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被擄走
然後,我盤腿坐了下來。
老大說道:「不知道啊,當時我們和她一塊走到村子外面。等了你一會,可你總也不回來。天快亮的時候,小七拉肚子了,向我們挨個要紙。那時候我們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就兩三秒的工夫,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無雙就沒了。」
忽然,溫玉身形猛地頓住,轉身向我刺過來一劍。
這些符咒將我的力量禁錮住了,我根本施展不開。
我不得不撤手,將桃木劍向旁邊推了一推,劍尖歪了,刺在我左肩。我右手伸出來,打算給溫玉一拳。
我不由得想到了那句話,許由被擒於此。難道說,對方只是為了將我抓住不打算殺了我?
現在即使看見這把劍,也不可能收住身形了。
想到了這一點,我不由得大聲呼救起來。
這時候,老大指了指村外的一棵樹,說道:「晚上我們就是在這歇腳的。無雙本來靠著這棵樹坐著,後來就不見了。」
我看著他們,滿意的說道:「你們倒也不錯,看見我總不會去,知道來找找我。怎麼?無雙讓你們來的?」
我沉默的跟在他們後面,咬著牙,一點點的逼近。
無雙走進閻羅殿之後,就被溫玉控制住了。再後和圖書來帶我出來的,根本就是假的無雙。溫玉肯定掌握了和無雙一樣的造人本領,不過,她的本事更強大,造出來的土人居然堅持了一夜之久。
我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風聲嗚嗚,在我耳邊響著。我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
老大見我一言不發,神情恐怖,有些猶豫的問:「出什麼事了?」
我著急的問道:「出什麼事了?快告訴我。」
我靠在鐵籠子上,開始一個勁的發愁。
然而,她輕輕巧巧的躲過去了。抓起地上的胖子,重新跟上章信幾個人。
我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是誰這麼無聊,在鐵棍上面畫符?難道算準了會有我這樣的人過來嗎?」
七個道士跟著我,我們一直跑到村子外面。
老大說完之後,鐵籠也被打開了。
這腳步聲聽起來很緩慢,走的也很猶豫。我揉揉眼睛,仔細的辨別著。
不對,這籠子不是為了把我關起來,而是為了將我拖住。
我從裏面鑽了出來,一陣風一樣向外面跑去。
我們跑出去了多少里,我已經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我已經距離他們很近了。
我沒有理會他們,盤腿坐了下來,然後用神念尋找無雙的蹤跡。
hetubook.com.com些人也不含糊,叮叮噹噹開始鑿這籠子。
我一提無雙,那些人忽然停手了,然後神色猶豫的看著我。
她肯定猜到了我會再次到地下查看,於是乾脆準備了一個鐵籠將我困住。而她,則利用這一夜的時間,將無雙帶走了。
我連忙答應:「沒錯,是我,你們趕快過來,我被這鐵籠子給關住了。」
我心中一動,伸手在裏面抓了一把。一個鎖魂環露了出來。
三分鐘后,我找到了。一夜的工夫,他們掠出去了近百里。不錯,絕對是他們,這麼強大的道術氣息,除了他們之外,沒有另外的人能發出來。
老大點點頭:「頂多三秒。你想想,三秒鐘能跑到哪去?這裏都是大平原,根本沒有地方藏,一眼就能看見。可是她就是沒有了。我們找了很久,樹上也找了,地下也找了,沒有發現地洞之類的。後來我們一合計,還是來告訴你吧。然後發現這裡有個地洞,我們就來了。」
極遠處,我已經看到了幾個人。溫玉、章信、鬼使。他們三個人帶著動彈不得的胖子和無雙,正在一路狂奔。我仔細的眨了眨眼,似乎還看見一個小襁褓,裏面裝著的,m.hetubook.com.com應該是我的孩子無疑了。
我心中一動,低聲喊道:「是胖子的七個徒弟嗎?」
這樣一尊雕像,絕對不是為了供奉,我感覺,是為了褻瀆。
然後一劍看在那鐵籠子上面。然而,很意外的,鐵籠子卻紋絲不動,我詫異的踹了一腳,鐵籠子晃了晃,隨後,腳上傳來一陣劇痛。
一,二,三……一共七個人。
他們只能遠遠地看著我,努力的奔跑罷了。
我答道:「你們抓緊時間休息一下,三分鐘后,我們去追一個人。」
我轉過頭來,不再看老冥王的雕像。而是想辦法逃走。
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哪裡有什麼老冥王。全都是溫玉搞出來的。
我冷哼了一聲:「雕蟲小技。」
我睜開眼睛,說道:「東北方向,追。」
老大有些畏懼的看著我,然後說道:「我們來找你,是因為無雙不見了。」
我伸出手,抓著鐵籠子,打算將它掰斷,然而,一陣燒灼感傳過來。我不得不鬆了手。
外面果然已經天亮了。然而街上仍然靜悄悄的。
我皺了皺眉:「無雙怎麼不見了?她去哪了?」
然而,這裏太廣闊了,入口又小,而且距離我極遠,我喊了一會,始終沒有和圖書人趕來。
七個道士不明所以的跟在我身後奔跑。不過,他們的速度實在過於緩慢,幾分鐘之後,就被我遠遠地甩開了。
我開始的擔心起來了,因為這時候如果出現一個人,拿著長矛,隔著籠子捅我兩下,我恐怕馬上就得死了。
在這種地方,我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年輕人,根本用不上多少力氣。
我心頭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但是這個籠子雖然厲害,只要有人從外面打開,我照樣能逃出來,他不擔心我逃掉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忽然聽到極遠處有一陣腳步聲。
那七人一愣,然後猶豫地問道:「是許由?」
然後,我向離弦的箭一樣,追了出去。
我看了看旁邊的雕像,輕紗已經掉在地上,這雕像把老冥王雕得極盡曼妙,如果有人看到,肯定會起什麼邪念。
我來不及拔出桃木劍,繼續向前猛追。然而,肩膀受傷,讓我再也無法像之前那樣全力追過去了。
七個道士七嘴八舌的說道:「三分鐘?三分鐘夠幹什麼的?」
我坐在地上,開始無可奈何的等死。然而,這裏靜悄悄的,始終沒有人趕來。
漫無邊際的原野,漫無邊際的追逐。
我的速度太快了,右手剛剛搭上www.hetubook.com.com劍身,手掌就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我知道,再有幾秒鐘,我的幾個手指有可能全都被切下來。
原來,她早就知道我跟在後面了。
我驚慌的看著這個籠子,心想:「不會吧,這東西是什麼做的?」
這時候我仔細的看了看鐵籠。我發現上面刻著一道道深深地符文。
電石火光之間,劍尖已經近在眼前。我不得不伸出手,一下抓住了劍身。
我對他們說道:「你們別擔心,這籠子上面畫了符咒,我在籠子裏面,道術被禁錮住了,你們來了正好,幫我把籠子打開。」
那七個人跑過來,看見我被困在籠子裏面,都吃了一驚。
我看著鎖魂環,半晌沒有說話。然後,我輕輕地嘆道:「上當了,我居然上當了。」
我蹲下來,看著那棵樹。就在這棵樹附近,有一個小小的土堆。
我不知道她想幹什麼,以她對無雙的恨,我不知道她會出什麼事來。我不想再猜想了。
我用桃木劍在地上挖了一陣。發現除了表面的一層浮土之外,下面居然有一塊鐵板,上面同樣畫著符咒。
這一劍直挺挺向我心窩裡刺過來。我跑的太快了,也太急了,根本沒有給自己留什麼餘地。
我疑惑的看著他:「就兩三秒?」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