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甜水溝子城
第70章 大火

以胡彪這麼一個平平無奇小業務員的暫時消失,根本就是沒有任何人關注。
只是目前條件有限,也就只能刷刷抖啥小視頻過過眼癮。
對不起!你撥打的號碼不在服務區。
換成平時,這麼短短時間的一次穿越中。
原本在正常情況之下,據說上熱門可是要交錢的,好像還是要交上大幾十塊的那麼多;但是本次小青年所發布的視頻,根本就不屬於正常強烈。
所以,每天基本都是坐著不動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健身房擼鐵;同時一天四頓的外賣,生生的將他吃成一個球。
又裝上了一車破銅爛鐵的胡彪,悄悄的返回了現代位面。
算起來,這一次他在廢土世界待了大概是兩天多一點的時間;以兩個位面完全不同的流速,其實那邊才過去了不多的幾個小時而已。
若是錯過了這樣的一班地鐵,只能是打個滴滴回去的話,以他租房所在的區域怎麼滴也得花上好幾十塊錢。
然而,當看清了視頻上的妹子時,三十來歲的肥胖程序猿頓時連眼睛都看直了。
面對著瘋狂上漲的數據,抖啥平台的工作人員,自然是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京城,一個網路大V正拿著手機,飛快的在手機上打字和-圖-書留言。
就這樣,有了更大的推廣力度后,小視頻播放量開始恐怖了起來。
又或者更直白一點的說,拍攝的這貨就是一個十足的菜鳥。
當然,也不妨礙張偉這貨進行了關注、點贊、留言等三連擊的動作。
只要能看到這兩個大洋馬的感謝私信,張偉這貨就覺得一點都不虧……
什麼角度、光線等等,都是差的可以。
而看完了這一個視頻不過癮的傢伙們,也是紛紛在這個小號的賬戶中,翻看起了其他的視屏起來。
甚至連抖動小視頻的官方,也是在試圖聯繫著胡彪。
畢竟,隨著最近胡彪的業務數據大有起色之後,就連唯一記掛他的頂頭上司張忠,連日常打電話過來罵人的事情都省了。
只見在畫面上,那是一高一矮的兩個金髮的小甜妞,正在一座破破爛爛的樓頂上擺著剪刀手的造型。
身高一米七,體重二百多斤的張偉在一陣狂奔之後,終於在地鐵門關上的前一秒,成功的衝進了地鐵車廂。
問題是架不住人家妹子太有誘惑力了,擺出再土的造型也是無足輕重的小事。
這一切的原因,都只是因為他上一次回來,順手上傳的幾個小視頻而已……
hetubook.com.com在剛才刷到了這一條視頻的這一刻,本能中的張偉就想刷向下一條;主要是在他看來,拍攝者的技術太過於業餘了一些。
在魔都,一間不大的影視經濟公司中。
沒辦法!以他日常瘋狂的工作量,什麼996真的是弱爆了。
那啥!雖然張偉目前是個單身狗,但也不能阻止他對於漂亮妹子的美好嚮往不是。
要說看著自己才是三十齣頭,就已經是這幅德性,還有連個女票都沒有的處境,張偉要說心中不慌那是假的。
你說視頻的下方要是有著一條鏈接,我們還用擔心倉庫的那些庫存?還愣著幹什麼,聯繫上那一個帳號的主人,告訴他我們想請他帶貨,價錢好商量。」
「那幾條視頻我看了不下二十遍,那兩個大洋馬身上的JK制服若不是我們廠做的高仿品,老子我當場把眼珠子摳出來給你踩著玩!
