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戰亂
方丈掏掏耳朵,幸災樂禍的說道:「我和他們雖然都是仙人,但是他們畢竟和我不是一族的。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些年,他們防著我,我也防著他們。如果這些仙人都死了。那麼仙界就屬於我了。」
我抬起頭來,看見無雙正看著我,而她的桃木劍,則架在我的脖子上。
方丈跳過來,站在我身旁,幫我頂住了奇才的壓力。
方丈看著老黑,忽然合十說道:「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這些年,我投胎轉世,已經把以前的事忘掉了,我遇見了許由,和他做了朋友。當我知道上一世的恩怨的時候,確實有些不知所措,然而,剛才我和許由打了一場,卻想明白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
然後,老黑向衝過來,趁火打劫,給我來上兩下。
老黑詫異的看著方丈:「你已經忘了一條腿被削掉的事了嗎?忘了你的兄弟被后羿殺死的事了嗎?」
我緊張的說:「我說的是真的。我把所有的魂魄都找到了。然後,想起來一些事,原來,那些和我一模一樣的人,都是我的殘魂轉世變成的……」
我和方丈說的熱鬧,老黑沖了上來,忽然暴喝一聲:「和尚,你到底想怎麼樣?后羿可是我們的敵人。」然後,他伸手向我打了過來。
我趕過去,發現場面有些混亂。
然而,他被無雙攔住了。
奇才浮在半空中,身上的青黑二氣縈繞著,活脫脫一個混世魔王m•hetubook.com.com
我們沒有阻止他,也無力阻止。
方丈看看我,說道:「你當真想救這些仙人,就把他們放出來。當初畢竟是你將他們封起來的。這樣也不錯,讓仙人們和奇才拼個你死我活,咱們漁翁得利。」
我看她的樣子,分明是殺的興起。
方丈似乎忘記了,剛才和我一番你死我活的爭鬥。他在旁邊說道:「許由,你怎麼回事?老子打不過兒子啊。」
想到這裏,我又開始猶豫。我真的想和溫玉在一塊嗎?今生,也要延續前世的因果嗎?
我忽然想到,這一套控制陰陽二氣的方法,是張元教我的。他很可能已經參透了成仙的法門,只不過,一直沒有機緣,所以做了大半輩子二流道士。
我默默地將她扶起來,然後拉住她,示意她不要衝到戰場上去。
我點點頭:「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知道了。方丈,我恢復記憶了。」
方丈若有所思的看著奇才:「他身上已經有了無數的怨氣,現在又在吃掉仙人的遺體,他到底想要幹什麼?統領三界嗎?」
我憋著一口氣,咬牙說道:「別廢話,幫忙。」
我搖搖頭:我不是要當縮頭烏龜。無雙,有一件事我難以抉擇,所以想找你商量商量。
然後,又是一重壓力向我壓了過來。
我想了想,忽然拍了拍腦袋。這件事雖然匪夷所思,但是上天已經暗示我很多次了。從那些和我長https://m.hetubook.com.com得一模一樣的人,到溫玉對我莫名其妙的好感。如果我動動腦子,恐怕早就猜到了。
我連忙向後躲,但是終究慢了一步,被砸了個正著。
我緊張的拽著她,說道:「我發現,我的前世是奇才的父親。你覺得,我現在該怎麼辦?」
方丈同情的看了我一眼:「你們這家人,可真夠悲劇的。」
我沒有辦法,只能一招一式的抵擋。心裏卻在猶豫。我一定要和方丈為敵嗎?我真的恨他嗎?
