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東陸密使
阿摩敕放眼看向南方的草原,原本那裡是如茵的牧草,一眼看不到邊,這時候卻隱隱有了一線蒼黃。片刻,就變成了騰起的煙塵,人們能夠感覺到大地在震動,像是怒潮在逼近。龐大的騎軍終於在煙塵中顯身,戰士們一色的黑甲黑馬,高擎著上千柄純白的豹雲大旗,旗幟遮天蔽日,一時間南面的草原上儘是白色。
阿摩敕摘下那對墨晶鏡片,轉頭去看委頓在馬鞍上的老師。老頭子一邊灌著烈酒一邊打著哈欠,禿頂的腦袋也被酒熏得通紅。阿摩敕無數次地想老師成為青陽的大合薩完全是個錯誤,如果他真的是盤韃天神揀選的使者,那麼盤韃天神喝得可並不比老師少。
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還像個真正的合薩,這時他會坐在空曠的草原上仰望星辰,有時一看就是一晝夜。可是有時候阿摩敕小心地坐在他身邊想知道他到底在觀察哪顆星辰的時候,卻又發現合薩根本就是坐在那裡睡著了。
除了大君和大汗王,所有人都按著胸口低頭行禮。靜悄悄的一片,大道上白色的人影緩緩地近了,兩行白衣的女奴夾著年老的僕婦,她手裡攙著一個低著頭的孩子。僕婦戰戰兢兢地停在大君面前,人們終於能看清那個孩子。他長得有馬脖子那麼高了,一身月白色的緞衣,連腳上的小靴子也是白色的皮子,手腕上纏著白色的豹尾。
鐵益·巴夯,青陽有名的武士,也是大君幼年的伴當。他胸前以皮繩懸著一對生鐵打造的獸牙,是令人敬畏的「鐵牙武士」,整個青陽部,也只有十二位「鐵牙」。
而惟有跟在合薩身邊的阿摩敕知道,那時候合薩臉色通紅,醉眼迷茫,嘴裏還叼著酒罐,一手持刀,而一手撓著腋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好些天不洗澡生出虱子來。那段神聖的拜歌本來有四節,被他偷偷地砍掉了一節半,因為他說已經忘掉了那一節半是怎麼唱的。可憐虔誠的青陽人從此就不會再聽到完整的拜歌了,因為這首神聖的歌謠沒有紙本,是口口相傳的。
「終於回來了……」他低低地嘟噥了一聲。
「鬼天氣,狗都曬脫皮。九王敢讓父親這麼等,膽子未免太大了。」鐵由低聲嘟噥起來。
誰都可以看清大君臉上失望的神情。
少年不過十五六歲,剽悍得像只小豹子,雖然領巾都被汗浸透了,卻一聲也不吭,只是拉開半邊衣襟裸了右臂散熱。那隻暴露出來的手臂筋肉虯結著,異常的健碩,手指勾著馬鞍皮鞘里的一柄重刀,隨著他一拉一合,刀鋒反射的刺眼光芒直射到鐵由臉上。
白色的大旗在微風裡偶爾招展,上面是豹子般的神獸摩雲飛騰的圖案。
巴夯退了一步,依然緊跟在大君馬後,手「咯啦」一聲輕微地暴響,握住了刀柄。他不算聰明,只是直覺上有些不安。
伴當遞了個眼神,鐵由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緊跟在父親身側的年輕武士昂然端坐在戰馬上,與父親並肩眺望遠方。他一身重錦的戰袍,嵌銀的明光重鎧,雖然威風,可是這麼熱的天氣絕不好過。可是那個武士挺拔得像一桿長槍,目光凝在遠處,一動不動。
尊貴的世子並沒有發怒,他抬起頭看合薩的時候,清澈的眸子里似乎有亮光一閃,而後又黯淡下去。老頭子開心地抱住他,阿摩敕好奇地看著世子的眼睛,那雙安靜的眼睛,看著看著卻油然而生出憂鬱來。
