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再見了沈老師

「這個嘛……」校長往前坐了坐,右手手指不停地輪流敲著桌子。他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開口道,「我是你外公的學生,和你小叔交情也不淺,其實我對你來講也不算什麼外人了,所以有些話我就直說了。」
楚楚早就知道他要說這句話,於是她淡定道:「您覺得我哪方面做的還不夠好?」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行,既然話說到這了,那我也挑明了吧。」梁音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她點了點頭,坦然道,「那天你看見我的存摺了對吧?對,我是沒什麼積蓄了,當初在和那老頭子分手之前,他就把我算計了,我的錢統統被他拿走了,現在我只能變賣我以前的名牌包度日。你一開始為什麼會拋棄楚楚而選擇我,我也非常清楚。你只不過是看中我傍大款,我有錢。你什麼德行我從見你第一面起我就看透你了!楚楚她傻,她能被你一直蒙在鼓裡,被你欺騙,可我不是她。我比她聰明一百倍!」梁音的話裡帶著驕傲。
「對,我們講下一道題。」
「……」
如果真是如此,楊羽無論現在說出什麼,事實都無法改變了。孫雅莉是一定會被停職,他的名額也沒什麼戲了,這些都是拜梁音所賜。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楊羽想拋棄梁音和他們的孩子呢?
「所以,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沈上時和你是親戚關係,起初這件事只有和我還有你小叔關係好的老師知道,但是後來這事傳遍了學校。」
四班班主任沈上時正在講一道難度非常高的大題,他挽著袖口,左手插著黑色西褲褲兜,右手輕輕拈著粉筆,將整張黑板都寫滿了字,畫滿了圖。汗水將襯衫的領口染濕,那微微敞開的脖頸處還能看到些許細密的汗水。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有些長的劉海兒用左手往後梳了梳,一律髮絲調皮的從他指縫中鑽出,垂在他的額頭上。
「你知道什麼?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這都是為了你和孩子——」楊羽仍舊在用無辜的態度與她對抗,讓她覺得,錯的是她。
她試圖辯解,但沒人聽她的話。副校長覺得這件事影響太不好了,便把孫雅莉叫去辦公室,並讓圍觀的群眾都散了。
楚楚道:「我睜大了眼睛只能看見對面坐了一隻老妖精。」
就在她對這鏡子一臉悲壯的發出無限感慨的時候,一個男人推開了廁所門,那個男人,是看門的王大爺。剎那間,楚楚看著鏡子里的王大爺愣住了。王大爺看見她,邁出的步子也停住了。而後楚楚僵硬著身子走了出去,和圖書迎面,出來一名女教師。
「不,你做得都很好,每個老師對你的評價都很高。但是,就只是因為沈上時的緣故,你這次不能以實習生的身份進入十二中。否則,屆時該有人說十二中風氣不正,你小叔的名譽也將受損,就算為了你小叔,你也該考慮放棄這個名額。」
楊羽鬆開了她的手,不可理喻地凝視著她,雙眼中滿是憤怒,他壓低了聲音對她吼道:「你為什麼非得這麼做?你知不知道我很需要這名額?」
楚楚思索了半餉,不知校長是何用意,她皺眉道:「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楊羽見她如此,忽然心軟了,覺得自己的話說得太重了,於是開始安慰她,哄她。
「今天我還聽班裡的幾個學生說,很喜歡聽你講課。他們說那感覺,就像是口吃患者在克服語言障礙!」
校長撓了撓額頭道:「你小叔曾經跟我提過關於你的事情,他有意讓我安排你進入學校就職。你也知道你小叔那個人,他想做成什麼事,就一定要想辦法辦到的。」說著,校長的嘴角抽了抽。
孫雅莉的生活不檢點經常喜歡亂搞,還因此切除了子宮,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難道說……梁音發現了楊羽真的想離開自己,然後來到這裏破釜沉舟,玉石俱焚?那麼梁音這次的目的不是為了抓小三這麼簡單,她的目的,是孫雅莉?
