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甜水溝子城
第95章 雇傭兵(一)

沒有了海鮮商人之後,可憐的德里克根本不知道,去哪裡還能找到一個能組成家庭的女人。
可惜的是,苦水鎮招人的條件太苛刻了一些。
又或者在運氣爆發,撿到了一些值錢的玩意之後,去『蜂蜜和美人酒吧』喝上一大杯廉價的啤酒。
對於大荒原上幾乎是99.99%的人來說,已經是他們終極夢想的狀態了。
而好不容易趕到了鎮子外的德里克,並沒有急匆匆的靠攏過去。
他以驚人的決心,投入了一筆恐怖的巨資。
這樣的過夜方式,對於拾荒者來說再平常不過了。
意識到了這點的拾荒者,陷入了絕望的深淵之中。
若是期間能有幸摸上一把女招待,並且聽到女招待誇張的尖叫聲,那麼一切都值得回票了。
為此,他從某個秘密的隱藏地點,將自己所有的家當:一共是六十一個瓶蓋,全部都挖掘了出來。
同時,這位大人一定也是受上天眷戀的寵兒,他這種外人看來瘋狂冒險的舉動,居然是獲得了成功。
雇傭了幾乎整個鎮子的勞動力,一口氣開始了挖掘四口深水井的大工程。
那個不知道怎麼喪命的倒霉蛋,如今早就成為了一具枯骨;但重要的是那傢伙腳上有著一雙小牛皮長筒靴子,居然是保存的相當完好。
和-圖-書鮮商人,是廢土上一些特殊的女性;她們靠著在荒原上某些約定的地點流動營業,來為德里克這種單身拾荒者解決需求而生存。
在行走間,他時不時的還緊了一緊身上的破爛斗篷,希望身上的體溫不至於被夜風給吹走。
若是一個不小心之下被這些東西咬上一口的話,死人肯定是不至於。
是的、沒錯!
從此以後,苦水鎮一下子就多了四口有著源源不絕、甘甜清水的水井。
當時,拿著六十一個瓶蓋巨款的德里克,深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一個願意跟他生娃娃的女人。
都會在這樣更涼爽溫度的夜晚中,趁機出來活動和捕食。
只要在任務中能活下來的人,哪怕是個殘廢,都能成為鎮子上的一員。
因為他知道,在這種夜色之中接近鎮子,讓裏面的守衛射死了都算白死,一切都等到了明天白天再說。
當然,這些女性的水準比起了鎮子里的女招待,那是差的相當遠。
飽餐了一頓的德里克,一口喝乾了攜帶的最後一口清水,就和衣躺在了大坑裡面睡著了過去。
然而,那位慷慨而仁慈的大人,卻是讓鎮子里的成員,能免費的享用這些甘甜的清水。
那些在炎熱的大白天里,都喜歡鑽進深深砂礫和泥土下,https://m.hetubook.com•com躲避著高溫的蜥蜴、蝎子、響尾蛇等毒蟲。
但是隨之帶來的傷勢,會讓今後幾天個人的活動能力,大大的將降低了下來。
若是換成了其他的鎮長,就算多了更多口的水井、有更為充沛的水源,他們這些苦哈哈的日子也不會有任何的不同。
而他要為明天的應聘養足精神,一定要以最好的面目出現,打敗那些註定多眾多的競爭對手……
就這樣,德里克在附近找了一個淺淺的小坑。
沒有了足夠的活動能力去捕獵,用來逃避大荒原上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危險;這樣一來的話,那真的有可能會死人的。
主要是在大荒原上,女人的數量遠遠比起男人更少。
問題是海鮮商人的交易價格那叫一個便宜,一次收費一個瓶蓋,基本上還會送上一次;若是給三個瓶蓋的話不但能包夜,人家第二天早上還管一頓不管飽的早餐。
幸運的是,前幾天德里克在某個廢墟的鋼筋混泥土之下,發現了一具倒霉蛋的屍體。
等到德里克停下了腳步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午夜。
不僅僅如此,他隨後還雇傭了所有的鎮民,讓他們有了一份穩的工作中,報酬則是能吃到飽的食物。
所以加入苦水鎮,成為那位大人的走狗和*圖*書,就已經是大荒原上所有拾荒者,最想獲得的嶄新生活。