人群里依舊議論紛紛,最心潮澎湃的是年輕的貴族武士們。
「你罵誰?」鐵由低吼。
那一刻阿摩敕就坐在一邊,看見大王子的笑容僵在臉上,半天才恢復過來,呵呵地賠笑了幾聲。
大旗下,魁偉的蠻族武士按著劍柄一馬當先,靜靜眺望著南方的地平線,他的雙目細長凌厲,右眼的瞳孔中有一塊刺眼的白斑。
他的馬後,數百騎列著隊,每一個都是衣飾華貴駿馬如龍,北都城裡有身份的貴族都在這裏了。前日斥候送來飛報,出征的九王呂豹隱將在今日凱旋,大君帶著貴族們一直迎候到城門外。
「老師已經當了三十六年的合薩,還從沒聽見過盤韃天神跟我說過一句話,也許盤韃天神已經忘記了蠻族,也許他只是在午睡,上一代的大合薩說神每次沉睡是一千年,在這一千年中只睜開三次眼睛,雖然我覺得我身子還算結實,不過估計是頂不到那一天了。」
「還要說什麼嗎?」大君重重地拍著九王的肩膀,目和_圖_書光熱烈,「小時候我們一起玩,你對我說有朝一日要做整個草原都仰視的大汗王。如今你是我青陽的神弓,射殺了真顏部的獅子,你將來還要跟著哥哥去建立鐵沁王那樣的功業,為什麼不能做大汗王?」
「你問我,我又該去問誰?難道真的要我去問盤韃天神?」
大君鬆開了手,神色自若,「是我們青陽的神弓回來了。」
七月的正午,陽光有一絲毒辣。
老頭子乾脆一翻身,在草地上睡了。
阿摩敕努力伸長脖子,去看那個武士,壓不住心頭的激動。那就是號稱「青陽之弓」的九王,青陽部戰功最高的親王,年輕人眼中最耀眼的英雄。跟隨合薩學習星相之前,阿摩敕也像其他貴族少年一樣,夢想揮舞刀劍馳騁草原。
馬後一個伴當湊了上來,「大君和大汗王們都候在那裡,二王子可別抱怨,給人聽見了……」
「硬撐!」鐵由冷笑,「還不是要討好父親。再怎麼討好也是個朔北血的賤種,大哥可是已經跟著九王出征了,立的是戰功!還想跟大哥爭位,妄想!」
一旁傳來了冷冷的哼聲,「廢物就不要多話,小心皮被曬脫!」
「威震草原?」大君笑了起來,「你能有你叔父一半的勇敢,就足夠了!」
老頭子養了一隻草原上常見的旅鼠,每當有貴族人家來問他嫁娶和喪葬的吉凶時,他就跑回帳篷里,把那隻旅鼠從竹籠子里抓出來,喂它莜麥和黑粟。若是旅鼠選了莜麥,就是吉;若是黑粟,就是凶。
大君擺了擺手,並不說話。
「伯魯哈是有三個女……」大君忽然剎住了。
阿摩敕跟隨他學習星相之前,也把合薩看作了半神,可是第一次跟著合薩主持一年一度燒羔節的大祭祀,合薩就露出了馬腳。祭祀在遙遠的高坡上舉行,周圍環繞篝火,包括大君都只能跟牧民們一起在遠處遙望。高坡上合薩唱著遠古的拜歌,渾身披著銀飾,頭頂巨大的犀角,手持戰刀起舞,冥冥中似乎喚來了天神對人間的垂顧,於是所有人都伏地而拜。
不知是因為喝多了酒還是熱的,他滿臉通紅,敞開瘦骨嶙峋的胸口,抖著衣襟不停地忽扇。扇著扇著,老頭子一攤稀泥一樣從馬背上滑了下去,阿摩敕嚇了一跳,策馬繞著老頭子魁梧的白馬兜了一圈,才發現老頭子是坐在馬肚子下面的陰影中躲太陽。
大君大笑起來,「是你叔父要把這個大功勞讓給你啊!不過好兒子,第一次出征就有這樣的勇氣,不愧是我們呂氏帕蘇爾家的長子。」
「來了!來了!是九王的大軍!九王回來了!」
九王略略躊躇,壓低了聲音,「救出世子的時候,是在亂軍中,受了一點驚嚇。」
「是么?是戰敗自殺……」大君沉吟著。
「老王爺們好像不高興啊。」大合薩不陰不陽地嘟噥了一聲。
他招了招手,一名扈從武士翻身下馬,低頭捧著赤金的托盤疾步來到大君的馬下。
