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的,謝謝
-。。。。我去看看
明天還得出門去轉轉,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
初一說話,爬起來之後拍了拍褲子,拎著油繼續往前跑了。
初一不光鞋舊得讓人無語,身上衣服也一直都是校服,有些地方都洗得透明了。
「可能是,憋的。」初一很一本正經。
他舉著手,好半天才放下來,輕手輕腳地把門打開了。
-你真不要了嗎?
晏航給初一發了條消息,然後躺到了沙發上。
看個屁啊!這他媽是我自己的鞋!
「髒了,」晏航說,「再說也舊了,穿一年了。」
晏航正想說話,初一的手機響了。
「順手。」初一簡單地回答完之後就擰開了洗碗池的水龍頭,利索地開始洗碗。
「我有,有鞋,新的。」初一說。
晏航走過去靠在牆邊看著他:「你放鬆點兒,這是我家,不是你家。」
-你晚上總跑步嗎?
「那應該不至於……」晏航更不明白了,「開車怎麼著也有幾千塊一個月吧?」
初一看了老爸一眼,突然笑了。
「我爸不,不太說,話。」初一說。
老爸猶豫了一下,只得轉身把初一推進了廚房裡,關上了門。
「叫你回家?」晏航跳下窗檯。
「不,要了?」初一看著他,似乎有些吃驚。
晏航點了煙。
倆人衝著街坐著發了一會兒呆,初一扭臉看著他:「幾,幾,幾……」
初一點了點頭。
初一飛快地洗著碗,過了一會兒才輕聲說:「習,慣了。」
初一洗好碗出來的時候,晏航正坐在窗台上看著外面的街。
初一條件反射地抬起了胳膊,但還是沒能擋住姥姥砸過來的一個裝著水的塑料杯子,腦門兒上被砸得一陣生疼。
「等他買油呢!他倒出去吃上了!」姥姥走了過來,推開老爸,往他背上甩了一巴掌。
這片大概除了姥姥,沒人願意跟梁兵有什麼衝突,初一一直覺得他長到二十多歲還沒去蹲大獄應該算是老天爺青光眼了。
初一往姥姥姥爺屋裡走過去,這會兒那屋沒人,他想進去待一會兒,老媽在屋裡喊了一聲:「水!」
晏航沒說出話來,半天才沖他豎了豎拇指。
-行,你晚上來拿
「什麼什麼是什麼?」晏航邊吃邊問。
在兜里摸打火機半天沒摸著,正想回頭看看是不是扔茶几上的時候,初一已經縮腿轉身蹦,一串動作做完跳下了窗檯,到茶几上拿了打火機遞給了他。
「來。」老爸拉了拉初一,想把他拉進屋裡,但是剛把門擰開一條縫,老媽從裡頭一推,把門又關上了,沒等老爸再擰,她在裏面把鎖反鎖上了。
「哦。」老爸應了一聲。
「沒,沒事兒,」初一咬www.hetubook.com.com了一口披薩,「都認,識她。」
看著初一這一本正經的回復,晏航倒回沙發上:「啊……」
裏面是一雙運動鞋,新的,過年的時候老媽給他買的,因為現在這雙一直也沒壞,他就一直沒穿。
咖啡店的活兒沒了,他倒並不在意,但是還得出門找工作才行,一是他手頭錢不多了,二是無聊。
「幾,道,」初一笑著說,「你叫……」
老爸是家裡唯一不會罵他打他,會對他有笑臉的人,但是老爸不記得他的生日,不記得他上幾年級,別人問起的時候,他連續三年都告訴別人他兒子上六年級。
「嗯。」初一點了點頭。
走出廚房的時候,姥姥冷笑了一聲。
「不,不用,」初一反應很快地明白了他的意思,伸手攔住了他,「不。」
「沒壞呢,」初一笑了笑又馬上補了一句,「明天就,就換了。」
晏航在他肩上拍了拍,轉身出去了。
-我去叫你吧
那幫小姑娘很喜歡初一,讓初一出鏡幾次,估計一雙鞋也就出來了,萬一誰瘋了再刷個遊艇,那連衣服都能換了。
「你要不要臉了,」老爸看著他,「就這麼讓客人洗碗了?你不動手就算了連圍觀都不圍觀一下了?」
「哦,」初一還是笑著,「叔叔很好,好玩。」
「她總這樣嗎?」晏航索性也不再繞圈子,直接問了。
他跟老爸對了一下眼神,正想把話題岔開的時候,初一終於把那口披薩咽了下去,輕聲說了一句:「那是我,姥姥。」
好在初一是個神奇的人,有起死回生的功力。
「我兒子腿太長了啊。」老爸說。
所以老爸會把衣服買小,他一點兒也不意外。
「哈哈。」老爸也跟著尷尬地笑了兩聲。
老爸是個老狐狸,他從小到大任何細小的情緒反應都逃不過老爸的眼睛,他馬上知道初一可能認識這個老太太。
老爸沒忍住笑了起來。
「應該待不了,每次到點兒就得跑著回家,」晏航小聲說,「今天買了油沒送回去就算了,連飯都沒回家吃,估計回去要被收拾。」
-你不要了的話,給我吧
剛把姿勢調整好想眯一會兒,手機又響了。
-你那雙鞋還在嗎?
