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東陸密使
我和巴夯拼了命趕到金帳的時候,金帳裏面早已聚滿了人。彤雲山那邊的動靜把人都驚醒了,各部的主君,各部的合薩和巫師,還有大貴族們。那些巫師把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擺在帳篷里,燒裂的龜甲和牛骨啊,死人的骷髏啊,神卜池裡撈出來的玄明啊。
可是他們誰都沒有我那麼吃驚,我不知道怎麼就從巴夯的背上跳下來,不顧一切地往彤雲大山的方向跑,直到跑不動了才趴在雪地里。巴夯嚇傻了。可是我怎麼告訴他呢,他是不會懂的,那時候北都的星野正好旋轉到彤雲大山的頂上,三顆流星都穿過北都的星野啊。我當了三十多年合薩,總是想能在北都的星野里找到一顆星星,古風塵的讖語就破了。
原本大家都想著只要等到開春,一切就都好了。可是那年的風雪真是邪了,日夜不停,積雪堆在城門前,最後連門都推不開。雪嵩河和鐵線河都結了厚冰,不怕死的人砸冰捕魚,常常能看見四五尺長的大魚被凍在冰窠裏面。可是除了魚,獺子狍子都獵不到,雪原上連氂牛都找不著,北都城裡吃完了羊肉,開始殺馬。我們蠻族活在馬背上,不到人要餓死了,誰也不肯殺馬。
老頭子吹出一口煙,眼中透著神往,卻也透著恍惚,「是古風塵,真是令人敬畏的人。都過了五百年了,說到他的名字,還是不能不讓人激動。」
阿摩敕茫然地搖搖頭。
可是,古風塵什麼也沒有算出來。
這還只是個開始,以後的部落輪流攻進北都城,卻沒有幾個能夠長久。長的不過幾十年,短的就是六七年,總是又被別人攆了出去。老大君的頭就掛在城門口示眾。其實古風塵的說法,聽起來雖然荒誕,不過各大部落的主君們多半都是知道的,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北都城後來已經成了我們草原的中心,想稱霸的,就不能不進北都城。
「真是這樣,那是我的命運,就由我來承擔一切吧。」遜王是這麼說的,那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從東陸到北陸,只要是星辰算家,無人不知道這個名字。古風塵對於他們意味著宗師、主宰,甚至是星相學的皇帝。他得出了星相學歷史上奠基的兩條定律,開創了名為「皇極經天」的學說,把星空和大地對應起來,這也是後世所有星辰算家占卜的根基,只是古風塵的算術實在太過複雜,完全把星相學變成了一門算學,無人可以解開他常用的五式乃至七式聯算,所以後世竟然沒有人可以逼近他的貢獻。
九煵部的主君把北都攻了下來,他是庫里格大會的第二個大君。
巴夯問我能不能走,我說腿僵了,巴夯就背著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回金帳,火把也被雪打濕了,巴夯就牽著他的馬尾巴。那時候他也冷,把所有能找到的東西都披在身上,外面罩了件東陸的鐵鱗甲,磨得雪亮。雪停了,他深一腳淺一腳地,我心裡不安,喝著酒出神。喝到最後我頭都要裂開,幾乎就要在巴夯背上睡過去。這時候我忽然看見巴夯背上的鐵鱗甲上,有火一樣的光閃。
阿摩敕忽然坐直了。《石鼓卷》是蠻族星相的聖典,至今為止他都不知道這是本什麼樣的書。
我呆了一下,周圍一片黑,什麼人都沒有,又哪裡來的火把?我抬頭去看,這才驚呆了,天上還是薄薄的一層雲,可是雲後面竟然有三顆大流星。那是三顆並排的大流星,亮得雲都遮不住,顏色像是著了火。它們並排著從東邊的天球上掠過,最後落在彤雲大山的背後,像是雷聲,可是一輩子都沒有聽過那麼響的雷。彤雲大山像是被點著了,這麼深的夜,山頂上卻泛著金光,後來有人說百里內都有人看見那金光。