「阿摩敕,看見了什麼?」
比莫干遠遠地沖他招手,兄弟兩人興奮地湊在了一起。旭達罕和貴木兩個卻只湊在了大君身邊,彼此看也不看一眼。
那是大君的三子旭達罕。
「虎豹騎啊!」也不知是誰低嘆了一聲。
阿摩敕愣了一下,目光掃過去。大君的三位兄長、青陽的老王爺們面面相覷,並馬立在沸騰的人群中,神情顯得那樣的突兀。這條豹尾裘所制的護腕,宣告了九王從此和他們並駕齊驅。如今北都城裡,有了四位大汗王。
阿摩敕知道這樣的情況下是休想把他叫起來了,於是惴惴不安地看向前方的白旗。
「謝哥哥的賞賜,可是……」九王跪下,又仰起頭來,「弟弟願把財物散給虎豹騎的戰士們。」
「出征之前,愚者已經知道九王一定會凱旋歸來,九王是盤韃天神眷顧的武士,北辰為九王從彤雲大山上升起。」
大君緩緩地笑了起來,「我就料到會有這樣一天的。」
煙塵落定,虎豹騎已經全部下馬,扯著韁繩半跪在旗下。青馬上的武士偏腿下馬,赤紅的重錦戰袍在風裡急振。他在馬背上疾馳了不知多久,領巾也已經濕透,卻絲毫沒有疲憊的神情。他緩步上前,立在大君的馬前。大君不動聲色,兩人對視了一眼。
「真顏部的族人怎麼處置了?」
「弟弟不知道,可是哥哥賜的,一定是好東西了。」
孩子還是靜靜地站著不動。
迎候九王凱旋的盛和_圖_書典,貴族們都穿得極其莊重,全身的汗悶在衣甲里透不出去。鐵由一身重鎧,披著織錦的大氅,現在齜牙咧嘴,恨不得把皮都扒掉。
跟在大君背後的貴族和武士們也急匆匆地下馬,一齊跪了下去。九王對大君行跪拜的大禮,他們不敢端坐在馬背上。
老師和學生都是一身白麻長衣,跨著兩匹駿馬,並肩站在北都城外的野地里。年輕的學生聚精會神地仰望天空,他的雙目被式樣古怪的兩枚墨晶透鏡遮住了,正是這樣,他才可以在熾烈的陽光下觀察太陽在天穹中運行的軌道。
劍齒豹,是青陽的圖騰。相傳這種神獸的兩牙如同利劍,它在荒蕪的草原上經行,遇見了戰敗垂死的呂氏祖先呂青陽,它折下雙牙作為武器贈送給始祖,然後死去。呂青陽憑藉兩柄豹牙之劍建立了偉大的青陽部落,而劍齒豹的真正身份,是化身的盤韃天神,他在最危難的時候來拯救他的孩子。
大君沉默了一刻,而後忽然問道:「龍格真煌,是死了么?」
「大合薩。」九王極其謙恭,按著胸口行禮。
大君捧著木匣卻不打開,只摸了摸,沉默了很久。
「這次出征,大小決戰一共十二場。我部死傷四萬七千六百多人,斬殺真顏部叛逆二十五萬九千多人,俘獲戰馬五萬四千多匹、大車七萬三千多輛,牛羊尚未來得及徹底清點,帳篷多半老舊,也不方便攜帶,都就地焚燒了。真顏部從龍格真煌以下貴族將軍六十多人,沒有逃走一個,貴油、訶里吉、拉木獨全部臨陣斬殺。」九王一一報告了戰果。
扈從武士們扛起沉重的銅號,氂牛皮面的巨鼓被大椎震擊,鼓樂聲衝天而起。貴族們跟著大君提起韁繩,駿馬立起,前蹄有力地踏著地面。場面沸騰起來,每個人都跟著大君高呼:「九王!九王!九王!」
人群異樣地沉默了一刻,阿摩敕深深吸了口氣,他知道那東西意味著什麼。青陽部的親王爵位,並不是世襲的。親王死了,他的兒子只能繼承牛羊和人口,卻失去了地位。只有一種親王可以把地位傳給自己的子孫,就是大汗王。能獲得大汗王的爵位,要麼是獨一無二的武士,要麼是曾在存亡關頭挽救過青陽部的人。他們可以像大君一樣,手腕上束著白色的豹尾。
大君一年一年地老了,總有一個王子會成為新的大君,難道大合薩就沒有為自己的將來想過么?
