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床(一)
無雙詫異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怎麼知道?」
這時候,我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這聲音輕手輕腳的,很顯然是在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我聽到無雙的話,不由得心中一動,然後問道:「是不是何九要殺你?」
我掙扎著想把他推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全身的力氣都消失了。我的手綿軟無力,根本使不上勁。
何九一聽價錢,馬上激動地站了起來,然後說道:「好,你們住吧。我住磚窯,把房子讓給你們。你說的啊,一天一百,別反悔。」
無雙猛地睜開眼睛,然後不由分說的打了我一拳。
我們兩個都有些頭大:「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是什麼預言?過一會何九要殺我們,所以給我們提前報信?」
我見這情況不大對,連忙抓住她的手腕,使勁的搖晃她:「無雙,你怎麼了?無雙?」
付完錢之後,何九在褲兜里掏了掏,然後給我一把油膩的鑰匙。
我連忙攔住他:「你這樣一問,不就打草驚蛇了嗎?而且,我們怎麼問?就說在那張床上睡覺,做噩夢了?」
何九有些不放心,又加了一句:「你們到時候跑了怎麼辦?要不然你現在先給錢?」
我隨口答和圖書道:「一天一百。」
無雙有些無奈的說:「那你說怎麼辦?」
我們兩個走出院子,看見昨晚那些閑人又在街上坐著。他們看見我和無雙,紛紛笑道:「喲,你們看看,這兩個人,還真的住到何九家去了。」
四個判官盡職盡責的在房門外站崗。而我,也坐在床上休養了一會。
我點點頭,說道:「就憑你這精氣神,你早晚得富起來。」
等何九再拉回磚坯的時候,我們的錢也到了。只是不知道從哪偷得。
我叫住何九:「我們找你有事。」
我心中暗暗想到:「看來村民們說的沒錯,這小子確實是掉到錢眼裡面去了。」
我還沒想明白。忽然何九撲了上來。用一條毛巾使勁勒住了我的脖子。
然後,他轉身拉起自己的板車,又去裝磚坯了。這個活很累人,不知道他要干到幾點。
無雙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都含著笑,那意思像是在說:「你帶錢了嗎?」
隨後,我們兩個把我們的夢境比照了一下,果然一模一樣。
無雙說道:「就算別人不知道,何九也應該知道,我們直接找他問問,看他怎麼說。」
我心說我現在哪有錢?就是馬上偷也來不及啊和_圖_書
何九拿起肩膀上搭著的毛巾,在臉上擦了一把汗,粗聲粗氣的問:「什麼事?別耽誤我掙錢。」
然後她說道:「剛才我已經看過了。這張床的被褥都是新的。但是旁邊那張床就不一樣了。所以何九應該從來不睡這張床。那麼,這張床到底是給誰睡得?」
無雙關上房門之後,馬上盤腿坐在床上開始用功。她傷的比我要重,幾天奔走下來,已經精疲力竭了。
天亮之後,無雙睜開眼,從床上走了下來,她捂著肚子說:「有吃的嗎?」
無雙笑道:「我已經派判官去了。」
這裏面有貓膩。於是我躺著沒動,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人的身影有點熟悉,我盯了他一會,忽然恍然大悟:「這不是何九嗎?他怎麼來了?還這麼小心翼翼的。難道,看我們兩個有錢,打算偷我們的錢?」
躺了一會之後,我睡著了。忽然,我聞見有一股怪味,差點把我嗆醒了。
我把眼睛眯開一條縫,看見一個人,躡手躡腳的朝我走了過來。