「同學們,這道題為什麼不選a呢?對,因為a不對;那為什麼不選b啊,因為b不對;為什麼不選c啊,對,因為c不對。所以這道題應該選……」
剎那間,楚楚周遭的竊竊私語聲逐漸化成了一出鬧劇,她只能看見在一張破舊不堪的戲檯子上面站著醜陋扮相的梁音,在訴說著人間悲情。
楚楚坐得更直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校長堆滿肥肉的臉。
「……」
沈上時在物理辦公室里翹著二郎腿,一邊嗅著手裡的煙一邊漫不經心道:「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考慮在我60歲的時候娶你,當然,如果那時候我還沒結婚的話。」沈上時笑得很妖孽,眼睛彎起來的時候像月牙。
校長讓楚楚坐在辦公桌前,一邊翻箱倒櫃一邊問她:「喝茶嗎?我這有個剛買的龍井——哎?哪去了……」他忽然怕了下鋥亮而凸出的額頭,「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天你小叔,啊不,沈上時來我這把我最愛的龍井全都搶走了。」校長用一臉「說多了全是淚」的表情搖了搖頭。
「你挺適合做老師的,你覺得呢?」沈老師打開了bilibili網站,hetubook.com.com正在看《海賊王》新番動漫……本來他對動漫毫無興趣的,但為了和楚楚有共同話題,他便惡補動漫,立志成為一名萌系大叔!
梁音非常清楚如何激怒楊羽。很顯然,她得逞了。
梁音急了,她那雙死死盯著楊羽的大眼睛亮得驚人,彷彿有淚光。她對他歇斯底里的喊道:「你想得美!你以為我是誰?你想玩就玩想扔就扔?我告訴你!」她指著自己的肚子,「我現在懷了你的孩子,我必須要把他生下來,而且他必須要有一個完美的家庭。我從小就沒有父母在身邊,我知道那是什麼滋味兒!我為了他什麼都能做,因為我是他媽!我告訴你,我玩人的手段多著呢,你也不必在我面前班門弄斧!從今以後,無論是誰,都別想把你從我和孩子的身邊搶走,我也絕對不允許你離開我們!你要為你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梁音冷笑道:「我不會打沒有準備的仗,而你也好不了哪去,你不也把自己賣給了孫雅莉么?你以前花女人錢騙女人錢的事情我統統知道!活該你窮一輩子!一家子是窮鬼!乞丐!你爺爺奶奶想必也不是什麼好玩意,能有你這麼個孫子!」
物理辦公室中,吃著嘎嘣脆雞肉味薯片的楚楚瞪了沈上時一眼。
楊羽仍舊不動聲色地站在原地,這次,換孫雅莉著急了。
「不不不,在她面前我實在是自愧不如啊!」
校長挪了挪他肥碩的臀部,兩隻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盯著楚楚的雙眼道:「我是希望你能主動放棄這個名額。這樣一能保住你小叔的名譽,二能保住學校的名譽。」
校長停了半餉,繼續道:「單單這件事,沒什麼。但是如果你拿到了名額,別人會說,你是因為有你小叔在才能拿到名額,你是靠關係進來的。」
這麼久以來,她終於可以為他做了一件事,這應該算是,好事吧?