可以上都不是重要的,他覺得自己瘋狂的舔屏就完事了。
因此,就算每月張偉的工資都相當不錯,但是為了省錢也是過的相當節儉;像是這樣一路狂奔著趕末班地鐵,不過是日常正常的打開方式而已。
翻看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那些最新的內容之後,這貨和圖書直接點開了國內最大的小視頻平台『抖啥』。
問題是分別在兩個大洋馬的腦殼上,那一對狼耳朵和狐狸耳朵,看起來是那樣的真實和可愛。
一條、一條的刷新著新內容,張偉感到了莫名的輕鬆。
就這樣,在極短的時間里他發布的五條試水視頻,以極快的速度上了熱門。
可偏偏這一次徹底的不同了,不知道有著多少人轉賬在惦記著,試圖用各種辦法立刻的聯繫上他。
張偉,京城某家不知名軟體開發公司的程序猿,算是小頭目級別的。
這樣的情況,直到他點開了一條特別的小視頻。
這麼緊急的搶救一下,自己還有著結婚、生子,過上美好小日子的可能。
好在他計算了一下,再幹上兩、三年時間,自己就能在五環之外全款買套小面積的學區房。
在羊城一間不大的制衣廠里,老闆用力的拍著可憐的辦工桌,對著手下的銷售總監,嘴裏瘋狂的咆哮了起來:
首先,視頻中妹子那大大的藍眼珠子,還有雪白的皮膚,表明了這是兩個正宗的漂亮、年輕的大洋馬。
哪怕他並不知道,以拍攝者展現出來的拙劣水平,為毛能有著這麼一手神乎其技的特效技術。
那就是讓張偉這個肥宅,hetubook.com•com有了一種鼻腔要流鼻血,當眾要舔屏的衝動。
其次,一套普通的JK制服和黑絲穿在她們身上,誘惑力卻是大的有些傷心病狂。
在同一時間里,這相同的一幕在無數的交通工具、住房、攤位上同時上演;胡彪那個小號的粉絲數量,以驚人的速度打著滾開始漲。
京城、復興門地鐵站、晚上的10點40分。
要知道,這已經是今天最後一班的地鐵了。
然後,相同的操作又開始了。
因此,當胡彪開始再次返回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是這麼認為的。
目標自然是胡彪在抖音上的小號,內容則是:朋友,你的這個帳號打算出售嗎?有意的話請聯繫XXXXX,價格絕對相當優厚。
禿頭的老闆也是在大喊著:「我不管你們留言別人怎麼不回,反正我要最快的聯繫上對方,將那兩個大洋馬的合約給簽下來,做不到你們就打包滾蛋。」
而等到她們轉身,露出了身後一條毛茸茸的狼尾和狐尾,微微的晃動起來的時候。
也就是抖啥平台,到如今都沒有開通什麼打賞功能,不然這個每天狂奔著趕地鐵的貨色,能一口氣打賞上錢塊。
連續在京城打拚了好些年後,目前這貨的收入其實還算不錯;可為m.hetubook.com.com止付出的代價,是他日益減少的髮際線,還有吹氣球一樣圓滾了起來的身材。
對比起其他人,他們拿到了胡彪註冊時的手機號碼,只是不管如何的努力撥打,電話總是那一句回復:
最後與牛頭人戴夫,黑大漢奧妮兒,以及琳達和蘇珊等人,交代了一番自己離開后需要注意的事情后。
坐了幾分鐘之後,總於是喘勻了氣息的張偉,開始習慣性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到時候,自己就能換上一份相對輕鬆一些的工作。
在空曠的車廂中隨意的找了一個空位,一屁股癱坐在了上面之後,因為之前的一番全力衝刺,此刻差點喘成了狗的張偉心中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如果僅僅只是漂亮大洋馬的話,經常刷抖啥、看慣了開著特效小姐姐的張偉,可能還表現的不會這麼不堪。
從而進入了更多有心人的視線,讓他們多了一些想法:
講真!都是20年了,還是擺出這種剪刀手的造型簡直是土爆了。
只是此刻人還在廢土世界,正在城牆上與進攻者做殊死戰鬥的胡彪,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這些事情。
果然,才是一點開了APP,根據大數據所推送過來的資源,讓張偉的眼中全是一個個大長腿、錐子臉、扭來扭去的小姐姐。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