伴當急忙把鐵由的手按下,壓低了聲音,「二王子,不是發怒的時候,四王子這是故意跟你惹事,別在大君面前中了他的圈套。」
「哥哥,哥哥!」鐵由穿過人群擠了上去。
「弟弟去得晚了,衝破真顏部大寨的時候,被人搶先救走了次女龍格泯,只找到了化妝成平民逃竄的長女龍格沁和幼女龍格凝。」
大君和九王握著手低聲說話,隱隱地似乎是說起幼年的事情,大君唇邊的笑意越來越濃。警覺的巴夯鬆了一口氣,奴隸們把烤饢、羊奶和冰塊一起呈了上來,他急忙帶馬過去抓了幾塊冰塞在盔甲里。出征的將軍們也縱馬過來取冰,順帶和貴族們討論南征的驚險和大捷。
大君拍了拍巴掌,伸出了雙手,「來,阿蘇勒,到父親這裏來。」
「旁支的親屬多半都畏罪自盡了,剩下的三五個想反抗,不得不殺。龍格真煌自己沒有兒子,弟弟俘虜了他的兩個女兒,還不敢擅自處置。」
「合薩,合薩,」阿摩敕趕緊叫他,「大君還在那邊看著呢!」
「才得勝回來,怎麼說死?」大君擺手,「真不吉祥。不要說了。」
「可是……老師你是我們青陽的大合薩啊!」
大君已經五十歲,仍矯健如昔,坐在戰馬上腰背筆直。馬鞍上斜掛的重劍是他年輕時候的武器。他是當之無愧的武士,曾經以這柄重劍親手斬下無數敵人的頭顱。
「我們青陽的少主人回來了,」九王對大君躬腰,「是護送世子的大隊到了。我想哥哥一定擔心世子的安危,特意打造大車,讓世子跟在大軍後面。盤韃天神保佑,世子平安無恙,弟弟沒有辜負哥哥的託付。」
「小崽子!你想怎麼樣?」鐵由直指著少年。
「厄魯,得勝歸來,你果真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待。」
「兒子沒什麼不敢的!願為青陽征戰,變成叔父一樣威震草原的勇士。」
孩子終於抬起了頭,卻沒有出聲。這是阿摩敕第一次看見世子,那麼清秀文弱和_圖_書的一個孩子,蠻族的孩子從小騎馬彎弓,多半茁壯得像是小馬駒,世子卻是一個例外。他的臉色略顯得蒼白,一雙眼睛清澈得像是雨後的天空,乍看去竟有些像女孩。
許多年之後阿摩敕被稱為五百年來蠻族最偉大的合薩,以星相術獨步草原,乃至東陸的星相名師都為之拜伏。可是阿摩敕總是平靜地說,我的老師才是真正看穿星空秘密的人,他其實早已知道了一切,只是他不願把那個殘酷的真相說出來。
三王子旭達罕內斂得多,很少親自來合薩的帳篷里拜訪。不過隔上幾個月,旭達罕總是會派人送上東陸流入的禮物,有時候是觀天的墨玉海鏡,有時候則是一卷星相經卷,大合薩帳篷里現在還留著一面刻有渾天星圖的銀盤,是旭達罕高價從東陸客商手中買下的,據說是數百年前胤朝欽天監的古物。合薩分明很喜歡旭達罕送來的禮物,每次都如數收下。不過連續三年,他竟然沒有去三王子的帳篷回拜過一次。
「就像我們小時候說的,哥哥要我做的事情,弟弟就一定做好它!」
「做得好!」大君讚許地點頭,「這些財物又算得了什麼?我們青陽部能夠騎馬縱橫這片草原,都是靠我們忠誠的武士,又有什麼不能賞賜給他們呢?不過給你,哥哥另有一件東西。」
列隊的扈從武士中走出一騎,貼近大君身邊,「大君,虎豹騎來得太快,巴夯先去迎一下吧。」
「是。龍格真煌被弟弟帶兵包圍,最後斷了雙腿,已經救不回來,就以佩刀自盡了。」
鐵由諾諾地退了下來,不敢再說什麼。
忽然有人大喊了起來,人群沸騰了。
「誰抱怨就罵誰。」黑馬上的少年把目光斜過來,帶著挑釁的神情。
阿摩敕餓了一早晨,抓著饢大嚼起來,忙不迭地拿冰敷臉。大合薩卻沒有動一點食物。老頭子的舉動有些怪異,拿著酒罐子一小口一小口不停地喝著,目光只是望向虎豹騎的大陣後面。