初一愣了愣笑了起來。
初一從袋子里把衣服拿了出來,是一套運動衫,淺灰色的,還挺好看。
姥姥倒是沒有破門而入,站廚房外面開始罵。
晏航笑笑:「你挺逗的,按說……」
晏航看著自己回的這條消息,同樣是把天兒聊死了的狀態。
被壓在心裏挺長時間沒冒頭的那種不安又有些泛了上來。
吃完飯,晏航靠在椅子上扯了張紙巾慢慢地https://www.hetubook.com.com擦著手指。
褲子也短了,腿不能打彎,否則褲腳就會抽上去。
晏航轉頭看著他。
轉過拐角往自己家那棟樓跑過去的時候,有人騎著輛自行車從裏面出來,跟他擦身而過的時候,車上的人突然對著他蹬了一腳。
袖子短了,衣服也有點短,但如果不拉拉鏈,也湊合能穿。
坐在小床上發了一會兒愣,他彎腰從床下面拿出了一個鞋盒。
「我知,知道。」初一說。
「……沒記住。」老爸回答。
晏航和老爸吃完飯沒有馬上收拾的習慣,會先愣著舒坦一會兒,回味一下這美妙的一頓飯。
「小孩兒挺有意思。」老爸笑著說。
老爸脾氣好,或者……初一也不知道該怎麼總結老爸的性格,反正從小到大,他就沒見老爸生過氣,永遠都徒勞地在勸架和讓人消氣上努力著,卻又永遠束手無策。
初一沒防備,手裡又拎著油,一個踉蹌摔到了地上。
「要不把褲腳這兒放放?」老爸說。
「你他媽浪回來了!」
等了半天初一都沒再說話,垂著眼皮很認真地吃完了一塊披薩才看了他一眼,然後愣了愣:「啊?」
「嘎嘎嘎。」晏航說。
「那是……」初一往街邊指了指,「你的鞋,鞋嗎?」
「行。」初一點頭。
沉默著吃了一會兒,老爸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話題:「我看新聞,過兩天有個音樂節,可以去湊個熱鬧。」
-還在
不過梁兵有兩三年沒回來了,他一直以為梁兵不會再出現,沒想到這麼沒點兒準備地就又撞上了。
掛掉電話之後初一都來不及跟他解釋,轉身就往門邊跑了過去。
「操,」晏航忍不住了,「你在家裡是個長工嗎?」
「穿著。」初一說,他不想再在廚房裡換一次衣服了。
但哪裡不一樣,他卻又想不出來,這種老狐狸當然不會讓人一眼就看明白,只是畢竟這麼多年他們就是這麼生活,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晏航還是能感覺得到。
「你哪個吃錯了葯的同學會叫你去吃飯啊?」老媽又問。
-行,幾點,在哪
「辛苦了,」晏航說,「你沒回家吃飯,沒事兒吧?」
「去同學家吃個飯也是正常的事兒,」老爸從廚房走了出來,擋在了他和姥姥之前,拿過了他手裡的油桶,「下次不回來吃飯記得給家裡說一聲。」
這話晏航實在是接不下去,他看著老爸。
晏航盯著這行字好半天,最後一咬牙,打開門走了出去。
一直到姥姥罵累了跟姥爺開始對著電視劇挑毛病的時候,老爸才拍了拍他的肩:「我去拿衣服給你看看。」
初一往桌上看了一圈,站了起來,以閃https://www•hetubook.com.com電般的速度就把桌上的盤子和碗什麼的收拾到了一塊兒。
「不用,」初一說,「能穿,謝,謝爸。」
……這就非常尷尬了。
「有,」初一點頭,「不過我媽上,班的水,水站,倒閉了,我爸給人開,開車。」
他猛地直起身像是被嚇著了似的,愣了一會兒才從兜里拿出了手機,扒拉了半天,手機才不情不願地接通了電話。
「當心人家給你下套,說不定給你放了點兒泄葯,一會兒你就拉去吧。」老媽皺著眉說。
「沒,沒事兒,」初一穿好鞋拎起油,「放心。」
「沒,沒人跟我說,說話。」初一說。