楚楚也站了起來,僵硬地伸出手,嘴角扯出牽強的微笑,道:「謝謝您。」
這場戲太過精彩絕倫、驚心動魄,看似是一場人|妻上門斗小三的惡俗狗血劇,但你永遠無法猜到結局。這令楚楚瞬間覺得周圍好像有小惡魔在歌唱。
「這真是人在做天在看,不作死就不會死。」沈上時悠哉地說道。
楊羽確實被她激怒了,而且氣得渾身發抖。他掐著梁音后脖子的手更加用力了,並向她低吼道:「你信不信我抽你!你別想用孩子來要挾我,你那麼臟,跟你上過床的男人不計其數,誰知道你肚子里的那個是不是我的孩子!保不定是誰的hetubook•com.com野種!」
楚楚心想,他該不會又抓住您的什麼把柄了吧呵呵。
楚楚對著鏡子坦然地笑了笑。她想,這一次的放棄,是為了沈上時。儘管她知道沈上時不在意這些,可她就是不願意看到有人在他背後指指點點。就像很多年前的那天,他喝多了在廁所嘔吐不止,有人用嫌棄鄙視的眼光看他一樣。那次她沒有勇敢的站出來對她們解釋,這次,她不想他再遭受任何人的詆毀。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最近傳的流言,是關於你和你小叔沈上時的。」
梁音輕輕揉著自己的手腕,而後從鼻子里發出了不屑的冷哼聲,道:「你那套在我這就省省吧,你肚子里那點小算盤我一清二楚!」
時間悄然流逝,一閉眼,一睜眼,便迎來了「紛紛紅紫已成塵,布穀聲中夏令新」的時節。初夏,十二中被高大挺拔的楊樹遮在陰影中,寧靜而安然。午自習時,爛漫的陽光盛滿四班的教室里,微風將天藍色窗帘吹得悠悠晃動,吊在天花板上的電風扇漫不經心地轉動著,課桌上擺滿各種五顏六色的汽水。空氣中飄滿了夾雜著淡淡香氣的汗水味,那是青春的味道。
楊羽驚訝,他半張著嘴,瞧了她良久,他沒想到這麼久以來,她一直在裝傻。半餉后,他才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就放我走吧。而且,我勸你還是把孩子打了吧,他生下來也不會幸福。」
聽到這句話的梁音將目光收了回去,蒼白而僵硬的臉上滾落著大顆大顆的淚珠。她咬著唇瓣,發出委屈的嗚咽聲。
出了校長室,楚楚直接奔去女廁所。她打開水龍頭,一個勁兒地將冷水撲到自己臉上,寂靜的廁所里迴響著嘩嘩的流水聲。良久后,她將水龍頭關上,而後抬起頭,看向鏡中的自己。水珠順著她的劉海兒上滴滴答答地流了下來,落在水池中。
「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真是趕盡殺絕啊,這一刀補得太殘忍了!楚楚暗自感嘆道。她看向孫雅莉,孫雅莉怔怔地看著楊羽,抱著臂的雙手鬆垮了下來,她的臉上彷彿被蒙上了一層灰,是心灰意冷的那種蒼白的灰暗。
放眼望去,換上了夏季短袖校服的學生們的桌子上鋪滿了卷子,每個人都在認真聽講,就連不良少年三人組都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黑板。當然了,與其說是看黑板,不如說是看沈上時。或許是因為他們知道,以後再也沒什麼機會能聽到沈老師講課了,所以這段時間,四班的課堂——尤其是沈上時上課的時候——氣氛格外好。
事後,楚楚偷偷跟在往梁音https://m.hetubook.com•com離去的方向追去的楊羽。學校外,灑滿斑駁樹影的林蔭小道上,寂靜無人,微風中中流淌著舒緩的平靜,路邊的水果攤老闆用帽子遮著臉躺在躺椅上午睡,這麼寧靜的地方,只能聽見梁音快速走過的高跟鞋聲。
校長站了起來,忽然展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對楚楚伸出手,道:「希望你以後會有更好的發展。」
同學齊聲高喊:「d!」
「楊羽,你得想好再說!」她的目光中滿是猙獰與陰冷,但也只是虛張聲勢。
楚楚緊張地咽了口唾沫,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不作聲,心中忽然升起了不詳的預感。
楚楚更不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倆是親戚關係,即便別人知道了又怎麼了?
她實在想不通,兩個人在外人面前弄虛作假,秀盡恩愛,吵架的時候能彼此惡言相向,口不擇言到這種程度,然後又原諒對方。這個難道就叫真愛?沒有任何底線?
