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番外

也有人說,江湖上新崛起了一對醫術超群的夫妻,其中有一人便是她。那可真是一對神仙眷侶憊,長得極美啊,男的眼角下有痣,風神如玉、芳華絕世;女的身子贏弱,神情疲憊,長得極美,像極了當年的逍閑人。
我只是靜靜地笑,縱有萬分不舍,只有道一聲走好。
沒有人知道她在哪兒,沒有人知道她與那個仙子般的男人過得好不好。
其實,我很想再去看她一眼,可是貳兒不知為何生了一場大病,幾乎死掉,而且上山的道路不知為何全被封了,我派去的探子沒有一個能到那兒,直到許多許多年過去了……
這些,都是傳聞了……
你們一定想問,後來我有沒有再見到她。後來,聖上離開了她與那男人居住的竹屋,我便開始忙了起來。忙什麼?我怕那個皇上食言再來討芳華木或是要人,所以我很忙。
曾有一度,我以為她是喜歡著我的好……就算她菩薩心腸好心救了我不然素昧平生的,她不會救我。為何要與我共睡一榻?呢,我承認這破屋m.hetubook.com.com裡只有一張榻,或許她也是沒有辦法,可為何是這麼整晚整晚盯著我看?我是個極有道德觀的男子,而且她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決定以身相許……不,是娶她為妻。
那一夜,我戰戰兢兢地打地鋪,睡在了榻下。
再次見她,她沒能認出我來,當然……此時我只是一個老人,看著她架著昏迷的當今聖上,我真是哭笑不得。這個女人,真是什麼都敢做。
他們極是恩愛,相公經常掠過雪山,取雪山白梅上的新雪烹茶,討妻歡心。
遇見她的那一年特別冷,那時候我還不是武林盟主,只是才奉師命下山的毛頭小子。我在江湖上亂闖,被人陷害,砍了數十刀,身中劇毒,大夫說只有神仙才能救我,結果在我重傷昏迷前,還真的碰到神仙了。
神情疲憊、滿臉病態的一個男子,雖是如此,卻美得不似凡人,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真的是天作之合。那個仙人看我的眼神,很千凈清澈的眼,卻透著難以言語的悲傷,讓我m•hetubook•com•com有些無地自容。他不知是得了何病,一日比一日衰老,鬢角也開始有了銀髮。她細心地照顧著他,那一刻我知道他們之間是不允許第二人介入的。我縱使不願承認卻也無可奈何,以前可以裝作不知道,但現在只有黯然離去。
我姓蕭名何,有人喚我蕭少俠,或是蕭大俠、蕭盟主,可卻有人喚我壹兒,自那時起便陸陸續續地有人叫我壹老闆了……從此以後我的身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改變我一生的這個人是個女人。
我不知道是何變故讓她的性子轉變得這麼快。於是我也不請自來,搬去了她的府邸,與她和她的五個公子一起生活。
其實當然她要多少都可以,我的便是她的。她的還是她的。
蕭與逍,相同的發音,讓我覺得是兄妹。我知道她是有意中人的,而且那人似乎與我很像……不,是與其他公子都很相像。
天蒙蒙亮,我看著他們的身影漸漸地遠去,直至消失不見。
有人說她消失了。
後來,我見到了那個人。
www.hetubook•com•com我讓肆兒幫我易了容,暗地裡把一切都部署好了。
我湊過去聽,無意中瞄到她鬢角上有些怪異的跡象,我在江湖上也行走了一些時日,當然知道有項技能叫易容。
她照顧了我半個月,很少說話,服侍我喝完葯后便縮在榻上抱腿靠著牆,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伸手在她臉上摸了摸,很容易地便撕掉了一張人皮。無法形容我見到她真面目時的感觸,我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比我娘親還要美的女人,可她卻比我娘親美了幾萬倍。
她總是問我,好好的武林盟主不當摻和進這種沒名沒利的日子是為何。其實,我也不懂。只是每當我看著屋裡幾個人嬉笑怒罵,看著她靜靜地笑,就覺得很美好。這所逍遙居,算是個避難所,居里的公子們各有各的不為人知的過去。她什麼也不問,只是儘力保護著他們不受傷害,而我,要做的只是不讓惱羞成怒的江湖人傷害她。外人都盛傳逍閑人喜歡收集俊俏美男,可在我看來並不然,她只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在收集各類的傷痛。
待我身子好了就開始幫她做事兒了,劈柴、生火、做飯,她倒是有些手足無措了,傻傻地站著望著我。陽光灑在庭院里,很溫暖,我突然覺得江湖雖然好,但與一個人就這麼過日子似乎也不錯。
那天我出門買了一壺酒,弄了一些滷肉,做了幾盤小菜準備正式向她提親,可又有些羞澀難以開口。待我正眼看她的時候,她已經悄無聲息地把一壺酒全都喝完了,趴在桌上,似乎是醉了,嘴裏嘟嚷著什麼。
我留下了懂醫術的貳兒,帶著其他人住在了山下,偶爾差人上山給他們送一些生活必需品。沒過多久,我卻在鎮上錢莊的夥計那裡收到了一張蓋著「逍」字的信,這是她這些年來唯一給我寫的東西,她只是讓我在皇上大婚那天,準備好車馬與乾糧,找個可靠的人候在城下。我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麼,但有種預感……這是我唯一能再見到她的機會,或許也是最後一面了。
逍遙居里的開銷全是她配藥醫人所賺的錢來貼補。這讓我有些心疼,於是我和_圖_書棄武從商,開了一間客棧,兩間賭坊,三間錢莊……產業漸漸地多得我也數不清了。她倒是清閑了,每每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還差人弄了一塊上好的玉,分成兩截,替我和她一人做了一塊,在角落裡雕刻了字,也不知道用的是什麼材料,沾了硃砂后還真能在紙上印上小字,我的是「蕭」,她的是「逍」。她說用這東西在錢莊取錢無論取多少夥計都要給,說完還很認真地望著我,生怕我不同意。
這個女子似乎只有十八九歲,長得很平庸,醫術卻極為精湛,她有一雙極為漂亮的眸子。除了煎藥外,她幾乎什麼都不會做。她會用一天的時間望著柴火發獃,望著換洗的衣服發獃,然後就是望著我發獃。每次她從外頭回來后,除了給我買香噴噴的饅頭和用油紙包著的大片牛肉外,總會悄無聲息地遞給我一朵紅蓮。
第二日醒來后,榻上便不見了人影。於是我便再也沒有見到她,直到許多年後,那時候我已經是武林盟主了,而她也是名震江湖的逍閑人,再次碰到她,她正在調戲一個俊俏的啞巴少年。
上一頁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