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春宮圖引發的風流史

啊……
「一床被褥,這樣靠近些才夠暖和。」
突然庭院里傳出了一道腳步聲,在清冷的夜裡格外的醒目。
我盯著那饅頭,往後一躲,蹙眉,低頭看著紙張,不做聲可神情仿若避如蛇蝎。
我真的沒想挑釁他。
燭火下他的眼,亮極了。
看著他關門上門閂,抬手呵氣,一氣呵成。
那聲略帶沙啞尾音的恩,真銷魂……
「今兒天可真夠冷的是么。」他幽幽地冒了一句話。
「……」我含糊其辭。
「嘿,今兒個天氣可真冷啊,你說是不是……」韓子川找我搭話了。
「說大聲點兒,我聽不見。」
我察覺到有些怪異,斜了他一眼,「你非得挨我這麼近么……」
仁惹的觀音菩薩啊,您老人家這會兒來又賞來了誰……
「是蒸了兩人份的……」
我討好地笑著往後躲,他像是無法忍受,勉強裝著不動聲色地問道,「你方才說什麼……似乎在質疑我身上的某個部位,恩?」
m.hetubook.com.com歇息。」他莫名其妙的望我一眼。
「怎麼啦,你這是?」他又朝我挪了一點,輕輕拿肩膀撞了我一下。
我呆了一下,脫口而出,「就憑你這黃豆芽。」說畢就意味深長地瞄了一眼他的胯間某處。
我斜一服,把書一合,瞪他,「哎,我說你幹什麼吶。」
他扣住我的手,順帶把書掃下榻,緩慢地撐起身子,直視著我……鼻息相交……呼出的氣息貼著我的臉,一時間曖昧無限。
「我知道……夜也什麼深了,你是不是該回柴房了?」
「是啊是啊。」
啊,畫紙上的這個姿勢忒牛。
「此拈式曰攀龍附鳳。」我臉上掛著顯擺之意,揚著紙張,瞅他一眼。
唯獨靠窗戶的案上有一盞燈正燃著,燈火算是昏黃了一些,書上是小楷字,詞語頗用得大胆,男女之情節描寫得極度火辣,啥啥琴瑟合鳴又啥啥魚翔淺底……不懂之處……我還可以配和*圖*書合著翻看春宮圖,查找目錄,參謀參謀。本看得非常之痛快,可是與我湊在一起,趴在榻上的韓子川,呼吸出來的氣息若有似無地拂在我的鬢角耳垂旁,熱乎乎的……
我討好的朝他笑了笑。
在我欲哭無淚的時候……
「哎呀呀,你哪兒買的這玩意兒。」我愛不釋手愛不釋手。
他瞪大眼睛望著我,饅頭半含在嘴裏,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你好殘忍啊……」他像是被刺蝟扎了一樣,起身,抬手指著窗外,情深苦重地望著我,「聽聽……外頭這風聲……」末了壓低聲音,「忍心讓我睡那連張破爛被褥都沒有的柴房么。」
「罷了罷了,遇上你我算是認栽了。」他把饅頭隨意地往桌上一擱,低頭彈袍子,拍了拍手上的屑,便坐在我榻上準備脫靴子。
「恩。」我漫不經心的哼了一聲。
門發出吱呀一聲,那人哆嗦著把門合上,抬首間,對我燦爛一笑。
他讚許的望和圖書了我一眼,給了個算你識貨的表情。
俺還來不及制止……
「你看什麼吶,這麼專註。」
他一臉鐵青,噎住了。
《閨房秘史》,《我與黃叔不得不說的二三事》,《青樓十八招式》,三本都是用檀香味的黃色牛皮紙包著的封皮,冊子捏在手頭剛剛好,裡頭還洋洋洒洒字兒得密密麻麻還包小繪畫,極品……
他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修長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搭在地上,突然面帶意味不明地輕笑就這麼輕慢地看著我,「有沒有想過照書上的……我們試一下……」
嘿!
我撐在榻上,翻了一頁紙張。他爬了爬,也湊過來看。
我默默的,又低頭躺在榻上繼續看起了手頭上捧著的春宮圖……
他便撈起兩個饅就左咬一口右咬一下,吃得歡騰起來了,還不忘誇我,「還是你夠義氣,留了這麼多給我。」
我忙擺手,努力澄清,「我還沒來得及下藥,就算下了,這葯也毒不死人,能吃能吃。」
和-圖-書不吃。」我蚊子哼哼。
「你那義父心可真狠吶。」他試探地瞅了我一眼,原地跺著腳,使勁兒的搓手,「長夜漫漫,把我關在柴房裡一整天,不給張被褥就算了,連飯也不賞一口。我記得他晚上蒸了夠兩個人吃的口糧啊,為嘛不給我送?難不成他被我氣糊塗了自己也改吃饅頭了?」
他微一挑眉,直愣地望著我,眼裡有暴風雨來襲的前兆……
「……挺香的,其實勺兒不用特意留這麼多的,我是吃不完的。」他提議,然後又咬了一口。
「這盤饅頭原本不是留給你吃的,我準備喂耗子。」
我對上他的視線,怔了怔,「義父照舊是不屑吃咱這玩意兒……只是這餘下的饅頭……」這話還沒說完我便用餘光瞄到韓大少爺一拍大腿,喜滋滋地躥到桌旁,端起盤裡的饅頭,臉上這叫一個高興啊。
「你你你你……」他瞅著我臉色,別頭深吸一口氣,像是下了重大決心一般,挽起新秀子從懷裡掏了半晌,八和_圖_書兩三本熱乎乎的書樣到我的榻上,「跟你交換……賞你看,換睡一夜。」
女子仰躺,高舉雙腿。男子面向女子,跪在她股間,雙手握住女子雙腿扛在肩上,使女雙膝高度過胸,並略提高對方臀部,脊背,然後……然後,咳咳就方便他對她那個啥……此花式名曰……
他撩起我的被褥,除了外衫鑽了進來,連帶著一股涼意襲入暖和和的被褥里,冷得我直哆嗦,我樂呵呵地打了個寒涔后捧著書直朝牆角處挪了挪,他卻又帖了過來。
「忍心。」我答曰,然後揮手把被他坐過的毯子上的灰彈掉。
我斜一眼。
原諒我……
我興緻來了……
「恩。」他眼神複雜,靠近塌邊,悄然坐下,挪了身子過來,把饅頭一遞,頗有些熟絡地說,「你吃不吃……」
我能收回剛才的話么……
我賠著笑臉,騰地站起來,忙點頭哈腰給他留了位置……抬呼他上來暖和暖和。
我默默地,又把視線移回到了紙書上,只是頭皮一陣發麻。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