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楊羽和梁音玩脫了

此時梁音臉色煞白,她低著頭,彷彿蝶翅般的長睫毛微微顫抖,攥緊裙擺的雙手沁出汗水,良久良久以後,她輕輕的點了點頭,從喉嚨間擠出生硬的一個字:「是。」
楚楚暗罵一句卧槽,心想這廝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要去找小叔公……」說著,他掙扎著跳下了椅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走到沈上時旁邊。沈上時讓站在一旁侯著的服務員加了一把兒童專用椅子。
就在大寶正跟二姐吵鬧吃蛋糕的事情的時候,包間的大門『嘭』的一聲被人踹開了,隨後湧進了十來個拿著傢伙的男人。
「對了梁音姐姐,你跟大家說你懷孕的事情了么?」楚楚岔開話題。
「你們不是他家人么?今天你們把錢替他還了,只要我拿到錢就立刻走人。」
沈上時非常為難的說道:「小叔是說啊……咱都開上賓士寶馬了,就講究一點吧。那個楊羽,你能不能……把你西服上的prada價錢摘了……我看半天了實在看不下去了。」
楚楚聽到了外公的那句話,他沒有說楚楚的爸爸在,沒有說二姐夫或者大姐夫在,而是說,沈上時在這裏,不用害怕。但楚楚想,沈上時在這有個毛用,難道要他跟這幫人火拚么……別這麼殘忍好么外公,好歹他也是活生生的一個生命啊。
於是,一個新世紀好男人的形象在眾人心裏瞬間崩塌。
「沒門兒!」禿頭大哥斬釘截鐵。
一個粗獷而憤怒的聲音令楚楚四周聒噪的話語聲像是被什麼人按下了『暫停』鍵,頓時鴉雀無聲,大寶的哭鬧聲也戛然而止。
梁音一愣,隨後喜笑顏開道:「哎呀我今天一高興都把這事給忘了。外公外婆,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有寶寶了哦~」說著,梁音幸福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
大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好像在給自己壯聲勢。她沖梁音罵道:「梁音你他媽有病吧!在外面欠一屁股債還他媽租車來跟我們得和圖書瑟,還影響到外婆過生日!」說著她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怒道:「你還要不要臉!」而後,她走到外公外婆旁邊,將外婆饞了起來道:「外婆我們走,她自己的亂攤子自己收拾!」她瞪著梁音說道,似乎不是跟外婆說的,而是跟梁音說的。
楊羽和梁音得意的表情在瞬間愣住,半響后,倆人不約而同的找價簽,極其驚慌失措。
一旁,外公心平氣和的問向梁音:「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梁音挽著楊羽的胳膊,道:「楚楚我跟你說哦,找老公就得找個對自己好的,別圖錢也別圖他長相。唉不過現在離婚率那麼高,誰都說不好,結了還得離呢。而且像你們這年紀,離婚率就更高了。」
「楊羽你丫給我滾粗來!」
這時梁音跟個欠兒燈(形容什麼都上趕著。)似的,問沈上時:「小叔,你看著我家楊羽的時候幹嘛這副表情嘛~」
禿子大哥抬腿就給大姐夫一腳,大姐夫一個趔趄險些摔倒。禿子大哥怒道:「去你大爺的法治社會,我他媽就知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孫子向我們公司借了20萬,現在利滾利,是36萬,我是來討債的!」
楚楚想,或許外婆並不知道這是自己的生日聚會,也不知道自己是主角,但因為大家聚在了一起,所以她很開心。
楚楚心道,有你這麼說話的么?這是盼著我以後結婚後離婚么?
