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喜歡上了他?雅蠛蝶

她尋思,為什麼當自己看到沈上時身旁的那個女人的時候,自己會那麼討厭她呢?明明她沒對自己做什麼,而且她還長得很漂亮。或許是因為太漂亮的緣故,讓她有些嫉妒吧?可在沈上時要牽著她的手離開的時候,她為什麼會哭得那樣傷心呢?她難道……捨不得他嗎?
楚楚迅速地想要抓沈上時的手,可是,在她即將觸碰到他那雙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箍住了,他的手看似近在咫尺,卻怎麼也無法碰到。
沈上時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微微側著頭道:「孩子,不是我打擊你,你考上清華的概率是和我當美國總統的概率是一樣的,醒醒吧。」
「楚楚,醒醒,醒醒。」
楚楚夾了一塊辣椒,放進了嘴裏,然後激動地對沈上時道:「沈老師,這兒的辣椒真好吃,不辣,還有點兒甜。」
「……」
聞言,楚楚從床上一下子蹦了起來,滿臉通紅,氣喘吁吁地怒罵道:「沈上時你個臭不要臉的!你流氓!你混蛋!」說著,她彎腰抄起手邊的枕頭扔向沈上時。
沈上時懶懶地打了個哈欠,說得很輕巧:「睡你旁邊啊,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是你一直抓著我不讓我走我才委身睡你旁邊的。至於對你做什麼……」旋即,他瞥了眼楚楚平坦的胸部,「我覺得還是算了吧。」
沈上時,你能不能別走,算我求你,別走,我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真正討厭過你,那些我說的理由都是假的。其實,那是喜歡你的表現,你知道的吧?你肯定知道……
這麼損的招,只有沈上時這老妖孽能想出來。楚楚心道。
楚楚跟個痴獃兒童一樣點點了頭。
楚楚恢復意識的第一個反應是沈上時沒走,他還在這裏。然後,她猛地坐起身使勁抱住了沈上時,淚水源源不斷地從她的眼睛里冒了出來。
不知為何,楚楚有一絲莫名的竊喜。https://m.hetubook•com•com
他靈巧地一閃,接住了枕頭。
楚楚乖乖地把眼睛閉了起來,然後由沈上時牽著她的手走。上了地鐵以後,很快楚楚便坐在了車廂里的座椅上,那時她心想,這就是平時多做善事的結果,多年積攢的人品今天終於爆發了。
話音未落,只見沈上時撲到楚楚身邊,像只小狗般可憐兮兮地哀求道:「老婆!就給我買了這件吧!」
生菜卷大餅真的那麼好吃嗎?楚楚很想這樣問他。
沈上時扶額,還不如昨天不管這沒心沒肺的小丫頭,真是枉費了他一片深情……
楚楚辣得眼淚都快出來了,但她為了能成功的坑一次沈上時,所以她絕不能讓沈上時看出來自己已經被辣成狗了。於是她左手使勁抓著自己的衣服,又夾了一塊,嚼得津津有味:「看吧,真不辣。」
「閉起來,聽我的。」
「可惜這一次不行了,你得自己回去了,因為我要和我的妻子回我們自己的家。」說著,沈上時與女人相視一笑,然後默契地同時轉過身。
不由分說,沈上時便拉起楚楚大步往店裡走去。
溫暖剔透的光芒中,楚楚氣鼓鼓地看著他。
「我這不是在這兒嗎……一直都在啊。」說著,沈上時用手指幫她揩淚,唇邊的笑容是無奈的寵溺。
「……」
沈上時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辣椒,放到了嘴邊。楚楚興奮地期待著他被辣得七葷八素的樣子。
鏡子里,映出一個英挺瘦長的人影,沈上時一邊整理著外套一邊對坐在沙發上的楚楚道:「怎麼樣,比模特穿著還帥吧?」
「把眼睛閉起來。」
楚楚用嫌棄的眼神打量著他:「您這個歲數已經不適合傑克瓊斯這麼新潮的品牌了,您可以去那邊的x霸男裝試試,專為中老年人設計的。」
