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八章 巧遇

呆在他身邊這麼久了,耳濡目染,多少也會了一些小技巧。
瓶子里的藥丸偏黑,放入鼻下晃了一下,隱約有股魚腥草夾著百花的氣味,那股味兒吸入喉后卻又清涼無比。
「這位小哥,年紀輕輕的,下手竟這般陰毒。」一個如玉擊般清朗的聲音從轎子簾後傳來,正兒八經,不徐不疾,可聽著卻覺得有一股熱流湧入我耳朵里,緊跟著臉都紅了。
這娃兒怎麼臉蛋這麼紅,我忙四下看看,可是不……這癱在轎子周圍的車夫隨從們正閉著眼,手一個勁兒的探入袍子里摸著,衣衫凌亂。
這傢伙,定是認不出我來了。
我哼了一下,垂下頭。
「混小子,別跑。」
迎面來了一頂轎子,眼看他便要閃過那一側消失不見了,我從懷裡一摸,二指夾住用小塊草紙包住的小粉末,使力一彈。
靠,多經典的橋段啊。
「今兒送了什麼葯過來?」他接過我手裡的,聞了一下,眼和圖書前一亮,「還是老價錢么?」
百草堂里的小二昏昏欲睡,卻沒見著掌柜的。
「是是是少了些,再添……」他嘴角抽出了,臉上掛滿了笑,又從懷裡掏出了三兩,將那五兩銀子一併放在了案上。
「把你們掌柜的叫來,我這有些葯,看他要不要。」
介人,我葯多了去了。
樹沙沙的響著,風一吹……
我提起一股氣,一路飛檐走壁。
平日里叫我小黑崽子,這會兒到煞有介事叫起我公子來了。
「你看著給吧。」
往後退了一步。
我又沒中毒,幹啥發春。
拋上去,又接。
不過,一擊斃命的話,還是一九比較省事。
哪知道,會摸出這一顆。再說了,……情急之下不也會失手么。
小草紙包落地,散了,我忙拿袖子捂臉,也著了地。
越看越來氣。
其實,不用猜也知道,芳華每次配的都是解奇毒或是延長人命的葯。
倘若要五臟俱毀,卻https://m.hetubook.com•com仍留一條命,就得二八開。
我有些好笑……
「原來除了韓公子,葯居還有一位妙公子,老夫有失遠迎。」掌柜的掀開帘子出來了。
被撞了。
「誒!」他應了一聲,看著我有些怔愣,低頭哈腰的,「公子您坐,小的立馬就過來。」
這會兒,不僅小毛賊倒了,轎子旁的人,七八個人也都倒了。
我將手插在袖子里,嘆了一口氣。
接了再拋。
半死不活,折騰個三天再咽氣的話,四六開最為理想。
「下會兒,別學人家搶東西,不然哥哥我可把你送進衙門了。」我拿腳輕輕踮了他一下,才立起身子,那小傢伙便纏了上來,手腳出奇的熱……還哼哼個不停。
一把掃了銀子放入錢囊里,系在腰間,拍了拍,心滿意足的溜了出去。
他對草藥藥性非常清楚,什麼毒也都能解,久而久之我便開始配製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和*圖*書這群小毛賊,就喜歡挑生人和手無縛雞之力倜儻小公子下手,居然摸到大爺我頭上來了……
這玩意兒只要含一顆在嘴裏,哪怕再勁兒的迷|葯毒障或毒粉都會發揮不了作用。
一溜索的功夫,揚起一層灰。
等等……
我一摸腰間,空空如也。
我斜乜他一眼,掃了一眼他捏在手裡的二兩銀子,譏笑了一下,哼了一聲。
不理會,彎腰,從那小孩懷裡掏了掏,身子上下四處摸摸。
應該是五丈消迷散。
我一抖,嚇得不輕,手一縮錢袋子便抽了出來。一掂量……分毫不少。
揚起的白粉迎面吹了他們一臉。
「對方只是個小孩,哪怕有天大的過錯,也不能下這般葯。」他眉一蹙,一副聖賢的模樣。
那傢伙腳一軟,匍匐著倒在轎子上,驚得轎子一陣搖晃。
一個人出來了。
聞了一下,又把它放回了原處。
這怎麼回事兒?
我扔了給他,笑眯眯的,「謝了啊。」
和圖書夫與隨從們面面相覷,大驚失色,「保護……太醫……」話還沒說完,一翻白眼,身子軟了。
轉身,朝那熟悉的小身影追去。
從丹田提起一股內力,施展輕功便追了上去,一抹汗,靠,這大熱天的還得做劇烈運動,等會兒得扣了一些銀兩當作補償。
「別看了,你下的是醉生夢死春風一度。」
我搖著扇子,輕輕往紅木案上一敲,驚得小二倏然起了身,迷糊的揉著眼,望著我。
「這位公子,為何攔我轎,下藥?」他笑了一下,極溫和的聲音。
我抖了三抖。
他說斷腸草佔七分,五石散佔三分便能致人命,可我卻不這麼認為,我偏要五五,二八,四六全試一遍,雖然效果還是三七的妙,卻也讓我試出了興緻。
「多有得罪,剛巧碰到小偷,所以不得已而為之。」
莫非……
不過,話說回來,我到底下了哪一個葯,不會是……
一甩袖子坐到椅子上,手指敲了敲,無聊的四處hetubook•com•com看了看,展著袖子從懷裡掏出了瓷瓶,攤開手,倒出了一粒……
三步笑顛痴、癢笑佛、忘川粉都還在啊。
我一驚,不理他,轉過身子,從懷裡袖子里摸了幾把,掏了一個個用草紙包捏成的小葯團,對這陽光,小心的分辨上面的字跡……
「公子您……小心啊。」
吸一口氣,斂神。
結果……
我隨意的招了招手,卻順帶袖袍一揮,從他手裡拐了那瓷瓶捏在手裡把玩。
我掀著眼皮,望了他一眼。
瞧瞧,那小子的身子板多挺靈巧……嘖嘖,都成精了,專挑人多的地方跑。
轎子簾被掀開了。
愈喊他反倒跑得愈帶勁兒,壯胳膊腿兒的,想必平日在芳華身上摸了不少錢,不然咋能喂得這麼壯實……
突然發出一陣輕微的呻|吟,貓叫似的。
他步子很穩,行走間衣裾擺動,那微微盪起的衣波紋浪都讓人覺得……我恍惚了片刻,望向他的臉。
午日,太陽烈得很,偶爾刮過的風也燙人極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