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二十八章 遇故人

只覺得一道視線從我們兩人身上掃過,便落在了其他地方。
卻知道時機不對,忙捂住了嘴,只剩兩眼睛眨啊眨。
一股腦,把葯全倒進去,濺起了一丁點兒水。
三日後。
真壯觀……
真可惜……
「唉呦。」我忍不住哀喊了一下。
他一句奴才拜見太子殿下,讓我如遭五雷轟頂。
還想帶去給義父的。
門輕輕的推開了。
真是流年不利……
我望著他……
他急了,四處望。
弄玉放下冊子,微笑,手一揚,那些奴才奴婢們躬身身子,垂著眼,便朝門處退去。
「噓,你嚷嚷什麼,小點兒聲音。」小太監拿手捂住我的嘴。
「好了,時候都差不多了,剩下的由我的人做便成了。」熱極了的房間里突然傳來清爽的聲音,讓人渾身都舒服極了。
又不是給萬歲爺喝的,用得著這麼費神么。
「謝公公。」我低頭,捧著藥材,挺直著背。
「幸虧是沒被發現,不然你死了事小,我還得跟著挨板子。」小太監鐵青著臉,一把將我扶了起來。
屋子裡光線有些暗,一縷陽光透著窗戶射了進來,一個人背對著他們,手執著一冊書看著,偶爾扇子一揮,悠哉極了。
「回公公的話,我是說……」我腦子裡打結了,沉靜了一下m.hetubook.com.com,突然遠遠的有極清幽的味道飄了過來,作勢嗅了一下,「這院子里好香啊。」
我把臉上的水一抹,聞了聞袖子。
「興許是聽錯了,那個人怎麼可能會在皇宮裡。」他的眼神有些黯淡,轉著身子,「走吧。」
手慢悠悠伸進懷裡掏了半晌,突然神色一變,忙抽了出來……壓在懷裡的紅蓮瓣不知什麼時候全散了,落了一手。
我也裝模作樣的學著。
一定要摘一朵。
一股潮熱迎面撲來。
我躬身退下。
他轉了身,眉一挑,望著我像是想從我臉上看出點什麼來,末了淡淡地說,「把這葯放在十五藥罐里,先用文火熬。」
捏著前襟抖了抖。
一路上被他很嫌棄的把我帶到了一間廂,隔著大老遠便能聞到濃厚的藥味。
我一激靈,忙將那新鮮的蓮花塞入懷裡,涼滋滋的……抖了抖身子,脖子一縮,渾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突然灌木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我手哆嗦著,撐在地上都起不來了。
我卻怔了一下,拿眼一個勁兒的打量,這人身姿欣長美好,且有些眼熟。
看來……
以為把我惹毛了,給他下個葯,就能重新長出沒了的,變個男人了么。
「誒……和圖書你這是去哪?」小太監一把攔住我。
一雙靴子便出現在了我眼皮底下,那身影悄無聲息的擋住了我的去路。
難道,是我出現了幻覺?
望著他離去的身影。
旁邊的小太監小心翼翼的扯了我一下,我渾渾噩噩的跟著他叩拜。
「這麼跟你說了吧,」他四處望了望,拉我湊近了,小聲道,「今兒這個很難伺候,他所開的方子統統不能在藥房煎,這火候與煎的時辰都得他說了算,所以這葯啊,得去他那兒被他盯梢著熬,方能送入主子屋裡。」
「錯了錯了。」他一跺腳,恨不得拿手指敲我,「太醫大人們都是分班入宮,輪流侍值。懂了么?」
這水味兒有些不大一樣。
這不男不女的,說話怎這麼難聽。
我怔了怔。
他眨巴著眼睛,鬆了手。
不能摘。
「你……」
這死弄玉,就他花樣兒多……不就煎個葯么,還一定要十五號藥罐。
「不是。」他答得簡要,斜了我一眼,補充道:「太子從外頭帶了一個美人回來后,第二天,池子便開花了。」
不是吧……
小太監人心腸也不壞,忙彎腰把那藥材拾撿,一併放我手裡,拉著我袖子拽來與他一起站著,擰一把我的手,低聲說:「小心點,跟著公公我學,別穿幫了。」
https://m.hetubook.com.com一聲嘆息,格外的悠揚且醒目。
