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不若神仙眷侶,百年江湖
第二章

得!另想法子了。
「奴才該死。」我忙鬆了手,梳子卻掉了。
夜裡濕意有些重,隱約有一兩聲夜鳥的怪叫,這宮裡四周沒有樹,月光又夠亮我實在不放便沿牆亂闖。我伺機埋伏了片刻,捏起小石子,彈到一個獨自趕夜路的小太監身上,他立馬就昏厥了,我扒了太監服穿上,整了下衣冠,作勢怯生生地低頭,沿著宮牆一側靜靜地走著,四周靜得無限陰森,只有自己的腳步聲,我竟憑著腦子裡的印象一路摸到了皇上居住的地方。
那嬌滴滴的美人一笑,也不多說的,只是側身望著我,「咦,香拿來了么?」
我臉一黑,忙伏低身子趴在瓦上,透透抬眼一看。
「聽說是皇上的意思。」
這人話裡有話。
一個太監清清冷冷,背著手走了過來,慢慢踱到巡邏的侍衛處,也不說話氣勢倒是挺不有來頭的。
我偷躲著,齜牙賊兮兮笑。
「為何趕夜路。爹爹不是說明早收拾妥當了,宮裡再派人來接么。」
我氣息屏住了,手腳也很輕,理應察覺不和_圖_書到我。
那嬤嬤立馬把素顏一換,堆著笑望著那美人兒,「主子收拾妥當了,就喚一聲,老奴在外頭候著。」
我蹲著,撥開瓦片,偷窺之。
美人兒生氣起來,杏眼微大,眼梢卻很柔,嘴角笑得冷,這不自覺中流露的疏遠的神韻怕是不太好模仿。
我轉身,從袖子里掐了一小截香,捻起香爐的蓋,放了進去,一縷青煙升了起來。嬤嬤好奇的過來,伸手扇了一下,笑呵呵道:「這宮裡的東西就是好,香的味道也奇特。」
她這一覺怕是能昏睡個七八天了。
「什麼人?!」一聲低喝。
這小妞發也很柔軟,似水……
我探著身子,從鏡里偷偷打量著這個女子,柳葉眉,享受的時候眉端舒展,尾梢微上揚,嘴角含著七分笑。
我手一揚,將袖子里迷粉白茫茫地撒了她一臉。我笑得單純,緩緩吐出詞:「因為……進宮的會是我。」
嬤嬤笑得有些掛不住,怏怏地合門,出去了。
我狂滴汗,看來想把皇上成功擄出宮還破費功m.hetubook.com.com夫。
一旁的侍衛抬手,拿宮燈一照,忙轉了笑臉,低頭哈腰地說:「原來是李總管。」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看著宮牆拐彎處又多了幾批侍衛,甚至還有弓箭手……
太監總管?
我暗自琢磨著,低著頭,卻暗自從袖裡摸索著什麼。
李總管……
她低頭微詫異地望著我。
北面黑壓壓的一片,隱約有幾簇柔和的宮燈和靴子與矛摩擦地面的聲音,聽起來巡邏的人不算少,似乎戒備格外森嚴。我立馬轉身往回走,但耳旁的腳步聲愈發跟近了,夜裡這皇宮內院是不能隨意溜達的,而我這身太監服也不太合身,倘若盤查起來,定會遭殃。我一激靈翻身而上,照舊扒在檐上潛伏在夜色中。
我獨制的,不僅好聞還有別的用處呢。
「是。」我揣著那香爐,搬來一小案擱在美女的身後,捋起一縷濕發就著香爐里飄出來的青煙,慢慢地熏著,細心梳理。
我早已跪在地上,一副慌慌張張的模樣,「小姐要入宮做皇后了,奴婢惦記你m.hetubook•com.com,怕以後再也沒機會伺候小姐了。」
難怪外頭的人都在討論,說戚將軍的女兒長得如何如何,今兒一看確實水靈。
她卻一把抓住了我,笑著說:「瞧你……我與爹爹說了,要帶幾個人貼身伺候,宮裡的太監望著就怪不自在的,那些宮女們自然沒有家裡帶來的讓人覺得親近。」
原本伺候我的小李子如今卻成了太監總管,只是少了那份戰戰兢兢,那機靈的笑容淡去了,從而取代的是從容與穩重,像是從來就是這副模樣兒我卻不知。
銅鏡里,那美人闔著眼,似在享受。
「哎呀……弄疼我了。」
我也運著輕功,悄然尾隨著那名丫鬟。接下來便順理成章了,劈人,換衣裳,易容。
我沿著路重新回了那間房門處,靜立了一會兒深呼口氣,進了屋子轉身從容地關好門。嬤嬤已經在裡頭教著小姐,見我來了微頷首,她繼續低聲說:「宮裡來了人與老爺說,等主子您收拾妥當了,就坐轎子回宮,這會兒來了好些內侍在外頭候著,那轎子好華麗m.hetubook.com.com。」
「拿來了,馬上就好。」
沒人搭理她。
她望著銅鏡撫著髮鬢,拿眼瞪我,「小翠,你以前可不是這麼笨手笨腳的,今兒個是怎麼了?」
如今是深夜月輝清冷,高牆形成一種令人窒息的強勢與重壓讓我心有些惶惶然。略微目測了一下,牆約莫三四丈高,我站在高高的牆角下深吸一口氣,朝上面望了一眼,幸好神功大成,不然連爬都不一定能爬過去。我沉靜片刻后一鼓作氣撩起袍子綁在腰間,飛檐走壁,一躍而入翻牆入了宮。
應了一聲后,那奴婢合門,朝外頭的人吩咐著什麼。不一會兒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恭恭敬敬的候在門口,而那奴婢便獨自朝南間的一道門走去。
那是……
這丫頭的一張臉平凡無奇,極是好弄。整了整衣裳,從小囊里摸出一粒藥丸給她含著,直接把人給抱起,翻上了梁,給綁在上頭。
一道清亮的聲音隨即響起,很是悅耳,似乎受過很好的教育,「讓嬤嬤進來,明兒的禮儀我還是有些記不住,勞煩她再給我念一遍。」
一個m•hetubook.com.com窈窕背影正端坐著,像是才沐浴完畢,一個奴婢低著頭拿著雪白的帕子把那如瀑布般的長發包了起來,輕輕地擦拭著,「小姐,奴婢給您去拿些香。」
一路顛簸了數日,我終於到了宮牆外。
我一臉感激狀,順著她手上攙扶的力道起身,悄聲說:「其實自是不用這般麻煩,小姐也無須為宮裡的事煩憂。」
唉,不得不說。
「時候不早了,你動作麻利點,別耽誤了主子大事。」
我一陣恍惚,雖然光線不大,但這音容相貌我是不會認錯的,他是小李子。
這女子生得美貌,眉宇間也有著女人少有的英姿,若以後打理後宮一定很熟稔,皇上的女人也該擁有魄力。
大婚在即皇宮戒備森嚴比較冷清,而將軍府卻是熱鬧非凡,里裡外外忙得不可開交。其結果是我混入了將軍府。
「皇上吩咐,這幾日多添些人選巡視。」他悄然無聲地朝我的方向勾嘴,似是笑,「秋天刺客還是挺多的。」
我原以為我無故遭人劫走,而他又是我的貼身奴才,這一變故后他應會遭不少罪,可如今……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