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鬼滅之刃
第016章 惡魔

衛宮若有所思,說道:「行吧,那櫛灘美雲交給我好了,你找個機會,讓我和她見上一面,我親自去說服她。」
下一秒鐘,衛宮就來到了梁山泊,突兀的出現在了梁山泊道場的房間內。
衛宮說道:「我又沒讓你們和黑暗全面合作,你們可以挖人啊,將黑暗的人挖到你們這邊,我記得一影九拳中有不少人曾經是你們的同伴吧。」
衛宮點了點頭,又對風林寺隼人說道:「那妖拳之女宿櫛灘美雲交給你好了,畢竟你們兩個有交情。」
衛宮說道:「你現在學會了念,只要把他按在地上摩擦一遍,還怕他不回頭嗎?」
「你說我說的對嗎?」
以風林寺隼人為首的達人們,在第一時間趕了過來,聚集在道場的大廳內。
逆鬼至緒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五種呼吸法都有同一種呼吸法的特點。」
馬劍星摸了摸自己快要禿頂的腦袋,「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相當大的工程呢,僅靠我們幾個人,確實有些困難。」
他站了起來,走到院子里,手裡多出了一把太刀。
這番話說的眾人無言以對。
不過他並沒有意氣用事直接拒絕衛宮,反而說道:「我可以嘗試一下,不過我不敢保證那傢伙會回心轉意。」
有多餘的時間,去其他世界逛逛不好么,為什麼要把時間浪費在創造一門呼吸法的身上,是其他世界的美食不好吃了,還是風景不夠吸引人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看似平和-圖-書凡的招式之中,帶著濃烈的殺機。
「現在,我就給你們演示一下,日之呼吸。」
不過他很好奇,「你打算怎麼說服櫛灘美雲,她可不是那樣容易動搖的人。」
「如果她喜歡金錢,我就給她錢。」
而他的出現,頓時引起了梁山泊達人們的注意。
不過沒關係,衛宮如果不願意,完全可以讓其他人去做這件事情。
而是……另外一群人。
衛宮輕描淡寫地說道:「人生在世,無非就是為了衣食住行,而你們這群練武之人,雖然在這方面看的很淡,但依舊有弱點。」
「那就換人。」衛宮也不勉強,看向了逆鬼至緒,「人越拳神本鄉晶曾經是你的好友吧,你要不要把他拉回來。」
「相當優秀的呼吸法。」風林寺隼人說道;「至少比我知道的呼吸法都要優秀。」
這是本鄉晶留給他的紀念。
在過兩天,達到「全集中·常中」狀態應該沒什麼問題。
但是現在,沒去的馬劍星,阿帕查和岬越寺秋雨也學會了念。
「怎麼,做不到嗎?」衛宮反問。
但可惜的是,那隻不過是特效而已。
香坂時雨也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當然不是鬼滅之刃的柱們。
「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就好像這五種呼吸法是從一種呼吸法之中演變出來的。」馬劍星十分贊同逆鬼至緒的看法。
衛宮則扭頭看向馬劍星說道:「馬槍月是你哥哥,你應該沒有問題吧。」
逆鬼至緒一想還真www.hetubook.com.com是,不由露出了一個興奮的笑容。
沒錯,他說的就是來自於冥風淳樸的魔界的小惡魔(劃掉)天使……月乃瀨·薇奈特·艾普莉爾。
「交給我吧。」
不過衛宮可沒有一直舞下去,而是舞了一遍之後就停了下來,然後把日之呼吸的特點和節奏和盤托出。
馬劍星苦笑著說道:「衛小哥你對黑暗還真是了解啊,不過大人你說的沒錯,馬槍月就交給我吧,能夠將自己的哥哥從黑暗中拉回來,也可以了結我多年的心愿。」
逆鬼至緒聽到衛宮提起人越拳神,臉上的傷疤似乎都在隱隱作痛。
衛宮繼續說道:「我記得拳聖緒方一神齋曾經是你們梁山泊的記名弟子吧。」
風林寺隼人心想如果僅僅是讓衛宮和櫛灘美雲見上一面,倒是沒什麼。
「如果她喜歡殺人,我就帶她去殺壞人,反正壞人這種東西殺之不絕。」
所以衛宮不會在這方面下功夫。
逆鬼至緒神色一凜,果斷的搖了搖頭,「不行,黑暗不行。」
顯然,風林寺隼人一群人回來之後,就把念交給了他們。
「如果她想要長生不老,我就給她長生不老,不過前提是她必須為我工作。」
衛宮從頭到尾,將日之呼吸十三個招式完完全全的展現了出來,雖然每一個招式都會消耗一些體力,但隨著呼吸,這些消耗的體力就會快速恢復。
逆鬼至緒看著一地的包裹,不由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喂喂喂,一百和圖書種呼吸法可不是鬧著玩的啊,想要將其融為一體,就靠我們幾個人。」
果不其然,聽到衛宮的詢問,眾人點了點頭。
