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京察風雲
第五章 解開謎題

「來人,備轎,快備轎,本官要出行。」陳府尹急切的奔出內堂。
許七安屏住呼吸,湊到杯口去看,一坨銀亮色的金屬塊成型,邊緣是尚未轉化的部分晶體和雜質。
「不過我師父送了我件法器。」她話鋒一轉,摘下腰間的風水盤,青蔥玉指在撥弄幾下,氣機輸入,「火」字亮起。
「這,這……」陳府尹驚呆了。
「退後!」
許七安並不確定爆炸的稅銀一定就是金屬鈉,這點不重要,重要的是,打開一個思路,來解釋稅銀爆炸的現象。
「若是草民助大人破了此案,可否上書聖人,免去我許家的罪責。」
金屬鈉在水裡劇烈反應,洗筆缸崩裂出細密的裂縫。
中年人接過,掂了掂,他雙眼閃閃發亮,連聲道:「果然輕了很多,倘若運送的是這東西,那便合情合理了。採薇姑娘,你試試。」
他注意到腰間那個風水盤了,這玩意,除了司天監的弟子,沒人會用。
沒想到歐皇附體,一次就成了。
這就夠了。
鍊金術師在大奉屬於家喻戶曉的職業,他們的各種發明、創造,早已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里。
「幾位大https://www.hetubook.com.com人請看,」許七安把金屬鈉倒出來,用宣紙包住,在手裡掂了掂:「這東西比銀子輕很多很多,但外觀卻極其相似,如果有人用這個東西冒充銀子,是否可以以假亂真呢?幾位大人也可以掂量掂量。」
「嗞嗞……」熔化的氯化鈉發生劇烈的化學反應。
監正的弟子……胸什麼的就無所謂了……許七安語氣溫柔,「麻煩姐姐為我熔化這些結晶。」
眉頭忽然一皺,在許七安歪斜的領口凝固,李玉春接著拍肩膀的動作,幫他領口拉扯整齊。
他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高中化學知識:提取金屬鈉。
黃裙少女聞言,亦露出凝重之色:「稅銀出庫入京,層層轉手,要問罪的話,大批的官員得入獄,追回銀子的難度,不啻于大海撈針。而且此事已經超出我們的職權範圍,得稟告陛下。」
黃裙少女「嗯」了一聲,笑嘻嘻道:「家師便是司天監監正。」
他用水融化粗鹽,攪拌之後,將生宣覆在杯口,將鹽水徐徐倒入。
他態度有所轉變。
陳府尹皺眉道:「既然銀子是假www.hetubook•com•com的,那真銀子何去了?」
不,我不是,我只是化學的搬運工。
其中有什麼玄機,他參悟不透。
黃裙少女接過,掂量掂量,然後眼神古怪的盯著許七安:「你,你是鍊金術師?」
「自然。」陳府尹頷首。
電解法制取金屬鈉,電壓大概在6~15伏,他做好了反覆失敗的心裏準備。
陳府尹、中年男人、顏值超高的黃裙少女,三人站在邊上圍觀,專心致志的看著。
「停!」許七安馬上喊停,接著迅速把兩根鐵絲插入瓷杯,問道:「通電……不,是雷法!注意控制電壓……嗯,這個步驟很難,或許會失敗很多次。」
稅銀也有可能不是金屬鈉,總之鍊金術師能夠做到這一點。
竟然一次性就成功了,電壓剛剛好……許七安驚喜。
三位大人掃了眼器具,然後轉頭看向許七安。
中年男人喃喃道:「從一開始,我們就被誤導了,幕後主使通過爆炸和妖風,讓我們以為是妖物作祟,將查案的重點放在了追蹤和搜捕。
方向對了,就可以順藤摸瓜的去排查,不難找出幕後黑手。
黃裙少女癟了癟小和-圖-書嘴:「控火是鍊金術師才有的能力,我只是個風水師。」