「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面對氣勢洶洶的這夥人,沒人敢說話,沒人敢動,當然,還有人沒反應過來。然而,這時大姐夫卻勇敢的站了起來,義正言辭道:「你們想做什麼!?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大寶低下頭一臉為難的樣子:「可是我不敢。」
「沈老師~我是很隨便的那種女人么~~」楚楚皮笑肉不笑對沈上時輕聲細語道。
「那你就去問問太外婆要不要吃呀,今天是她的生日呢。」
只有大寶打破了僵硬的局面,坐在和圖書大椅子上用筷子使勁敲著飯碗發出抗議的聲音。「我餓了我餓了!我要吃飯!」
「還沒有呢,謝謝姐姐關心。」
外公無奈的嘆了口氣。
眾人開始兩兩低聲議論了起來,大部分都在說,楊羽怎麼是這種人啊竟然招惹這種財務公司,這些人似乎都是黑社會的啊。
沈上時並沒有哄他,也沒有把他抱在腿上喂他吃飯,而大寶就自己拿著小勺在他身邊,還吃得很嗨。
「楊羽,聽說你家不是很有錢啊,梁音要的這些你能給得了么?」大姐高昂著脖頸垂著眼瞼端詳著自己指甲說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空氣中仍然僵硬而寒冷。
沈上時看著楊羽,皺著眉頭,一副很糾結的模樣。
楚楚的話很奏效,大家又將目標轉移到梁音身上,她再次成為了焦點。接著又說道她和楊羽結婚問題上,於是她把各種奇葩的想法說了出來。比如,她要坐著熱氣球從天而降,那時候還要有幾個扮演天使的女孩將她團團圍住,彷彿她是下凡的天使公主。
一提到楚楚的婚姻問題,楚楚便再度成為了眾人的集火目標。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楚楚,楚楚強顏歡笑著面對著眾奇葩,很多問題都回答得模稜兩可。經過之前的事情,楚楚現在已經做到了遊刃有餘,再也不像以前一樣面對親戚們的挖苦調侃默不作聲,手足無措。
「別他媽跟老子裝蒜,你以為我不知道?那車是你們去婚慶公司租來的!我告訴你,別給老子耍花招!」
「……」
這話說的可真感人,楚楚都要相信愛情了。
梁音繼續道:「女人一過二十五就沒法看了,再拖幾年就沒人要了呢。」
眾人雙目兩兩相視了半響,表情茫然又驚訝。
這時,大寶揪著二姐的裙子咋呼道:「麻麻我想吃蛋糕!」
「我……我明天就去籌錢行么?你們放過我吧……求你了就再寬限一天,一天!今天是我未婚妻的外婆的生日……」和-圖-書楊羽跟三孫子似的向禿頭大哥作揖。
「您是長輩,有什麼不能說的呢?」
「你隨便起來不是人~」
於是,大家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拚命夾菜,連聊天都顧不上了,一通風捲殘雲。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氣氛像輕柔氤氳在布上的顏料,漸漸舒緩開來。梁音很會來事的以茶代酒祝賀外婆生日快樂。外婆滿是褶皺的臉頰越加紅潤,她笑得合不攏嘴,「楚楚真乖。」
或者說,沈上時對小孩子還真有一套。
一間名為『滿月』的大包房內,房頂的巨大水晶吊燈耀眼閃亮的光芒灑在金黃色桌布上,桌子上擺滿了華麗精緻的菜品。然而所有人都沒有動筷子,只是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天,雖然他們早就餓的不行了,卻也沒人敢說什麼。因為楚楚的外公要等舅舅。
一旁,外婆像個擔驚受怕的小女孩,緊緊地拽著外公的手,外公拍拍她的手,示意不要害怕,在她耳邊低聲道:「別怕,上時他在這呢,他有辦法的。」
外公的語氣有些失落,「別等他了,快吃吧。大寶餓了吧?」說著,他對大寶和藹的笑了笑。
——真是皇上不急急太監。
「楚楚,最近過得還好嗎?有沒有新的男朋友?你都二十二了吧,也該到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這話,是坐在外公旁邊的梁音說的。她對楚楚優雅的微笑著。
大姐瞥了一眼滿臉橫肉低頭吃飯的大姐夫,冷哼了一聲,沒說話。
……
楚楚看向沈上時,他拿起根煙叼在嘴裏,悠然自得的點了上,嘴裏冒出些許的煙氣。她向他低聲問道:「怎麼辦?」
楚楚看了眼表,已經快一點了。