在這過程中,奇才的實力一直在暴漲。漸漸地,老黑和無雙都敗下陣來。即使是溫玉,也不得不連連向後退卻。
奇才滿身黑氣,沒有再理會我們,他開始撿起周圍的那些石像,然後捏碎了,塞在嘴裏了。
老黑在和奇才打鬥,無雙加入之後,開始攻擊這兩個人。溫玉在一旁猶豫了一會,開始幫著奇才打老黑和無雙。
這一次,我有點吃力了。被奇才的一掌拍的有點扛不住。
無雙見我看她。急道:「看什麼看?趕快把我扶起來啊。奇才要瘋了。」
方丈悶著頭不說話。
我擺擺手:「漁翁得利?咱們兩個是一夥的嗎?不過,你這個建議倒是值得考慮一下……」
我這樣想著,腳步漸漸地慢了下來。偏偏在這時候,彭的一聲悶響,眼前一個人影直挺挺的朝我飛了過來。
方丈就站在我旁邊,詫異的問道:「什麼意思?誰被控制和圖書了?」
無雙看了我一眼,有些好奇,又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什麼事?什麼大事?最好比和奇才打仗重要啊。」
我怎麼也沒想到無雙會是這樣的反應。我很無辜的說道:「無雙,咱們出生入死這麼久,難道你擔心我反水嗎?我要真的想對付你們的話,剛才就動手了。」
溫玉終於反應過來了。她像是忽然把我認出來了一樣,對著奇才大呼小叫:「我想起來了,孩子,他是你的父親。我們是一家人啊,一家人。」
想到張元,我忽然又想到了無雙。想到了奇才和溫玉。我心裏亂糟糟的,前世今生,一連串的恩怨湧上心頭。
方丈則有些猶豫的站在圈外,似乎在考慮幫誰的好。
方丈見我這麼說,猛地向後一跳:「你已經恢復記憶了看來?」然後,他先下手為強,向我出手了。
忽然,我感覺脊背上壓力一輕。我扭頭,看見溫玉和無雙合力將奇才趕開了。
只不過,他被一群人裹住,陷入混亂的打鬥中,一時間脫不開身罷了。
無雙心急火燎的吼道:「你膽子小,你在後面當縮頭烏龜,但是你別攔著我。」
沒想到,方丈伸手,把老黑趕開了。
我的魂魄已經全部找到了。不是當初的吳下阿蒙,我舉起雙手,硬碰硬的接下了這一掌。
奇才咦了一聲,然後加重了力道,向我拍了下來。
我張了張嘴,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看著半空中的奇才,說了句:「那和圖書個,奇才,我是你爹。」
我忽然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他被控制了。」
方丈看我走過來,猶豫了一會,說道:「這個事,和你有些關係,你最好參与一下。」
無雙愣了一下,然後看看我,有些不自然的笑了:「你?你開什麼玩笑?」
我慌亂的解釋:「上輩子的事也要翻出來算賬嗎?」
然而,這時候,我才注意到。無雙臉上不是怒意,也不是戒備。而是難過。她把桃木劍架在我的脖子上。不是要殺我,而是在警告我不要靠近。
可是這些日子,方丈失去了記憶,我也忘掉了過往。我們做了好朋友,一起出生入死,掙扎著活命。現在忽然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真是有點無從下手。
老黑捂著胸口罵道:「和尚,你怎麼回事?這個人是后羿,咱們的大仇人,你吃錯藥了嗎?讓他們父子相殘,多有意思。」
我指指奇才:「你別做夢了,仙人們都死了,也輪不到你。」
然後,我沒敢看無雙的臉色,簡明扼要的把剛才看到的事講了一遍。
我話音剛落,脖頸上一涼。
我努力的抬頭,看著頭頂上的奇才:「奇才被控制了。你還記得我師父嗎?這些怨氣能讓他們實力大增,同時,免不了被怨氣控制。現在他變得野心勃勃,六親不認,如果親爹擋路,他也會照殺不誤。」
可以說,我混到今天這個地步,全都是拜方丈所賜,這小子絕對是萬惡之源,罪魁禍首。
她盯m.hetubook.com.com著我,用極低的聲音說道:「你是奇才的父親。溫玉是奇才的母親。原來,你們兩個,還真的有緣。」
我跌倒在地,掙扎著爬起來。然後愣愣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無雙。
後者胸口上有一個腳印,也不知道是誰踹上去的。
奇才勃然大怒:「混賬。」然後他伸手向我拍了下來。
方丈停止對我的攻擊,反而說道:「那個,許由。你兒子不大對勁啊。你還是勸勸他吧。」
奇才呢?我一直都在和他作對,現在忽然又說,他是我的兒子。我該怎麼辦?
無雙把桃木劍抽了回去:「我沒興趣和你算賬。」然後她回頭,大踏步的向前走,看樣子,要重新和奇才打鬥。
我苦笑一聲:「還不是你害的?」
我自己都感覺到有些奇怪。這時候生死攸關。我居然在和不共戴天的仇人聊天。
而老黑是這些人中最蛋疼的,他一邊和奇才打鬥,一副要將他殺之而後快的樣子,一邊在躲避溫玉的攻擊,他向溫玉連連示好,甚至幫她擋住無雙的桃木劍。我不知道他怎麼想的,難道他覺得他可以擋著溫玉的面殺了她的兒子之後,再追求她?
我扭頭看看方丈:「你以前不也是仙人嗎?就任由奇才這樣殺人?」
老黑看見我和方丈打鬥。很快明白髮生了什麼。他大聲的吶喊:「后羿,我要殺了你。」
奇才全身被黑氣包裹著。他淡淡地說道:「你們不用再騙我了,這幾個人屢次壞我的好事。今天,他們必須死。」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