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乳虎嘯谷百獸惶
第104章 坑殺

大喜之餘,眾人頓時各顯神通,向自已感興趣的目標疾撲而去,既像餓虎撲食,又像飛蛾撲火。
果然!
隨著魔氣的逐漸減少,從地獄村深處傳來的慘呼聲、打鬥聲、怒吼聲變得越來越密集。
小道士雖然心膽俱裂,但身為九品高手,觀察力、判斷力倒也不弱。
當下奮力奔向搖搖晃晃、努力挪行的面具人凌九霄。
防毒面具,讓有幸入選尋寶隊伍的江汐武林盟中人,多了一層保命之物,少了一份後顧之憂。
……
……
最後這一招關門打狗,以及脫去面具裝成自已人偷襲,更是堪稱神來之筆!
哇靠!
偷襲也就罷了,還玩群毆?
心虛腿軟之下,還連著摔了幾跤。
甫一進入,多種氣息如潮水一般湧來:令人膽寒的邪魔氣息、霉爛變質的腐爛氣味、令人神清氣爽的藥材馨香、森然冷厲的陰寒之氣……
凌盟主之能,當真細思極恐啊!
這麼快就干翻了十數人?
那就不得而知了。
……和-圖-書
眾人聞令而動。
還好,他是咱盟主。
害怕,應該也是真的害怕。
至於疑惑,則是那五十名同樣戴著面具的不聲不響的同夥,怎麼就三三兩兩地散開了?
小朋友,我取您性命並非本意啊!
不言而喻,那位還能站著的面具人,正是我們的陰險小王子凌九霄。
哪裡還敢前行?
凌九霄暗自一嘆:真是小機靈鬼!可惜,遇到我這個絕世無雙的智者,些許小聰明根本不管用。
他們自是喜出望外。
如果進入地獄村之人都戴上這玩意,凌九霄還如何坑人?收穫銀子,哪有收割跟自已不對付的人命來得酸爽?
或許是年紀太小,或許是未經歷過劇烈的廝殺。
未幾,就有腳步聲遠遠傳來,方向正是出口。
難道凌盟主對他們另有安排?
如此一來,實施偷襲的機會簡直不要太多。
興奮,是真的興奮。
既敬且服。
當即掉頭就往回跑。
……
那強大的魔氣果https://m•hetubook.com.com然還有殘留!
只可惜,凌九霄心腸夠硬!
之前在黑虎幫怒懟法慧、狂踩姚遠時,江汐武林盟的頭頭腦腦就已經對凌九霄之據理力爭、之不畏強權、之體恤下屬,佩服得五體投地。
咦,有人已經地悄悄取下了面具,還偷偷摸摸地向落單的六大門派中人出手。
別看他們現在爭搶得歡快之極,不久就會成為死人。
嘆罷,當即傳音道:「你們只管佯裝昏迷於入口處,既可擋住出入口之路,又可突施冷箭。單獨的逃離者,由我出手擊殺。所有屍身和兵器,皆由我收取。」
雖說他們皆有解毒丹,但保命之物誰會嫌多?當即表示願意高價求購,奈何凌九霄直言並無多餘。
接下來協議,更是讓他們嘆為觀止:我方只管埋頭準備修路滾木和造紙材料,一切的後來者皆由六大門派攔阻,這門生意委實大大的好!
入眼所見,不死草、九陰果等天材地寶可是不少。服下一株和圖書(枚),至少可增長十年功力,他們怎能不興奮?
感嘆之餘,眾人對此行信心大增。
瞬間橫七豎八地倒了一片,將出口堵得嚴嚴實實,要想奔出地獄村,勢必得踏著他們的『屍體』而過。
唯有江汐武林盟之人,遵照凌九霄事先囑咐,集體在入口附近活動,既未走散,也未深入。
連那些已經倒地的面具人的軀體,都無法企及。
要怪,您就怪姚遠吧。
……
唯有『妖孽』二字,堪當評價凌九霄之任!
「穩住,別慌!
姚遠、法慧等人對防毒面具無不見獵心喜。
君不見,這些日子以來,六大門派與後來者爭鬥了無數場?雖然未有死亡,但每天都有人流血受傷。
只可惜,所處立場不同,好人也就成了壞人。
率先奔近出口的,是來自天地道的一名年約十五六歲的小道士,九品巔峰境。
四十九名江汐武林盟之人接到凌九霄的傳音后,無不興奮得發抖,同時也有些許疑惑。
一舉斬殺六大門派數百優m•hetubook•com•com秀弟子,他們豈能不害怕?
屆時,誤傷了江汐武林盟之人,找誰去喊冤?
……
一場以怨報德的杯具,就此慘無人道地發生。
不問可知,定然是六大門派的弟子。
可憐的小道士,還沒弄明白狀況,就已身死道消。
除了魔氣之外,那些寶貝都是我們的。
凌九霄一面等待小道士前來幫扶,一面暗自嘆息——
這事,他們夢裡都不敢有啊!
六大門派的這些天才弟子,玩完了。
唯一還能站著的一位面具人,正在歪歪斜斜地往出口蹣跚而行,瞧其模樣隨時都有可能倒下。如果無人相助,恐怕近在咫尺的出口,就會變成遠在天涯。
眾人早就饑渴難耐……不對,是急不可待。
前有詭異劇毒,後有殺人狂魔,小道士哪裡還有閑暇細思解惑?
霧草!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奔至出口,入眼所見卻是倒了一地的面具人。
開玩笑!
小道士被前方不遠處突然暴起的『自相殘殺』給嚇壞了,臉色蒼白,兩股顫顫,幾和-圖-書欲昏厥。
守住出口,沒有我的命令連只鰍兒都不許出去!」
……
至於發抖是因為興奮?還是因為害怕?
果然誕生了天材地寶!
見狀心下大驚:出口處竟然有毒!可是之前進入時怎麼沒有絲毫感覺?
僅僅用膽大包天、智計百出、心狠手辣、神鬼莫測……這些詞彙,已不足形容現在的凌九霄。
地獄村結界剛剛解封,一百名面具人即跟在姚遠、法慧等六大門派之人身後,一窩蜂湧入地獄村。
您看,我是多麼的尊重您啊,連尊稱都用上了。
是他的蠻橫出手,害死了您吶。
段天高等邪魔教的高手,還如何辯認敵友?
各種複雜心情,最終歸結於一種:敬服!
只可惜,姚遠的驕狂、法慧的虛偽,破壞了六大門派在凌九霄心目中的好印象。
雖然不恥六大門派的盛氣凌人,但凌九霄也不得不承認,六大門派無愧於正派旗幟的稱號,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以救死扶傷為己任,絕對做不出見死不救之事。
他這是在釣魚呢。
完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