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歡迎來到廢土
第14章 養豬大戶傳說的開始

不多的時間,胡彪來到了常光顧的快餐館。
好在這個時候,傳送門又出現了。
不然的話!豈不是他的位面貿易都未正式開始,就憑白的浪費了一箱子的火腿腸。
很顯然,這頭食人魔對自己產生了某些的誤會,不過這樣的誤會正是小青年所期望看到了。
「能啊!那麼顯眼的一團光怎麼看不到,我又不是瞎的。」許久也沒有得到新食物的扎克,有些沒好氣的回答著。
可是扎克隨後的一句謹慎的詢問,卻是讓胡彪放下了所有的擔心:
估計再有個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能恢復到那種能通行的樣子。
因為就在剛才,他從扎克的嘴裏得到了這樣的一個信息:
就算是躺在地上,都不斷吧唧著嘴巴、彷彿正在回味著火腿腸美妙的扎克,再一次的對著胡彪問了起來。
「不過我早就試過了,根本就無法通過這道光團;主人,你是傳說中的魔法師嗎,這就是你施展的傳送門魔法?」
頓時就驚訝的發現,他在廢土世界呆了十二個小時,現代位面才是過去了不到兩個小時。
這樣一來,胡彪就能返回現代位面,用手頭那點不多的資金弄點更便宜的食物過來,填滿扎克這個大肚漢的肚皮。
可也正是這樣,這貨開始不斷對著胡彪要吃的。
痛快的和圖書掏出了十塊錢后,這貨嘴裏闊氣的說到:「可以,這幾天的潲水都留給我。」
在山洞接近盡頭的位置,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綠色光團,毫無預兆的就出現在了那裡;並且以緩慢、但是堅定的速度逐漸擴大。
在廢土世界,約莫是晚上十點十三分的時候,傳送門總算是徹底的恢復了;傳送門從消失到再度恢復,剛好是十二個小時左右。
胡彪自然知道早在幾年之前,用潲水餵豬這種事情早就被禁止了,問題是他哪裡需要擔心這個。
腦海中回憶起了扎克那巨大的一坨身軀后,胡彪本能的就回答了一句:那可不!
想到自己單身了二十六年,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能算是一個魔法師后,胡彪厚著臉皮回到:
罵完了之後,胡彪一邊研究著說明書,一邊開始使用起了嶄新的蓋革計數器,試圖測量出周邊區域的輻射數值。
她向著四周打量了一圈,發現沒有其他人之後才說到:
「小胡你不是賣農資的嗎,要潲水幹什麼、要拉去鄉下養豬?潲水賣給你也可以,一桶十塊錢,還有你要是被查了,可不管我的事情。」
一番忙活之後,在計數器的屏幕上顯示出了一個5.23的數值。
湊過去之後,胡彪壓低了聲音問到:「老和-圖-書闆娘,你們店裡潲水是怎麼賣的?」
不出意料的話,十二個小時之後在他的衛生間里,傳送門又將會恢復過來;而他需要在這段時間里,用一百來塊弄到足夠多的廉價食物。
根據蓋革計數器說明書,以及胡彪在網路上看到的一篇科普文章,2到10的數值範圍,表明此地屬於輕微核輻射沾染區。
正常情況之下,貌似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胡彪在陽城跑了幾年的業務之後,可以說見慣了這個城市的底層生活,還是能找到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不管是人類還是半獸人,甚至是傳說中稀少的純血獸人,都無法直接應用地表那些污染嚴重的水源。
最好還有有油水的食物,這樣能量豐盛的食物,才能讓扎克那個飯桶更快的恢復。
「主人,什麼時候才能給我再弄點食物來?」
通過了扎克的回答,哪怕過於過往的歷史,腦漿子里都剩下食物的食人魔,所知的非常有限。
夕陽下,山洞前的空地上。
一聽這話,胡彪禁不住滿心失望了起來。
一個與他印象中迥異的廢土世界,也逐漸在胡彪的腦海中清晰:
