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突髮狀況

老妖孽愜意的曬著太陽,一臉享受道:「我不介意你養我啊~」
曲終人散時已是暮色四合,溫暖柔和的橘色光線將北都鍍上了一層暖色。楚楚站在小店門口,看著逆光中的楊羽。他的笑容還是那樣壞壞的,笑的時候眼睛眯得小小的,有一刻的恍惚,楚楚彷彿回到了那段她最幸福的時光。
至少這可以讓楚楚死心塌地的承認,這段感情之所以會崩潰完全是因為她的錯。至少他還能在她的心裏留下僅存的一點美好回憶。
沈上時總是能那麼輕易的改變她的情緒,他總能在她墮落到狼狽不堪時給她一巴掌讓她清醒,他總能在她像個沒頭蒼蠅茫然無助時把她的蒼蠅頭安上,牽起她的手上戰場。
「發,發生什麼了?什,什麼私奔?」緊張和驚訝使他結巴起來。
等等,什麼情況?這不是計劃中的一部分!
溫暖的午後,老妖孽躺在搖椅上,悠哉的嘬著茶壺嘴聽著小曲兒,道:「不急,不急。」
於是楊羽帶她來到了一家位於購物街的偏僻的cosplay主題茶餐廳。這裏的獨特之處是每間包間都是風格迥異的裝潢。服務員應楊羽的要求帶楚楚來到英式宮廷的房間內。推門而入,楚楚眼前豁然一亮。四周為古典哥特式裝潢,面前的長桌上擺著精緻的燭台和餐具,身著女僕裝的服務員向她微微一福:「恭迎女王陛下。」
然而就在這時,隱藏在楚楚假髮里的voxm.hetubook•com•com微型耳機中傳出了沈上時的聲音:「梁音來了。」
楚楚坐回車裡,看向像她擺手的楊羽。
就在楚楚這樣想的時候,她聽到了那令人作嘔的甜膩又熟悉的聲音。
他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話,都可以恰到好處的令你有種莫名的愉悅感。他似乎早已把女人的心思完全摸透,所有姑娘在她面前好像都是透明的一樣。所以,楚楚終於知道當初自己為什麼這麼心甘情願的愛著他,為他付出了。
於是,楚楚將沈上時教她講的話一字不漏的複製給他聽。
楊羽是情場高手,通過幾句談話他便搜集到許多重要信息,比如『白月』是個從小被長輩們捧在手心裏長大的孩子,極度以自我為中心,且愛慕虛榮。但他並沒有帶她去高級餐廳,因為他清楚,白月這樣的富二代什麼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餐廳沒去過?而他也沒打算投其所好,詢問『白月』喜歡的茶餐廳,那樣沒有新鮮感。
楚楚心中的傷感被沈上時的一句話而變成憤怒。恨他騙自己,也恨自己太懦弱。
「親愛的~好巧哦~我來這約朋友喝下午茶,怎麼剛好碰見你呀,咦?這位是誰呀?」
……
「究竟要給他錢到什麼時候啊?」
楊羽聽完后,摸著下巴思索了良久。在他猶豫的這段時間內,楚楚也不由然攥緊了拳頭,直直盯著楊羽,生怕他拒絕。她表面很淡定,其實心裏非常沒底和圖書。因為在沈上時跟她說這個計劃的時候,她就覺得這計劃非常不靠譜。她認為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不可能聽信一個剛認識沒多久的女人的話,而且三十萬這個數目對於楊羽來說,簡直是天價,他要想拿出來就得找財務公司借錢。他會冒這個險嗎?
這時,房門被推開了,只見楊羽穿著西裝,學著執事的樣子道:「今日由在下伺候女王陛下用膳。」
楚楚抱著臂,高傲的仰起頭,優雅笑道:「您好,我是six集團董事長的二女兒,現在的身份是——」她看了下臉色煞白驚慌失措的楊羽。「楊羽的合作夥伴。」
楚楚從思緒中抽離出來,急忙點點頭道:「好。」
她看著他熟悉的面容,多麼希望他不是沈上時所說的那樣,她多希望在她救下他之後,他對她說的是『我要去我未婚妻家』,而不是——『我請你喝下午茶吧。』
楊羽揚了揚頭,道:「你司機來了,我看著你上車再走。」
楚楚心裏鬆了一口氣,緊握的雙拳也鬆了開來。她拿起面前的咖啡得意笑道:「為了我們的未來,合作愉快。」
況且,楚楚不想假裝聖母的說,她不恨梁音。相對於楊羽騙她的感情來講,梁音給她的傷害更大。她待梁音比待親姐姐還親,曾經楚楚為了梁音付出那麼多,梁音卻來橫刀奪愛。楚楚怎麼也想不通,天下男人這麼多,梁音為什麼非要搶她的男友?好,就算是梁音和-圖-書真的愛上了楊羽,難道她只要打著真心相愛的牌坊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當小三?
