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控屍人
瘦子只是普通人,生老病死,也就罷了。以他現在的實力,活個千年萬年不成問題。現在放棄幾乎無窮無盡的壽命,做了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代價實在太大了。
我們都點點頭:「你放心,我們就當自己是石頭做的。」
無雙瞪大了眼睛:「你怎麼知道?哪個是?」
瘦子站起來的同時,那些死屍忽然齊刷刷的跪下了。
我們身子周圍都是活死人。他們密密麻麻,將我們團團圍住。雖然以我們的實力並不懼怕他們。但是在別人的地盤上,強龍不壓地頭蛇,還是要有所忌憚的。
瘦子的聲音沒有半點異樣,可是我總覺得,這時候的他,心情恐怕不像表面上那麼平靜。
瘦子看了看武士的遺骨,行了一禮,然後慢慢的站起來了。
方丈問瘦子:「他該不會是選中了你吧?」
瘦子看了看高台上的枯骨,然後輕描淡寫的說道:「剛才的那個人,是控屍人。」
方丈開始的時候還有些震驚,過了一會,也漸漸地感覺到無聊了。我聽到他說:「他們在幹嘛?有意思嗎這樣握著手動也不動。」
想到這裏,我不由自主的看了看那高台上。一站一跪的兩個人。
被這麼多人看著。我不由得心裏有些發毛。有不少的死屍眼珠已經爛掉了,只剩下空洞的眼眶。我不知道他們拿眼眶看著我有什麼意義,不過,他們就是那樣死死地盯著我們。似乎只要有人一聲令下,這些和-圖-書人就會不要命的撲上來。
我們吃了一驚,說道:「他是控屍人?不能啊,他明明是一具屍體。」
贔屓淡淡的說道:「這些死屍攔不住我們。」
瘦子點了點頭:「最後一個控屍人,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死掉了。臨死的時候,他將自己做成了活死人。他保留著生前的一點記憶,對這裏的死屍,能夠有一點操控的能力。」
武士也伸出手,每個手指上都長著尖銳的,長長的,像是鷹爪一樣的指甲。
贔屓看著瘦子,說道:「這小子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我們要不要出手?」
然後,他不知道做了個什麼手勢。那些屍體分列兩旁,讓出一條路來。
我想了一下,說道:「這裡有控屍人。」
方丈指著高台上的枯骨,說道:「那控屍人已經死成這樣了。怎麼幫咱們找族地?」
方丈指著瘦子嘟囔道:「他們是一夥的。」
正是由於心裏懷著這麼個理念,我們看見方丈在這裏大呼小叫,不由得個個變色。
瘦子跪下之後。向前平伸出兩隻胳膊,手掌向上翻著。他的動作很緩慢,透著神秘的味道。
瘦子說的輕描淡寫,但是我們卻能體會到這其中的苦澀。
我們這番作為,自然沒有逃過瘦子的眼睛。他苦笑了一聲:「怎麼?這麼信不過我嗎?」
很顯然,這是一個什麼儀式。
老冥王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看著瘦子問道:「控屍人這和-圖-書麼痛快就答應了我們的要求?難道他沒有提出什麼條件?」
我們脫口而出:「活死人?」
與此同時,站在他面前的武士將頭盔取了下來。我看見那一顆腦袋已經基本上完全腐爛了。上面黑乎乎的,沾著很多淤泥一樣的東西。
瘦子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他選中了我。」
老冥王說道:「我知道他們攔不住,不過,瘦子所進行的儀式我們並不清楚,我擔心貿然出手,倒會害了他。剛才那武士既然給他跪下了,恐怕他們兩個已經商量好了吧。」
老冥王搖搖頭:「我看不出來。」
老冥王淡淡的說道:「等。」
方丈一路上都對瘦子吹毛求疵,這時候也忍不住了,叫道:「瘦子,你是不是傻了?你這是用一麻袋鈔票買了一塊磚頭啊。」
無雙踹了他一腳:「閉嘴。你們家拜天地是這樣的嗎?」
瘦子走到石牆跟前,伸手將那些石塊一塊塊的取下來。意料之中的黃沙並沒有出現,石牆後面是一個黑乎乎的石室。
瘦子也沒有隱瞞,他指了指周圍的屍體,很隨意的說道:「有一點代價。就是時間長了,會變得和他們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現在的瘦子有些陌生。實際上有這種感覺的不僅僅是我自己。我的同伴,全都站的筆直,暗自戒備。
無雙點點頭,說道:「這麼說來,他們是來這裏探險的?然後死在這裏,被人做成了活死人?」
https://www•hetubook•com.com這些隧道像是蛛網一樣,延伸到四面八方。我不知道這個地下迷宮是怎樣建成的。但是我能想象出來。隧道外面,全是黃沙。如果在這個地方開個口子,沙子湧進來,幾秒鐘的工夫,就會把人掩埋掉。