不管如何的艱難,他都要加入到苦水鎮,一定要成為尼古拉斯·彪哥手下忠實的走狗。
同時在前進的時候,德里克邁出的每一步都顯得非常的小心。
白天的話,不是資深的本地土著想找到它們,還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可等到了晚上,它們的數量多的驚人。
靠著這一雙完好的長筒靴子,德里克紮緊了自己的褲腳,這才有了趕夜路的勇氣。
可是在漆黑的大荒原上行走了好久,忽然是看到了這一切的德里克,卻是有了一種看到了不夜城的震撼的感覺。
當然,德里克也沒有立刻就此的放棄。
因為身為一個在大荒原上活了二十一年,絕對算是大齡的資深拾荒者,德里克對於這塊大荒野上的一切,他簡直如同自己瘦弱的身材一樣熟悉。
既然暫時的達不成條件,那就創造者條件好加入。
天啦!能有足夠的清水,能有吃到飽的食物。
打算去荒野上了某些俗成約定區域,找上一些海鮮商人來組成家庭。
又或者是為了下一代,進行一些繁衍生息的活動。
先是仔細的清理掉了其中大塊的石頭,再是小心的掏出了一個包裹,將一些草藥與感染者糞便混合的粉末,在大坑的邊緣撒上了和-圖-書一圈。
然後等有了娃娃之後,就好加入到苦水鎮去。
所以,當時的苦水鎮對於德里克來說,只是一個偶爾來出售一點撿來的垃圾,還有購買清水等補給物的地方。
因為住進了鎮子,除了能讓自己休息的時候更安全一些之外,其他方面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這一切的情況,從那一位尼古拉斯·彪哥大人出現在了苦水鎮,成為了新一人的鎮長之後,一切都顯得不同了。
然而,等他將那些熟悉的區域轉悠了一圈之後,才是發現所有的海鮮商人都不見了;也就是說,有人比他更早的想到了這一點。
一路上,他好些次的感到了在自己的鞋底之下,忽然就踩上了躥出來的毒蟲;清晰的體會到了,那種腳底之下的掙扎和扭動的感覺。
平時買一公升的純凈水需要多少瓶蓋,一點都不會比外來的拾荒者便宜半點。
到了這個時候,小鎮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已經全部睡下,唯有在三層的小樓中,還有那一圈圍牆之上,隔了幾十米遠有著一個白熾燈亮起。
於是,就有了德里克本次連夜冒險趕路,主要是他擔心去晚的話,尼古拉斯大人已經雇傭到了足夠的人手。
話說!原本在安德魯那個短命鬼,還是苦水鎮鎮長的時候,其實對於是否能加入鎮子,今後能在鎮hetubook.com.com子里生活,很多拾荒者都有點不屑一顧。
走了半個晚上,他居然收穫了不少新鮮的食材。
必須是有著老婆、孩子,這種一個完整家庭的老爺們,才能使被鎮子里吸納;這一點對於德里克這種單身狗來說,簡直是太難了。
夜色之中,拾荒者德里克藉著天上,那一輪不甚明媚的月色,深一腳、淺一腳的在大荒原上步行者。
自然也知道,只要是一到了晚上天氣變得涼爽之後。
最終做完了這一切的拾荒者,開始了自己的晚餐:那些一路上走來的時候,踩死的蝎子和蜥蜴這些。
有了這些粉末,基本能避免那些毒蟲的靠近。
根據他聽到的最新消息,尼古拉斯大人據說有一件非常危險的任務,需要雇傭一些敢打、敢殺的人手協助進行。
在他的心中,也是越發的堅定了一點:
除了正常的報酬之外,還有著讓德里克無法拒絕的一點:
終於,在頭頂的月亮升到了中天的位置后,他來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苦水鎮之外一公里的位置。
因為那些人總會想盡辦法,壓榨掉他們口袋裡最後的一個瓶蓋。
可就在他最絕望的時候,新的希望又出現了。
換成現代位面的話,就是燈光昏暗的小公園都比這裏體面。
德里克就是這麼一個,有信念、有追求的單身狗拾荒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