她依賴他,捨不得他,甚至……有點喜歡他m.hetubook.com.com。是想和他在一起的那種喜歡。
「你再吃兩塊我就相信你。」
「……這個,應該不會有人想做賠本生意的吧?」
「你別轉移話題!那你昨天晚上睡哪兒了,有沒有對我做什麼!」楚楚目不轉睛地盯著他,質問道。
「……」
廣播結束后,沈上時雙手撐著講台道:「我跟你們講啊,你們現在即將面對一個很現實並且嚴肅的問題。」說著,他拿起了手旁邊的志願表,繼續道,「這張紙會決定你們未來的命運,所以要仔細思考,認真對待,別眼高手低,要結合自身情況填寫。」
沈上時看在楚楚這麼可憐的份上,決定帶她吃點好的,於是兩個人去了家旁邊的shoppingmall裏海吃了一頓。一家川菜菜館里,楚楚一邊流著鼻涕一邊吃著饞嘴牛蛙,簡直酣暢淋漓。
那天因為車限號,所以沈上時和楚楚只能擠地鐵去學校。因昨日某人酗酒過度,她這一整天都是昏昏沉沉的。今天又召開了實習生例會,會上,娘娘腔副校長拈著他那非常傳神的蘭花指說,一個月以後學校要通過公開課來對實習生進行考核,這對實習生最後是否能留在十二中起到決定性作用。
於是,楚楚在渾渾噩噩中對自己說:一定要把人生中第一次公開課上得很漂亮!
楚楚努力回憶著,腦子卻一片空白,她怔怔道:「完了,斷篇兒了。我只記得孫雅莉不停地灌我,然後我把他們都喝趴下了,再後來的事情就不記得了……」
那個姑娘俯下身,微笑著摸了摸楚楚的臉頰,楚楚下意識地躲開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夢裡的自己會這麼討厭這樣一個陌生的女人。
「真的!你看!我都吃了那麼多了!」楚楚的雙眼中冒出金燦燦的真誠的光芒。
「楚楚,你快過來,你外公心臟病又犯了,現在在醫院!」
那天晚上,她又做了個夢。她和-圖-書夢見她自己變成了5歲時的模樣,在那小時候的山坡上,夕陽西下,樹葉篩下的光點斑駁搖動。她看見沈上時牽著一個姑娘的手站在她面前。那個姑娘很美,和他站在一起簡直是天作之合,這讓胸前無大物的楚楚感到有些自慚形穢。
楚楚忙擺手道:「不不不,您誤會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在夢裡的你特別混蛋!竟然拋下我一個人在小山坡上,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怎麼辦,我被人拐賣了怎麼辦!」
晚上下了課,楚楚拖著像海參一樣沉重的身體蠕動著和沈上時出了校門。通往地鐵的路上人頭攢動,北都的晚高峰永遠是這麼忙碌擁擠,地鐵里飄滿了油膩混合著塵土還有韭菜餡餅的味道。楚楚萎靡不振地跟在沈上時身後,她心想,完了,肯定地鐵又沒座了。沈上時見她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便走到她身邊問她:「酒勁還沒過?」
楚楚忽然無助地哭了,不是因為自己回不了家,而是沈上時和另外一個女人離開了。她那麼無能為力,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他漸漸遠去,遠去……
回去的時候,楚楚站在傑克瓊斯專櫃前,遲遲不走,她滿臉憧憬地對沈上時道:「我要有男朋友,我肯定會帶他來這買衣服,那套新出的休閑西服要穿在他身上肯定特別帥!真的,我一直有這樣的夢想,我覺得能為心愛的男人買衣服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情。」
「算了吧我這幾天有點上火,楚楚,你要喜歡就多吃點,不夠我再給你買。」
於是,楚楚再次在糾結中告誡自己:就這樣吧,就和他保持這樣的距離吧,不能再往前走了,一步也不行!看看也不行!瞄一眼也不行!
