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生子
第008章 水泊

聽到這話,布萊克希婭也下意識看向愷撒,雖然這個「大哥」偷吃蛋殼、獨自開溜讓她對其印象惡劣,但看得出來,愷撒的思想、行為都要比兩頭雛龍成熟得多。
前路渺茫,初生的雛龍正處於一個危險境地,叢林遍地殺機,小團體的形成雖然讓他們目標變大,但也讓三小隻的戰鬥力卻得到長足的提升,就像狼群。
相信其他兩頭雛龍也是如此作想。
在旱季,在荒蕪的丘陵,找到水源也就意味著找到食物。
還好,經過近半日的尋找,他們最終發現了湖泊。
他們來得太晚。
「奧爾托倫索,接下來怎麼辦?」加隆撥弄著剛剛到手的玩具——一隻黑背甲蟲,開口問道。
溫帶雨林逐漸化為樹木枯黃的丘陵草原。
講道理,黑龍母親早已過了不負責任隨意產卵的年紀,在孕期,它只有確認附近沒有能對自己造成威脅的生物后,才會築巢產卵。
「好吧,愷撒,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布萊克希婭改口,不願在稱呼上浪費時間https://www.hetubook.com.com,等著他拿主意。
在這個地方,力量,才是生存的唯一保障。
說是湖泊,其實只不過是大一點的水坑,這些並不是綠洲,只是遼闊野地上的淺飲水槽。
正如愷撒所料,原本豐饒的森林正逐漸枯萎,樹木大片大片枯敗,原本養育無數生物的河流,如今放眼望去,只剩綿延百里的乾涸河床。
龍確實是魔法生物沒錯,可它們即便再強悍,也無法脫離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水和食物。
「叫我愷撒。」愷撒說。
為了尋找宜居的環境,綠龍不得不遷徙,所以,黑龍潮濕陰暗的沼澤巢穴就成了它的目標。
不過難受也得忍著,他們回不去了,那個濕潤的地方已被綠龍佔領,領地意識極強的惡龍可容不下異類雛龍的存在。
「首先,外面的世界很危險,絕不像之前的捕魚遊戲,既然決定抱團,就必須對彼此的行為負責,容不得半點失誤僥倖。」
加隆點頭,它們首先考慮的是www.hetubook.com.com築巢棲居,那同樣無法繞開水的問題。
其他掠食動物雖然能感受到威脅,卻始終都在徘徊,不願離開這個食物豐饒之地。
「這個地方不存在多少視野盲區,一同搜尋起不到多少作用,等會它下來再換你。」
但加隆和布萊克希婭還是點點頭,它們比愷撒更清楚,沒有親代庇佑的雛龍野外生存何其困難,龍類的夭折率高峰就出現在雛龍和青年龍階段,前者因為弱,後者因為莽。
「喔。」
只要能在這站住腳,整個旱季它們都不缺肉食。
雛龍們彼此歡呼一聲,迫不及待想要衝入水槽,暢飲止渴,在泥潭之中打滾,讓淤泥鋪滿身體。
「嘶……」
當彼此認知達成一致后,加隆當即噴出一口酸液,將黑背甲蟲腐蝕后拋入嘴裏,飛上天空搜尋河流湖泊的痕迹。
不過,如果相處實在不愉快,愷撒也不願妥協,在安定下來後會找機會離開,沒必要為了一時苟且給自己找不痛快。
愷撒一直想不明白是:黑龍的沼www.hetubook•com.com澤巢穴,為何會被綠龍突然侵佔?
何況加隆、布萊克希婭並非累贅,它們是真正的龍,再加上被基因改造后的愷撒,即使在三頭黑龍全部處於幼年,一般生物也絕非他們的對手。
「了解。」
愷撒一本正經道,只不過一頭雛龍實在很難做出嚴肅臉,他的頭很大,認真起來感覺整張臉都嘟嘟的,反倒有些萌。
在逃出沼澤巢穴數里之後,愷撒終於明白了,貪圖財寶只是臨時起意,綠龍長途跋涉而來的真正原因,是這該死的氣候。
雛龍們遭遇了離開黑龍母親后的第一個難題。
綠龍從何而來?為何黑龍一直不知道它的存在?
實際上,在龍類的命名習慣中,「愷撒」、「加隆」、「艾琳」這樣的字眼更像是一個符號,而「奧爾托倫索」、「奈法狄修斯」、「布萊克希婭」才是它們的名。
兩頭雛龍發出不安的嘶吼,它們對乾旱有種天然的厭惡,此地氣溫高達四十多度,雖然無法對龍類造成具體威脅,卻也讓龍渾身不舒服。和圖書
不用成年黑龍,哪怕只一頭青年龍抵達,這些傢伙都只能夾著尾巴逃離。
可愷撒不是,他們三個,只是初生的雛龍而已。
巨鱷、刺尾獅、怖狼還有鬣狗、花豹等,早已將這片土地佔據,筵席已滿,總有另一張嗷嗷待哺的嘴,等待爭搶每一滴血。
布萊克希婭也振動翅膀,跟在加隆身後準備加入搜尋,卻被愷撒一把拉住。
如今正值旱季,氣溫在不斷升高,異界的烈日格外毒辣,河道正迅速乾涸,水源不見,留下大片開裂的泥地。
這也是它們選擇跟著愷撒的原因,事實上大多雛龍在這個階段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抱團群居雖然不能讓己方戰鬥力有飛躍性提升,但至少彼此間多了幾分保障。
……
雖然更喜歡魚類與水生生物,但這個時候,為了生存兩頭雛龍也沒得選了,只能忍耐。
說起來,三頭雛龍中,反倒是尚未覺醒天賦的愷撒更具有它們母親的氣質,認真起來有一種沉靜的力量,讓它們下意識對其抱有一定期望。
愷撒應了一聲,用爪子www.hetubook.com.com扒拉著泥土,皺著眉骨上的皮(龍沒有眉毛),用龍語在沙地上寫下一個「水」字。
「很好。」
經過基因改造后的愷撒還不覺得,但其他兩頭雛龍明顯有口渴的感覺了,連強悍的真龍尚且如此,其他生物恐怕更加渴飲,在這種情況下,它們會情不自禁向水源地彙集。
一番周折后,愷撒還是選擇帶著兩頭雛龍一道離開,倒不是因為什麼情感驅使,無非是作了簡單的利弊權衡之後,想為自己拉上兩個幫手罷了。
不過他對長長一串的名字抱有明顯偏見,更喜歡其他人或龍稱自己為愷撒而非其他真名。
但愷撒的神色卻略顯凝重,這個地方目前還不屬於他們,有獵物的地方就有掠食動物,他的視力比其他雛龍還要好,明顯發現水域中有大型鱷魚沉浮,雜草叢生的野地中,還有刺尾獅和怖狼活動的痕迹。
但這足矣讓小龍們喜出望外,這片水泊對雛龍的日常棲居已然足夠,愷撒說的沒錯,如今正處旱季高峰,止渴的渴望會召來源源不斷的動物,水泊四周徘徊著不少生物。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