我捂著鼻子後退了幾步,蹲在了地上。
然後,他拉著小車走了。
我問無雙:「咱們現在去偷錢?」
我撓撓頭:「這個誰知道?這種www.hetubook.com.com事找人也打聽不出來。畢竟就算是最愛嚼舌頭的何九,也不可能知道別人家怎麼睡覺。」
我看見她躺在我的床上,忽然想起昨天的夢來了。但是無雙顯然已經睡著了,我也就忍著沒說。
無雙卻點了點頭,說道:「好,十五分鐘后,我把錢給你。」
這時候無雙也已經清醒過來了。她一臉歉意的跑過來,蹲下來問我:「你怎麼樣啊?」
一提掙錢,何九來了精神。
我把鑰匙接過來,忍不住說道:「兄弟,你家都破成那樣了,為什麼還鎖門?」
他很認真的介紹著:「這是大門上的鑰匙,這是屋門的鑰匙……」
無雙奇怪的看了看那張床:「我怎麼總覺得,是這張床有問題?誰睡在上面就要出事?」
何九問的很直接:「你們準備給多少錢?」
我正想的出身,忽然聽到無雙痛苦的哼了一聲。
我擺擺手:「你怎麼一醒來就打人?」
我想了想,說道:「我們還是出去問問鄰居,看看何九家最近有沒有來過什麼人。」
我有點奇怪,想要坐起來找找他。
我點點頭:「放心,我不反悔。」
我和無雙胡亂買了些零食吃了。回來之後,無雙一直嚷嚷著困和_圖_書,然後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看看無雙,她仍然盤腿坐在床上,閉著眼睛用功。
何九的臉色認真起來:「兄弟,我們家現在是窮,這個沒錯。十里八鄉的,肯定沒有賊去我們家偷,但是我還是要鎖門,為什麼呢?我鎖上門,我就感覺我這家是個寶貝,我就有奔頭。要是我任由這個門敞著,精氣神就散了。精氣神,知道啥意思嗎?」
我皺著眉頭睜開眼睛,看見對面床上的無雙已經不見了。
我點點頭,說道:「這村子裏面應該有小賣部,我們去買點。」
我坐在屋子裡,吃著零食,獨自想心事。
隨後,我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把板車放到地上,坐在板車上。然後說道:「你們兩個好像是外地人吧,有什麼活,讓我掙錢?」
我撓了撓頭,心中想到:「好恐怖的夢,好真實的夢。」
無雙打了個哈欠,說道:「真是的。睡個覺都不安生。」
我說道:「因為我也夢到了。」
何九點點頭,很肯定的說:「那當然。」
那些人笑嘻嘻的,根本不認真回答我,他們說道:「有啊,就是你們兩位。」
何九消失不見了,那種窒息感也沒有了。屋子裡靜悄悄的,東方已經泛白。我居然https://m.hetubook.com.com是做了一個夢。
我扭頭,看見無雙眉頭緊皺,一臉痛苦的在床上掙扎,她的手無力的在眼睛前面揮舞著。
我心中暗暗好笑:「憑我們幾個的本事,隨便找個貪官污吏偷一點還不行?這也算是俠盜了吧。」
我搖搖頭,說道:「不是因為活。我們兩個想要在你家借住三天,怎麼樣?」
我感覺到了窒息。然後,我聽見何九在我耳邊帶著哭腔說了句:「對不起。」
何九點點頭,說道:「那你們先去拿錢,我再拉一趟坯子。」
無雙解釋道:「我做夢夢見有人要殺我,所以一時間沒忍住。」
我笑嘻嘻的說:「別著急,我找你,就是為了讓你掙錢的事。」
我走過去,盡量友好的問道:「何九家,最近有什麼人來過嗎?」
我和無雙慢慢的溜達回去,何九的家很破,但是不太臟。這一點很驚人,因為像他這樣的光棍漢,按道理應該把家糟蹋成豬圈才對。
這毛巾分明是他肩膀上搭著的那一條,這時候還泛著汗味。
很奇怪,何九一個光棍漢,家裡面居然有兩張床。不過這樣也好,無雙佔了其中一張。而我坐在另外一張上面。半個小時之後,困意湧上來了,我打算睡覺。而無雙則獨自坐著用功。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