突然間,楚楚好像反應過來什麼似的,猛地推開他,大吼道:「等等,為什麼我會在你的床上!」
「嘿,嘿,別在這兒吐啊,影響多不好啊。」
眾人發出陣陣起鬨聲。
「……」
「老師hetubook•com•com,我想考清華!」坐在最後一排的凌曉晨激昂澎湃地說道。
其實,楚楚騙了沈上時,她記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和說過的話,還有當時自己內心強烈的感動與無法抑制的淚水。但是楚楚不想承認,不知不覺中沈上時已經在她心裏佔據了那麼重的分量。
沈上時挑眉,點了點頭,慢條斯理道:「忽悠,接著忽悠。」
「啊?」
楚楚百無聊賴地撐著下巴,鄙視地瞥了他一眼:「呵呵,你有把25塊錢的衣服穿出250氣質的本事。」
驟然間——
「我夢見你走了……我夢見你和一個奇怪的女人走了。」她又哭了,還哭得很傷心。
沈上時笑得很愉快,非常愉快。
「小姐,這套衣服穿在你男朋友身上簡直太帥了!」一個花痴得最嚴重的女店員對楚楚道。
但是,從電話里傳來的媽媽的那焦急又帶著哭腔的話,卻讓她的心迅速一沉。
就在此時,楚楚的電話響了,上面顯示的是「母上大人」,楚楚對沈上時表示先接電話,一會兒再說。
「……你忘記了么,我……是路痴啊。每次都是你帶我回的家,我一個人回去的話,可能會被拐賣的啊!」
這一戰,楚楚還是敗了。
這時,她看了眼手撐著頭,看著她吃飯的沈上時,想到一妙計。
午自習時,廣播里正在講解填志願的事情,沈上時背著手在教室里來回溜達。楚楚時不時地撇向他,然後又趕緊把目光收了回來,假裝備課。她忽然間想起了昨天做的那個夢,心中一陣悸動。
「我們結婚了。你一個人認識回家的路吧?」沈上時問向她。
在楚楚聽完沈上時最後一句話之前,她就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沈上時憤慨地說道:「你還好意思說?你昨天喝成那德行,不僅把廁所吐得到處都是,還吐在你床上了,所以我只能把你抱我床上來。對了,您還記得昨天發生什麼了嗎?」
沈上時的笑和圖書彷彿融在了夕照里,他抓起了女人的手,給楚楚看向他們的戒指。說是戒指,只不過是用狗尾草編起來的,而且,楚楚認得,那還是沈上時送給她的。但是為什麼現在會在那個女人的手上呢?
在她剛接電話的那一剎那,她聽到有個女孩對沈上時道:「你平常特別聽你妻子的話吧?」
半餉,他又將辣椒放到了盤子里。
「你覺得那套穿在我身上好看么?」
「你上輩子一定是木乃伊,就是一空殼,心啊、腦子啊,這些你統統沒有。」
「為了感謝我昨天沒有把你扔在路邊兒,今天你得給我做早餐吧?我想吃你做的生菜卷大餅和大餅卷生菜了。」
女人保持著優雅的微笑道:「楚楚,我們要走了哦!」
然後,楚楚又企圖推翻自己的推論,卻找不到任何理由。
「那是,我老婆可凶了。」
「去哪兒?」楚楚只有仰起頭,才能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兩個大人,雖然她有一顆22歲的心,但是在夢裡,她還是個小孩的模樣。
一聽這話,沈上時不開心了:「我這個歲數怎麼了?我35有錯么?我現在依舊風華正茂,走,陪我去試衣服!」
楚楚被一雙手搖醒了,隨之呈入視線的清晨金燦的陽光,還有一雙擔憂的雙眸。
但她心中有一條道德底線一直在對她嚷嚷:沈上時是你小叔,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男人,你不能和他在一起!否則你的奇葩親戚們又會借題發揮,讓你爸媽難堪!你不能活得那麼自私,不考慮他人的想法。
不過說實話,楚楚很少在現實中看到有人會把西裝穿得這麼好看。楚楚看向一旁,店裡所有的女店員都圍了過來,跟看見了明星似的,激動得不行。
穿著睡衣的沈上時坐在床上,他的短髮凌亂地支棱著。他拍著她的後背問:「做惡夢了?」
「……」
就在她沾沾自喜的時候,沈上時在她耳邊低聲道:「千萬別睜眼,這座兒是別人讓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