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九章 窺玉現形記

我挽著胳膊肘,瞅了一眼,正常。
有什麼可延續生命之說。
嘩的一陣水聲,屏風都被濺上了一片水珠,山水畫……還真被潑成山水畫了。
他也曾對我說過,草藥與花都有自己的季節與歲月,過了那段日子,謝了也就沒了,著實可惜,只有把它們煉成丹藥才能延續生命,只是這後院種的藥草實在是太多,只有挑些比較珍貴的來煉了。
芳華的房間就在我對面,清清冷冷的月輝灑在地上。
居然在洗澡……
可是為時已晚……
就著手裡的一盞燈,可以看到那床上被褥被掀開了,有些凌亂……
憋氣。
長嘆一口氣,哭喪著臉。
不行了,再怎麼折騰也睡不著了,乾脆去芳華房裡偷點葯吃,堅決要把這胸悶,漲疼感給壓下去才好。
莫不是天氣熱,夜裡睡覺前水又喝多了,所以身子有些浮腫?
莫非是睡了?
hetubook•com•com雖然,我偶爾偷來一兩瓶,全數倒在嘴裏做黃豆磕,以此來解饞。
我立馬弓著身子,躡手躡腳地走到床前的柜子旁,打量著那一架子的瓶瓶罐罐。
梨花又肆意綻放了,惹得滿院的清香……
眯起眼睛……
怎麼這麼早……
每次說完,還一副很惋惜的模樣。
賊頭賊腦的,彎腰穿了靴子,小心地用手護了一盞燈,關了房門,便朝外頭走去。
拉開衣襟往裡一瞅,不知是不是多疑了,總覺得那兒似乎腫了一些。
突然,屏風後面的水聲突然停了,那上面的倒影十分清晰,那人臉上的輪廓似乎也愈發的明顯了,偏著頭往我這邊瞅來。
真是,憋悶死了。
悄然溜進了門。
倘若是人,被這麼搗鼓折騰早就死得屍骨無存了。
我蹲下,身子一軟,改為爬……只要到了和*圖*書門口便一把溜出去。
不捶還好,一捶疼得我眼淚都出來了。
就只覺得一股力道,把我拖了過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兒……救命……我不是真要偷窺你老人家洗澡。
沒敢再偷葯了,規規矩矩的給他找來衣袍子,捧在手裡,踱到了屏風後頭。
身子這幾日都怪怪的,似乎有些變化,卻又說不出是什麼。
一晃眼的功夫,我在這宅子里度過了幾年,芳華自是忘了那一夜的事,我也樂得自在,不再提那絹布上的文字了,二人就這麼相安無事的生活著,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個兒似乎長高了不少。
似乎還有潑水的聲音。
結果……
若我晚些來,豈不是看到一美裸男在屋裡走動了……想著就……
撈起一件外袍披著。
死也不吭聲。
幾年前的袍子穿這也越來越合身了,只是胸口處m.hetubook.com.com有些緊,而且這些天也覺得悶悶的,換衣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胸口,也會覺得很疼,漲酸極了。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我看到屏風後頭的燭火搖了搖,他纖長優美的身姿就倒影在那屏風後頭,真是美不勝收。
春去春又來,歲月仿若水一般從指縫中溜走,握都握不牢。
萬分糾結時。
「勺兒,你來得正好,幫我把衣服拿過來。」他的手在空無一物的屏風上摸了摸,似乎放棄了,身子又重新蹲進了桶子里,徐徐的舒了一口氣說,「好像放在床邊的衣櫃里。」
我的娘啊……
我這會兒,連爬的力氣都沒了。
我正摸摸索索的,指間滑過那一個個的瓶子。
一輪彎月高掛。
我從發間抽了一根簪子,探入門縫裡,身子貼在門板上聽了會兒動靜,手也使這力氣,捏著細長簪子的一端小心翼翼地由上自下一和*圖*書滑,撥弄了半晌,門開了。
好在,他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芳華最喜歡擺弄一些花花草草了。
啊啊啊啊啊。
我掩著燭光,朝紙窗那兒瞅了一眼,似乎是黑漆漆的,似乎是有光又似乎沒有。
嗯,我呆了。
哎呀呀呀呀,我驚慌失措,捏著袍子,咬緊……
我一驚,忙低頭,吹滅了手裡的火。
我直挺挺躺在床上,翻了個身子,這會兒,我捶捶胸……
介人……
「勺兒,是你么?」一個聲音從屏風後頭傳來,沐浴春風般的聲音帶著十分篤定。
他總不能沒穿衣服,就來捉人吧。
究竟是要拿十全玉露丸,還是九凝碧膏,貌似千創聖水的藥力不錯……只是拿來消腫有些可惜了。
一溜索起了身子,抓來案上的鏡子,銅鏡那黃燦燦的光,晃得我睜不開眼,摸了摸臉,鑒定完畢,依舊正常,除了皮膚還是那麼黑。
唉……
可我就弄和-圖-書不明白了,把那麼多草藥拌在一起,搗鼓得稀巴爛,再撒一些亂七八糟的粉末,搓成丸子……
「義父……給。」
真弄不懂芳華這個人,不過話雖這麼說,可想而知,多少世間都難尋的藥材都被他配製成了那屋子裡琳琅滿目的瓶瓶罐罐,這些玩意兒寶貴得,簡直是黃金十兩也買不來一粒。
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啊啊
「給」字還剛出口,就被他突然伸出的手給握住了手腕,那水連帶的把我的袖袍都浸濕了,我眨了眨眼,還沒反應過來……
真是,機不逢時啊。
我倒也沒怎麼在意,因為在這宅子里犯點小病小痛的,是不用擔心的,且不提宅後院那一片的奇珍異草,更何況這宅里還有一個會配靈丹妙藥的芳華。
洗個澡都不帶衣服。
不遠處,屏風後面還有些昏黃的光線。
門關著,窗戶也緊閉。
嘿嘿嘿,果然是熟能生巧……
我又錯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