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那句我喜歡你卻還是沒有說出口

楊羽拿著刀像楚楚刺去,就在楚楚看準了他的方向側身想要避開的時候,一道白色的人影擋在了她的前方——
楚楚的嘴張了張,卻沒有發出聲音。
有言道,無巧不成書。今天二姐和二姐夫帶著大寶來看外公外婆,二姐無意中看到楊羽鬼鬼祟祟的在外公的書房裡找東西。她便躲在門口不作聲。當楊羽出來的時候,她便叫出了他,讓他把他的皮包拿出來。於是,楊羽就和二姐發生了爭執。
在他掏出刀的那一剎那,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楚楚的媽媽嚇得嚷了起來,她想跑到楚楚身邊護住她,卻被舅舅攔了下來。
「你這話編的可真他媽是催人淚下啊。」楚楚咬牙切齒的說道。旋即,她看向楊羽,「你覺得你拿的走這些錢嗎?即便我不能把你怎麼樣,你覺得沈上時會放過你嗎?」
聽到吵鬧聲的外公和二姐夫趕緊趕了過去,二姐夫一把奪過了楊羽的皮包,當他打開的時候,他發現裏面只裝了一樣東西,那便是外公家的房本。
楚楚的耳廓里好像有飛蟲的翅膀在震顫,除卻『轟轟隆隆』的嘈雜聲,其餘的一切她都聽不到了。楚楚的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她懷裡的人也隨著她的身體落了下來。
在楚楚剛想罵回去的時候,梁音的聲音截住了她的話。
電光火石間——
三個人見楚楚的模樣,忽然不約而同的閉上了嘴。她們發誓,她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樣的楚楚,她們無法想象到這樣陰冷的笑容會出現在楚楚的臉上,更沒有想到一直都軟弱無能的楚楚會迸發出這樣強大的氣場。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楊羽,你知道你為什麼拿不到留在十二中的名額么?」楚楚的笑容依舊很輕鬆,甚至還帶著些清朗的稚氣。
逆光中,楚楚的眼前忽然灑下一片陰影。有那麼幾秒鐘,時間好像走得非常緩慢,擋在她身前的軀體,重重的落到了她的懷裡。
於是,舅舅對楚楚怒喊道:「你說誰是雜碎!你有沒有家教!你知不知道對長輩應該怎麼說話?」
「你別看我m.hetubook.com.com表面上很傻很天真,其實我報復心非常強。我就是看不得你每天春風得意,看不得你拿騙別人的錢尋歡作樂。你這樣的人,就該遭到這樣的報應!」
話音未落,大姨和二姨剛邁開的步子便迅速的收了回去。
舅舅看著狼狽不堪的梁音,也冷笑道:「我不姓梁,我姓岳。而你也不應該叫梁音。真他媽沒見過胳膊肘往外拐的,我告訴你,這個家裡沒人把你當親人,你卻還為那個老不死的拚命,你真他媽傻!」
「楚楚,你別逼我動手。你現在最好給我道歉,你要把我逼急了,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聽到這個名字,楊羽的雙瞳忽然睜大了。
不知不覺中,計程車停了下來。媽媽付了錢后急忙拉著楚楚的手奔向外公家。站在外公家門口,楚楚可以清晰的聽到裏面傳來的大姨尖銳的辱罵聲。
這時,舅舅走到梁音身邊,箍住了她的手腕,想將她拉走。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梁音瘋了一般的掙脫舅舅的手,將他甩開。她目光一凜。「你他媽來這幹嘛?你丫還有臉回來?!」
眨眼間,楚楚只能聽到刀『哐啷』的落在地上的聲音。隨後映入她眼帘的是刺眼的紅色,接著,她感到有什麼粘稠的液體滴落在了她的手上。
這時,大姨和二姨想拉開楚楚,楊羽卻把刀子指向她們,吼道:「你們別過來!」
驟然間,楊羽從運動褲兜里逃出了一把水果刀,他指著楚楚,渾身顫抖著,雙眼冒出驚人的亮光,像是要和所有人同歸於盡。
一旁的眾人,驚訝得一動不動,時間好像突然停住了。
就在此時,一個尖銳憤怒,又有些驚慌的聲音在門口處響了起來。
慢慢的,楚楚抑制住了心中的怒火,輕巧的笑道:「你一直都這麼軟弱無能,只會騙別人的錢,我早把你看透了。不過現在,我真的想看看把你逼急了你會做什麼。」
突然間,舅舅揮動大臂給了梁音一耳光。梁音被他抽得側過了臉,臉頰頓時紅腫了起來。「我他媽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和*圖*書東西,你知不知道我是你爸!竟然敢這麼對我說!沒教養!」
「白月就是我,聽懂了么?你要不懂我再給你好好解釋解釋。是沈上時教我把你那三十萬騙走的,你還記得你得知自己被騙后是什麼德行么?你還記得當高利貸公司找上來的時候你的那個樣子有多麼的狼狽,悲慘么?我到現在可是還歷歷在目啊!」
梁音躺在她的懷裡,楚楚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胸膛上流出汩汩的鮮血,鮮艷得像是綻開的紅花。梁音的眼神變得有些渙散,喉間發出『啊,啊』的聲音。她好像要說什麼,而楚楚卻聽不見。
而後,楊羽憤恨地瞪著楚楚,鼻翼在不停的抖動著。
「楊羽你瘋了是不是!」
「你丫說誰老不死的呢?」梁音漸漸向舅舅逼近。
楚楚看著楊羽氣得要發狂,卻又不敢拿她怎樣的模樣,心中異常暢快。
梁音點了點頭,「對,我是應該和你站在一起,但是我沒法眼睜睜的看著你傷害我外公!」
外公急忙站了起來,企圖安撫楊羽,道:「楊羽……你別衝動!你——你要房本我可以給你,但是我求你別傷著楚楚!」
以自己的力量,可以保護得了外公外婆和媽媽么?