梁山泊的大人都是精通此道的高手,否則也不可能修鍊出武者的氣。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多,風林寺美羽應該還在學校,沒有回來。
衛宮拿起太刀,在眾人的面前跳起了火之神神樂,雖然灶門炭治郎每次施展出火之神神樂,也就是日之呼吸的時候,刀鋒的周圍都會燃起熊熊大火,絢麗多彩。
「這些都是帶給我們的嗎?」岬越寺秋雨問道。
「特殊的呼吸法。」衛宮回應的同時,目光掃視了這些達人。
年輕時的櫛灘美雲曾經和他一起對付過黑暗,兩個人曾經數次搗毀了黑暗的一些基地。
「聰明。」衛宮打了一個響指,從院子里走回大廳,將其他的包裹一一打開,「這些全部都是呼吸法,以及和呼吸法配套的劍術,林林總總有一百種左右吧。」
「這你就說錯了。」衛宮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有些時候,惡魔可比我還要善良啊。」
他就不相信了,自己親自出馬,還說服不了一個櫛灘美雲。
實際上日之呼吸在施展招式的時候不會有火焰,而水之呼吸在揮舞的時候也不會有水龍跟隨。
尤其是風林寺隼人,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呼吸節奏,掌握了日之呼吸。
當然,衛宮是不會去做這種事情了。
末了,衛宮問道:「都學會了吧。」
「原來是衛宮小哥啊。」風和*圖*書林寺隼人呵呵笑了起來,看著衛宮腳邊一大堆的包裹,忍不住問道:「這些是……」
這個世界其實也是有呼吸法的。
馬劍星說道:「我贊同逆鬼的話,黑暗不行。」
「我要你們做的事情很簡單,以日之呼吸為核心,將這些呼吸法的特點都給我融合起來,創造一門超越日之呼吸的呼吸法。」
但後來兩個人就分開了。
眾人點頭,抱著五大基礎呼吸法看了起來。
衛宮點了點頭,「沒錯,風,炎,水,雷,岩五種呼吸法確實是從一種呼吸法演變過來的,這種呼吸法叫做日之呼吸,是某個世界一切呼吸法的源頭。」
風林寺隼人搖了搖頭說道:「他不行,他對武術的最求已經走火入魔,最終背棄了梁山泊,進入了修羅道,這樣的人學會呼吸法只會更加麻煩。」
風林寺隼人有些為難,摸了摸自己的鬍子,「我和櫛灘美雲確實有過一段交情,但也僅僅是年輕時候的交情而已。」
梁山泊的眾人被衛宮這番話震的是目瞪口呆。
衛宮將這些呼吸法和劍術打包后,向赫菲斯托絲說了一聲自己要出一趟遠門,就帶著這些包裹離開鬼滅之刃世界。
「如果她喜歡戰鬥,我就帶她去找人戰鬥,我知道的戰鬥狂人不在少數。」
看的人眼花繚亂,直呼卧槽。
因為他們知道衛宮說的一點也沒錯。
「說實話,我連她竟然加入了黑暗的原因都不知道,想要將她拉回來,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不一會,梁和*圖*書山泊的一群達人總算是把五大基礎呼吸法都看完了。
上一次跟他一起前往獵人世界的大人是風林寺隼人,逆鬼至緒和香坂時雨,學會念的也是這三個人。
衛宮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紅茶,出生的望著門外湛藍的天空,慢悠悠的喝了起來。
「沒錯。」衛宮打開包裹,將五大基礎呼吸法發放到了每一個人的手裡。「你們先看一下,看完了在跟我說。」
良久,風林寺隼人不由苦笑著說道:「如果不是知道衛小哥你的身份,我還以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惡魔呢。」
在他看來在場的眾人都是武術達人,又學會了念,身體素質絕對過關,不會出現那種無法學會的尷尬局面。
這也是灶門炭治郎的父親會說,只要呼吸正確,就可以一直舞下去。
當然,準確來說是氣功。
岬越寺秋雨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衛小哥你忽然給我們送來這幾個呼吸法,是想要我們做什麼吧。」
雖然這邊的放學時間很早,但如果衛宮沒有記錯的話,風林寺美羽還是體操部的成員,回到梁山泊怎麼也到了四五點鐘了吧。
以這群人的實力,學會念不在話下。
「那就去找人。」衛宮大手一揮,「這個世界的達人可不光你們幾個,我記得你們應該認識其他的達人,將他們找過來跟你們合作,如果還不夠,就去找黑暗。」
「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會有慾望,只要有慾望,我就可以想辦法滿足他們的慾望。」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