這片土地被叫做九州,也不知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傳說有個神帝統一過整個世界,給它劃分成九個州並起了名字。可是誰也不知道那個神帝是誰。我們北陸有三個州,殤州、瀚州和寧州。有人說北陸是古代一條巨龍,它活了很多年,終於死了,沉積在海床上,泥沙堆在它的骨頭上,變成了北陸。殤州是它的頭,從頭裡生出了夸父族,又高又大,兇猛得像是野獸;寧州是它的尾,生出了羽族,又輕又柔軟,可以飛上天空;而我們瀚州的草原是龍的胸膛,從心裏生出了我們蠻族,最勇敢。
我進去的時候異常的安靜,所有人都看我,大君只問了我一句,說:「是不是谷玄?」
不過天拓峽隔開了我們,薔薇皇帝從羽族得到了航海的技術,東陸諸侯們造了很多戰船,用水軍控制了天拓峽,我們蠻族的馬再神駿,也沒有翅膀,飛不過大海。
帳篷外漆黑的夜裡不知是誰在磨刀,鐵在磨石上「蒼蒼」的聲音聽得人心裏發寒。
「不要揣測神的心,我的孩子,」老頭子的聲音彷彿夢囈,「神的胸膛里沒有心,那只是一塊鐵石。」
他把酒罐裏面剩下的酒一口氣灌了下去,翻個身在貂皮裘上睡了過去,呼吸聲漸漸悠長低沉起來。
谷玄就是死星,沒有活人能看見它。
他跪下在大君面前接了那個孩子,他說:「那就由我為他起名,我叫他阿蘇勒。」
所以一代一代,只有最強壯的戰士能活下來。強壯的父親生強壯的兒子,祖祖輩輩都是草原上的好漢。
和-圖-書是九年之前,依照曆書,是「荒年」。
那年從入秋開始,白毛風不停地刮,北面滿是大針茅的草場一片一片地被颳倒,連收冬草都沒有機會。北都城周圍的雪沒了腰,彤雲山那邊的更厚,成群成群的黃羊和斑頭羚被凍死在雪地里。牧民沒有冬草,早早地把瘦羊和羔子都殺了,躲在山坳里的背風處。幾大部落的主君都帶著貴族來北都扎駐,畢竟草原上只有北都這座不怕風雪的大城。
「六歲時候,世子去了真顏部。」老頭子抿了一小口酒,舔了舔嘴唇,「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麼,真的是怪事,從小到大,他身邊的人死得特別多。這下子連草原上的獅子也死了,他走過的地方,還真是不祥。」
我還記得那是一月四日,燒羔節后的第四天,我終於在雪地上昏了過去。
煙鍋里的灰冷了許久,老頭子不說話。阿摩敕也不敢出聲,他看看老頭子,又想那頭髮怒的獅子,這樣一個人,竟然會變成庫里格大會的叛賊,如今已經是木匣子里的一顆人頭了。
那時候我身邊什麼人都沒有,本來就是死路一條了,不過我醒來的時候,巴夯正在喂我熱水喝。也是運氣,那時候正好是側閼氏接近臨盆的時候,大君讓巴夯出來找我為即將出生的孩子占卜,巴夯找到我的時候,我都被雪埋了一半。
遜王很吃驚。所謂看不見的星辰,漫天就只有一顆谷玄。谷玄沒有光芒,是一片最深最暗的黑色,有人說它是天空的缺口,所有的光都從谷玄流出去。
「是的。就是在那天夜裡,神卜池中的玄明全身赤紅而死,祖廟地宮中的萬年燈熄滅,彤雲大山的山頂泛出金色的光芒,三顆並排的大流星穿過北都城的天野,天空明亮如白晝。一切都和《石鼓卷》的預言相同,那是天神對世人的懲罰,草原變成血紅的顏色,變成滿是死人的地域。」老頭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過,蠻族迎來新的時代,英雄拔出火山中的神劍,跨著獅子頭的雄鷹統一草原,盤韃天神擁有了天空,把大地和海洋留給他的孩子。這個孩子就是鐵沁王,山與海之王!」
遜王和古風塵之間到底是怎樣的友誼,現在已經很難說得清楚了。我們只知道古風塵不但是羽族的斯達克城邦領主,他還有一個尊號,就是我們青陽的尊格爾台大汗王。
「因為你很傻啊!」他詭秘地笑著。
「北都的星野或許永遠空虛,」古風塵最後說,「惟有看不見的星辰從那裡經過,這是詛咒之城。」
