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要以哀求的方式去挽回

沈上時的語速倒是出奇的快:「三姐、三姐夫,剛才我和老師在書房裡聊天,轉眼師娘就不見了,老師和楊羽已經出去找了,我現在也得趕緊去。家裡沒人,你們回家等著吧,萬一有人看到師娘口袋裡的地址和電話,然後就把她送回來呢。」
突然的喜悅讓她皺紋遍布的臉龐變得更紅潤,她掙開楚楚的手,對著楚楚身後的方向招手喊道:「華尚,華尚!」
楚楚先讓沈上時送外公外婆回去了,讓楊羽留了下來。
十幾層台階上的路燈光中,一棵枯槁的海棠樹旁,一個將白髮梳得一絲不苟,髮髻上還別著一朵紅色假花的老婦人一個人站在樹下,她四周張望著,像是在等誰的到來。她那麼安靜地站在那裡,燈光像一束聚光燈般灑在她身上,彷彿是舞台劇中的女主角。
「外婆!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大家都急死了!」
楚楚70歲的外婆患有老年痴呆症,經常不記得家裡人是誰,總是重複做同樣的事情,行為舉止像個小孩子,一步也離不開外公。可今天她不知是怎麼了,一個人能走出去這麼遠。
外公給了外婆一個圓滿的大年三十,而楚楚仍舊處於失戀狀態,沒人能挽救得了她。
一時間,楚楚愣了。她啞口無言,甚至啼笑皆非。她忽然覺得眼前的那個男人那麼陌生,曾經那個在寒冷冬日https://m.hetubook•com.com給她搓手取暖,在她走累了的時候一把把她橫抱起來,在她同他吵架流淚時猝不及防親她一口的男人,再也不見了。
外婆並沒有理會楚楚焦急的聲音,而是一把抓住了沈上時的手,開心地像個小孩子:「華尚,你來了,你終於來了……我……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
楚楚的媽媽因為驚慌失措,半天沒反應過來,只是半張著嘴急忙點頭道:「行,注意安全,快去吧。」
楊羽:「……」
「我會改!」
楚楚和沈上時都愣了,外婆把沈上時誤當成是外公了。
外婆恍悟了過來,用陌生的眼神看著沈上時,牢牢抓住他的雙手漸漸放開,搖頭道:「你不是華尚……你不是華尚……他呢?他去哪兒了?他說過會來這裏等我的……今天娘包了餃子,弟弟妹妹也從外面回來了,華尚說好要和我一起回家過年的,他說讓我在這裏等他,怎麼不來了呢?」
外公似是明白了外婆為什麼會到這裏來,他用滿是皺紋的手擦乾了外婆的眼淚,笑道:「怎麼會呢,走吧,我們回家吧,吃餃子去,大家都在家等著呢,吃完餃子咱們打麻將,好不好?」
楚楚的心突然「咯噔」一聲,臉上的表情變得木然。
「是我求你那麼做了嗎?我求你了?還是我逼你了?」
hetubook•com•com楚楚聽媽媽說,外婆任性了一輩子,無論大事小事都愛和外公吵,可外公每次都是用微笑來回應他,無時無刻不在包容著她。外婆的任性是沒有道理的,可是有了外公,一切的錯誤都變成了美滿的幸福。
「我現在沒心情和你說這些,當務之急是找到外婆。」
楚楚「嗖」的一聲躥了出去,追著沈上時的身後喊道:「我跟你一起去!」
楚楚:「……」
楚楚和沈上時同時向後望去,果然是急急忙忙趕來的外公,而在外公身邊的,還有一個人,他是楊羽。
楚楚一個趔趄,險些摔倒,樓道里的燈「唰」的亮了。
楚楚思索了一會,忽然想起了什麼,道:「她在元大都的那個公園裡,一定在!因為外公總帶她去那裡,她肯定認為外公在公園所以會去那裡找他!」楚楚一直覺得自己很理解外婆的想法,或許女人的思維都是一樣的。
外公家的聚會一般到晚上才會舉行,於是楚楚和爸媽先去了奶奶家,一直到五點多鍾她才到了外公家。
這時,楚楚的父母從後面走了過來,楚楚的媽媽笑意盈盈道:「小沈啊!這麼著急忙慌的,要幹嘛去?」
楊羽把楚楚一個人留在蒼白刺眼的路燈下,臨走之前,他對楚楚說:「楚楚,我們之所以會走到這個地步,你也有責任。我之前之所以不和圖書告訴你是怕你難受,對不起。還有,梁音太柔弱,你要發火沖我來,別去找她麻煩,她受不住。」
「師娘,我是上時啊,您好好看看我?」
楊羽冷漠地搖頭:「別想了,不可能了。我沒法像你外公一樣包容你外婆的任性和無理取鬧。我真的受夠了!你聽聽你說的這句話,別丟下你一個人?楚楚,你真的還太小,這句話在我看來太過幼稚,或者就是你言情小說看得太多了。」
