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老婆子
我和無雙什麼身手,馬上向旁邊一讓,躲了過去。不然的話,肯定得讓他們撞個滿懷。
老太太被我的聲音嚇得一哆嗦:「你不是我們家老頭子?」
然後,他不由分說的潑了上去。
我罵道:「蠢貨,你們在外面貼了那麼多鎮鬼符,他根本跑不了。好端端的開什麼門?一開門倒讓他給逃了。」
從屋子裡面跑出來的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進屋的兩個道士。
我不由得點點頭,對無雙說道:「這幾個道士雖然道術不怎麼樣,但是人品完全說得過去。捉鬼不是簡單地殺掉就算了,而是問清楚是非曲直,想辦法去化解,而不是增加殺氣和戾氣。」
七師弟急道:「沒有了,剛才全撒出去了。」
那鬼在床上哀呼了一聲。猛地從孩子身上逃出來了。
然後她問道:「老太太,你們家老爺子……你還能見到?」
圍住之後,他們許久沒有動作。我有點不耐煩了,問道:「你們打算怎麼辦?」
屋子裡面很狹窄,就在這狹窄的屋子裡面,還擺著兩口漆黑的棺材。
我們幾個人根本躲閃不及,被濺了一身。一時間屋子裡亂鬨哄的,有尖叫聲,有責罵聲,有道歉聲。
這時m.hetubook.com.com候,原本躺在床上的小孩忽然睜開眼睛,劇烈的掙扎著,想要跳起來。
大師兄嘆道:「你和這孩子有什麼冤讎啊,一定要他死?我聽你說話的聲音,好像已經歲數不小了。一個孩子,是怎麼殺的你?」
兩口棺材都沒有蓋上。敞著口,像是兩張大床。
無雙笑了笑,搶白我道:「你怎麼知道這幾個人不是道術不中用,沒辦法了,才在這和鬼談判,化解冤情的?」
那隻鬼怒道:「我不管,反正這孩子得死。」
另一個棺材裏面坐著一個老太婆。她沒有躺在裏面,確確實實是坐著的。她已經很老了,臉上和身上也滿是皺紋。
這隻鬼兇巴巴的說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我就是要讓他死,有什麼不可以的?」
我們圍在這家門口。大師兄看著我和無雙,很沒有底氣的說:「他們是不是逃到這裏來了?」
我和無雙讚許的看了他們兩眼,也跟著翻牆進去了。
我和無雙跟在後面,正要跟著走進去,冷不防裏面突然躥出來兩個人,使勁往我們身上撞過來。
這些道士根本看不到鬼在哪。他們徒勞的揮舞著桃木劍,靠著一腔熱hetubook.com.com血,嚷嚷著要捉鬼。
這些道士並沒有敲門,翻牆進去了兩個,剩下的五個人把這房子圍住了。
這倆道士腿肚子轉筋,看樣子都站不住了。他們哆哆嗦嗦的指著屋子說道:「詐詐詐……詐屍了。」
然後,他終於開口說話了。聲音嘶啞難聽,讓昏昏欲睡的我猛地一個機靈,徹底的醒了過來。
我無奈的說道:「我哪知道自己現在這麼強大,隨隨便便一道符就把惡鬼給制住了?」
然後屋子裡面狂風大作,蠟燭一閃而滅,紙錢和牆上的標語呼啦啦的飛起來,在屋子裡面亂糟糟的。
我揪住他們:「你們倆怎麼回事?」
這一家的房子很低矮,但是並不髒亂。不大的院子里種滿了花草。那兩個道士輕輕地推了推,把屋門推開了。然後他們人影一閃,走了進去。
其中一個裡面躺著一個老頭,雙手交疊在胸前。身上撒著生石灰。看樣子,已經有些脫水了,所以身上有一些皺紋,但是還沒有發出腐臭味。
她還活著,一臉茫然地看著院子裏面,月光下猶豫不決,沒想過好是要衝進來還是要掉頭逃跑的兩個道士。
