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生子
第001章 初生

來不及細想,小雛龍愷撒就被無可遏制的睏倦感所捕獲,龍類初生的第一次沉眠來得兇猛而迅捷,他只來得及沉入泥沙,便頃刻陷入昏睡。
作為一個異界來客,陳景不由自主的開始為自己未來擔憂,一個有「龍」的幻想世界,不用說也知道比他當初混吃等死的地球要危險殘酷得多。
就在他滿心歡喜再次抓來一塊蛋片時,一張碩大嶙峋的嘴巴探了過來,叼住四肢虛抓、尾巴不斷扭動的偷吃小龍,幾次顛簸后將其丟到另一個地方。
不幸中的萬幸是,黑龍幼崽原本的記憶都被陳景繼承,小雛龍雖接受龍之傳承失敗,但最基礎的龍類認知還是有所保留,與他融合在一起。
熟悉的床頭櫃不見了,暗紅地板和貼著青色壁紙的房間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廣袤叢林、還有熱氣蒸騰的原始沼澤。
不過自己運氣也算不錯,至少沒變成狗頭人、侏儒地精這樣的下位物種,況且黑龍母親的存在,也給了陳景不少安全感。
就在陳景呲溜吮吸蛋殼上黏液時,他龍類意義上的弟弟妹妹也出生了,兩頭雛龍自龍卵內鑽出,發出嘹亮尖銳的龍吟,念出一連串、長到足矣令人腦殼犯疼的真名。
迷糊的小雛龍腦子裡冒出各種紛亂想法,與龍類記憶無縫融合和-圖-書的他,對不遠處那頭幽暗巨獸談不上懼怕,更多反而是一種敬重情緒。
這是什麼鬼地方?我不是通完宵在家睡覺嗎?陳景腦子裡一片茫然,縱有千百種理由,他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
同時,他趁著身旁雌性小雛龍揚頭吼哮、接受傳承之際,悄悄挪動身體,掌控生澀的伸出幼爪,恬不知恥掂來一片被對方頂碎的蛋殼。
看來這地方還不錯,渺無人煙的原始雨林,至少食物不缺。
蘊含能量的蛋片能讓他度過初生的飢餓期,供給足矣讓肌體被激活、初次生長發育的能量,陳景知道,自己必須儘快強壯起來。
唔!
陳景盯著湖水中略顯醜陋的幼崽,低聲道:「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愷撒·奧爾托倫索,以坦格里安為姓。」
事實上在這個世界,除了龍類之恥白龍,對上其他任何五色龍或金屬龍,同年份的黑龍都幾乎沒有還手之力,無論是魔法造詣還是肉體力量,都會被輕而易舉吊起來捶。
這時候,小雌龍也注意到這邊的景象,這頭小母龍比陳景稍微小上一些,頭頂有兩隻延長耳後的纖細銳角,鼻子上初生的骨質還很柔軟,翅膀無力支起,軟趴趴耷拉著。
記憶將他最迷茫的一一解答,不需要閱讀與篩選,彷彿本就hetubook.com.com是他的親身體驗。
這是……龍?
他成了孱弱的黑龍幼崽,但有生母守候,並非無依無靠,總而言之還算不錯的開局。
小雌龍氣鼓鼓瞪著愷撒,發出稚嫩的嘶叫,嘴裏淌落綠色的酸液。
如此尷尬的地位對他來說確實算不上一個好消息,不過他現在有更急需解決的現實難題——適應龍類的生活。
味道居然不一樣!