「你改不了!你骨子裡就這樣!你好好想想,咱們交往的這段時間,你無時無刻不在纏著我,給我發簡訊打電話,有時候我故意關機,就是想避開你。梁音這點比你好太多了,雖然我還不是特了解她,但我就是喜歡和她在一起,最起碼沒有和你在一起這麼累。」
楚楚突然站定,指向前方不遠處,「快看!那個人是不是外婆!」
梁華尚,那是外公的名字。
或許是外公和外婆的愛情觸動了楚楚,她認定自己就是外婆的影子,她和楊羽的這段感情能走到這步,錯全在她,她決定拋棄那妄自尊大的自尊心,挽留住楊羽。
沈上時:「……」
旋即,外公對楚楚和沈上時還有楊羽道:「不好意思啊,我們倆又秀恩愛了。」
楚楚微笑著拉過外婆的手道:「我帶你去找你的華尚好不好?」
外婆仰起頭看著外公,眼神一如當年那般hetubook.com•com溫柔。看著看著,她忽然哭了:「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以為你不和我一起回家吃餃子了……今天弟弟妹妹都回來了,你要不來,家裡就不熱鬧了……」
這樣的舉動令楚楚心底一酸,以前在冬天的時候,楊羽也經常會把自己的圍巾給她。
其實這不止一次了,在過去,外婆也總對著沈上時喊:「華尚,華尚……」
「你能不能想想我的好?」楚楚的眼睛里閃爍著驚人的光亮,似是淚光,「你還記不記得那次你被朋友騙了三萬塊錢,那是你爺爺的僅有的存款。那年寒假,大冷天我穿著裙子,在店門口每天站七八個小時,打工給你湊錢,我站了整整仨月。你做人有點良心好嗎?」
暮色四合,老舊的紅磚瓦房排列圍成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枯槁的樹枝上掛滿燃盡的炮仗碎末。楚楚剛要上樓,就和從裏面一邊套上黑色呢子大衣一邊疾步往外走的沈上時撞了個滿懷。
原來,太在乎一個人,也會變成錯。
冷風蕭瑟,楚楚的身體打了幾下寒顫,兩個人彼此沉默了良久以後,楚楚終於鼓起勇氣,強顏歡笑道:「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你看我外公外婆多幸福啊,我們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幸福的……所以拜託你,別丟下我一個人。」
「鈴鈴,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裏來了,快跟我回家!」外公一邊說著,一邊將自www•hetubook•com•com己的棕色羊毛圍巾圍在了外婆的脖子上。
也許是因為外公年輕的時候長得和沈上時太像了的緣故吧。楚楚曾經看過外公年輕時的照片,也差點誤以為是沈上時。不過當她仔細端看的時候才發現,照片上那個笑得風雅且擁有那個年代獨特氣質的男人,並不是沈上時。
元大都公園的那條小河結滿冰,楚楚和沈上時在公園裡那片漆黑的小樹林中喊著外婆,然後他們又穿過樹林,跑過石橋,一路不停的呼喊著。
沈上時跑了過去,楚楚尾隨其後。
「今天楊羽很早就來了,你外公還以為他是來找你的。不過我倒是覺得這對挺配的,物以類聚。」沈上時一邊大步疾走一邊說道。
沈上時覺得,與其跟沒頭蒼蠅似的亂找,不如相信一次楚楚的判斷,於是他拉起楚楚的手向公園跑去。
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一個被前男友甩了還去哀求他回來的大笑話。
楚楚蹲在路燈下面,心裏完全被一片蒼茫而空洞的無助感所覆蓋,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人被丟棄在荒野的最中央,除卻無助,更多的是恐慌。燈光蒼白而耀眼,狠狠地澆了下來。她使勁咬著唇瓣,淚水無聲無息的,不間斷地流了下來。她拋棄了一切自尊去挽回這段感情,卻越弄越糟。
沈上時忽然站住腳,回過身對楚楚道:「聽著,你外婆她走不了太遠,我們分頭去找。」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