自從那天梁音如神一般的降臨,與孫雅莉「大戰三百回合」之後,孫雅莉便被停職在家反省,至於是否開除她,還有待商榷。儘管她姐姐求過校長好幾回,校長卻挺著一副威武不能屈的傲骨,每天被罰了跪鍵盤。聽說,他家的電腦顯示屏上還要開著word文檔,要是跪出一個字,就得加罰十分鐘。以校長的水平,他完全可以破個跪鍵盤吉尼斯世界紀錄啥的,從此名留青史。
然後……看到這一幕的楚楚突然胃裡翻江倒海,默默地走開了。
沈上時沒有說話,楚楚側著頭瞥了瞥他,他似乎有點出神,不知在想些什麼。
回去后,楚楚把她所看到聽到的都告訴了沈上時,並發表了無數感慨:「難道我找不到對象是因為我在愛情里容不得一點瑕疵?完了,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
沈上時目光一凜:「你還想找誰?——啊,我的意思是說啊……」沈上時發覺自己的反應有些大,便給自己打圓場,「老師多好啊,每年還有寒暑假,而且,你要有一雙發現真愛的眼睛。來,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你身邊的人。」
楊羽在梁音背後叫了她好幾聲,梁音卻頭也不回地徑直往前走。然後,楊羽大步追了上去,拉住了梁音。梁音嫌惡地甩開他的手,抱著臂,微微仰頭看向他。二人對峙了良久以後,楊羽用力將她連拖帶拽到一棵大樹后。梁音使勁掙脫著他的手,嘴裏不停地罵著他。
講完題后,紛紛有學生們拿著卷子找沈上時和楚楚問問題。就在楚楚正在給幾名同學講一道選擇題的時候,校長忽然來到了四班門口,叫她出去,而後,和-圖-書她跟隨地中海校長來到了校長室。
楊羽大概自知事情已無法挽回,與其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如保一樣。於是,楊羽低著頭對副校長道:「是的,孫老師用名額來威脅我讓我和她交往。上次凌曉晨、于亮、張笑笑的事件,也是她讓我說的謊。還有擠走李老師,也是她逼我做的。」為了不讓孫雅莉有翻身的機會,楊羽毫不猶豫地將所有「罪行」都供了出來。
楚楚很拘謹地坐著,僵硬地賠笑道。校長叫她來做什麼?難道是因為名額么?難道校長想告訴她,名額就是她的沒跑了?
楚楚放下薯片,她模仿著沈上時的口吻,一本正經道:「我覺得吧,我還年輕,我應該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沒準還有更適合我的職業呢?再說了,學校里的年輕男老師跟稀有物種似的,我又那麼宅,交際圈又不大,以後找對象都費勁。」
楊羽似乎被梁音的話逗笑了,他猛地箍住她的后脖子,咬牙切齒道:「你以為你是誰?你不過就是一個靠身子賺錢的傢伙,你覺得我會怕你嗎?放狠話誰不會,你得有資本啊!你看似精明其實蠢得要死,也只有你認為你自己很聰明而已!」
楚楚大眼睛翻得*:「想得美,就你這樣的老男人,白送我我都不要!」
「您說。」
古人曾經說過一句流傳至今且非常精準的話,大意是這樣的:天降下來的災禍是可以避免的,而人自己造成的孽是無法逃脫的。沈上時也曾引用過這句話來評價楊羽的人生——天作孽有可違,人作孽不可活。
楚楚側頭對沈上時道:「她的演技越來越爐火純青了,沈老師,你要不要和她pk一下?」
最近楚楚倒是春風得意,尤其是在她講完公開課受到一致好評以後。不管結果如何,總之她儘力了,於是她抱著盡人事、安天命的心態,等待著名額的結果。
楚楚冷靜地點了點頭,道:「好,我明白了。」
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猜想里時,校長的話打斷了她的思路:「小楚啊——」校長慢慢地坐了下來,叫了一聲她。楚楚趕忙從思緒里抽出,看著欲言又止的校長,他好像很為難的樣子。
孫雅莉這座大山倒了以後,楊羽自然沒有好日子過。他因為這件事在學校流傳開來,成為了眾人的飯後談資,令他在學校根本抬不起頭來。不僅如此,由於他以前總為孫雅莉做事,恨他的人不在少數,包括很多來十二中實習的大學生。所以,當孫雅莉這個大靠山沒了以後,楊羽便像過街喊打的老鼠,處處被人為難。而名額一事,也再與他無緣。從此,楊羽的人生便一蹶不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