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女嬰
這時候,無雙也醒過來了。她看著我們,著急的問道:「救她,快救她啊,能救嗎?」
我們這一聲大喝。直接把老闆嚇得癱倒在地上。
無雙喝道:「你這純粹是胡說八道。菩薩會裝到棺材裏面嗎?」
忽然,無雙啊了一聲。緊接著,身子向後一仰,馬上向後倒去。
老闆沒有聽清楚我說什麼,反而以獲得問道:「什麼意思?誰死了?我知道,這孩子絕對是死的。」
老闆哆嗦了一下:「沒那麼嚴重吧。」
這時候我的手已經放在棺材上面了。隔著薄薄的一層木板,如果下面真的有鬼,我肯定能感覺得到。但是這一次,我沒有任何感覺。
張夫人看了看棺材,說道:「算了。這事和老闆確實沒關係。這棺材裏面被人下了機關,只要蓋上,魂魄就會被扎穿。這孩子能活到現在,已經算是僥倖了。」
老闆很坦然的說道:「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有陰陽眼,看見小鬼,有什麼稀奇的?」
鬼使這一句話,可是提醒了我們。人人都知道,這小嬰兒當初被大宗師控制著,走到石室,依靠著一顆不死之心,挖走了老冥王的眼睛。
打開棺材之後,我向裏面望了一眼。裏面居然真和_圖_書的有一個小鬼。我看了看,是個女嬰。
張元揪住老闆的領子,喝道:「你居然用這種棺材關著她?溫玉教你這麼乾的?」
我著急的使勁搖晃她:「怎麼回事?你怎麼了?」
但是我看第二眼的時候,呆住了。
我嘆了口氣,嘀咕道:「怪不得你不知道自己死了。」
緊接著,我想到:「難道棺材裏面的魂魄,是我女兒?」
我趕快拿過來一看,說道:「是,沒錯。」
老闆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認了,這是一個旅客,在我這住宿,然後孩子死了,她直接扔在我這了。我正在發愁的時候,有個老頭教我,說把這孩子的魂魄和實體都封在這小棺材裏面,就能保佑我了。」
這下,老闆不敢再說什麼了,任由我把那口棺材打開了。
我和無雙在外面看了一會。最後終於按耐不住了。推門跳了進去,喝道:「老闆,你到底怎麼回事?」
老闆眼珠亂轉,很明顯是在撒謊:「這是我請來的菩薩,你知道,我們這些做生意的,不燒香拜佛的可不行,說不定哪天就賠了。」
老闆有些不舍,護著棺材說道:「不能見二遍天,不然……」
無雙仰天嘶和_圖_書吼了一聲:「溫玉,你好狠。好狠。」
無雙冷笑:「你可以試試。」
我搖搖頭:「你最好說實話。就你這個小店,能捨得從泰國請小鬼?」
無雙伸手把紙人拿出來了。翻過來調過去的看,一邊看,一邊說道:「扎紙人?是誰乾的?這個人道術不淺啊,輕易就把老闆糊弄過去了。」
可是躺在棺材裏面的這女嬰,卻好端端的,身上沒有那道傷口。
鬼使又問:「她長什麼模樣?」
我快步走到棺材旁邊一看,頓時呆住了。
我看了老闆一眼:「是啊,他死了之後,和常人畢竟不一樣。看不出來這種紙人了。」
他凶神惡煞的走到旅館老闆跟前,瞪著眼問道:「我問你,這孩子,是誰留下的?」
張元搖搖頭:「這些桃木楔已經傷到她的心髒了。只要一動,她就會死。但是不動的話,她就要在這棺材裏面呆一輩子了。」
我搖搖頭:「沒有,我感覺不到。」
老闆早就被我們這個架勢嚇住了。看見鬼使問他,連忙回答道:「我不知道是誰。她沒身份證,是個女的。」
老闆神色有點慌,終於,還是點了點頭,說道:「泰,泰國弄來的。供奉的小鬼。」
無雙https://www.hetubook.com.com根本沒有反應了。
無雙冷冷的說道:「人死之後,魂魄都要到冥界,輪迴轉世。你把它困在這裏,是逆天而為。你不怕遭天譴嗎?」
