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蠻荒
她把白色的豹尾束在了阿蘇勒的手腕上,以紅色的絲繩束好,打了一個死結,這才扳過他的頭面向自己,凝視著他的眼睛,「世子,你要記住,無論有什麼事,都不能解下這條豹尾。若是有人要害你,就舉起手給他看。千萬不能解下來。記住了么?」
兩人默默地相對,訶倫帖使勁把阿蘇勒抱在懷裡。
靜了許久,訶倫帖低聲道:「世子,真的不是你的錯。」
「他們說九王的大軍就要打到這裏來了,」阿蘇勒依舊低著頭,「我知道的,九王是我的叔叔。他們還說死了很多的人,都是我們青陽的人殺的……」
哲甘緊緊地抱住馬脖子,渾身顫抖得越來越無法控制。她忽然轉身猛地撲向了訶倫帖,狠狠地把那隻銅杯奪過去拋在地上。
可是自從開始打仗,哲甘的丈夫和四個兒子都死了,小兒子的屍體拖回來的時候,只剩下了半邊,哲甘抱著他母狼一樣哭嚎,整夜不絕。現在哲甘在這世上沒有親人,只剩下這匹老母馬。
「讓我把奶擠完,主君有令說,只要我不死,就讓我記得擠奶給他喝。」
「放開!放開!」她嘶啞地喊著,「你們不讓我殺他,我殺自己的馬,我殺它,我殺它,我殺自己的母馬!」
女人們聞聲都跑了出來。幾個力量大的努力制住了哲甘,她掙扎不動,只能發瘋地大吼,最後聲音變成和-圖-書了嗓子里的嗚咽。
阿蘇勒輕輕地搖頭,「可是我什麼都做不了……我是個沒用的人。」
「為什麼我生在青陽呢?」
訶倫帖心裏湧起酸楚,這個孩子就是太聰明又太脆弱了,心裏裝不下這些沉重的事,這樣又怎麼能活得長呢?
孩子貼著帳篷的壁,抱著雙腿縮在角落裡。以往這時候訶倫帖都要上去把他拉起來,讓他在床上睡,可是此時她有一種脫力的感覺,哲甘的嘶叫聲回蕩在她耳邊,令她恍惚失神。
「不要再說了!我們又能怎麼辦呢?」她嗚咽著抬起頭,看見孩子小小的臉上也是淚水,他那麼安靜,又那麼悲哀。
巴莫魯,訶倫帖害怕聽見這個名字。她沒有看見巴莫魯的屍體,回來的只有那匹會跳舞的紅馬。訶倫帖二十四歲了,她想過要嫁給一個像巴莫魯那樣的牧民。而巴莫魯總是騎在他的紅馬上,遠遠地對訶倫帖吹著他自己編的奇怪調子,而後露出雪白的牙齒笑。訶倫帖為他編了兩根拴住靴子的皮帶,現在還揣在她的懷裡,再也沒有機會送出去。
訶倫帖持著一盞燈走進帳篷,外面的人已經散去了。
「跟你生在哪裡沒有關係。」
他又開始獃獃地往帳篷外望去。偌大的營寨如此荒蕪,彼此相連的帳篷間不見有什麼人走動,放眼看不見一匹馬,無人管束的羊啃著帳篷和-圖-書帘子,那面獅子大旗在風裡無力地顫著。訶倫帖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她拔出腰裡勾刃的小刀,在磨石上打磨起來。女人們都已經貼身帶著刀了,把刀刃磨得雪亮。真顏部的女人們和男人一樣性烈,敵人攻進營寨的時候,揮刀割開自己的喉嚨,比活著受辱好。帳篷里被訶倫帖單調的磨刀聲充斥著,阿蘇勒默默地凝視刀鋒上的冷光,低低地咳嗽了幾聲。
她低下頭拚命地搖,咬著嘴唇不願發出聲音。眼淚劃過了臉龐。
潔白溫熱的奶盛滿了銅杯,哲甘佝僂著背,把馬奶捧到訶倫帖手裡。她彷彿抬不起頭來,看也不看訶倫帖,轉過去摸著馬頭,趴在馬脖子上,雙肩顫動著,像是哭泣,卻又聽不見一絲聲音。
他沒有笑容,訶倫帖看了出來。這個孩子瞞不住心事,心裏所想的都在眼睛里映出來。雖然一直把他關在帳篷里,但是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早該對外面的事情有所察覺。昨夜要上戰場的男人們圍坐在火堆前彈起馬鬃琴,徹夜都有雄渾蒼涼的歌回蕩在周圍,這個孩子怎麼可能聽不見?