東陸人喊我們蠻族,我們不介意。對我們草原的男子漢,「蠻」是勇氣。我們的戰士拿著戰斧和大鉞,騎著hetubook.com.com套來的野馬,東陸人看見我們的騎兵就只有逃跑,他們的劍和鎧甲是比我們的好,可是打仗贏的總是我們蠻族。
這樣的北陸,又怎麼可能造得出大船去跟東陸人爭土地呢?能活命就不錯了。後來我們北陸終於出了一個英雄,你一定知道他的。
其實草原是個苦寒的地方,只有野草長得最好,卻不能耕種。聽說東陸宛州種稻米,一年可以熟三季,可我們在南方的草原上燒荒種麥子,好年份也只不過出產一季。糧食不夠吃,就得死人,如果不打仗,不去搶別人的糧食,根本就活不下去。
你就住在這個城裡,我們蠻族惟一的城,北都城。
北都城建成的第一天,一個羽族人從寧州趕來,你知道他的名字,他叫古風塵,他的全名加上尊號是「斯達克領主大人古風塵·蘇德拉炯」。
阿摩敕打了個冷戰,「那些女人說,世子是谷玄……真的有命星這回事?」
「遜王!」阿摩敕喊了起來。
「不過,這樣的勇敢,」老頭子嘬了一口煙,沉默了很久,「也是沒辦法。」
他一輩子看見的就是我們蠻族人持弓騎馬,趕著牛羊,在草原上流浪,永遠都不能歇息。現在大城造起來了,有了不怕風雪的地方,所有人都滿懷著希望,卻是一座受詛咒的城市,遜王是不肯接受的。古風塵再怎麼規勸,他只是不願意放棄北都。
但是這座城還有一個名字,你也許不知道,叫做「悖都」。我們蠻族人不會用這樣的詞語,這個詞是羽族人起的,意思是「錯誤的城市」。
這些都是傳說,還有人說神女就是遜王的妻子阿甘達。但是遜王是個隱忍的英雄,他那樣的人是註定要稱霸草原的,他可以把自己的妻子阿甘達送給好色的義父作為抵押,只要求借三千個勇敢的戰士。就是憑藉這三千人,遜王後來橫掃了草原,不服從他的部落都被他打敗,更多的人願意追隨他。最後幾百個部落合併成七個大部落,遜王召開了第一次庫里格大會。
大概是七十年前,我們青陽部的呂氏打進了北都城。那時候我們有虎豹騎和鐵浮屠兩支草原第一的騎兵,大君對其他六部又比以前的大君仁慈,所以七十年裡雖然還是打仗,卻還是安穩下來了。
這時候救了世子的還是龍格真煌。不知道怎麼地他就發怒了,把真顏部自己的巫師提了起來,拎出帳篷外插進一個雪堆里。所有人都傻了,獅子王那時是草原上第一的英雄,誰也不敢在他發怒的時候出頭。
「是遜王。」老頭子沉沉地點頭。
他孤身從寧州趕到這裏,為遜王計算北都的命運。古風塵問遜王想要知道蠻族多少年的命www.hetubook.com.com運,遜王說一千年,古風塵說最多只能五百年,再遠的未來就超過了他所知的極限,於是他們約定計算五百年。
遜王說:「從今日起蠻族就是一家,我們共享盤韃天神賜給的草地,再也不許征戰,我們要在草原的中心朔方原起一座城,所有老弱的人都可以在城中安住。」
我說:「是。」
現在你知道草原上有七個大部落……沒有七個了,真顏部被滅族了……剩下我們青陽,還有陽河、朔北、瀾馬、沙池、九煵,一共六個。不過薔薇皇帝建立胤朝的時候,草原上可有幾百個部落,大家你搶我的牛羊,我搶你的女人。每到春天沒有了糧食,羊群餓得最瘦的時候,就要開戰,幾百幾千個牧民趕著馬上陣,到處都死人。瀾馬這個部落的本意是說「客兵」,據說那時候瀾馬部沒有吃的,男人們帶著弓箭出去獵黃羊,被另外一個叫塔格部的大部落乘虛抄掉了寨子。等到瀾馬部的男人們回來,年輕的女人們都被塔格部的男人們輪番地姦淫了,倒有一半懷上了身孕。女人們要自盡,男人們卻不讓,男人們讓她們把孩子生下來,叫他們「瀾馬」,用野馬的奶餵養他們,教他們騎馬射箭,讓孩子們變成最勇敢的武士,後來攻破了塔格部,把塔格部的男人統統都殺了。
阿摩敕大著膽子按了按他的肩膀,「老師,那盤韃天神到底是要保佑草原,還是要懲罰我們?」