大君點了點頭,「龍格氏的子孫呢,也都死了么?」
「父親,要過午了,九王還沒有回來,先回帳用些食物吧。」二王子鐵由策馬貼近父親,「鐵線河距離這裏九百多里,九王帶著虎豹騎三萬大軍兼程趕路,今天未必就能回來。不如兒子派出斥候去路上迎接,一有消息馬上回報給父親。幾位大汗王身體不好,讓他們在太陽里曬著……」
大君搖了搖頭,「九王是我們青陽的神弓,箭無虛發。他帶兵十幾年,從沒有在時機上耽誤過一次。」
「太陽從天心經過,進入了蝎宮,天球的旋轉比以往快了一分五厘,主星的軌跡沒有變化,但是入夜的時候,我們應該會看見北辰從山頂上升起。五百年來這樣的天相只出現過三次,北辰是戰爭的星啊,老師,盤韃天神會保佑我們免受北辰之神的懲罰么?」
比莫干瞥著父親的神色,想從中找出些驚喜來。可大君始終只是淡淡地笑,微微點頭。
九王也愣了一下。龍格真煌·伯魯哈,這才是真顏部主君的全名。在北陸貴族中,只有家裡的至親和親密的朋友之間才會以蠻族名字互相稱呼,以龍格真煌的身份,以伯魯哈稱呼他的人應該已經極少,可是大君卻還是熟悉這個名字。
「阿蘇勒,抬起頭來,不認識父親了么?」
「是個小東西,」大君瞥了九王一眼,「厄魯不猜猜是個什麼東西么?」
大君淡淡地含著笑,猛地揭開了覆在托盤上的殷紅重錦。不知是誰低低地驚嘆了一聲,周圍一片忽地靜了。托盤中是一條雪白的皮毛,在陽光下,它的每一根毛都晶瑩如雪。大君抓過了九王的右手腕,九王抖了一下似乎想推拒,但是大君手上傳來的鐵鉗一樣的力道令他掙脫不出。大君不說話,只是笑,把皮毛細心地纏在了九王的手腕上。
馬嘶聲從虎豹騎的大陣後傳來,隨之而起的是沉雄的銅號聲,震人心魄的氂牛鼓聲再次響起,吸引了人們的注意。
學生名叫阿摩敕,像其他北陸貴族一樣,他也有一個雅緻的東陸名字,叫做顏靜龍,取「沉靜之龍」的寓意,全名是顏靜龍。阿摩敕。不過北都城上上下下的人都把他叫做「眼鏡龍」,因為他效仿河絡的技術,磨製了這對可以在白晝觀看太陽的墨晶薄鏡。
九王忽然跪了下去,重重地叩頭,「弟弟願意跟著哥哥,為青陽征戰,至死不悔!」
「哥哥,弟弟沒有想到和_圖_書……」九王看著大君。
鼓樂聲停息,女奴和僕婦都跪下磕頭,僕婦鬆開了孩子的手。那孩子只是靜靜地低頭站著,盯著自己的靴尖。
相反,它越來越混亂了。
阿摩敕也已經猜到了,這樣隆重的禮節,是迎候青陽世子,未來的蠻族大君。整整三年後,世子重新回到了北都城。依照蠻族的祖制,年長的兒子們駐守四方,最親的小兒子繼承父親的帳篷和奴隸,成為新一代的家主。長子窩棚和三子窩棚明爭暗鬥,可誰也不能否認,正統的繼承者是呂嵩最小的兒子呂歸塵,他有一個蠻族小名阿蘇勒,意思是「長生」。
「世子,這是大君!」僕婦惶恐不安地低聲喊,「快拜見大君啊!」
他雙手托起了兒子,「你叔父寫信回來,很是讚賞你的勇敢,你自己帶兵沖了龍格真煌的大陣?」
阿摩敕聽見人群中低低的讚歎聲。
「什麼都沒看見!那麼多星星,亂七八糟的,在我以前的很多大合薩都想看穿星空的變化,不過沒一個成功的。」老人斜倚在馬背上,抄起腰間的白銅酒罐喝了一口,睜著惺忪的醉眼,「現在他們都死了,否則我還當不上大合薩呢!」
「這些,」大君揮了揮手,「都是你的。」
大君默默地點頭。
世子的身體不好,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到了南方溫暖的地方療養,那時候真顏部和青陽部之間還沒有戰爭,真顏部的主君龍格真煌還算是大君的外甥。