「我看你最近和小叔走得很近呀,萬一讓別的男人看到,會認為你是很隨便的那種女人呢。」她笑得很溫柔,語氣也很溫柔,一點都不像是在說別人壞話。
大姐不高興了,大眼睛對梁音一瞪,沒好氣的道:「我今年三十三了,怎麼就沒法看了?」
她剛說完,禿子和_圖_書大哥就用手裡的鐵棍指向她:「誰也不許走!我告訴你們,今天這三十萬不還,誰也甭想離開這!——還他媽報警?」話音未落,禿子大哥一把奪過了妄想報警悶聲不吭的二姐夫的手機,將手機摔碎在地。
「沈老師你太賤了!啊不——是太神了!」楚楚竊喜,低聲稱讚道。
眾人對這個數字表示驚嘆不已,楊羽也被嚇得渾身顫慄著,道:「可我……我現在沒錢啊。」
她想,可能沈上時是大寶唯一怕的人,她真不知道沈上時做了什麼會給大寶這樣一種信服並懼怕又喜歡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在楚楚小時也有。
梁音努力穩住情緒,故作優雅的站了起來道:「這樣吧,我把車抵押給你們,行不行?」
楚楚幸災樂禍的心想,完了,這回來個底兒掉,楊羽和梁音所有的事情都被抖摟出來了。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楚楚要想辦法趕緊讓這些離開這裏,畢竟現在是外婆的生日宴會。
其實楚楚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為什麼沈上時從不給大寶買玩具,大寶卻這麼喜歡他。為什麼嬌生慣養的大寶只要在沈上時身邊,他就變得乖巧聽話,不哭也不鬧。甚至有一次他對楚楚說:「小姨,小叔公喜歡吃巧克力嗎?」
楊羽抿著柔和的笑容道:「房子我們已經買好了,婚禮的錢全由我家出。對了,我剛給她買的那5系寶馬只是訂婚禮,結婚的時候還會給她買個賓士小跑。只要是梁音要的,我都會給她。」
「請問你們是……」楚楚的爸爸站了起來,問道。
「放心啦大姐,我的婚禮一定不會像姐夫給你辦的一樣那麼寒酸的。」這時,梁音急忙捂住嘴,作驚訝狀:「哎呀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不能說是寒酸,應該說是簡潔,大姐真抱歉哦,我說話又不走腦子了呢。」梁音一臉歉意的對大姐道。
從對面黑壓壓的一群人中,走出個身材瘦小,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他理了理西裝,笑眯眯客氣的說和-圖-書道:「寧(您)好,俺們似好運財務公司的員工,楊羽先森在俺們這借了三十萬以做只(資)金周轉,但他操(超)過期限三天後還沒的還,俺們似來催在(債)滴。現在他需要還……」中年男人思索了半響,一旁的另外一個男人提醒道:「三十六萬。」
楚楚回答道:「你可以自己問問他啊。」
楚楚轉頭對坐在她旁邊的沈上時低聲道:「還賓士小跑,我都懷疑他家現在揭不揭得開鍋。」
楚楚得意的對梁音挑著眉毛。
這時,大寶怕得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坐在楚楚旁邊的二姐急忙哄著大寶。楚楚又看向眾奇葩們,一個個的臉色都煞白煞白。平常這幫親戚一聽說誰家有喜聞樂見,那吐槽得歡樂著呢,如今一到關鍵時刻,都跟蔫了的柿子,大氣都不敢出,全都耗子扛槍窩裡橫。
「啊?不是啊。」
「我不管我就要吃!我才不管誰的生日!麻麻我要吃蛋糕我要吃!——」
這時,大寶扯開稚嫩尖銳的嗓音『哇』的哭喊了出來。儘管楚楚和他隔得很遠,但依舊能感到耳膜有陣陣的刺痛感。二姐夫正不停的哄著坐在他大腿上的大寶,大寶卻給了他一嘴巴……二姐夫尷尬的看向二姐,二姐那眼神大概意思是——你要敢罵他我就跟你玩命。於是二姐夫躲避開二姐的目光繼續哄著大寶。
梁音還跟楚楚的媽媽說用不用給楚楚介紹對象。媽媽說,楚楚還小呢,可以慢慢選。一邊的大姨接上話茬道:「都二十二啦,還小呢?你別總把她當小孩看啊,當心她都長不大。」
楚楚聽到這裏『噗』的一聲就把嘴裏的水噴出去了!沈上時嫌棄的看著她道:「你這是要瘋啊?」
眾人不約而同的望向門口處,領頭的禿頭男人的頭上紋上了大片的圖騰,他凶神惡煞的向楊羽走去,揪起他的脖領子怒道:「趕緊給老子還錢!」
楚楚忽然下意識的快速瞥了一眼坐在她旁邊的沈上時——老妖孽在給大寶表演吐煙圈!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