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靈芝
溫玉面對無雙的咄咄逼人,並沒有退縮,然而,說道:「他之前經歷了什麼,我也不清楚。我讓他找回記憶,不僅僅是因為我自己。諦聽告訴我,這些記憶,關係很大。關係到地藏王菩薩,關係到冥王。關係到仙界。我覺得,讓他找回記憶關係到很多人的安危。無雙,如果你攔著的話,有點太過自私了。」
無雙的話猶如醍醐灌頂,一下讓我清醒過來了。
我有些猶豫地問:「到底怎麼回事啊。你倒是幫我分析分析,怎麼一句話都不說?」
我有些驚訝的看著溫玉:「你怎麼找到這些記憶的?」
我答道:「我不是都告訴你了嗎?她說要幫我找回記憶。」
溫玉說道:「當時你的確沒有修鍊道術。但是你的魂魄實在太強大了。那時候你的肉身已經死了。是魂魄中潛在的實力讓你複原。撿回一條命。所以你才能活到現在。」
我覺得我挨無雙一腳挨得有點冤。
這話說到一半,我忽然住口了。因為我突然想起來,我確實和溫玉私會了。就在剛才,趁無雙睡覺的時候。而且,我剛才老老實實的把經過講了一遍。把自己給賣了。
無雙沉默了一會,然後問道:「許由和圖書,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
然後露出後面的鬼使:「你們繼續,繼續。」
我正想得出神,也根本躲不開無雙這一腳。
我看無雙一連平淡,毫無戒備的說道:「問吧,你想知道什麼?」
我連忙爭辯:「沒有啊,我什麼時候私會……」
但是溫玉解釋道:「我只能找到這些記憶了。這些記憶,都是你死之前的一些事。我不知道那一段是你需要的,所以一股腦,全都塞給你了。」
我揉了揉後背,向前走了兩步。沒想到,身後的門咣當一聲,被人推開了。一下正好拍在我的背上。
我連忙追了出去。看見無雙已經拿著桃木劍指著溫玉。
我脫口而出:「什麼?只能找到這些?一大半記憶都是我小時候的事,剩下的唯一一個還是聽鬼使講過的。」
溫玉點點頭:「都是死了。」
無雙問:「她找你幹什麼?」
無雙這時候才回過神來,把桃木劍放下,打了個哈欠,問我:「什麼事來著?剛才你在說什麼?」
我正在胡思亂想,溫玉說道:「我只能幫他找回這麼多記憶,剩下的,要靠他自己了。」
我有點無語:「剛才你那麼激動,是在說www•hetubook•com.com夢話啊。」
無雙聽了著這句話,果然抽出了桃木劍,在手裡來回的掂著:「既然喜歡。你怎麼背著我,和溫玉私會呢?」
我有些無語:「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要找一個會動的黑色靈芝?你怎麼做到的?」
無雙問道:「咱們兩個認識也有幾年了,一塊出生入死,關係還算不錯。後來我又和你結了婚。一直沒機會問你,你喜歡我嗎?」
我猝不及防,被撞得向前一趔趄,正好鋪在無雙身上。
溫玉搖搖頭,說道:「我只想讓他知道一些該知道的事。」
我搖搖頭:「不可能。如果我是死了,後來又怎麼復活的?這說不過去。當時我還沒有修鍊道術呢。」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忽然這麼問,但是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喜歡啊,當然喜歡了。」
溫玉點點頭:「它長得很像靈芝,通體黑色。白天的時候不會出現,只有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才會現身。而且,它會動。它出現的地方,一般是得道之人死去的地方。」
無雙把我推到一邊,身手抓起桃木劍,殺氣騰騰的沖了出去。看她的樣子,是打算拿溫玉開刀。
我急得頭上冒汗:www.hetubook.com.com「你這麼說有證據嗎?我什麼都沒幹啊。我就是好奇,想知道她找我幹什麼。」
無雙的聲音冷的嚇人:「你不是沒有別的想法,你只是反應有點慢,腦子有點蠢而已。」
她本來正在傷心,可是面對無雙的時候,腰板挺得很直。臉上和無雙一般,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問道:「你想怎麼樣?」
然後我把剛才經歷的事說了一遍。
我的心馬上提起來了。這個表情表明,她八成已經火到極點了,下一秒,很可能提著桃木劍把我給捅了。
好在她只用了正常人的力量,沒有加上道術,不然的話,這一腳肯定得把我踹傷。
這樣僵持了一會。溫玉說道:「要不然,讓許由來決定?」
我回頭,看見一臉擔心的溫玉,臉上的表情由擔心變成傷心。一扭頭,退出去了。
無雙聽完之後,一臉奇怪的樣子看著我。
無雙忽然把桃木劍放下了。她坐在沙發上,有些疲憊的說:「我現在也有些好奇了。那些記憶,到底講了些什麼。不如你們繼續,等他恢復了記憶,好給我們講講。」
一般女生問這話的時候,臉上肯定要帶著激烈的表情,要麼羞澀,要麼猙獰。但是無雙m•hetubook•com•com不一樣,她那麼性格外露的一個人,居然面無表情。
無雙的手一直舉著桃木劍,她沒有說話。也同樣沒有質疑溫玉的話是真是假。
我連忙打斷她:「你等等。什麼意思?我死之前的?我小學時候被老師揍,我大學時候被車撞,還有不記事的時候掉進豬圈。都是死了嗎?」
溫玉說道:「是諦聽告訴我的。它說,這個世界是平衡的。既然有諦聽,能夠知道未來的所有事。就有另一種東西,能夠知道過去所有的事情。我從冥界逃出來之後,按照諦聽的指點,去了幾個地方,果然找到了那些東西。」
無雙說道:「我正想問你,你想怎麼樣?你覺得你這行為很正當是嗎?」
溫玉說道:「因為這靈芝裏面有你的魂魄,我是沿著魂魄找到的。每次你死去的時候,你的魂魄都會被靈芝吸收一點。這一點魂魄對你了來說是九牛一毛,但是對它來說,很是重要。我找到了所有力所能及的靈芝。剩下的,我雖然知道在哪裡,卻實在沒有能力帶回來了。」
無雙勃然大怒,一腳踹過來:「她幫你找回記憶你就要啊?上輩子的記憶還找什麼找?你就這麼怕自己忘了她是不是?」
我看著無雙,百口和_圖_書莫辯:「不是,那什麼。這算私會嗎?我對你肯定沒二心啊。我要是有什麼別的想法,我會那麼傻講給你聽嗎?」
我好奇的問道:「東西?它是一種東西嗎?」
我向後趔趄了兩步,身子咣當一下撞在門上。
以往無雙踹我的時候,都只是表達一個態度而已。從來都給我預留了躲開的時間。但是這次,她估計是真的生氣了。直接給我來了個大腳印。
無雙揮舞了一下桃木劍:「生死有命。每輪迴一次,就是一個新的開始。你總在這糾結上一輩子的恩怨做什麼?做人能不能痛快點?」
無雙身後就是床,這時候我壓在她的身上,簡直就是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樣子。
我仔細看了看無雙的表情,確定她不是在說氣話。但是以她的脾氣,怎麼這麼容易就善罷甘休了?難道她真的信了溫玉的那些屁話,為了全人類的幸福?
我腦子正亂紛紛的思考,我為什麼鬼使神差的跟著溫玉找回記憶?是真的有二心,還是純屬好奇。
溫玉受傷很重,現在雖然勉強緩過來了。但是絕地不是無雙的對手。
然後,客廳里傳來了他絮絮叨叨的聲音:「我早就說嘛。不用去勸架,他們這種小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肯定沒事。」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