大君接著揮手,城門洞開,錦衣的女人們捧著器皿和綢緞結隊而來,一一呈放在周圍。五光十色的東陸織錦和精美瓷器金器並列,草地上流淌著奢靡的寶光。蠻族不擅長手工和紡織,這些昂貴的絲綢和器皿都要用皮毛和馬匹從貪婪的東陸商人手中換取,這是一筆令貴族們也眼紅的財富。
「哥哥,」九王雙膝跪下,趴下去伏拜,滿頭的髮辮掃在土裡,「弟弟回來了!」
他的老師,大合薩厲長川,是整個草原都敬畏的人。「大合薩」是高貴的尊稱,意思是「盤韃天神的信使」,蠻族巫師們的首領,獨一無二的大天師。每一代只有一位大天師,只有他才能學習最深奧的星辰古卷,昭示神的旨意。部落里的大事,從出徵到祭祀,都要他觀看星辰而定,從牧民到貴族,都對他的話奉若神諭。
大君點了點頭。
孩子沒有動。
數千人一齊高呼的聲音震耳欲聾,剽悍淳樸的蠻族武士們臉上滿是狂熱,眼裡的神色近乎虔誠。阿摩敕也被感染了,跟著他們揮舞胳膊,放聲高呼起來。
老頭子忽地振奮起來,想從人群中鑽出去,可是每個人都翹首眺望著,圍得水泄不通。他只能著急地轉著圈。
他策馬進前一步想擋在大君馬前,卻感到一隻大手緊緊握住了他的手腕。巴夯自負膂力,可那人緩緩發力,竟把他的刀按回了刀鞘中。
比莫乾的臉上閃過得意的神色,「聽說父親年輕的時候,也是只帶一百個騎兵就衝破了朔北部合圍的陣勢。兒子想起來,就覺得沖幾千人的陣勢也不過是件小事。叔父問我敢不敢,我就帶兵衝上去了。」
青陽部的驕傲「虎豹騎」。自從「鐵浮屠」覆滅,這支騎兵就是草原上當之無愧的第一強兵,迎面感受它的來勢,只覺得連風都割面了。
阿摩敕掛上自己的墨晶鏡片,再次舉頭去觀察太陽的陽軌。確實像老頭子說的,陽軌有些奇怪,單用主星和緩緩從地平線升起的北辰,總是難以解釋其中的變化。和真顏部的戰爭已經結束,太陽的軌跡卻遠沒有恢復到正常的位置上。
「謝謝合薩的指引。」九王有些受寵若驚的模樣,又低頭行禮,待他抬起頭,卻只看見老頭子的背影,老頭子扯著他撈到的寶貝鑽到了一邊的人群里。阿摩敕知道他又在胡說。
阿摩敕有些詫異。銅號和氂牛鼓都是蠻族的禮樂,出征的軍隊都以牛角號的號聲為命令,只有在盛大的場合,才會鼓樂齊鳴。嚴整的虎豹騎大陣忽然中分開來,留出兩丈寬的平直大道,雄駿的白色戰馬緩步而出,隨後是兩行端著銅盆潑灑清水的紅衣奴隸,而後是久久的寂靜,大道極遠處有人緩緩地走來。
「大君,由愚者先看護世子吧。」老頭子終於從人縫裡面擠了出來,他的風帽被擠掉了,袍子也歪斜著。堂堂的大合薩這麼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連阿摩敕都不由得為他臉紅,可是老頭子全然不在意這些,www.hetubook.com.com他上去就捏住了孩子的手,像是撈到了一個什麼寶貝。
阿摩敕看著王子們之間的一幕,搖了搖頭,心裏有點隱憂。
「比莫干也回來了?」大君拍了拍他的頭,「這次跟著你叔父出征,學到的東西不少吧?明年敢不敢自己獨領一支大軍?」
九王一轉身,虎豹騎的戰士捧上了硃紅色的木匣,他彎著腰,將木匣高舉過頂獻給了大君,「這是龍格真煌的人頭。」
遠處又傳來鹿角哨的聲音,牧人們吹著哨子從兩側的草原上馳過,他們驅趕成群的牛羊,羊群白得如雲,黑氂牛每一頭都有馬背高。一萬頭的羊群、三千頭氂牛緩緩行過。驅趕它們的牧人騎乘著二十匹極西駿馬,它們一色的火紅,高矮和色澤毫無分別,在牧人的駕馭下還仰頭刨蹄,龍吟般的吼聲不絕於耳。