只聽大師兄勸道:「人有人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壽數,鬼有鬼的期限。這都是上天註定的。現在這孩子陽壽未盡,你就把他帶走,你這是逆天而行,遭天譴的你知道嗎?更何況,你又不是陰差,你有什麼權利把他帶走啊?」
那些道士的反應終於快了一次,他們叫到:「不好了,那隻鬼上了小孩的身了。」
我心想:「你們這群人當道士也挺拼的。如果每個道士都拿自己當誘餌,殺一隻鬼死一個道士,這代價也太大了。」
無雙不滿的看了我一眼:「不是說好了,我們不插手的嗎?」
我一聽這句話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連忙否認:「我不是,我不是,我是過路的。」
道士們至少知道這旋風和剛才的鬼有說不清的關係,於是舉著桃木劍追了上去。
眾道士一用而上,把七師弟扶住了。
老婆子點點頭說道:「是啊,能見到,天天都能見到。」
這時候,七師弟已經徹底緩過來了。他擦了屁股,穿好了衣服。端進來一小碗血:「師兄,你讓開點。我這裡有新鮮的黑狗血,不信這惡鬼不現形。」
無雙在黑暗中踢了我一腳,說道:「別打岔。」
這鬼閉口不言。不肯在說話了。
我和無雙對望了一和*圖*書眼,提著桃木劍走了進去。
小孩把眼一瞪,翻著眼白,在燭光下惡狠狠地看著我們。那表情不像是一個孩子,像是一個懷著深仇大恨的老人。
由於之前我在床上畫了一道符,這隻鬼上了小孩的身之後,簡直等於自投羅網。他根本連跳都跳不起來了。
我被無雙說的啞口無言,只好哼哼了兩句,注意力重新回到大師兄和鬼的談話上面去。
大師兄喊道:「再去弄點來。」
然後她側了側耳朵,似乎正在尋找黑暗中的我和無雙。
這些道士七嘴八舌的猜測了一陣,終於確定,七師弟是被鬼上身了。他們亂鬨哄的跑過來,把七師弟圍在中央。
大師兄把七師弟交給了眾人,然後他開始看著這孩子發愁:「如果是老七被鬼上身,我們還可以大義滅親,連人帶鬼一塊殺了。但是現在鬼上了這孩子的身,我們可沒有辦法下手了。」
無雙又試探著問:「那你知不知道,你們家老頭子已經……額,你覺得,你們家老頭子和以前一樣嗎?」
我點點頭:「好像是逃到這裏來了。」
七師弟猛地一下把門打開了。這樣一開門可壞事了。屋子裡馬上安靜下來。風也不吹了,蠟燭重新燃燒起來。變得很是祥和和_圖_書
大師兄連連點頭,將紙錢拿了過來。他遞在小孩面前,說道:「怎麼樣?我們來做個交易。我把錢給你,以後你別再騷擾這小孩了,怎麼樣?」
眾道士嘆了口氣,說道:「你這是何苦呢?冤冤相報何時了,你有什麼冤屈可以說出來,讓我們幫你評評理。」
大師兄站在床前猶豫了一會,有人提醒他:「咱們桌上不是放著一摞紙錢嗎?」
大師兄喊道:「黑狗血呢?再潑他一下子。」
只聽他說道:「要不然你殺了我,要不然,我就殺了他。」
我清了清嗓子,問道:「你是誰?」
大師兄撓撓頭,為難的說道:「如果我們用桃木劍把這隻鬼殺了。固然可以降妖除魔。但是老七的命就保不住了。如果我們……」
既然,她又笑著看著我:「我發現你和他們很像。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的道術也是差的一塌糊塗。怪不得你這麼熱衷和鬼談判。」
他還在那念叨。七師弟忽然一歪身子。倒在地上了。
黑狗血流到床上,恰好將我剛才畫好的符咒抹去了。
那旋風在村子里四處逃竄,終於,逃到一戶人家的時候,消失不見了。
眾道士烏泱烏泱的追了出去。院子里的那隻鬼正在逃跑,平地颳起一陣旋風。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