「下午他在這兒待著嗎?」老爸問。
不過晏航更在意的是今天老爸看手機出門時的狀態,跟平時不太一樣。
-沒有
初一沒回答。
初一沒吭聲,他不想再提姥姥在街上跟人吵架的事兒。
晏航在身後還說了句什麼他都沒聽清,拎著油桶急匆匆地就走,確定晏航看不到他之後,他跑了起來。
「能穿。」初一扯了扯袖子。
初一笑了笑。
「你行了吧!」老媽喊了一聲,「打人還打上癮了啊!」
「嗯,」初一托著下巴,「我也想,不通。」
-看出來了,你挺能跑的
初一沒出聲。
「你今天去同學家吃飯?」老媽問。
「我在同,同學家,」初一跟他爸爸說話似乎還算輕鬆,「吃,吃了……油買,買了,我馬上,回。」
他進了屋,眼睛還沒適應屋裡的昏暗,就聽到了姥姥的聲音。
「你也是的,怎麼突然就去同學家吃飯了,也不說一聲。」老爸低聲說。
晏航沒出聲,似乎有點兒明白初一的性格和為什麼他會被人欺負了,姥姥這種一言不和就光膀子的行為,肯定是很重要的原因。
「有些事兒吧,得長大了才想得透。」老爸說了一句。
晏航看到來電顯示上寫的是爸爸。
「喂?」他小聲說。
初一又發了一條消息過來。
老媽大概不會說什麼,一般情況下老媽除了叫他做事,都當他不存在,姥姥才是最讓他忐忑的。
而現在初一拿著一塊披薩艱難地咬了一口在嘴裏一直嚼著的樣子,又明顯不僅僅是認識這麼簡單。
晏航轉頭看了他一眼,發現他也正往外看著。
「怎麼著!你還管上你媽了啊!」姥姥轉身指著老媽,「你不會教我替你教,你還跟我抖上了!」
初一抬眼看著他。
「洗好了。」他走到晏航身邊說了一句。
「他就是告訴你他知道是什麼廣場,」老爸在一邊樂得停不下來,「要什麼下文,要什麼下文。」
初一轉身看著窗外,又等了一會兒,老爸才回到了廚房,手裡拿著個塑料袋和-圖-書:「來,試試。」
初一拿鑰匙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左手手掌剛才撐地的時候蹭破了一大塊皮,他有些緊張地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袖子,胳膊肘那塊兒破了個洞。
「什,什麼?」初一還是看著他。
「然後呢?什麼廣場?在哪兒?怎麼去?」晏航一連串地問,「還是你帶我去啊?」
「初一!」晏航起身跟進了廚房,「放那兒就行。」
「我他媽不叫晏幾道,」晏航說,「你別聽我爸瞎扯,他一天到晚沒一句正經話。」
「……我陪你回去吧,」晏航有點兒過意不去,畢竟是他叫初一到家裡來喝油的,「我跟你媽解釋一下?」
-挨罵了沒?
晏航回屋把鞋扔到地上,給初一回了條語音:「撿回來了。」
「那你天天穿這雙?」晏航說。
「嗯。」晏航應了一聲。
「不知道,她要沒光膀子我就過去湊個熱鬧……」老爸話沒說完,看了一眼初一。
老爸出去了,好半天都沒動靜,估計是進不去屋。
「吵個架為什麼要這麼誇張。」晏航咬了一口披薩。
「哎,」老爸嘆了口氣,兜里的手機響了一聲,他摸出來看了看,「我出去一趟。」
老媽把手裡的杯子往桌上一砸,進了屋裡。
老爸回來了,現在回去還好,老爸會替他說話。
他把衣服抖開的時候就知道這衣服買小了,但還是沉默地脫下校服外套,把衣服穿到了身上。
「什麼什麼廣場。」老爸說。
老爸看了他一眼,嘖了一聲:「好像也養得不怎麼樣?」
「哦。」晏航應了一聲,摸了根煙出來叼著。
「好像……小了?」老爸有些尷尬地說。
他又回頭去倒了杯水,拿進了屋裡。
-今天你跑嗎?我帶你去跑,我知道哪裡好跑
-能撿回來嗎?