她貼著孩子坐下,把燈放在兩人之間。
「世子不要胡思亂想了,」訶倫帖為他整了整髮髻,努力擺出了一個笑容,「大人們的事情和世子沒有關係的,北都城的大君和我們主君都是喜歡世子的,世子是個好孩www.hetubook.com•com子。」
「姆媽,是因為我么?」孩子忽然說。
「不要再說了,你不要再說了!」訶倫帖忽然喊了起來,她使勁按住了孩子的雙肩,「夠了!夠了!你現在說了又有什麼用?你不是青陽的大君,你只是個小孩子,你能做什麼?你們青陽的鐵騎現在就在戰場上殺我們真顏部的人!你救得了誰?」
「我不要用我的馬奶餵養青陽的狼崽子,他們青陽的人都是狼啊!他們殺了我的丈夫,殺了我的兒子,我還用我的馬奶喂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哲甘像是變了一個人,她發瘋地叫喊起來,眼睛紅腫,滿是淚水。
「世子,不要害怕,不管勝利的是誰,你都沒事的。也許你家裡人就要來接你了,姆媽會和你在一起,可是姆媽不能保護你了。你是青陽的世子啊,你將來會是這片草原的主人,盤韃天神的祝福加在你的頭頂,誰都無法傷害你的。」訶倫帖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頂。
哲甘的聲音嘶啞虛弱,聽得訶倫帖心裏發涼。她看著哲甘花白的頭髮在褐色的老臉邊顫著,揪著馬奶的一雙手無力地重複著,像是落水的人揪著最後的稻草。哲甘本來是個手腳極輕快的女人,家裡養的母馬產的奶最鮮最好,主君才會命令哲甘每天晚上供奶給世子。
阿蘇勒點了點頭,垂眼看著地下。
阿蘇勒把帳篷的帘子掀開了一線hetubook.com.com,眺望著西方落日的方向。
她愛這個孩子,雖然以她卑賤的身份,不配對這個尊貴的孩子說愛。但是她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生孩子,就要像這個小小的阿蘇勒。
「我還記得好多好多其他的人,他們都對我很好。雖然你們不讓我出去,可是我知道,漸漸地我都看不見他們的臉了。他們沒了。我想巴莫魯,想看見他吹著竹哨帶著他的紅馬從我帳篷前過,可是……」
「我還記得哲甘的小兒子……他給我用草編過一隻蜻蜓。」
帳篷外傳來了馬嘶聲。訶倫帖有些詫異,這時候營寨里應該沒有馬剩下了。她看出去,看見那匹瘦弱的翻毛母馬立在帳篷外,腰裡拴著葛袍的老女人半跪半蹲在馬腹邊擠著奶。她放下心來,走了出去。那是給阿蘇勒擠奶的母馬,這個孩子的身體很差,晚飯前要飲一杯新鮮溫熱的馬奶。
潔白的馬奶灑了一地。
他喜歡看落日時候的雲霞,看著陽光為它們鍍上一層淡金色,看雲間有光如金縷一樣迸射出來。風來的時候流雲就會變化,其中有雄獅、猛虎和巨龍,還有大群燃燒起來的駿馬賓士在天上,後面有蒼紅色的雲濤追趕它們。往往看著看著,他就自己無聲地笑起來,直到太陽落下去,草原上黯淡起來。
「冷了吧?天要黑了。」訶倫帖走了過去,想合上帘子。
「姆媽,他們都去了,你不要離開和圖書我。」孩子也緊緊抱著她。
「哲甘,我來吧。」訶倫帖站在老女人的背後,「你和其他人去帳篷里休息。」
「寧願殺了,我也不要喂他!」哲甘忽然拔出腰背後的刀,不顧一切地在母馬身上砍著。吃痛的母馬長嘶一聲,卻不敢踢主人,拖著受傷的馬腿閃避在一邊。訶倫帖使勁抱住了哲甘,可是哲甘的力量竟然大得像牛。
她停下手,獃獃地凝視著那張小臉,猶豫了很久,輕輕上去摸了摸他的臉蛋。
訶倫帖在他身邊忙碌著,將一件鐵環織成的鏈甲貼著小襖束在他身上,又在外面披上重錦的大袖,最後則是御風的狐裘。做完了這些,她上上下下地檢查著,忽然觸到了孩子的眼神。這是她見過的最清澈的眼睛,映著夕陽的顏色,瑰麗又寧靜。
訶倫帖看向帳篷那邊,帘子邊的一道縫隙悄悄地合上了。
訶倫帖吃了一驚,緊緊拉住他的手,「不是,不是因為你,世子是個好孩子。」
「哲甘你這是做什麼?」訶倫帖驚慌地大喊。
「姆媽,不要離開我,」孩子喃喃地說,「我會……保護你啊!」
「我想過要是我是青陽的大君該多好,只要我說不打了,大家就都不打了。哲甘的兒子還會給我編蜻蜓,巴莫魯帶著他的紅馬……」
訶倫帖想起那個臉色紅潤的大孩子,她抱緊自己的腿,把頭埋在膝蓋上。
訶倫帖捧著馬奶,猶豫著不敢離去。
更多內容...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