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482章 故事會

聽完后,司馬無望直接就不幹了:「初見凌兄時,你曾說過說我是氣運之子,且命犯桃花,你還記得么?」
讓李朝歌、段遜、沈千行、吳樹學、白高峰等人既興奮,又嘖嘖稱奇。自家女兒(兒子)的修鍊天賦他們是知道的,不喜修鍊的情況他們也是了解的。
羸氏能統領宇宙近千年,確有獨到之處。
李朝歌、谷正華等人則是興趣缺失。
其實,他也很想知道凌九霄離別後、失蹤前的遭遇,但迫於形勢,只得暫時放棄。畢竟,凌九霄跟他離別後的遭遇,現場絕大多數人都知道。
靈遠也就罷了,他本就卡在半步超品多年,能夠獲得突破並不算什麼意外。
除了組建聚賢山莊和江汐武林盟期間進境較慢之外,他一直都是進步神速!
這些,是阿巴金必須做到的承諾!否則,他們父女的行為斷不可能獲得族內長老的支持。
其二,鍾重山濫酒,不值得信賴。
凌九霄必須詳盡掌握當前局勢,才可以制定出針對性極強的舉事策略。
根本無法估量。
獨木難支,聶家敗北已成定局。
看到意氣風發的凌九霄終於吃癟,眾皆大笑。
他們,好象集體蛻變似的。
難道,我真搶走了司馬兄的氣運?
兩年一個大等級,這個晉階速度雖說不及司馬無望,同樣讓人望塵莫及。
……
第三個故事。
難道凌九霄擁有變廢為寶的神奇力量?
混跡小幫派、加入冷血的殺手組織、救治垂死的病人、學習煉丹識葯、意外闖入外界……
凌九霄跟其結義,不過是迫於形勢罷了。
而且,還是對結義最為積極的一個。
就連追隨凌九霄時間最短,進步最慢的白芝蓉,也提升了三個小境界,達到了七品大圓滿。
凌九霄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司馬無望熱淚盈眶。
聽得正義盟如此飛揚跋扈,張高飛、歐陽雄等人義憤填膺,叫囂著立即打上門去,讓他們知道誰才是老大。
凌九霄對待朋友,是認真的。
阿巴族身為大族,和_圖_書族中自然有不乏青年才俊。
感動得一塌糊塗——
短短一年時間,連晉五個小境界和一個大等級。
修鍊者,最看重的還是武力。
兵臨城下,斷其外援。
如不是阿巴金父女封鎖了他們的消息,說不定早就被岳友群給梟首了。
客觀而言,在凌九霄所有的好友和小弟之中,鍾重山無疑是武功最強、地位最高的一個。
凌九霄點頭道:「當然記得!咱跟司馬兄的點點滴滴,一直牢記於心,須臾不敢忘懷。」
可是,究竟是哪一位呢?
這,無疑是可以載入史冊的武林佳話。
他們之所以保持清醒,是為了聽故事。
一時兄弟,一世兄弟!
雲義山莊的追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由口才極佳的段遜主講,凌霄盟其他高層作補充。
大多是歷經艱險獲得,只有極少數是系統獎勵。
顯然,他並非看我面子。
五大神兵(器)、兩大毒寵、十七種天道規則、兩大異獸、魔幻丹方、神醫寶典、『天耳通』、馭獸訣、混元乾坤指、天精硅膠、天精隕石、花果醬蜜……
酒量之大,就連鍾重山都自嘆弗如。
是因為夫君的面子?
就連『青州二怪』,也從四品晉階到了一品。
……
眾人直嘆司馬無望好福氣。
幾乎是一年一個大等級啊!
這樣的酒鬼,誰敢信賴?
這些人難道不需要修鍊資源的么?
可鍾重山呢?
讓阿巴族成為南蠻部落第一大族。
『先暗后明』,就是先暗中發展,待時機成熟時,再全盤發動進攻,力爭一舉拿下第一域至第五域。
沒想到進步竟然這麼大。
前七席之人大都只有七分醉。
鍾重山當眾要求跟他結義,他如何拒絕?
著實可喜可賀。
只要咱願意,白芝蓉、黃玉芳、白雅芝、洪瑩瑩四位美女,相必也很高興加入凌夫人的隊伍。
現場都是自已人,為什麼要藏著掖著?
凌九霄的講述,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
「小叔言重了!都是奴家https://www.hetubook.com.com應該做的。」
第一時間從當事人口中聽來的故事,明顯比口口相傳得來的故事要精彩得多,也真實得多。
……
他是真的敬重小美。
可凌九霄呢?
讚歎、喝彩、吸氣……
這裏不是有很多異界朋友么?
還是敬重我為夫君所做的一切?
饒是如此,段遜也講了半個時辰之久。
唯獨對鍾重山,他一直在虛與委蛇。
凌九霄:「???」
還都比較狗血,我也是醉了!
難道是其中的一位?
