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生子
第004章 捕獵

只不過這次不同,黑暗中竟有了光亮。
等到一切結束,小雛龍才鬆開癱軟死亡的老虎,重新趴回地上,尾巴耷拉著,緩緩吐出一口氣。
愷撒喘著氣低語,事後回想,野虎自撲入灌木叢的那刻起,其實就已被宣判死刑,他完全可以像一個真正的掠食者般輕鬆隨意,第一時間咬斷對方的脖子,根本不需要翻滾廝殺,多費一番周折。
所以,哪怕腹中飢餓難耐,還在顛簸的路途中損失了不少新鮮虎血,但愷撒還是忍住心疼,硬生生拖拽著老虎屍體往回走。
「嗬,嗬……」
因為……進食后吃土的時間到了,成長的陣痛啊,我那微酸的童年。
獵物好像很痛苦,似乎已經受傷,被灌木纏住?
這場獵殺對一頭龍來說算不上什麼消耗,但真正的壓力,源於精神上的負擔。
老虎的舉動讓愷撒陷入兩難,他是徹頭徹尾的新手,如果這時候直接撲出,這個距離,他不確定自己能否一擊奏效,若是撲殺失敗,一頭雛龍再想追上成年的貓科動物,幾乎不可能和圖書
確實是豬叫,愷撒發出了叢林野豬的噥囔聲,這並非魔法,而是他這段時間琢磨出的捕獵手段。
「成功了。」
他歪著腦袋,嘴角還掛著血,被自己的想法逗樂了,發出嘿嘿的笑,看樣子當一頭龍也不錯嘛,至少能吃遍天南地北,完全不用擔心太辣太酸鬧肚子什麼的。
不,只是哺乳生物天性謹慎,儘管美食當前,但老虎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叢林中的王,所以它立住了,身體繃緊,開始踱步橫移,仔細觀察。
就像一個始終吃白切肉的人,第一次吃到辣椒炒肉的滋味吧。
愷撒並不驚訝,事實上,自他抵達這個世界后,每一次沉眠都會做同樣的夢,以黑龍的身體,來到這個廖無人煙、漆黑一片的地方。
不知道有一天再吃到熟肉,會不會流出淚來?
愷撒眯著眼檢討了一會,在短暫的停留思索之後,小雛龍將老虎傷口處不斷噴涌的鮮血啜飲乾淨,然後叼著得手的獵物,以最快的速度退出密林。
叢林之行讓愷撒疲倦不和-圖-書已,他匍匐蜷縮在地上,也很快陷入沉眠。
一頭叢林虎。
「還是太嫩了。」
鱗片雖顯稚小,但依舊稱得上堅韌,哪怕身為雛龍也擁有強大的力量,這給了愷撒一定信心,他擁有戰勝一切與他體型相仿野獸的資本。
龍類的音域極為廣闊,通過精巧控制喉腔的空氣流動、震動聲道,它們幾乎可以模仿大部分生物的聲音。
汲取經驗,反思失誤。
「吼!」
可惜它上當了,等待自己的並非豐盛的美食,而是致命的陷阱。
嘔,這東西真他媽難吃……
對黑龍來說,吞食鮮肉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這種前世地球上食物鏈頂端的王者,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卻只能淪落為金字塔下層的存在,在幽暗地域,叢林虎更多扮演的是被捕食者的角色。
他可不敢原地進食,在危機四伏的幽暗密林,血腥味會引來更多的掠食者,天曉得其中會有什麼可怕生物,如今的愷撒實在談不上強大,更必須時刻保持謹慎。
愷撒控制氣息流動,繼續噥囔,發出www.hetubook.com.com平緩而富有節奏的聲響,顯然,這頭「野豬」並未發現異樣。
生長在叢林的老虎顯然沒見過如此陰險下作的龍類,措手不及下,腹部被乾淨利落的撕裂。
近在眼前處卻有一片光源。
老虎有限的思緒中冒出這個想法,再盤桓數十秒之後,它無法再等待了,狂奔兩步,然後弓起脊背,直接撲入灌木叢中。
不過還沒高興一小會的愷撒很快又臉色一癟,變得沮喪,這頭小雛龍嘆了一口氣,耷拉著腦袋,一搖一擺的走向河岸。
時間在叢林穿梭中流逝,直到安全回歸沼澤,抵達黑龍母親龍威籠罩的勢力範圍后,他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將懸著的心放下,迫不及待開始大口進食。
在前世,別說老虎,愷撒連雞都沒殺過,別看這傢伙毫不畏懼恐怖的黑龍娘,但那隻不過是因為親代的關係,若不是死命憋著一股氣,與一頭前世食物鏈頂端的兇悍老虎生死搏殺,他精神上根本撐不過來。
「不能急,不能急。」
愷撒保持著呼吸平緩。
天色逐https://m.hetubook.com.com漸昏暗,愷撒回到黑龍巢穴中自己的小角落休息,兩頭雛龍正在黑龍娘的羽翼下睡得正香,發出響亮的呼嚕聲。
被發現了嗎?
可萬一獵物察覺有異、直接逃離,他整整半日的等待便前功盡棄。
——只要對方別是凶暴種。
也不知過了多久,昏昏沉沉的愷撒意識又逐漸變得清醒,他意識到自己已不在黑龍娘的巢穴,放眼望去,四周只有一片抹不開的黑暗。
當凶虎縱躍而至的下一刻,它面前的土壤頃刻翻開,通體黝黑的雛龍與它撞了個滿懷,利爪在第一時間便插入它柔軟的毛皮。
仔細觀察后的愷撒判斷,目標與前世所見的華南虎相仿,全身橙黃並布滿黑色橫紋,高高拱起的脊背肌肉顯示出這傢伙強悍的力量,老虎聽到了野豬的嚎叫,正抽著鼻子向愷撒所在的位置靠近。
虎嘯聲震動叢林。
愷撒安慰自己,強行將紛亂念頭壓下,平心靜氣,同時稍稍改變了野豬的音調,發出尖銳的嘶叫。
還好,上鉤的只是一頭普通肉食性生物,野生虎。
叢林的和*圖*書風濕熱溫潤,很快,獵物上鉤了。
隔著重重疊疊的灌木,隱藏在泥土中的愷撒看著老虎踱著步子,悄無聲息地逼近,逐漸抵達老虎的撲殺範圍。
當然絕大部分龍類不會這樣做就是了,模範其他生物的嘶叫,在它們看來同樣是一種恥辱,不過愷撒卻毫無這方面的心理負擔。
愷撒眯著眼,黑龍的感官系統讓他吃起腐肉來也不怎麼排斥,但紅肉給他的感覺則更加鮮嫩美味,讓龍欲罷不能。
凶暴生物是對於一系列特殊強化生物的總稱,興許紅龍幼崽可以,但他知道自己這個年紀的黑龍,絕對惹不起那種等級的魔怪,幾頭凶暴狼都擁有將他殺死的能力。
可下一秒,野生虎卻停步,保持在自己安全距離內。
這也是他為何離開河流進入叢林、選擇肉食性哺乳動物獵食的原因,雖然他同樣能模仿魚類發聲,在水澤中卻難以誘來合適的獵物。
緊接著,愷撒與它翻滾在一起,不顧老虎凶蠻的掙扎,在持續不斷的虎嘯聲中,低吼著捶斷了它的頸椎。
怎麼辦,是就此撲殺?還是繼續等待?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