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鬼滅之刃
第013章 神威如獄

不過第二個要接受了神之恩惠的人,並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兒子或者女兒,而是鬼殺隊的柱。
雖然他看不到赫菲斯托絲,但當赫菲斯托絲放開自己的氣息,展現出自己的身份時,空氣中充斥著凜然的神威。
「我會的。」
產屋敷耀哉聽到這番話,不由熄滅了反對的意思。
「不用客氣,等你以後研究出更好的藥物,便宜一點賣給我的眷族,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
這可是他們神話中的一位強大神靈,被奉為雷神、刀劍之神、弓術之神、武神和軍神。
赫菲斯托絲是神靈。
產屋敷耀哉第一個跪了下來,「產屋敷耀哉帶領鬼殺隊全體柱,見過神靈大人。」
於是他們直接就給跪了。
在他的一通解釋之下,鬼殺隊的柱們都明白了為什麼當家會召集他們回來。
在眾人下跪還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就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他是鬼殺隊的當主,既然決定投誠赫菲斯托絲,當然要以身作則。
因此,岩柱悲鳴嶼行冥感受到空氣中無處不在的神威,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以頭搶地,恭恭敬敬地說道:「悲鳴嶼行冥,拜見神靈大人。」
音柱宇髄天元聽罷之後,忍不住問道:「主公大人所說的可是真的?」
他對於赫菲斯托絲這個神明並不熟悉,但對於建御雷這位可是熟悉的很啊。
赫菲斯托絲也不是一個拖沓的女神,在決定收攏鬼殺隊之後,就開始賜下神之恩惠。
第一個接受神之恩惠的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別人,正是產屋敷耀哉。
又是一聲撲通。
「如果讓她加入米赫眷族,接受藥理知識,說不定可以開發出更好的藥物,便宜一點賣給我的眷族,豈不是更好。」
……
不過因為柱平日里都有各自的世界,所以返回來需要一定的時間。
撲通!
他和最初的產屋敷耀哉一樣,都是雙目失明之人,看不見產屋敷耀哉的變化。
產屋敷耀哉說道:「因為神靈大人最近來來到我們的世界,諸位,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不過請你們跟我一起去覲見神靈大人,當你們看到神靈大人的時候,就知道真相了。」
他已經以當家的名義,召集所有的柱快速返回總部,一刻都不能耽誤。
炎柱煉獄杏壽郎大聲說道:「不管如何,主公大人能夠身體健康,實在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我們大家應該高興才是。」
最先抵達了是音柱宇髄天元,接下來是戀柱甘露寺蜜璃,然後是霞柱時透無一郎……到了第四天,剩餘的柱們一一返回,聚集在了院子里。
岩柱悲鳴嶼行冥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下跪,是因為他雙目失明,看不到赫菲斯托絲,但他並沒有並沒有支撐多久。
然後,眾人就跪了。
站在一邊的產屋敷耀哉忍不住問道:「神靈大人,這樣真的可以嗎?」
這倒是讓衛宮沒有想到。
因此,赫菲斯托絲在眾人進來的時候,直接放開了自己的氣息,展現出了和*圖*書自己神靈的身份。
幾個柱你看我,我看你,最終點了點頭。
產屋敷耀哉親自迎接了這群柱的回歸。
「什麼?」岩柱悲鳴嶼行冥受到了強烈的震動,雙手合十,眼淚滾滾而下,「這是佛陀開了眼,主公大人終於感動了佛陀嗎?」
接下來的幾天,接到了產屋敷耀哉命令的柱們,紛紛從四面八方趕了回來。
「好吧,我答應了。」
蝴蝶忍思考再三,最終決定接受赫菲斯托絲的好意,「謝謝神靈大人的成全。」
「多謝神靈大人,多謝衛宮大人。」
岩柱悲鳴嶼行冥雖然看不到赫菲斯托絲,但卻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無處不在的凜然神威。
想到這裏,他越發恭敬了。
赫菲斯托絲淡定地說道:「你也知道我是火神和鍛造之神,蝴蝶忍加入我的眷族,可學習不到什麼高深的藥理知識,只能當一個戰鬥人員,有些浪費了。」
赫菲斯托絲也可以隱藏自己的氣息,將自己變成一個普通人。
所以當他們看到赫菲斯托絲的時候,就知道赫菲斯托絲是神靈。
如果不是地錯的劇情崩的一塌糊塗的話,說不定現在的赫斯緹雅已經因為貝爾的事情,向你進行了土下座。
蟲柱蝴蝶忍。
這是一個身份,也是一個標誌。
