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著道
然後,她揮了揮手,一直抓著我們的小嘍啰跟著紋身女向前走。
我忽然想起來,小徒弟可能奉命去埋我們的屍體了。
遠房親戚的師父是一個有著紋身的女人。她吐了一口煙圈,把我那遠房親戚的腦袋籠罩在煙霧中。
我一路胡思亂想著,來到一間屋子裡面。我那遠房親戚快步走到最前面,對著椅子上的一個人說:「師父,我把紙人送來了。」
我心中一陣陣的不解:以我現在的實力,居然有人能把我禁錮住?對方得多麼強大?可是眼前這兩個人明明不會道術。難道說,暗處還藏著一個高手?
小徒弟連連應聲:「明白,明白。」
這種燈的好處就是可以照明,而且不影響雙手幹活。
那親戚猶豫道:「師父,能不能讓我也見見神仙?」
那些嘍啰都拍馬屁說:「賞也是賞貓姐你。我們啊,聞聞就夠有福氣的了。」
然後,我感覺被人抬了起來。這時候我發現,屍體下面的席子已經被掀起來了。席子的背面用血畫著一些複雜的圖案。想必,這些圖案和道符有相似的效果。正是因為他們的原因。我才不能動彈了吧。
那些小嘍啰中有個稍微膽子大點的,問道:「貓hetubook.com•com姐。神仙在哪呢?」
那男人似乎有些滄桑的說道:「咱們是神仙選中的人。要想得到好處,早日成仙得道。你就老老實實地幹活。活乾的好了。神仙自然給你好處。明白了嗎?」
然後,我就看見他們兩個搬起一具屍體。隨手將這屍體仍在一邊了。
貓姐不滿的砸了咂嘴,說道:「神仙嘛,神龍見首不見尾。哪能輕易見到?咱們就在這安安靜靜的等著。過一會他老人家現身,如果心情好,沒準賞我們一顆丹藥嘗嘗。」
然後,我們被搬下來,被人挨個拿到一間地下室裏面。
藉著他們兩個的燈光,我忽然發現那中年人有些面熟。
不知道過了多久。三輪車終於停下來了。
小徒弟被師父打得慘叫連連。而我卻聽得忍俊不禁。這兩個人明明不是修道之人,也不知道做的是什麼非法的勾當。不過,這兩個人的智商,似乎很成問題。
雖然這紙人畫的很醜,但是我一眼就將她認出來了。
那親戚試探著說道:「這些紙人畢竟是我弄來的。雖然是老神仙自己畫好的符咒,但是我這一趟趟的搬過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看和圖書……」
幾分鐘之後。那男人終於打累了。停了手,氣喘吁吁又有些得意的說道:「師父打你,你服不服?」
我心中大駭,想知道是怎麼回事。然而,我連頭都不能動了。更別提向無雙問話了。
裏面放著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上是一個個的紙人。我們就被擺上去了。
我心中一片悲哀。靜靜的躺在屍體中間。
這傢伙分明是我媽口中的遠房親戚。
這話一出口,我那親戚馬上不咳嗽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吸那股煙。其狀可恥。
紋身女人哼了一聲,說道:「昨天神仙賞給我一顆丹。說是吃了之後長命百歲。這口煙是從我肺里吐出來的,有沒有藥效。可要看你的造化了。」
我忽然明白怎麼回事了。我和無雙來不及檢查,就躺在了檯子上。時間一長,魂魄被席子背面的圖案禁錮住了。然後,被困在了紙人裏面。
我仔細感覺了一下,現在胳膊腿僵直著,不能動。看來,我真的是在紙人裏面了。
那男人呸了一聲,說道:「狗屁。哪有挨打還服氣的?我告訴你,你被我打了,可以不服氣。不過。你也只能忍著,誰讓我是你師父呢?你要是想出氣,就自己收徒弟去。不https://m.hetubook.com.com過,就算你當了師父,我想打你,也照打不誤。」
隨後,我被拿出去,裝到了一輛三輪車上。
這輛車上有很多紙人。或老或少,或美或丑。上面無一例外的畫著血色圖案。而我,正是他們中的一個。
我嚇了一跳,伸手打算摸摸我自己的喉嚨。然而,我的手也動彈不得了。
我那親戚顯然不大會抽煙,嗆得一直咳嗽。
我看見席子下面是半截磚壘成的檯子。而在檯子下面,則有一個個的凹陷,下面放著白色的紙人。上面用血畫著一連串複雜的圖案。
想到這裏,我暗暗叫苦:我和無雙只顧著追查別人,卻不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結果毫無徵兆的著了道了。
小徒弟唯唯諾諾的說:「服,當然服了。師父打徒弟,那是天經地義。」
小徒弟唯唯諾諾:「明白了,明白了。」
我不由得有些擔心。過一會該不會遇見忍者神龜吧。他們口中的老神仙,難道是一隻老鼠?