黑龍的眼睛染著淡淡的微黃,中心處是細而豎直的瞳孔,就像貓的眼睛一樣,視距開闊。
「黑龍嗎?好吧。」
陳景歡快的將偷來蛋片吧唧吧唧嚼碎吞下,而後趁小雌龍不注意,再次伸出幼爪。
想到這裏,他飛快向岸邊遊了一些,沒有脫離黑龍娘的注視範圍,抵達水淺的地方,將身子埋在大澤邊緣的泥沙里,露出小半個頭顱觀察周圍的情況。
這是他的龍之真名,剛出生的小雛龍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但隨著龍之真名出口,磅礴的龍之傳承也于瞬間隨之而來,這頭小雛龍幼崽來不及依照龍族操作指南將傳承暫且分隔封印,就被巨量的知識擠爆腦仁,變成退化失智的龍類白痴。
沒有太多思考的機會,為了不加重黑龍母親的懷疑,陳景第一時間轉過身,面對自己造就的一地碎片,開始吭哧吭哧啃起蛋殼。
和_圖_書睜眼便看到這樣一幕,恐怕任誰都不能保持平靜。
這不是夢,他穿越到一個與地球迥異的幻想世界,從一個朝五晚九的搬磚狗變成五色黑龍的幼崽。
他成了一頭龍,一頭臭名昭著、實力還不怎麼靠譜的黑龍。
隨著腦內的劇痛一閃而過,陳景的腦仁被注入一系列陌生片段,蜂擁而至,與他的記憶連接在一起。
然而佔了便宜的陳景已經將此事拋至腦後,他沒有回應妹妹的嘶吼,而是擺動著尚未完全適應的身體,骨碌碌溜到了一旁,思考龍生去了。
陳景也就趁龍之危、鳩佔鵲巢。
小雛龍避開黑龍娘的目光,在最短時間內安靜下來,在通體幽黑的恐怖巨獸疑惑且帶著審視的目光中,將布滿自己身體的黏液舔舐乾淨。
「味道不錯。」
穿越這種不科學的事是如何發生的,一時半會找不到答案,變成野獸的事實既無法拒收,也沒客服可以申訴,好在陳景不是個自怨自艾的人,他只能接受現實、控制情緒,不將時間精力花在沒用的地方。
陳景晃了晃腦袋,一團亂麻的思維隨著記憶片段的加入,讓他終於理出頭緒。
陳景從冗長恍惚的夢魘中蘇醒,剛睜開眼睛便忍不住渾身一顫,下意識一句「妖怪吧」脫口而出。
這在雛龍看來是示弱的表現,所以小母龍和*圖*書驕傲的哼哼兩聲,低頭開始啃噬自己的蛋殼,不再找在她看來長得「丑兮兮」的兄長的麻煩。
它盯著剛剛從蛋殼中爬出的幼崽,喉嚨滾動,發出意味不明的悶吼。
——哪怕它們連站穩都艱難。
作為脾氣最壞且極度自私的黑龍,即使身為親代,陳景的行為也足矣惹惱自己的妹妹,若不是有黑龍母親鎮壓,這兩頭初生的雛龍恐怕立即就要打上一場。
周圍是布滿濃霧的森林,遠處有呼嘯奔流的瀑布,河岸中湍急的流水湧向四面八方,製造出數不勝數的澤地。
嗯,海苔味。
陳景用龍語嘟囔,質地堅硬的蛋殼在雛龍口中就如同薯片般易碎,在他看來,這玩意的味道也確實與薯片差不多。
即使是位於食物鏈頂端的巨龍,剛出生的幼崽也避免不了孱弱的現狀——吐息勉強可以做到,但這些小傢伙需要數小時后才能自如奔跑,更別提自尋食物了。
孜然味!
面前的巨獸消瘦而猙獰,身上沒多少肌肉,但關節卻異常粗壯,翅膀幾乎由骨架與表皮構成,臉頰上的骨質則更顯嶙峋,凸起部分甚至刺破表皮,裸|露在外好似骷髏。
想來也是,他們的母親年齡已達壯年,這個年紀的黑龍,已經不會在鄉野間隨意交配產卵,它們會精心挑選適宜的環境築巢,並且懂得要守護自己的hetubook.com.com子嗣成長。
陳景盯著新生的小龍,從對方身上看到自己的樣子。
緊接著,陳景發現,在這陌生詭異的夢裡,他自己也變為一頭雛龍,一頭初生的黑龍幼崽,跟馬駒一般大小,身上還掛著嫩紅透明的粘液。
「唔……」
我在做夢?陳景舔舔發乾的嘴唇。面前的猙獰生物,像極了幻想作品里的黑龍,熱衷於各類遊戲的他自然認得。
龍類基礎認知給了他不少好處,不需要篩選與閱讀,這些知識就自然而然出現在他腦中,讓陳景在短暫獃滯后便已知曉一切,在黑龍娘面前表現得更像一頭雛龍,而不是奪取她孩子身體的外來客。
要知道,夢是沒有邏輯的,絕對無法呈現如此多的細節,況且他僅僅一瞬的工夫,便已通曉龍類基礎認知的龍語與通用語,數以千計的音節文字印在他的腦海中。
跟成年黑龍相比,新生雛龍四肢粗短,翅膀軟趴趴的,腦袋占身體比例的很大一部分,雖然站立不穩,口中利齒卻已初具規模。
「未知的世界。」
我……真變成龍了?
黑龍娘盯著他,眼中儘是警告,它發出一聲不滿的低吼,好似訓斥。
一頭瘦骨嶙峋的幽黑巨獸,匍匐在地,微黃的豎直瞳孔直直看著他。
「愷撒·奧爾托倫索·坦格里安。」
一口咬下,這傢伙的眼睛像松鼠一樣眯了起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