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出手
老冥王點了點頭。
老冥王接著說道:「單單一個人,自然難以抗拒神石。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把血滴上去。將它的力量最大限度的分化。然後,讓這丫頭以最快的速度接近神石,想辦法控制神石,或許,有成功的可能。」
老冥王倒是很誠實:「理論上有十成。實踐上有三成。因為畢竟從來沒有人這麼干過,我不知道這中間會不會出什麼變故。」
無雙說道:「那我們不等於沒有救人嗎?」
天煞沒有抗拒,咬破自己的手指,甩手將血滴在石頭上了。
這時候,一直盤腿坐在神石上面的溫玉說道:「現在我要每時每刻和神石抗爭,恐怕騰不出時間來。等解決了這塊石頭,我會把孩子還給你的。」
無雙瞪大了眼睛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她高聲說道:「我刁難你?我刁難你了嗎?解鈴還須繫鈴人,當初你不把孩子搶走,事情會變成這樣嗎?如果不是你日日夜夜在孩子面前說我和許由的壞話,她能這樣看我們嗎?」
老冥王等他們兩個斗完嘴,然後說道:「那我們就開始吧。」
我咬破了中指,讓鮮血從裏面流了出來。
我問道:「有幾成把握?」
這種突如其來的力量,讓我有一種充實的感覺,似乎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世上再也沒有比我厲害的人了。
我就這樣胡思亂想著,漸漸地,我感覺腦子裡的疼痛漸漸地消失了。
她回頭看了看眾人,指和_圖_書著張夫人和章信:「你們兩個先出去。」
無雙擺擺手,說道:「行了,章信你也別裝可憐了。我們會想辦法救她的。」
贔屓點頭答應了。然後搖身一變,化作本體的樣子。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神石周圍的光彩,也漸漸地黯淡下來。一切跡象都表明,神石似乎真的被控制下來了。
張夫人和章信點了點頭,轉身出去了。
天煞說道:「我能感覺到這塊石頭。它在想什麼,我全都知道。我能控制住它。」
老冥王點點頭:「不錯,神石會從我們中間挑一個。但是在它決定之前,有幾秒鐘的時間。這一段時間,是救人的最好時機。」
老冥王對我們說道:「剩下的人,聽我的號令。過一會我要你們絕對服從。」
我問道:「她把溫玉換下來之後,然後控制神石嗎?」
無雙咬了咬牙,說道:「好吧,開始吧。」
老冥王沉聲問道:「都好了嗎?」
張元說道:「方丈,你得用力。捨不得使勁怎麼行?」
老冥王說道:「你們的孩子和這神石大有淵源,不會被神石控制,如果由她把溫玉換回來,再合適不過了。」
我的血液接觸到神石的那一剎那。我的腦海里猛地一震動。似乎我的腦子,和這塊石頭髮生了什麼關聯似得。
我剛剛張望了兩秒鐘,腦海中的餓劇痛繼續傳來。我感覺神石裏面的力量像是潮水一樣,全都涌到了我的體內。和*圖*書
溫玉問我們:「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動手?怎麼動手?」
我忽然想到:「這種感覺,實在是有些動人。難道,神石想要控制傀儡,用的不僅僅是力量,還有這種美妙的感覺嗎?讓那些大仙陶醉在這其中,根本無法自拔?」
終於,我們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老冥王瘋狂的計劃。
老冥王也皺皺眉頭:「難道你也要把兩條腿切下來?可是你的魂魄不夠強大,這麼乾的話,會受很重的傷。而且,不一定能夠成功。那塊石頭,會向另外的辦法,繼續控制你。」
章信很沒面子的站起身來,然後繼續哀求道:「那個是你媽,以前我們說的都是錯的。她是好人。」
溫玉臉上掠過一絲不快。她看著無雙說道:「你肯救我的命,的確算的上是好心,可是你現在又何苦處處刁難我?」
老冥王說道:「無論我們誰把血滴在神石上面,神石都會試圖控制我們,那種力量太強大了,我們根本抗拒不了,最後,縱使把溫玉換出來,我們也得有一個人陷進去。這顯然不行。」
老冥王說道:「當年我從神石上面逃下來的時候,扔下了半截身子。但是溫玉,恐怕沒有我的手段。」
張元搖搖頭:「神石具有靈智,它沒有那麼蠢,那些血液,它會挑一個對它最有力的來控制。」
老冥王說道:「你們兩個的實力要弱上一線。在這裏,幫不上什麼忙,不如先出去。」
奇才有些擔和-圖-書憂的問道:「那怎麼辦?」
