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瘋狂計劃

蕭菊源一狠臉色,笑得咬牙切齒,「好?!他們是對『蕭菊源』好,不是對我好!如果我不是蕭菊源,武哥還會再多看我一眼嗎?」她笑得簡直有些瘋狂,「就算我是蕭菊源,他不也喜歡上你了嗎!」
她不想和蕭菊源和南宮展在一起,他們也像這無邊的黑夜讓她戒備恐懼!
「你不擔心自己嗎?」蕭菊源饒有興緻地看著她。
「叫啊,你不叫他來,我都要叫他來呢。」蕭菊源呵呵笑出聲,「伊淳峻給你這個哨子其實就是為了防我和南宮。只是他絕對想不到我能做到這一步。」蕭菊源咬了下牙。
她仔細地看著唯一的門,門縫外也是一片漆黑。這是哪裡?她暈了多久?她一駭,仔細的看了看身上,還好,衣物整齊。
她深深地呼吸,聞著甜美的花香……這麼好聞的空氣里,怎麼會有這麼殘酷的事呢?
「你不能殺我。」小源穩了穩心神,冷冷地看她,「我死了,你也脫不了干係!裴鈞武馬上就會知道是你殺了我,他不會原諒你的。」
小源渾身一寒,血液都凍結了!
蕭菊源笑了笑,「沒用。」
「你說呢,李源兒?」蕭菊源開心的笑起來,這一天她等得太久了,她看著小源的動作卻沒有阻止的意思。
即使站在映紅了半邊天hetubook.com.com的火堆旁,她仍然覺得夜黑暗得讓她毛骨悚然!真想不明白,伊淳峻為什麼要等他們全都集結起來再動手,來一點解決一點不好嗎?
她過於鎮定的反應讓蕭菊源一愣,原本她還想享受她的驚恐帶來的快|感,可是,她就好象只是單純地詢問,甚至都不驚訝。
他的心意,她總是難猜!
小源一顫,「難道……你要毀了裴家莊?!」她要把敵人放進來?
小源冷冷一挑嘴角,不意外。又有一個人走進門來,她的心一刺,難以相信地看著他——杭易夙!
她驚恐地看見蕭菊源從袖子里掣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讓她肝膽俱裂的銳利尖角迅速襲來,冷刃上帶著的刻骨寒風已經刺進她的眼睛。
小源看著她的笑容,「我真的想知道,你到底要怎麼收場?」難道她死了,她就能把一切謊言都圓了嗎?小源看了看同樣一臉獰笑的南宮展,他笑得如此邪惡時還是那麼優雅。
小源忍不住一陣顫抖,她寧可看見蕭菊源猙獰兇狠的表情也不想看她這副完美偽裝的純潔面目!更醜惡,更恐怖!
「你長得真美。」蕭菊源走過來,讚歎地抬起她的下頜,小源嫌惡地想甩開,卻被她更用力地一捏,她幾乎都聽www.hetubook.com•com見骨骼的咔吧聲。她捏得她好疼,小源皺起眉,緊閉雙唇,不讓痛苦的呻|吟軟弱地逸出來。
她去摸索胸前的金哨,沒有!蕭菊源拿走了!
她渾身劇烈一顫,好黑!黑得她想哭想喊。「啊——」她最大的聲音也不過如此。如同呻|吟的呼喊在黑暗裡更讓她害怕和孤獨,她咬住牙不再出聲。
柴火發出巨大的噼啪聲,她覺得臉被熱浪烤得發乾,可是……這無人陪伴的夜晚,她本能地靠近光亮。
南宮展拿著火把,站在蕭菊源的後面。
明亮的火光越來越暗,最後和夜空融成一片……小源閉上雙眼,最後一瞬她看見了天上最亮的星星,就好象伊淳峻的眼睛。
過了不知多久,她終於聽見了開門的聲音,突然出現的明亮讓她眯著眼,看不清周圍。慢慢的,她又重新睜大眼睛。
小源沉默,她的恨,她的怨……她居然都懂。「你打算怎麼做?」她看著她,這個女人被失去一切的恐懼逼瘋了。
她艱難地睜開眼,腦袋很疼,蕭菊源一定用了很大力氣把她打暈。她是在一個四周沒有窗戶的小石屋裡,一盞滿是油污的小燈昏暗地照亮不大的空間。
小源的手心裏冒了汗,但還是平靜地冷笑著看她。蕭菊源能這麼hetubook•com•com坦然地露出兇相,是早就下了狠心,早就布好了局,再和她多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小源狠狠地看著他,這個師姐真心愛著的男人居然還是選擇了背叛!「師姐和元勛……你把他們怎麼樣了?」她滿意地發現自己聲音雖弱,但很穩。她鄙夷地看著杭易夙。
她得意地笑起來,「你要死在敵人沒攻進來的裴家莊,兇手不是我就是南宮展。但是如果——敵人攻進來了呢?」
可……她也不怕和裴鈞武反目嗎?