「那麼,您有什麼計劃么我的女王大人?」楊羽的笑意帶有一絲得逞。
楚楚想對她說:姑娘你三觀何在?被狗吃了么?
「一言為定哦,我的女王陛下。」說著,他像個執事一樣恭敬行禮。
楊羽急忙說道:「對,她看中了我的才華,想和我一起投資開一家公司。」
楊羽也舉了舉咖啡,笑得狡黠。「合作愉快,我的女王陛下。」
「你的號碼我記住了,改天有空的話還來這裏喝茶吧?」
楊羽愣了良久良久,於是楚楚又說了一句:我們私奔吧。
掃帚順著他的臉的上方砸了過去。
楚楚拿著掃把當掩護。「哎,你能不能別辦什麼事都不緊不慢的。萬一你投進去騙渣男的錢全都回不來了咋辦,那是你的養老金吧沈老師。」
楚楚想:您為了勾搭女人也不用付出如此大的犧牲吧?
楊羽連忙擺手,一口否決道:「不!當然不是!我當然是愛你的。那就依你,我把我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一起投資開公司,怎麼樣?」
難道這幾天楊羽的舉動令敏感的梁音有所察覺,而後跟蹤至此?
當楊羽感到時機差不多的時候,不出所料地,他開始以各種理由向楚楚借錢。開始的數額很小,只是幾百塊,到後來便是幾千甚至上萬。
「去死吧你!!!」
楚楚仍舊看著窗外對楊羽離去的背影,對沈上m.hetubook.com.com時道:「恨比捨不得要多。不過你說,他這輩子會真正的愛上一個女孩么?」沒等沈上時說話,楚楚便自問自答道:「如果他沒有那樣的童年,抑或是沒出生在那麼貧苦的家庭里,也許會吧。」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在沈上時的掌控之中。楊羽約楚楚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並且表露出對楚楚有愛慕之意,楊羽的演技爐火純青,這讓楚楚有時會產生他是真心對自己的錯覺,但那也只是一念之間。而楚楚也聽了沈上時的話,對他欲拒還迎。
梁音驚訝的張大了嘴,臉上一層濃厚的粉底堆在一起,好像只要她的五官稍微有點變化,那些粉底就會嘩啦啦的掉下來。
楚楚瞥了眼楊羽,他的額頭上已經蒙上了一層細密的汗水。看來是嚇得不輕。楚楚順勢道:「楊羽,你怎麼沒跟我說過你還有一個這麼漂亮的未婚妻啊?」而後,她微笑著看著一直伸著手等著她跟她握手的梁音道:「不好意思姑娘,你指甲里有泥,我嫌臟。」
楚楚看著他的這副嘴臉強忍住笑意,換了個姿勢繼續道:「我爸非逼我和一個什麼什麼富二代結婚,我不喜歡他。」說著她輕蔑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她將身子探了過去,用纖長的食指挑起他的下巴,曖昧笑道:「我喜歡你,我的小執事。」
翌日,楚楚約楊羽在世紀酒店的咖啡廳見面。楊羽剛坐下,就聽見對面單手托腮的楚楚說:「我們私奔吧。」語氣很平www•hetubook.com.com淡,又帶點命令的口吻。
不過楚楚並不擔心梁音把計劃攪黃,因為她現在是以投資方的身份和楊羽交往。梁音愛錢的心和楊羽簡直不相上下,她就算知道楚楚和楊羽的關係不正當,也只能忍氣吞聲。相反,楊羽應該比她更害怕梁音的到來,如果讓『白月』知道自己有女朋友,並且女朋友還懷了孩子,那麼……呵呵。
楚楚一愣,還以為自己穿越了。
楚楚很擔憂,非常擔憂。
於是,在楊羽的精心伺候下,楚楚做了一回女王大人。就以今天他的表現來看,楚楚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能勾到那麼多女孩了。
楚楚激他道:「難道我不是白家二小姐你就不愛我了嗎?」
「啊,承蒙您照顧我未婚夫。」說著,她向楚楚伸出手。
楚楚告訴楊羽,她所有的信用卡都被凍結了,但是她有一筆現金,大概兩百萬左右,藏在祖上的老宅子里,這手就是為了給自己留後路準備的。她想用這筆錢和楊羽合作開家公司,也讓楊羽拿出三十萬塊投資入股,並讓他先將錢打過來做擔保。
「怎麼,捨不得他?」
沈上時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悠哉的打了個哈欠道:「人性這種東西吧,和貧窮是有點關係,但天底下的窮人多了去了,比如我,可我也沒想著成天花女人的錢啊。」他的目光中突然帶著一股強烈的鄙夷,他冷哼一聲道:「每天總想著騙姑娘錢的男人,還能稱得上是個爺們么,呵。」
「下次我請你吃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