裏面根本沒有屍體,而是一個紙人。
我看著站在屋子裡面,一張張燒紙錢的老闆,不由得越來越疑惑。
然後,她指了指嬰兒的眼睛:「是普通的眼睛,根本不能殺人。」
我擺擺手:「跟他費什麼話?我看看他這是唱的哪一出。」
老闆連忙攔住我:「不能開,不能開,死人不能見二遍天,打開了就不靈了。」
殘忍,實在是殘忍。
老闆說道:「不可能。我親眼看見的,裏面有個小鬼,和屍體一塊,被關在這棺材裏面了。」
我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老闆:「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能看見小鬼?」
我指了指桌上的棺材,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張夫人著急的問我:「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好好地昏過去了?」
只聽他一邊燒,一邊嘿嘿的笑著,沖那小棺材鞠躬,並且說道:「棺材棺材,升官發財。小傢伙,你可一定要保佑我啊。」
張夫人嘆了口氣,看著小棺材裏面的魂魄說:「與其讓她留在世上受https://m.hetubook.com.com苦,倒不如把她解決了吧。她還小,死亡沒有多大痛苦。更何況,她這副樣子,堅持不了多久的,早晚都得死。」
這時候,鬼使說了一句:「奇怪,死亡之心去哪了?不應該在這小嬰兒身上嗎?」
怪不得,怪不得我隔著棺材感覺不到魂魄。這棺材裏面,密密麻麻的畫了很多符咒。把鬼氣死死的鎖在裏面了。
不僅如此,這小鬼身上被人用桃木楔釘著,一直釘在棺材上了。
他倚靠著一張桌子,臉色蒼白的看了看我們。等他發現進來的是我和無雙的時候,似乎鬆了一口氣,說道:「原來是你們啊,可把我給嚇死了。你們大半夜不睡覺,跑出來轉悠什麼?」
我們的吵嚷聲到底驚動了張夫人幾個。他們匆匆跑過來。看見我抱著無雙,而無雙人事不省。都慌了。
張夫人看了看紙人,忽然指著上面的一行字說道:「這生辰八字,怎麼這麼面熟?這是不是我那小孫女的?」
張夫人這樣一說,我和無雙總算放心下來。緊接著,我們更加擔心自己的孩子了。
我上前一步,走到那棺材跟前,伸手就要把棺材打開。
我用手按在棺材上,看著老闆,說道:「死人?」
張夫人看見無雙手裡仍和*圖*書然緊緊地抓著那個紙人。她把紙人拿過來,問道:「這是什麼?」
無雙連連搖頭,伸著胳膊擋在棺材前面,死活不讓張夫人靠近。
然後,她狂喜的向我們說道:「這孩子是假的,這不是我的孫女。」
無雙知道我在幹什麼。她問道:「有沒有小鬼?」
無雙看了看那口小棺材,然後說道:「把它打開。」
我連忙沖無雙擺擺手:「你過來,快看。」
張夫人像是想起來什麼似得,她快步走過去,將女嬰的眼皮翻開,仔細看了看她的眼珠。
我連忙扶住她,看見她面色蒼白,雙目緊閉,已經暈過去了。
當時那顆心肯定在它的胸腔裏面,不然的話,她堅持不到老冥王跟前。
無雙這時候已經沒了主意,她慌亂的抓著我:「怎麼辦?怎麼辦?救她啊。」
我急得滿頭大汗:「我也不知道啊。剛才正說著話,她忽然就暈過去了。」
鬼使安慰無雙:「你先別著急。這小娃娃不一定是你女兒。等我問問老闆。」
老闆除了害怕,還有有些茫然,他說道:「我不知道啊,我什麼都不知道,是一個老頭教我這麼乾的,棺材也是他送的。」
老闆想了想,描述了一番。我們一聽這話,心已經涼了。這女的,是溫玉無疑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