「精通藥理和毒理學嗎,總感覺你比起我的眷族,更加適合米赫的眷族呢。」赫菲斯托絲在看到蝴蝶忍的時候,如此說道。
「這個就由忍自己決定吧。」
不過就在剛才,衛宮和赫菲斯托絲在和-圖-書屋子裡聽到了產屋敷耀哉和鬼殺隊的柱之間的對話,所以衛宮建議,為了避免這群人冒犯她,讓赫菲斯托絲給他們來一個下馬威。
產屋敷耀哉點了點頭,「我是不會在這方面欺騙大家的。」
他作為鬼殺隊的當家,當然希望蝴蝶忍可以由更好的發展,而不僅僅是當一個戰鬥人員。既然連他的神靈都不在意,他當然不會說些什麼。
蝴蝶忍眼睛不由一亮,醫神,那豈不是說……
衛宮這番話說的合情合理,再加上產屋敷耀哉一副恨不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樣子,赫菲斯托絲經過一番思考後,乾脆點了點頭。
「主公大人,你這是……」風柱不死川實彌一臉激動。
他們跟著產屋敷耀哉一起來到了府邸的大廳,開門而入的一剎那,他們就看到了坐在大廳內的赫菲斯托絲。
沒有想到自己加入了這位神靈竟然還認識建御雷這位武神。
衛宮解釋道:「這種姿勢叫做土下座,代用於向身份高貴的人表達謙恭之意,當然也有表示最深切的歉意或者誠心請求之意。這玩意建御雷熟練的很,你可以向他詢問。」
所以前任水柱鱗瀧左近次第一次看到赫菲斯托絲的時候,並沒有在這方面想過,而是通過種種線索,隱約猜到了赫菲斯托絲的身份。
霞柱時透無一郎神遊天外,水柱富岡義勇沉默不語。
看樣子,赫菲斯托絲這位女神大人絕對不是一位簡單的神靈,說不定也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女神。
「沒錯,一個醫神和圖書。」赫菲斯托絲點了點頭說道。
蟲柱蝴蝶忍二話不說跪在了地上,相當標準的土下座。
蝴蝶忍好奇地問道:「神靈大人,請問米赫也是一位神靈嗎?」
而另一邊,產屋敷耀哉在聽到建御雷三個字的時候,心頭一跳。
赫菲斯托絲看出來了她似乎有些心動,乾脆說道:「如果你想要加入米赫眷族的話,我可以向他推薦你。」
產屋敷耀哉解釋道,鬼殺隊地位最高的當屬他這位當家,但接下來就是鬼殺隊的柱了,這一點就算是他的妻子和兒女都略有不如。
產屋敷耀哉搖頭說道:「不行喲,對神靈大人出手可是大不敬。」
眾人看到面容英俊,雙目復明的產屋敷耀哉,幾乎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好像人們看到桌子的時候,知道這是一個桌子,看到蘋果的時候知道這是一個蘋果一樣,只要稍微有一點常識的人,就不可能將桌子認成蘋果。
產屋敷耀哉聽到赫菲斯托絲鬆開,難以掩飾心頭的驚喜,臉上綻放出一個笑容,立即跪伏在地,來了一個標準的土下座。
風柱不死川實彌皺起自己的眉頭,「神靈賜下的恩惠嗎?該不會是騙子吧。」
岩柱悲鳴嶼行冥連忙問道:「主公大人怎麼了。」
產屋敷耀哉微微一笑,「我知道大家在擔心什麼,不過請相信我,赫菲斯托絲上神大人絕對不是騙子。」
唯獨蟲柱蝴蝶忍是鬼殺隊治療設施「蝶屋」的主人,平日里經常留在蝶屋之內,是接到命令字后,第一個趕來的柱www.hetubook.com.com
蛇柱伊黑小芭內難以置信地說道:「主公大人不但恢復了容貌,而且就連眼睛都恢復了,面色紅潤,宛如一個健康之人。」
產屋敷耀哉溫和地說道:「大家,我之所以可以恢復健康,全靠神明大人的幫助,而我召集大家回來,也是想要將神靈大人介紹給大家,我希望大家可以加入神靈大人的眷族……」
神恩如海,神威如獄。
水柱富岡義勇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赫菲斯托絲好奇地問道:「這個姿勢到底是怎麼回事?」
蟲柱蝴蝶忍笑吟吟地說道:「我知道大家都在擔心,不過我見鬼那位,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神靈大人,這一點請毋庸置疑。」
唯一一個可以站著的人,就是岩柱悲鳴嶼行冥。
這些柱之所以乾脆利落的跪了下來,是因為他們看到了赫菲斯托絲。
要知道蟲柱可是他們鬼殺隊的人。
緊接著,音柱宇髄天元,炎柱煉獄杏壽郎,風柱不死川實彌,霞柱時透無一郎,水柱富岡義勇,戀柱甘露寺蜜璃,蛇柱伊黑小芭內等人紛紛跪了下來。
蛇柱伊黑小芭內問道:「如果神靈大人真的存在,為什麼千年之前不出現,直到現在才出現?」
當然,這個想法只不過是在衛宮的腦海里一閃而逝,他並沒有說出來。
有句話是怎麼說來著。
有趣的是,這種身份是可以隱藏的,就好像衛宮可以用絕來隱藏自己的氣息一樣。
岩柱悲鳴嶼行冥雙手合十,緩緩說道:「既然是神靈大人,一定很強吧,我可以試探一下嗎?」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