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勸說
溫玉驚慌失措的問:「我……我有孩子?我……不可能啊……我……」
幾分鐘之後,我們跟著冒牌貨來到一間木屋裡面。木屋是用樹搭成的,上面還有新鮮的葉子,看來,剛剛搭成不久。
我這時候沒心情照顧冒牌貨的心思,掙扎著坐起來,說道:「快帶我去見他們。這時候天下大亂,恐怕只有溫玉能救大家了。」
我沒有說話,因為他們兩個身上都縈繞著一層淡淡的霧氣。可見練功正在緊要關頭。
我又說道:「我曾經遇見幾個人,我和長得一模一樣,你說,你會不會是……」
溫玉似乎感覺到有人來了一樣。睜開眼,向門口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後詫異的看著我們幾個:「是你們?」
冒牌貨神色猶豫:「帶你去見他們?那我就穿幫了。」
冒牌貨點點頭:「溫玉不知道我是假的。所以一直沒有出去找你們。而且,他和章信想要練功夫,變得強大起來,所以,一直在這裏用功。」
溫玉失神的站起來,看看我們,說道:「那我們快走吧。快阻止他。」
然後她又驚道:「怎麼又有兩個許由?」
他說道:「溫玉和章信就在附近。我們被一條蛇救了。然後一直m.hetubook.com.com呆在這裏。剛才我忽然感覺到你就在附近,所以出來看看。」
後面的話是:「如果奇才不聽,你就把老黑放出來,讓他殺掉奇才好了。」這話我沒有說,畢竟太殘忍了。
我點點頭:「原來如此。」然後又說道:「想不到,章信作為一個動物,居然能練出和人類相媲美的內丹,真是了不起。」
我感興趣的問:「你是誰?」
她向前邁了一步,然後,有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我忽然想起來那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於是小聲問道:「是不是你?」
冒牌貨只是苦澀的微笑,然後是說道:「放心吧,肯定不會。」
我看見她的神色有些黯然。隨後,又歡喜起來,向我說道:「許由你來看我了?」
我告訴溫玉:「奇才是你的兒子。現在他已經殺了冥界所有的鬼,正在殺人間所有人的人。而且,他打算攻到仙界去。」
章信在旁邊連忙把她扶住。沖我埋怨道:「你怎麼回事?就不能讓她緩緩嗎?她剛才陪我練功,已經很累了。」
溫玉急切的問道:「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干?」
冒牌貨主動走過去,一臉誠懇的說:「對hetubook•com.com不起,我是假的。這個才是真的。」
我看著他們的動作。章信明顯是在跟著溫玉學。
章信不情願的喊了一聲:「姐……」
冒牌貨說道:「章信是山魈,這東西本來就和人相近。況且,章信修行了幾千年。有志者,事竟成。」
這手拍的很隨意,似乎完全沒有設防。這代表著,奇才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或者,他已經當我是個死人了吧。
溫玉奇怪的看了看我們兩個。顯然,她通過衣服能夠分出來。這些天和她呆在一塊的,是冒牌貨。
這張臉,分明是我自己的。也就是說,另一個我,站在地上,正在彎腰看我。
溫玉蒼白的臉色漸漸有了些血色,然後她問道:「奇才……他想要攻打仙界?還要殺死人間所有人?」
果然是這個冒牌貨,我心裏一陣踏實。然後問道:「溫玉呢?」
我萬念俱灰的睜開眼睛。不曾想,卻看到了一張很意外的臉。
我撓撓頭:「你要當成我過一輩子?那我這感覺可有點怪。萬一哪天你溜到我們家去,大家又分不出來,不就壞事了嗎?」
我點點頭:「你是奇才的母親?」
我們走進去之後。看見地上放著兩個和_圖_書蒲團,溫玉和章信正在對坐著練功。
那人點點頭:「是我,我們在通往冥界的大門那裡見過面。」
冒牌貨卻搖搖頭:「我不想說,也不想做那個人,你也不要問我了。就讓我把自己當成許由,過這一輩子吧。」
我點了點頭。
我把這幾天經歷的事情簡要的說了一遍。冒牌貨聽了之後,也知道事態嚴重,連忙把我扶起來了。我回頭招呼無雙幾個,他們也互相攙扶者,站了起來。
我搖搖頭:「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們想讓你勸勸他。你的話,他應該會聽。如果實在不行的話……」
我點了點頭。然後微笑著看了看冒牌貨:「我之前一直以為,你喬裝改扮成我,是要圖謀不軌。現在看來,應該不是這樣。難道,你真的以為你是我?」
我躺在草地上。剛剛以為那條蛇已經成功的把奇才引開了,帶著內疚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有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見冒牌貨說的堅決,不由得有些奇怪,問道:「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是?難道……你已經知道你是誰了?」
冒牌貨神色尷尬的點了點頭。
我猶豫了一會,要不要把真相告訴溫玉。最後,我看了看她熱切的眼神,還是說了和圖書
冒牌貨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說道:「小山魈佔據了章信的身體。章信修行了幾千年,身體裏面的內丹已經登峰造極,已經僅次於人的內丹了。後來小山魈提出來,要把這內丹給溫玉。溫玉畢竟是人,而且來歷不凡,這顆內丹在她的身體裏面,已經有大成的跡象了。他們兩個在這練功,實際上是溫玉在幫著小山魈修鍊,不讓他失去內丹,被打回原形罷了。」
奇才的事,溫玉也聽說過。只是沒想到她是奇才的母親而已。
我一句話說了很多事,而且每一件都驚天動地,聳人聽聞。
我心中暗暗祈禱,希望奇才沒有發現我們。然而,那腳步聲分明是向我們走過來了。
我看溫玉這幅樣子,忽然明白過來,我的話跳躍太大了,連忙解釋道:「是前世,幾千年之前的前世。」
然後,我感覺到一隻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在旁邊等了一會,發現溫玉的魂魄已經漸漸地幻化出實體來了。我心中一動:「魂魄化出實體?難道她的體內有內丹?」
溫玉擺擺手:「沒關係,我沒關係。小山魈,你別去了。你就呆在這林子里,好好地活著。」
我點點頭,然後奇怪的問道:「你們一直呆在www.hetubook.com.com這裏?」
他指了指我,然後說道:「我沒有惡意。現在,正主尋來了,他找你有事。」
我不由得撓頭:「事情沒有那麼輕鬆。現在出事了,你恐怕得走一趟。」
我們兩個說了一會。溫玉和章信的練功也漸漸結束了。
溫玉很堅決的說道:「你好好在這獃著,我辦完了事就來找你。」
我不由得有些感慨,當年章信是溫玉的師父,教她長生之道,後來章信死了,變成了小山魈。而他們的關係也反過來了,溫玉變成了章信的師父。
我暗暗長嘆:「難道,剛才那條蛇被騙了?這個才是真的奇才?」
冒牌貨疑惑的看著我,似乎在分辨我的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冒牌貨斷然說道:「我知道你說的那些人,但是,我不是他們。」
冒牌貨目光有些躲閃,然後,他想了想,點頭說道:「不錯,我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瘦子問我:「怎麼回事?那條蛇是哪來的?」
溫玉奇怪的問我:「出什麼事了?」
我見他一臉正經,也不好再開玩笑了。
溫玉愣了一會,然後問道:「我……我是奇才的母親?」
我點了點頭,說道:「到我去見他們。」
我把剛才和蛇的對話複述了一遍,所有人都聽得嘆息不已。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