「嗯。」初一應了一聲。
晏航馬上想起了那個臉塗得煞白的長短蚯蚓眉老太太。
「過兩天找你玩!」梁兵邊笑邊在後面喊了一嗓子。
屋裡一片黑,客廳沒有窗,所以光線很差,就算是白天,只要不開燈,就看不清東西。
-好
說實話,他們去過的地方很多,倒是見過天兒熱的時候敞著懷叼著煙袋的老太太,也見過打架的時候扯頭髮扯褲子的,但吵架的時候要光膀子的還真沒見過。
「在哪兒?」晏航問。
晏航沒再堅持,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你爸媽有工作嗎?」
晏航看著這條消息,想再聊幾句都找不著下嘴的地方。
「NB啊,可,惜了。」初一語氣里滿滿都是心疼。
-嗯
「你姥姥啊?」老爸只得硬著頭皮迎難而上,「那你姥姥……性格挺火爆啊,女中……豪傑。」
「沒,」初一搖頭,「她就,就是女中豪,傑。」
老爸最近沒給hetubook.com.com他拿錢,估計是沒弄到錢。
初一給他回了消息。
「不要了,你就說你要怎麼著吧,」晏航說,「我腆臉出去撿一趟不容易。」
「嘎?」晏航看他。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不少,他只能速戰速決,這種時候在垃圾桶旁邊磨嘰的時間越長越引人注目。
「她是不是精神有問題?」晏航想了想又問。
「挺有意思的一個小孩兒,讓家裡養成這樣了,」老爸嘆口氣,「這要是我兒子……」
「那你這貧了吧嘰的上哪兒遺傳的?」晏航問。
還好不是姥爺那個不鏽鋼的。
「還行吧。」晏航說。
晏航往門邊看了一眼,初一今天穿的還是之前那雙陳舊的地攤鞋,不過……他目測了一下,自己的鞋他應該穿不了。
初一這個新時代的速度,他倆完全沒有見識過,都沒來得及阻止,初一已經捧著一撂盤子碗的進了廚房。
「嗯,」初一有些抱歉地沖他笑了笑,「我媽生,生氣了。」
「嗯,」晏航笑了笑,「所以別老誇自己。」
初一點了點頭。
初一轉身走了出去,進了旁邊的屋裡。
「啊個屁?」晏航有些無語,「下文呢?」
初一沒說話,又咬了一口披薩。
「比如你首先是你自己這個事兒。」老爸說。
晏航看著他。
姥姥罵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初一就這麼跟老爸站在廚房裡愣著。
初一聽到這聲音有些意外,轉頭看了一眼,確定了這是自己從小見了就會繞著走的梁兵。
晏航等了一會兒,初一沒在說話,他放下了手機。
晏航想說你穿可能大了,但最後還是沒說,加個鞋墊也比他現在那雙強。
不過大跨步走過去拎起鞋就走,這樣子看上去也並沒有多美好,還是有好幾個人都看了過來。
初一蹦了一下坐了上來。
「我給你買了身衣服,一會兒……」老爸往廚房門那邊看了一眼,姥姥的聲音傳進來時的氣勢讓這個門彷彿不存在,「你姥罵完了我拿給你。」
「我媽挺,挺忙的,回家就累,累了。」初一沒再蹦上窗檯,胳膊撐在窗台上趴著。
「喲,樁子這麼不穩啊?」車上的人說了一句。
「嗯。」初一應了一聲。
「要不這麼著,」晏航拿出了手機,「初一,你……」
「坐嗎?」晏航往旁邊讓了讓,給他騰了一塊兒地方出來。
「那就……穿著?還是先換下來?」老爸問。
「好久不見啊。」梁兵笑嘻嘻地看著他。
初一也笑了笑。
「我怕他一緊張把碗給摔了。」晏航說。
「嗯?」晏航看過去,看到了自己放在垃圾桶旁邊的那雙跑鞋,「是。」
-我也經常晚上跑步
晏航無奈地起身,初一對這雙鞋的執著讓他有種想把鞋撿回來洗洗繼續穿的衝動。
更多內容...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