無雙冷笑一聲:「你喜歡做這塊石頭的傀儡,我不攔著你。」
然而就在我詫異的時候。天煞忽然睜開眼睛,死死的盯著我,裏面,充滿了陌生的感覺。
然後,章信蹲下身子,苦著臉對天煞說:「那個是你媽。」
老冥王那個吩咐道:「小丫頭,把你的中指咬破,讓血液滴在石頭上面。」
方丈卻回答:「等一等,我咬不開手指。」
奇才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放心。放心。」
老冥王聽到我的質疑,還沒有解釋。天煞卻先說到:「我能做到。」
她搖搖頭,小聲地說道:「我已經試過很多次了,沒用。」
我看見天煞坐在神石上面。正閉著眼睛,仔細的和神石交流著。
無雙看著天煞,說道:「等我的女兒會叫媽了,我就動手。」
天煞顯然不再相信這一套說辭。她微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章信和奇才連忙攔住無雙,好話說盡,總算讓她的臉色緩和下來了。
老冥王點點頭:「很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問道:「為什麼?」
天煞對於我們的呼喊充耳不聞。我心中一驚,連忙伸手。摸了摸她的身體。似乎看不到傷痕,呼吸和脈搏也很正常。
然後她轉身就要走。
老冥王對天煞說道:「神石對你的控制力是最弱的。你自己走到神石附近,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把溫玉從神石上面拽下來。」和*圖*書
老冥王指著前面的神石說道:「每個人的餓血都要甩上去,盡量不要有太大的時間差距。好,現在,三,二,一。」
我倒吸了一口冷氣:「早幾秒鐘之內,把溫玉從神石上弄下來。並且讓天煞控制住神石?這難度是不是太大了點?」
無雙點點頭,倒沒有感激的意思。很平淡的說道:「這是你分內的事,希望你能言出必行。」
等我們身子周圍那種可怕的力量消失的時候。我們很確定,神石已經在天煞的掌控之中了。
我看看周圍的人,個個臉色煞白,顯然很不好受。
無雙越說越激動,聲調也越來越高,熱的天煞眼睛裏面的警惕之色也越來越濃重。我連忙拉了她一把,說道:「淡定,淡定,事情總能解決的。」
老冥王盤腿坐在隊伍最前面。我們依樣坐在了她的身後。
老冥王那個又著重的看了看奇才:「當年你把我從冥界趕走。咱們兩個也算是有舊怨了。我希望過一會你不要心存芥蒂,萬一出什麼岔子,這人根本救不過來。」
章信大喜,站起來,向無雙連連道謝。
老冥王想了想,說道:「或許冥界,能夠隔絕神石的感應也說不定。就算不能完全割斷,把這種感應降低到最低點,也很不錯了。」
她嘆息了一聲,說道:「這大概就是天意吧。」
神石發出一圈璀璨的光芒,似乎因為這一滴血而起了什麼變動。只不過,天煞仍然沒有將溫玉換下來。
老冥王這話一出https://m.hetubook.com.com口,大家都沉默了。沒想到,萬事俱備,在最開始的環節卻掉了鏈子。
一字一出口,幾道暗紅的光線激射而出。擊打在神石上面。
我看著她稚嫩的臉,說道:「你確定嗎?到時候萬一出什麼差錯,我們就慘了。」
天煞顯然也知道我們是在救人。倒很聽哈度餓走到溫玉身邊,然後用力的拽了拽。
溫玉坐在神石之上,堅如磐石。
我心中一凜:「神石打算控制我?」
這時候,正在堵著門口的贔屓插話道:「小丫頭和神石本來就有些淵源。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丫頭的眼睛和心臟是那塊石頭的。是不是因為這個,石頭不肯控制她呢?」
天煞面無表情的看著章信,然後轉身走到溫玉身邊,盤腿坐下來了。
我們長舒了一口氣,走過去,對天煞說道:「行了,孩子,結束了。」
她想了想,回頭看看我和無雙:「我讓你們的孩子把溫玉替下來,怎麼樣?」
老冥王想了想,對贔屓說:「你站在門口,想辦法將這裏封住。盡量不要讓神石的氣息泄露出去。」
溫玉有些惱火的說道:「大不了,我不用你救命了。」
然後,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從神石裏面傳出來。它沿著我的血液,鋪天蓋地一般的侵蝕過來。
大家都答應了。
然後,我聽見方丈一聲慘叫。緊接著,傳來張遠的聲音:「行了,我幫他咬破了。」
我猛地抬起頭來,看見天煞正把溫玉從神石上面拽下來,然後自己坐了上去。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