瘦子沉默了一會,然後揮了揮手,說道:「好了,別耽誤時間了,我們去找族地吧。」
我們七嘴八舌的安撫,總算讓方丈安靜下來了。
他們兩個就這樣握著。一動不動。
關鍵時刻,還是老冥王出頭,站出來問道:「瘦子,你們剛才是怎麼回事?」
他將這雙手放在瘦子的手掌上。然後用力一握。
我點點頭:「應該是這樣。」
贔屓忽然死死地盯著瘦子的臉,然後伸出手,在他的眉心點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這裏怎麼會有死氣?這控屍人的畢生所學,該不會有什麼代價吧。」
武士站了起來,瘦子卻跪了下去。
方丈挨了一腳,沒有再說話。反而張大了嘴,看著遠處的瘦子。
這時候,張元輕輕地說了聲:「結束了。」
老冥王說道:「他們不是沒有動。那武士身體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傳到瘦子身上了。」
瘦子從高台上跳了下來,然後慢慢的向我們走過來。
方丈喃喃自語:「啥意思啊?怎麼一個跪完一個跪?這是要拜天地嗎?」
張夫人向老冥王問道:「老祖,我們現在怎麼辦?」
方丈問道:「你的意思是,www•hetubook•com.com瘦子沒有叛變?」
瘦子在前面走了一會,然後停下腳步,說道:「已經到了。過一會我帶你們進去,你們不要說話。如果發生什麼事的話,不要出手。一切我來辦。」
瘦子面色如水,看不出半點波瀾。他兩眼向上望了望:「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那塊神石。現在你們是最有可能解決它的了。活死人就活死人吧。這大概就是命。」
我們連忙捂住他的嘴:「都到了這個地方了,咱們消停點行不行?」
方丈直截了當的問道:「那你們族地的事,到底有戲沒戲?」
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那些死屍將腦袋別過來,齊刷刷的盯著我們。
我問道:「是什麼東西?」
站著的是瘦子,跪著的是那個重甲武士。這兩個人像是死了一樣,一動不動,我們這的喧囂,並沒有驚動他們。
我問道:「通過血液?」
這一等,足足過去了半夜工夫。最後我們都百無聊賴,坐在地上,開始大量身子周圍的那些死屍。
瘦子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說道:「有戲。」
方丈不管不顧的繼續喊道:「瘦子,你……」
老冥王看了看周圍的死屍:「我覺得,只要我們一動手,這些死屍很定會衝上來。」
瘦子站在高台上。威風凜凜的望著下面。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他是這裏的王者。
我說道:「我不知道哪個是。不過你看看這兩個人。他們身上的衣服,他們的鞋。還有那背包。明顯是近幾年的m•hetubook.com.com款式。」
我發現從他們的衣著判斷,這些死屍各個年代都有。一直延伸到現代。
老冥王擺擺手,氣定神閑的說道:「那個武士既然給瘦子跪下了。看來,由這些死屍帶路,找到族地的事,有指望了。」
我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你還真當瘦子和這些死屍是一夥的嗎?」
瘦子嗯了一聲,一馬當先,向前走去。前面是一道石牆。已經沒有路了。
我們全都站起來,看見瘦子和武士果然動了。
我們正在分析這些死人。一直向瘦子方向張望的方丈喊道:「動了,動了,他們兩個動了。」
這些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經爛掉了。不過有的保存還算完好。勉強看的話,能分辨出來那些爛布條曾經的模樣。
瘦子點了點頭,說道:「每一代的控屍人,最後都會變成活死人。哎,沒辦法的事。」
我們跟在瘦子後面,慢慢的向前走。這時候我發現,這裏果然是一條條石頭壘成的隧道。
瘦子輕輕嘆了口氣,說道:「他只提了一個條件。就是希望他的畢生絕學,能夠有人繼承。」
我們連忙湊過去。看見武士的身體正在慢慢的垮掉。幾分鐘之後,他幾乎變成了一堆塵土,堆在了地上。
我看見瘦子皺了皺眉頭。然後,鮮血從手掌上滴了下來。那武士用指甲將瘦子的手掌劃破了。
老冥王點點頭:「好像是。」
方丈嘴裏嘖嘖有聲,一副很羡慕的樣子:「不錯啊。你現在帶著這些屍體,簡直可以自立為王了。」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