她看見地上映出了一個綿長的身影,因為火光而搖曳不定如同鬼魅!她一驚,猛地轉過身,蕭菊源微笑著站在她身後,不知道是因為火焰照進她的眼睛還是她內心灼燒的火,她半眯的眼亮得讓小源起了一身寒慄。
「眼睛也好美,太美。」蕭菊源絕望的嘆息。「這麼美的人兒,把男人的魂魄都勾走了。如果……」她撅起嘴狀如思考,樣子溫柔又可愛。「你的眼睛瞎了,臉也被划花了,伊淳峻和武哥……還會愛你嗎?」
小源冷笑,為了一個謊言,蕭菊源要再製造多少謊言去成全那最初的欺騙?她要怎麼收拾這一切?她的謊已經越來越大,越來越難圓了,而且被騙的人也越來越多。
「李源兒,你為什麼總為別人的事操心?我如何收場和-圖-書,一定讓你看見!」她掩著嘴,笑得花枝亂顫。
如果她和南宮展早就串通好,這不是沒可能!
可是蕭菊源沒有半點憂愁的神色,她還笑得那麼美,那麼可愛。
「哎呀——」蕭菊源嘆息地搖了搖頭,「小源,我等這一天等的好辛苦。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嗎?」她天真地瞪大眼,如同善良的仙女。
她想站起身,卻發現一點力氣都沒有,怎麼會這樣?她艱難地爬到門邊,門縫裡並沒有風吹進來。原本就很昏暗的燈光一晃,她驚慌的看過去,燈油已盡,還沒等她爬過去,那羸弱如豆的火光也熄滅了。
她無法置信地盯著蕭菊源,「你瘋了嗎?這裏不也是你的家嗎?他們都對你那麼好!」
「我不打算告訴你。」她也冷笑,一掌劈下。
她絕望地靠在冷硬的石壁上,如果她是被蕭菊源抓到這裏……她緊緊閉上眼,蕭菊源一定是吹響了那個哨子把伊淳峻從山口引開,放敵人進來,趁亂逃走。
杭易夙的眼看向別處,被她的眼神盯得臉色微微一白。
他,他不是承諾即使不幫助裴家也不會與裴家為敵嗎?!說的那麼鄭重,說的那麼堅定。所以他走了就沒再回來,她以為杭家進退兩難乾脆置身事外了。
小源虛軟地微嗅了一下,好象是花香。這沁人心脾的和_圖_書香味讓人渾身放鬆,恐懼和不安也暫時消失了。
這是什麼味道?
原本她也不想做的這麼絕!當裴福充都幫著兒子支開她的時候,她就下了決心!他們不仁,就別怪她不義了。
「我可以把伊淳峻叫來的。」小源的口氣開始不穩,隱約意識到蕭菊源的打算。也許她就盼著她吹響哨子,伊淳峻如果回來救她,山口……光靠裴福充是不行的。
「你要幹什麼?」幾乎是本能,她知道蕭菊源要傷害她,她下意識地去握胸前的金哨。
蕭菊源一定又是答應把寶藏分給南宮和杭易夙,他們才為她效命的吧?
山下的喊殺聲被夜風吹得傳了很遠,小源也握著手中的劍,臉色蒼白。那如海嘯山崩的喊聲似遠又近,間雜著慘呼哀號,讓人不寒而慄。
「他們還好。」杭易夙皺了下眉,好象被揭了隱痛般咬了咬牙。
蕭菊源聳了聳肩,「那是當然的。你不用提醒我了,我知道武哥喜歡你。正因為這樣,你才要死。」她粲然一笑,「不,不,不!我不殺你,我有比殺了你更有趣的方法。」
「擔心?」小源看著她,同樣鄙夷地看她,為什麼,她非要讓她恨她呢?原本她都決定原諒她,寬容她。「擔心有用嗎?」
她徒勞地閉起眼,只覺得臉一熱……血噴濺在肌膚上的感覺原來這麼可怕!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