那句話,在充滿燥熱的空氣中像是炸開的火藥,將周遭的一切都點燃。
楚楚看著面目可憎的楊羽,她耳邊的嘈雜紛亂的髒話忽然漸漸安靜了下來,心中燒灼著劇烈的仇恨。他曾經欺騙了她所有的感情和金錢,他曾經枉費了她為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這些她都可以隨著時間慢慢淡忘,因為他早已不在她的心裏。
「因為你太能作了。上天一般不降下無妄之災給一個安分守己的人,至於你現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在償還你之前種下的惡果。」
今天是星期六,氣溫高達三十七度,北都發布了橙色預警,這是北都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個六月。下午兩點,高空的太陽彷彿火球般噴吐著炙熱的流火,將整個北都烘烤得滾燙滾燙。楚楚剛一出門,熱浪便迎面撲來,彷彿是危險的訊號。
梁音紅腫的臉部被散落下來捲曲的長發蓋住了m.hetubook.com.com,她冷笑道:「對,我是沒有教養,因為我根本沒有爸媽。老娘要不是懷著孩子早他媽跟你玩命了!你最好別對我怎麼樣,否則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梁月清你這個狗雜種!」
「你來做什麼?!回家去!」楊羽見到梁音來了,目光中竟然閃過一絲柔光,但只是那麼一剎那,他便又恢復了方才猙獰的表情。就是這麼一剎那,讓楚楚都以為是幻覺。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捅死你!我告訴你,我爺爺現在就躺在醫院里!但是我沒有錢給他做手術!我為了救他,我可以不要我自己的命!我可以為了他做一輩子的牢!你怎麼會明白我現在的心情——從一開始你就根本不了解我!」
她們看楚楚的眼神,好像在看陌生人。
但是今天!她沒法原諒,看淡,甚至在多年後忘記他做的這件事!她無法忍受他傷害自己的親人!
過了很久之後,她們才迎來了一輛期盼已久的空車。開往外公家的路途上,楚楚的心始終在狂跳著,因為緊張,她感到胃裡有一陣翻湧,如果,只是如果,沈上時的手機在這關鍵時間被他弄丟了,他不知道現在發生的事情,那麼她該怎麼做?