只不過安德魯的手下,在上次與扎克干架的時候被幹掉了三分一的規模,算是元氣大傷了。
在等待著傳送門恢復的時間www.hetubook.com.com里,胡彪總算想起了對這個廢土世界的一些嘗試。
此刻正是下午三點多鍾,餐館中早就沒有了客人;那個身高一米五,腰圍也是一米五,被他們親切的稱之為『肥婆』的老闆娘,正在悠閑的看著手機。
資料上建議在這種環境之下,可以徒步進行活動,但需要注意適當的活動時間。
具體的換算下來,兩個世界之間差不多是一比七的時間流速。
只是胡彪除非腦袋被門夾了,才會將最後的一箱方便麵拿出來,填進扎克肚子里那個無底洞。
放下了蛇皮袋后,騎著小毛爐的胡彪回了一趟現代位面。
確定了這一點之後,胡彪感覺相當的不錯;這代表著他不用在廢土世界耽擱太多的時間,而對現代位面的業務工作造成困擾。
「扎克,你能看見那個綠色的光團嗎?」胡彪從最關鍵的問題開始問起。
「也算是吧,不過與你印象中的魔法師稍微有些不同。」
不是太長的時間之後,扎克雖然還是無法起身四處活動,但是精神狀態一下子就好了不少。
畢竟,除了食人魔這種類似於野獸一般強悍的生物以外。
苦水鎮,就是因為有一口深水井,才會成為周邊區域中唯一的聚居點和補給點。
……
也算是解決了心頭的一件大事後,胡彪和_圖_書開始與扎克閑聊了起來;他對於神奇的傳送門,還有這個神秘的廢土世界,有著太多需要了解的地方。
話音才是落下,扎克對著胡彪肅然起勁起來;對於胡彪接下來的問題,他算是知無不言的回答了起來。
喜滋滋的結果鈔票之後,老闆娘來了一句:「天天都要潲水?看來小胡你的養豬場開的挺大啊。」
一聽這話,老闆娘立刻就來了精神。
也就是說以這種輻射數值,肯定是對人體有一定的傷害,不過也不是過於的嚴重;見狀胡彪連忙服下了幾片的碘化鉀片,給自己用來預防一下。
周圍的很大的一塊區域中,要麼就是荒原,要麼就是危險無比的城市廢墟,苦水鎮是唯一的聚居點……
對比起還不上債務的悲慘生活,這樣的小危險也不算什麼大事。
無疑這對於胡彪來說,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好消息。
其中鎮長安德魯是一個強力豹族的半獸人,收攏了三十來號手下佔據了苦水鎮的唯一水源。
當褲兜里的手機重新連上了網路,更新了現在的具體時間后,胡彪下意識的就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在發家致富之前,這份工作他還是捨不得就此放棄掉……
於是他繼續的忙活著,先將扎克身上的傷口全部清理了一次;再將只吃過兩顆的消炎藥,一股腦的倒進hetubook•com•com了扎克的嘴裏。
「急什麼!等我回去才能給你帶食物過來,一定會讓你個飯桶吃飽的。」
這裏確實是一個大戰之後的廢土世界,具體的時間應該是在戰後的三十到五十年之間。
就算這樣,胡彪還是嫌棄有點藥量有點不足;沒辦法!眼前的這麼一大坨肉,喂少了根本就不起作用。
他從蛇皮袋中一頓翻找,找出了那一台215塊包郵的手持蓋革計數器,開始了對廢土世界的首次科研。
不知道是不是消炎藥的效果,對扎克的出奇的好,還是那一箱子的火腿腸起了效果。
算起來,這起碼是超過了正常人用藥量的十倍以上。
戰爭中原本的生態環境,遭受了毀滅一般的破環;往往一處乾淨的水源,都成為了無數勢力爭搶的東西。
至於胡彪那一個在廢土世界幹上一票,弄點值錢東西回去的打算,則是被他暫時的壓后了一點,一切都等到扎克這個打手複原了再說。
可惜扎克的滿心期待,換回的則是胡彪沒好氣的一頓訓斥:
之前經過一番考慮之後,胡彪覺得還是繼續救治這頭食人魔打手。
短期服用的話,等於是服毒慢性自殺;若是長期服用的話,就會產生嚴重的變異,成為那種怪物一般的感染者。
洗了一個澡,衝掉了身上可能沾染的輻射之後,胡彪出門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