重創,不過,沒有完全散掉,身體裏面還留著一部分。」
奇才好整以暇的走過來,似乎根本不擔心我們逃跑。
我們趕走了擾亂軍心的胖子。但是我們的心再也理順不清了。因為胖子說的是真的,我們幾個加在一塊也不是奇才的對手。
然後,這隻巨手蔓延到我們頭頂。我全身被禁錮住了。畢竟對方太強大了。隨後,我感覺身子被硬生生的壓縮。體內的血液都要沸騰了。我開始耳鳴……
奇才的手還沒有到。但是我們先感覺到了一陣壓力。像是有千斤巨石,從頭頂上壓過來一樣。
我嘆了口氣:「天打雷劈,再加上丹田被破壞。還怎麼活?」
無雙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看著我:「許由,我記得上次和奇才對打,好像他奈何不了你,要不然這次你再擋一下?」
或許,我們今天的行為,只是讓我們死的不那麼難看和_圖_書罷了。萬一有人給我們收屍,他會說一聲:「看,他們幾個死戰到底。雖然被殺了,不過也算有點骨氣。」
我想了想,說道:「畢竟朋友一場,總不能殺了他吧?」
這時候,邋遢道士已經走到瘦道士身邊了。他用腳踢了踢瘦道士:「哎?你怎麼樣了?還活著嗎?」
我們覺得現在應該做些什麼。但是又集體忘記了應該做什麼。平時反應最慢的胖子難得快了一次,他問道:「哥,咱們為什麼還不逃跑?你們有什麼辦法打敗奇才嗎?」
邋遢道士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看來,奇才還沒有搞定冥界啊。哎,我先去看看瘦道士死了沒有。」
瘦子仰面朝天,緩緩說道:「奇才為什麼緊要關頭放了我們?難道冥界有什麼事嗎?」
他正在那翻來覆去的檢查。忽然,瘦道士睜開雙眼,自己坐了起來。
他慢慢地伸出手,那隻手像是刀一樣,切在了瘦道士的丹田。然後,我看見瘦道士的身子抽搐了兩下。
我們有一次恍然大悟,停了下來。
這次瘦子沒有再聽他的,一腳將他踹倒了。
果然,下一秒鐘,我看到奇才手裡攥著一顆閃閃發光的珠子。
奇才肯定聽見我和-圖-書們這的動靜了。但是他選擇了無視,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閉上眼睛,不敢再看外面的世界。同時我心裏有一種感覺,如果我睜著眼,眼珠可能會掉出來。
現在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了。瘦道士的魂已經不見了。身體裏面只剩下了魄。魂善魄惡,他要對付我們了。
說完這話,他向我們伸出手來。
整個過程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驚天東西,甚至有些輕描淡寫。瘦道士倒在地上不動了。而那烏雲開始慢慢的聚攏,終於化作一個人形。這個人,正是奇才。
看來,奇才的手已經伸到他的身體裏面了。他剛才的抽搐,應該也是這隻手造成的。
我看看無雙:「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把我推出去做擋箭牌?上次我能打敗奇才,因為當時他是魂魄。現在可不一樣了。他的身體找回來了,而且,我感覺他的實力又強大了不少。」
他微笑著站在橋上。站在瘦道士的身邊。他看著我們,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我們看了看小玉媽,似乎沒受什麼重傷,也就任由她暈著。反正她醒了之後也是哭喊,倒不如睡著了安靜。
我們咬著牙堅持著,誰也沒有說要放棄。桃木劍最先承受不住和-圖-書重壓。斷掉了。
邋遢道士的脖子被咬了一個大口子,瞬間血流如注。他叫罵著逃開了。
我們舉起桃木劍,想要迎敵。
一句驚醒夢中人,不知道誰喊了一聲:「跑啊。」我們開始上氣不接下氣的逃跑。
我試探著睜開眼,看見那隻巨手已經縮回去了。奇才的身子正在收斂。他還是那副自信的笑容,只不過什麼都沒說。我看見他又化作一片烏雲。只不過,這烏雲沒有飄到天上去,反而,縮到地下去了。
因為我身全都發現,那片雲不正常。裏面閃著粼粼的白光,像一隻巨大的爪子一樣,一伸一縮的探下來。是閃電。
今天出謀劃策嘗到甜頭的胖子又說道:「哥,你們為什麼要舉起桃木劍?難道咱們能打得過奇才?」
這時候的瘦道士呲牙咧嘴,目露凶光。一副要把我們殺之而後快的意思。開始的時候,我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但是很快,我們就感覺這幅景象實在面熟。現在的瘦道士,和小玉驚人的相似。
他微笑的看著我們。聲音卻是冰冷的:「你們都在這裏?太好了,免得我一個個去抓了。」這話聽著無比耳熟,正是妖道曾經說過的。
我們絮絮叨叨的說話,誰也沒有勇m.hetubook•com.com氣衝上去。不僅如此,我們還死死地抓著小玉媽。後者正在不要命的哭喊。
這種抽搐並不能證明瘦道士醒過來了。反而,我看到他身上瀰漫出一股青黑混雜的氣體。
我點點頭,奇才的搜查方法實在太厲害了。這樣搜下去,無論瘦道士把內丹藏在哪,就算吃下去也得給找出來。
邋遢道士嚇了一跳,隨即喜道:「你小子身體真不錯啊。遇見奇才都能活下來。」
邋遢道士在地上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看穿一切似得說道:「這事肯定是奇才幹的。不僅僅把內丹取走,還留下瘦道士的魄。給我們製造一個大麻煩。」
邋遢道士苦笑一聲:「這個世界怎麼了?正常人需要弱智的指點了。」
忽然,胖子在後面氣喘吁吁的又來了一句:「哥,咱們為什麼要跑?咱們比奇才跑得快嗎?」
然而,就在這壓力最鼎盛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全身一松。似乎被放開了。
瘦道士恢復記憶之後,有點不是東西。不過,我們畢竟曾經是朋友,眼看著他有危險,也想把他救下來。然而,事情好像沒有那麼順利。
瘦道士雙目圓睜,看了看邋遢道士。忽然,他伸手一把將邋遢道士抱住了。然後張大了嘴,一口咬了下去。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