楊羽的雙眼微眯,不解的看著她,沒有說話。
一旁的眾人聽得一頭霧水,可梁音和楊羽卻驚得說不出一句話。楚楚對他微笑道:「如果不是沈上時放過你,你覺得你還能活到現在么?如果你現在拿走了房本,你還認為你可以得到賣房的錢嗎?你也知道沈上時那個人,要是下黑手,完全可以知你于死地。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楊羽,你先把刀放下,有什麼話可以好好說!」
楚楚像個小孩一樣歪了下頭,道:「不想說什麼。我只是想問問你,為什麼要偷我外公的房本,還是幫一個雜碎偷的。」楚楚沒有看向舅舅,但是舅舅深知楚楚在說自己。
楚楚仍舊沒有看向舅舅,只是對楊羽挑了挑眉毛,道:「是啊,我也想問他問你的話,你有沒有家教,你爸媽教過你中華美德么?你爸媽告訴過你,別人的東西不能隨便拿么?知www.hetubook.com.com道偷盜是可恥的么?你有本事怎麼不偷你爺爺的去,在這家裡,你他媽算什麼東西!」
「呦,想不到啊,你還能備著一把刀。勇氣可嘉。」楚楚稱讚般的點了點頭,語氣中卻帶著不屑的嘲諷。
最後一句,擲地有聲,楚楚看著楊羽的雙眼突然瞪得很大。
在楚楚向二姐仔細的詢問了情況后她才得知。最近一段時間,就是自從楊羽失去留在十二中的名額之後開始,他每天都往外公家跑,聲稱是要照顧外公和外婆。當時外公想,梁音懷著孕,不能讓她一個人在家,於是楊羽和梁音一起住到了外公家。
楚楚被他的話氣笑了。她微笑道:「是嘛。那你還記不記得白月?」
眾人看向門口,只見梁音挺著個肚子正大步沖向楚楚的身邊。
「他算什麼?!他有什麼本事?他能把我怎麼樣!你別以為他是無所不能的,他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
「她懷著孕呢你知不知道!」就在那一刻,楚楚脫口而出的說出了這句話,彷彿是出於本能。
是二表姐給她開的門,剛一進屋,楚楚就看到了一副彷彿硝煙瀰漫的戰場的畫面。外婆不在,外公沉默得坐在沙發中間。二姨父和大姨夫坐在外公的身邊。大姨和二姨還有大表姐三個人正在和楊羽,舅舅對罵。但是,梁音不在。
「你想說什麼?現在沒你的事情,我勸你最好還是一邊獃著去。」楊羽的語速很快,像是在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火。想必他剛才被大姨她們激怒了。
楚楚與媽媽站在公路旁的樹蔭下打車,卻一直打不到空車。楚楚被熱浪衝擊得有些頭暈目眩,但是她卻感覺到自己的雙手是冰涼顫抖著的。每當在這種緊急時刻,她腦海里第一個浮現的大字,是沈上時的名字。可是此時,她打不通他的手機,彩鈴一直在她耳邊迴響,卻無人接聽。
之後,二姐抓著楊羽不讓他走,並將其他人也都叫了過來,連同舅舅都來了。等舅舅來了才知道,原來楊羽偷外公的房本是舅舅指使他這麼做的,他們想要把外公的房子賣了,獨吞賣房的錢。
楊羽舉著刀的手也在顫抖www.hetubook•com.com著,他僵硬著脖頸點了點頭,道:「對——但是!我必須這麼做!我需要錢!我爺爺就快要死了,我不能讓他死,我必須救他,你明不明白,明不明白!」
憤怒將楚楚的理智擊碎,但她努力的恢復理智,一步一步的走向楊羽。楚楚站定在楊羽面前,她的嘴角勾起故作輕鬆的弧度,雙眼卻異常凌厲。
舅舅指向外公,吼道:「梁華尚就是他媽個老不死的!丫都要死了,還他媽把這錢不放!這有做父母的樣子么!我告訴你,你那個老公楊羽比你可好多了,至少他知道誰才是他未來的岳父,至少他能幫我,你呢?你他嗎在外面傍大款賺的錢給過我一分么?有點錢就往那老不死的手裡塞,等著他把錢給別人呢是吧,真是傻!」
一旁,大姐在不停的給沈上時打電話,卻一直打不通。此時,舅舅看到她在打電話,以為她要報警,便上前一把奪過她的手機,大姐卻拚命攥著手機不放,這時,大姐夫卻躲在一旁,不敢動。最終,舅舅還是將大姐的手機搶走了,並將其摔碎在地。
「你說我為什麼來?!你說我為什麼來!你可以在外面撒野,但是我絕對不允許你在外公家亂來!」
楊羽用無法理喻的眼神看著梁音,道:「為什麼你也來逼我?你不是我老婆么?你應該站在我這頭的啊!」
「快叫救護車!」
楚楚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和他手中的刀,指骨漸漸收緊,隱約發出『咯咯』作響的聲音。然而,她絲毫沒有想要退縮的意思。
而楊羽也對楚楚現在的樣子感到驚訝,在他的印象里,楚楚就是個每天愛幻想,愛動漫,冒著傻氣的小綿羊。
『救護車,叫救護車。』
聽到這裏,梁音忽然不說話了。她低著頭,單薄的雙肩不停的顫抖著,隱約能聽到她哭泣的聲音。
半響后,她緩緩抬起頭,滿是憤恨的目光瞅向楊羽,聲音變得非常輕,「你幫他偷外公的房本?」
此時,楊羽見他的那一刀刺中的是梁音,便迅疾的撲了上去,不住的搖晃著梁音的肩膀,他哭喊著叫著她的名字,然後將她擁進懷裡。楚楚愣在原地,雙臂頹然耷拉在兩側。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