城裡議論紛紛,人人都慌了,暗地裡就有人說大君不敬天,盤韃天神不再保佑草原了。大君什麼都不說,卻命令我觀察星相,看風雪什麼時候能停下來。於是我整夜整夜地不睡,記錄星圖,推演變化,可是整整一冬就沒有幾個晴天,望上去天空里都是一片鉛黑,哪裡看得到什麼星星?於是人心越發地亂,本來幾個大部落的主君都是求著進北都城來避風,可是後來那幾個部落的合薩也都整天地燒牛骨祭祀,不時地就有黑煙升起來,又傳說有活殺奴隸祭祀的。
阿蘇勒,意思是長生。
那是古風塵平生最大的一次計算,據說遜王在如今金帳宮的地方建造了長寬各一千步的大石基,古風塵指揮四百個少年一起搬動算籌,配合渾儀,隨著星雲運轉不停地演算,整整演算了三個月之久,用到了不可思議的十一式聯算。
阿摩敕獃獃地看著老頭子,手裡的算籌「嘩」地灑了一地。
「你會成為新的合薩。」他摸了摸阿摩敕的頭,「你知道為什麼么?」
有人說世子是個生下來沒有呼吸的孩子,側閼氏咬了他一口,把他咬活了。又有人說王妃原本懷的是雙胞胎,世子在娘胎里吃掉了自己的兄弟,所以只有他https://m.hetubook.com.com生下來。那時候巫師們真的是瘋了,所有人議論紛紛的只是怎麼殺了這個孩子祭祀盤韃天神。大君鎮不住,巴夯操著刀擋在大君前面,九王已經悄悄出帳去調兵。
我至今都記得龍格真煌的話,他說:「我們真顏部的人拜祭偉大的盤韃天神,他若是說這個孩子是不祥該死的,我現在就一刀殺了他。可是我沒有聽見天神對我們說話,我只看見這些骯髒的牛骨頭和龜殼。如果這個孩子真的是不祥的,那麼就由我龍格氏的族人將來殺了他,我願意撫養他!」
這個讖語應驗得比古風塵自己所想的還要快。七個年頭之後,遜王的人頭就被掛在北都的城門上。
不過那個傳說可沒人敢忘,心裏都記著的。一代一代的大合薩都把密語傳給學生,終於到我當合薩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
老頭子卻安安靜靜的,蹲下身一根一根把算籌撿了起來,又塞回到阿摩敕手裡。
遜王阿堪提是個奴隸崽子。沒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誰,他生下來就給主子放牧,在最苦寒的地方,那裡放牧的人都活不過三十歲。但是遜王活下來了,因為在他就要凍死的時候,神女從雪嵩河上游經過,把自己的乳汁給他喝,盤韃天神把祝福加在他的身上。
可是真正看見星星,卻是著火的流星。那些流星,是被漆黑的谷玄吞掉了。
我心裏急得像火,每天夜裡都帶著天鏡和海鏡在雪地上等著,恨不得什麼時候大風把雲吹開了,多少露出一片天穹讓我看見星星。
每個人都說不出話來,那些巫師忽然就跪在地上禱告,像是瘋了一樣。當時還能靜得下來的,只有大君和九王,還有那時在北都避風的真顏部龍格真煌。等我看見英氏夫人抱著一個孩子從帳後進來的時候,我的頭嗡的一聲像是要炸開,全身的血一下子就冷了。我忽然想起那晚上是世子降生,我那一句話,已經把他給害了。
「古風塵!」阿摩敕簡直要驚叫了。
庫里格大會的意思是「都坐下」的大會,在這個大會上不論大小部落的人,都可以坐著開會,再也沒有尊卑的區別。
旋轉的天穹上,我們北都城的星野是一片黑,三個月里,沒有一顆星辰從那裡經過,甚至沒有星星逼近這片星野。
東陸的武士雖然不行,可是幾百年前出了一個薔薇皇帝,那是個大皇帝,比我們的大君還大,統一了東陸的四個州,建立了一個叫大胤的帝國。帝國對我們蠻族很畏懼,東陸的武士們遠沒有我們的戰士勇敢,他們知道只要蠻族騎兵登上東陸的土地,東陸就是我們的牧場了。
老頭子搖搖頭,「相信命星的,只有古風塵的皇極派,我不知道,可是我讀過《石鼓卷》。」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