一刻鐘后,兩名衙役把東西帶了進來,擺在堂內。
許七安抬起頭,朝黃裙少女咧嘴一笑:「大人是司天監的弟子吧。」
本質就是把鹽進一步提純。
「停!」
他把金屬鈉交給陳府尹,此時,金屬鈉色澤逐漸轉為暗淡,與銀子幾乎是一模一樣了。
陳府尹瞳孔一縮,內心極為震撼。
為幾位大人找回正確的方向,這才是他要做的。
陳府尹眼睛一亮,這極大的縮小的調查範圍。
「這假銀子遇到水會爆炸,這邊能解釋為何銀子落水后,會發生那般激烈的爆炸。」許七安解釋道。
陳府尹點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
「許七安!」中年男人眼神充滿了讚許:「好,你很好。」
但在這個世界,許七安就知道有一個職業可以做到這一點。
許七安補充道:「稅銀落水后,士卒只尋回一千多兩白銀,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些銀子都是鋪在最上層掩人耳目的。」
陳府尹和中年人迫不及待的湊過頭來看,杯子里,是一坨銀色的金屬塊,乍一看去,竟與白銀頗為相似。
許七安受寵若驚hetubook.com.com,這位大人竟如此賞識自己。
然後又悉數推翻,重新推理。
李玉春用力握緊了拳頭,愣愣的看著銀色金屬塊,腦海里彷彿有閃電劈過,劈開了所有迷霧。
「轟!」
中年男人有不同看法,聲音低沉:「稅銀一路押送入京,層層轉手,若是假的,早就該被發現了。唯一的可能,是最近才掉包的。」
嚴絲合縫,所有異常都對上了。
許七安立刻後退,下一刻,明亮到刺目的火舌噴吐,淹沒瓷杯。
氯化鈉的熔點大概是八百攝氏度。
許七安沒有回答,伸手拿了金屬鈉,走到書桌邊,丟進了洗筆缸里。
擱在古代,這東西根本不可能提取出來,兩個難點:電、氯化鈉的熔點。
她轉動風水盤,青蔥玉指點亮「雷」字,虛空中閃過幾道電弧,觸在鐵絲上。
過濾之後,再將瓷杯架在蠟燭上炙烤,用竹籤不停攪拌。
許七安忙喊道:「府尹大人,可不要忘了對草民的承諾。」
一刻鐘的時間里,這位正四品的官員絞盡腦汁想了許久,不得不承認,許七安的推斷很有道理,但依舊有許多疑團未曾解開,比如稅銀墜入河中亦是事實。
司天監術士m.hetubook•com.com第六品:鍊金術師!
熾烈的火光亮起,濃煙滾滾。
前世曾經遭遇過一起令他記憶猶新的謀殺案,刑警們通宵達旦,根據線索打開腦洞,做了好幾個案件過程的推測,以此為基礎,去搜集證據。
精緻明媚的鵝蛋臉,宛如剝殼的雞蛋,白皙無暇。
中年男人緊隨其後。
不多時,杯里的鹽水蒸干,裏面析出的晶體就是氯化鈉。
陳府尹沉聲道:「你要的東西都在這裏,務必給本官滿意的答覆。」
在斷案過程中,大胆的假設,嚴謹的推理是前期的必備工作。最後才是去驗證,去搜集證據。
讀書人思路到底比較活躍,陳府尹驚喜過後,忽然搖了搖頭,沉聲道:「不,不對,就算銀子被替換成了這樣。那爆炸怎麼回事,若非河裡藏著妖物,假銀子入水怎麼會爆炸。」
許七安點點頭,在器具面前蹲下,身前的道具分別是蠟燭、鹽、瓷杯、鐵絲。
「難怪欽天監的望氣術也觀測不到妖物。」
若是還在妖物作亂這個思維里掙扎,案子永遠都破不了,哪怕將來案子破了,他也已經朝廷:送你離開,千里之外!
大奉很注重父子傳承,子代父過,亦可替父戴罪立功。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