黑馬上的少年是四王子貴木。大王子比莫乾和二王子鐵由是一個母親生的,旭達罕和貴木卻是第二位大閼氏生的,四個兄弟之間根本沒有和睦可言。比莫乾和旭達罕都跟著父親辦事,主掌政務,可是出出入入都不在一起,各自都有一撥貴族支持。
阿摩敕轉頭要把縮在馬肚子下面打盹的合薩喚起來,卻忽然發現老頭子已經悄沒聲地端坐在馬背上了,望向遠方的雙眼裡沒有醉意,而是炯炯有神。
騎軍頃刻已經衝到眼前。領先的青馬一聲長嘶,馬背上的人高舉起鞭子,立刻有人吹起了牛角號。久經訓練的戰馬在黃塵中剎住鐵蹄,整個大隊在賓士中急停,卻絲毫不亂。馬隊踏起的煙塵順風掃了過來,大君和貴族們都扯起大氅擋在自己的面前。巴夯卻不敢擋,煙塵里他什麼都看不清,心裏猛跳,握刀的手一緊,半截雪亮的戰刀脫出皮鞘外。
北都城裡的貴族,要不投靠大王子,要不投靠三王子,否則勢孤力單,北都城雖然大,也未必能找到容身的地方。只有這個大合薩,誰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他的身份或許比大汗王們都尊貴,絕不少人拉攏。大王子比莫干帶了好馬請他去郊獵,他欣欣然地就去了,郊獵后烤上鹿肉痛飲美酒,看女人們在帳前旋舞,比莫干就小心地提出請大合薩去他帳篷里參議政事。大合薩的鬍子邊掛著酒水,沉默地凝望身材妖嬈的女人們,手持一條鹿腿,很久才回過神來,「我就想還能跟大王子出獵、吃鹿肉,喝大王子帶來的好酒。下次大王子換幾個更漂亮的女人來跳舞吧!」
他忽然高高舉起手,大聲喊了起來:「九王回來了!九王凱旋了!」
雪白的駿馬從陣后賓士過來,年輕的貴族武士翻身下馬,跪在了大君的腳下,「父親身體安康,盤韃天神保佑我們偉大的青陽。」
「阿蘇勒,阿蘇勒,是合薩啊!」老頭子捏著孩子的臉兒,「就算忘記大君了,總認識合薩吧?」
大君默默轉過頭來掃視身後的人,年老的幾位王爺已經頂不住日晒,要麼委頓在馬鞍上,要麼已經下馬躲在氈傘下,奴隸們從城中的地窖里運來了冰塊,用紗布敷了給貴族們擦臉。一群人像是被日光曬蔫的牧草,看上去全沒有精神。
周圍忽然靜了下來,沒有人交頭接耳,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大君和那個武士的身上。
青陽大君,呂氏帕蘇爾家的主人呂嵩,他年輕時有個綽號叫做「白眼鷹」,就是因為這塊白翳,總令人感覺他的目光格外冷厲。
「那……老師你從星相看到了什麼呢?」
他回頭看著眾人,吸了一口氣,高高地舉起九王的手,「九王是我們青陽部的大汗王了!千年萬年流傳子孫的大汗王!」
「哥哥曾說這一戰要徹底平定南方的草原,所以弟弟想了很久,還是按照祖宗的慣例,男子長過馬鞭者處死,女人和幼兒不殺,罰做奴隸,發到北方放牧。」
僕婦大著膽子一扯,世子順勢跪了下去,默默地磕了個頭,動作卻有些獃滯。
「熱死了,熱死了!」合薩低聲嘟噥著。
阿摩敕年紀小,也明白這裏面的用意,小心地提醒老師說三王子這是對老師您有所期待啊。大合薩那時正坐在一堆旭達罕送來的精緻玩意兒里,拿著片羔羊皮子擦擦這個,摸摸那個,一本正經地抬起頭來說:「這可都是他自己要送給我的,我可沒有答應過什麼。」
人們似乎回過神來,更猛烈的歡呼聲爆起。以扈從武士們為首,而後是虎豹騎的戰士們,每個人都振臂高呼著:「汗王,汗王,汗王,大汗王!」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