「你在幹什麼,專心點。」旁邊的人推了我一把。
氣急敗壞,死命的拽著我的袖子:「不能摘,不能摘……快些上來。」
眯眼笑了。
我怔愣的望向他,倆人一對視,立馬,心領神悟。
「按照方子把這幾味葯拿去煎好,太醫等急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太監拿手招呼著我。
「這宮裡的花兒哪是你要摘便能摘的,你這麼做是要……」他湊過頭來,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很小聲地說了一句,便退了好幾步,一副你看著辦的表情。
我放下藥材,壓在欄杆上,往下瞅。
奇了,都在各做各的……
「現在是紅蓮盛開的季節么?」我疑惑了。
誰能告訴我,他這一太監,在我面前囂張啥……
咦……
我捏著紙張斜乜一眼,這字龍飛鳳舞的,天山雪蓮千年人蔘……葯雖然用得金貴不過都是些尋常的功效。
嘖,嘖嘖。
「還不快些去……發什麼呆。」他很輕蔑的望了我一眼:「哎呀,算了……你這新來的丫頭一定不知道宮裡的規矩,走走走,我帶路,你學著點,公公我事兒很忙的,只教你這一次。」
什麼亂七八糟的。
好險……
「弄大人,您要的葯,奴才給帶來了。」那太和-圖-書監在我腰側擰了一下。
「太子殿下,您怎麼突然跑這麼快。」一個宮女擦著汗,從灌木里鑽了過來,「大臣們還在那一旁等著您。」
難怪了……還是我們家芳華有本事。
韓子川儼然是一副太子打扮了,冠頂上端一顆東珠,穿著朝服上紋綉了五龍,腰間佩瑜玉,舉手投足頗有些貴氣十足,那眉眼愈發顯得俊郎,只是表情似乎有些茫然,他四處的望著,看樣子像是在找人。
兩排藥罐正架在火上燒著,約莫十四個奴才每人守著一個,蹲在地上朝爐子里望著,扇著火。
我掀著眼皮望著他,懶懶的說:「你不是要我煎藥么。」
他突然站住了,轉過身子,扭頭望著我:「你在我後面嘮叨啥?」
芳華喜歡吃蓮花,但宅子里的蓮平素多為純色白若雪,我從未見過如此熱烈到驚艷的紅……
左右環顧了一下,偷偷藉著火烤著身上的袍子,方才情急把剛摘得花這往懷裡一塞,裡衣都被浸濕了,渾身不舒服。
一路上隨著他左拐右拐,他揮著袍子,都得這叫一個傲氣。
似乎是加了料。
「公公,您先走,」我一把匍匐在地上,手朝欄杆外頭伸去,「我弄一朵就上岸來尋你。」
花是花,瓣是瓣的。
「沒見識。」他後退了幾步,撈起袖子朝我左側一指,www.hetubook.com.com「看到沒……這一池的紅蓮開花了,能不香么。」
我已經摘了啊……還是很艷很大的一株乜。
小太監把我一推,使了個眼色。
還沒到門口……
弄玉湊了過來,眼角一彎,輕聲道「……留下來。」
「是。」我大嘆一聲不好,忙將殘花揣入懷裡。卻覺得背後一陣發寒,似乎有什麼視線落在我身上,炙熱極了,我沉默了一下,作勢搖著扇子左望右望,偷偷瞅著。
啊,呸。
「唉,你這是幹什麼!」
蹲在地上,有些百無聊賴,輕搖了幾下扇子,觀察了一下火勢。
掰個手指算一算,還是我記錯了日子……
漂亮,真的是漂亮……
不想遇著的人,全遇上了。
「什麼……要殺頭的么?靠,公公你怎不早說!」我大驚。
這傢伙還挺聰明的,若是把天山雪蓮就這麼熬,也就能補個身子,倘若加了點百花清丸露,就能達到解毒的功效。
樹葉被撥開了,一席明黃色的袍子映入眼前。因為垂著眼,不太敢看。
啊……
給義父嘗嘗。
只是采一朵花而已,犯得著……引來這麼個大人物。
「是。」
還有兩下子。
池中瀰漫著霧氣,滿池的蓮花猶似半開半閉,羞澀極了。
我掀著眼皮偷看。
我很虛的跪著。
「是。」
我呆。
一轉身,恨得我牙痒痒。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