紋身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就憑你也想見神仙?」
然而,我卻沒有聽到聲音。我明明笑了,卻沒有笑聲。
隨著三輪車的上下顛簸。我們這些紙人也上下顛簸。我們磕磕碰碰。然m.hetubook.com•com後,我看到了無雙。
這些可笑的想法很快被我趕走了。我的注意力重新恢復到周圍的情況中來。
我不知道她是什麼表情。不過,既然她也在這裏,那就不是壞事。
我有些惆悵,無可奈何的想到:不知道身體從泥地里挖出來之後是什麼樣子。萬一弄壞了哪可怎麼辦?
不過,她的情況應該比我好不了多少。
這時候我發現,小徒弟不見了。只剩下我那位遠房親戚。
紋身女擺了擺手,說道:「別磨蹭了。把這些紙人交給我吧。」
她走了兩步,忽然又回過頭來,說道:「你別不服氣。誰讓你入會晚呢?誰讓我是師父呢?」
小徒弟答應了一聲。然後我就聽見他們兩個搬東西的聲音。
我的心一沉:「這小子果然有問題。」
這時候我才察覺到,我的四肢很僵硬,整個人都不能動彈了。
地下室的入口不是太大。但是走了很久也沒有走到頭。忽然我意識到,我們很有可能是在下水道裏面。
紙人上面的血咒很厲害。我完全感覺不到它們的魂魄。只能通過肉眼,看到一點朦朦朧朧的影子。或許在他們眼中,我也是這樣的。
隨著三輪車的顛簸,我身不由己的彈起來,有落下去。先是撞hetubook.com.com在無雙胳膊上,然後是頭上。再後來。我就被埋起來了。
這屍體面熟的很,就是我自己的。
幾分鐘后三輪車一陣顫動,然後在路上跑起來了。
我躺在黑暗中,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意思?他們給神仙幹活?沒道理啊,仙人們大部分都在仙界被封起來了。剩下的屈指可數,應該做不出這種事來。難道,世上還有深藏不漏的神仙不成?」
過了一會,這兩個人來到我身邊。這時候我才發現,這兩個人頭上都戴了頭頂,倒像是曠工的模樣。
我強忍著笑意,不想笑出聲來。然而,發笑這種事,你越忍就越忍不住。我感覺憋得臉色一陣陣發漲,終於張張嘴,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正在想著,就聽見那男人說道:「把這些屍體都搬到一邊去。咱們今晚就去給神仙交差。」
紋身女冷笑了一聲:「紙人是你弄來的?誰知道?神仙只知道,我每天給他送來紙人。」
緊接著,又釋然了。這兩個人一點道術都不會,八成沒見過什麼世面。很有可能是遇見什麼山精鬼怪,然後當成神仙了。
然後,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發現下水道只是通道而已。我們被帶到了一個密閉的房間。這房間很大。而且是近幾年剛剛挖出來的。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