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算計

杜雲蘿斜斜靠在美人榻上緩了緩神。
胸有有數,又怎麼會與杜雲諾鬧成那副樣子?
杜雲蘿聞言,鬆開了錦蕊,一把抓住了蘭芝的手腕:「姐姐與我說實話,二伯父之前氣勢洶洶地要訓我,是為了外頭的那些風言風語?因為安冉縣主喜歡世子,家裡又為我和世子在議親,所以縣主就連我一道恨上了?」
蘭芝好言哄道:「姑娘,萬事有老太爺、老太太,姑娘放寬了心。」
「她哭!我還哭呢!」杜雲蘿尖聲叫道。
杜雲蘿沒歇許久,便把錦蕊和錦靈喚到跟前:「錦靈隨我去清暉園,錦蕊守著這兒,剛才的事兒,只怕沒半個時辰就到處都知道了,到時候少不得有人過來打聽,錦蕊,該怎麼說有數吧?」
杜雲蘿模樣好,便是哭了,也叫人心疼不已。
唱戲,果真是累人的。
杜雲蘿吸了吸鼻子,她氣性大,卻也不會給蘭芝沒臉,抽著氣道:「姐姐怎麼回來了?」
畢竟,在杜雲諾過來之前,杜雲蘿已經從她和圖書的嘴裏曉得了外頭事情的大概。
她就說呢,姑娘什麼時候給芽兒準備過銅鈴,那銅鈴分明是要給清暉園裡的趙嬤嬤養的那隻白貓的。
杜雲蘿沉悶應了。
尤其對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婆來說,真的耗神耗力。
水月應了一聲,出去要吩咐,就見杜雲蘿帶著錦靈來了。
定是套話做戲嘞。
杜雲蘿的本意不是與蘭芝胡攪蠻纏,見差不多了,也就收手了。
杜雲蘿很滿意,錦蕊對錦靈雖是有些小心眼,卻不失為一個忠心又聰明的,只要是良性競爭,她是不反對。
蘭芝幫著錦靈、錦蕊替杜雲蘿凈了面,又說了一通好話,這才急匆匆回蓮福苑去了。
「裡頭到底什麼個狀況,連錦靈也沒說明白,只聽得哐當一聲,後來四姑娘哭著走的,蘭芝姑娘替老太爺送東西來,進屋裡勸了姑娘,想來老太太那兒,這會兒也知道了。」水月答道。
蘭芝見她還肯說話,鬆了口氣,賠笑著進去,把石頭放和*圖*書到桌上:「芽兒很是喜歡銅鈴,老太爺逗著玩,高興極了,這個石頭是老太爺給姑娘的。倒是姑娘呀,怎的哭得如此傷心?這要是讓老太太老太爺知道了,心都痛死了。」
一聽碎了瓷碗,蘭芝唬了一跳,腳下越發飛快:「可有傷著人?」
「去,使人去喚了錦靈或者錦蕊來,她們兩個大丫鬟,總有一個能說明白的。」甄氏攏了攏身上的披肩,催道。
甄氏愛貓,礙著身體原因,就由趙嬤嬤養著,閑時抱來逗一逗。
杜雲蘿撲到榻子前,抱住甄氏的腰,聲音沙沙:「母親,我和世子的婚事傳得沸沸揚揚了,雖然兩家是在議親,可鬧成這樣,我還有臉嗎?我嫁過去也沒臉了!」
現在想來,倒也明白。
依著杜雲蘿那性子,只是把瓷碗砸地上,沒有朝著人面砸過去,已經是克制的了。
到了屋外,錦靈打了帘子,高聲傳了一聲:「姑娘,蘭芝姐姐來了,姐姐在園子里遙遙瞧見四姑娘哭著走了,就https://m.hetubook.com.com過來看看您。」
在這事體上,蘭芝本就偏向杜雲蘿,一見她如此委屈,眉頭不由蹙了蹙:「姑娘,是奴婢。」
把銅鈴交給蘭芝,就是看準了杜公甫素來喜歡禮尚往來。
對於幺女,她素來關心,安華院里伺候的人,多是與甄氏身邊人沾親帶故的,一丁點小事,自不會胡亂來報,但這等爭執砸東西的大事,卻沒有誰敢瞞著。
不熱絡的態度讓水月的心一沉,這定是還憋著氣,不高興呢。
甄氏曉得杜雲蘿過來了,聽腳步聲進了,抬聲道:「囡囡,快來母親這兒。」
讓守著屋門的小丫鬟通傳甄氏,水月趕忙迎了上去:「姑娘,太太正想姑娘呢。」
甄氏聽了水月的話,柳眉一凝:「與雲諾吵起來了?怎麼回事體?」
杜雲蘿見那白貓活潑有趣,很是粘人,特特尋了個銅鈴來,說要繫上。
但凡杜雲蘿送了東西去,一定會有東西送回來,杜雲蘿就是要讓蘭芝走這一趟,讓她親眼看到她們姐妹爭www.hetubook.com•com執了。
醒來之後,並非沒有大哭過,但那種悲喜交加下哭出來,和此刻這哭鬧是全然不同的,一個是真情流露,一個是半真半假。
今兒個說要把銅鈴給芽兒,錦靈還很是不解。
「我的好姑娘呦!」蘭芝捧著杜雲蘿的臉,見她哭得眼睛都腫了,先讓錦靈去打水,才又道,「好端端的,姑娘怎麼說這些呀?」
錦靈趕忙跟上了蘭芝的腳步。
她是在算計蘭芝,畢竟,今日姐妹這一場鬧,還要透過蘭芝的嘴傳到夏老太太那兒去。
蘭芝暗暗鬆了一口氣,她是親耳在夏老太太跟前聽了杜懷平的話的,設身處地想,若她是杜雲蘿,定要氣出病來。
清暉園裡,甄氏剛剛得了消息。
蘭芝邁進了中屋,透過往東稍間的珠簾,她見到抱著錦蕊抽泣的杜雲蘿。
杜雲蘿撅著嘴:「剛才四姐姐來與我道歉,說是為了臉面,把議親的事情在縣主及笄禮的時候說出去了,她說她也不知道會弄成這樣子。可我真的生氣了啊,她的臉面要緊,https://m.hetubook.com.com那我的臉面呢?外頭如今都傳遍了,我怎麼辦?」
錦蕊彎著眼睛點頭,姑娘留她下來,又是這等要緊事,她心裏高興著:「姑娘放心,奴婢清楚的。」
卻是不得不做。
「沒傷著沒傷著,那瓷碗砸在地上,趕緊就收拾了。」錦靈道。
錦靈本就聰慧,想清楚了這些,她眼珠子一轉,嘆道:「剛剛姑娘打發了我和錦蕊,與四姑娘一道吃粽子呢。起先還好好的,後來不知道怎麼鬧了起來,我們進去時,連瓷碗都砸了。」
錦靈這一句話,讓杜雲蘿清楚了蘭芝掌握的消息,心中贊了一句錦靈會說話。
杜雲蘿看了一眼白皙幼嫩的手,她是重回豆蔻,心神也開朗不少,但骨子來還是有些老婦人做派,這等撒潑哭鬧砸東西,仔細算算,也有半輩子沒做過了吧。
蘭芝念了聲阿彌陀佛。
讓蘭芝去了杜公甫那兒再折回,確實是杜雲蘿的算計,但她也有控制不好的地方,比如蘭芝回來的時間。
蘭芝的眉心一陣痛,這真也好假也好,她一個丫鬟,哪裡能說?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