如此一來,羸氏『由外而內』的戰略很可能奏效。
凌九霄再次舉起酒杯:「嫂夫人和司馬兄的大喜之日,小弟未能到賀,且自罰三杯!」
司馬無望六年時間,從五品晉階為半步超品。
試問誰與爭鋒?
竟然都有大幅提升。
吵吵嚷嚷之中,觥籌交錯之間,眾人關注的焦點最終還是落到了凌九霄、靈遠等失蹤者的戰力提升上。
聽完司馬無望的講述,眾人都被阿巴智美的痴情所感動。六年如一日的照顧司馬無望和寧氏兄弟也就罷了,她還頂住了多少壓力啊!
失蹤前,只是一品小成境。
尤其女人緣。
段姝馨、沈白薇、吳迤、楊光,皆是三品小成境。
自然是凌九霄一個人的演講,現場無人能補充。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龍映雪、歐陽雄,二品大成境。
無論身處何朝何代,這都是真理。
酒鬼多誤事。
說完,連干三杯。
不過,小美的所作所為,也值得他人敬重。
這又是個什麼情況?
趁著酒勁,凌九霄講起了第四個故事。
僅這兩位,就足以橫掃正義盟。
阿巴智美哪敢怠慢?
凌九霄的修鍊進境一日千里,眾人也能接受。
這個故事,只有凌九霄等從異界歸來之人,以及聶天雅等異界來客感興趣。
……
李梵音,二品大圓滿。
……
竟承凌賢弟如此敬重!
凌九霄:「???」
……
接連不斷。
並非藥王酒誘惑力不足,也並非喝和_圖_書不醉。
面對不敢信任、不敢依靠的人,凌九霄怎會暴露分身這張強有力的底牌?
雖經常喝酒,但喝醉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只是把酒作為生活的調味品和達成意圖的工具而已。
為何不直接點明?
大多數人不明真相,他們很是疑惑——
行軍布陣,知己知彼最為重要。
現場強者雲集,大腕甚眾,雄睥天下的凌九霄,竟然主動向自已敬酒?
一年不見,已是超品。
並非故事太長,而是凌九霄詢問太多。
而且,公孫家族隱藏得極深。
好兄弟!
為了獲得藥王酒,他不惜開啟神鬼道,不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收購釀酒藥材,甚至撤離職守、遠赴廢星!
這是凌賢弟今晚第一次給第一席之外的人敬酒,他的母后谷青苹、五位凌夫人、十九公主……都無此待遇。
是近一年來廢星的形勢變化。
……
他們為何晉階如此之快?
應該兼而有之吧。
可以說,三人之所以能夠快速晉階,自身努力只佔了三成,七成是靠藥物推動和安靜舒適的修鍊環境。
這個修鍊速度雖遜於凌九霄,但也足夠駭人聽聞。
目前還很難說,還得看聶雄軍、聶雄兵的反饋。
阿巴智美雖是族長之女,但阿巴金也無法做到一手摭天吧。可以想見,為了獲得那些修鍊資源,阿巴金父女定然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頂住了極大的壓力。
可笑的是,他也是凌九霄最不放心的一個。
此外,司馬無望一個外人為何成了南蠻部落的酋長?他又為何會跟阿巴智美結為連理?
更重要的是,歐陽雄『毒經』已然入道。
『由外而內』,不就是『農村包圍城市』嗎?
第四個故事。
自從跟他相識以來,咱的運氣和女人緣就一直長盛不衰。幾度險象環生,卻都能化險為夷。
而自已的經歷,除了寧可全、寧可友兄弟之外,就只有南蠻部落之人知曉。
凌九霄超品、靈遠半步超品。
而且,往往還能獲得偌大機緣。
『由外而內』,就是先拿下和*圖*書外域,再進攻中心域。
這才講完第一個故事呢,時間就已流逝了一個時辰。除了第一席至第七席醉心於故事之外,余者已是醉意滔天。
不然,白澤也不可能有機會在第一時間喝到藥王酒。他也不會謊稱沒有釀酒材料,以此推脫鍾重山的釀酒要求。
司馬無望主講,阿巴智美作補充。
……
凌九霄雖也好酒,但從不濫酒。
……
走馬觀花,難窺虛實。
感覺他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好在司馬無望沒有讓他們失望。
顯然,今天他們徹底放飛了自我。
來自異界的朋友?
自已文不出眾、貌不驚人,武功也很一般,身份地位比起聶天雅、聶仲嫻、谷青苹、李梵音等人來,更是差之甚遠,凌九霄為何獨敬自已?
讓阿巴族的人坐上南蠻部落酋長之位。
這些,也是眾人的興趣點。
司馬無望非常委屈的道:「我嚴重懷疑,你小子肯定搶走了我的氣運,快把我的運氣還給我!嚦,桃花運就算了,咱們既然兄弟一場,就免費贈送給你了,反正你也好那一口!我有阿美一個就已足夠。」
……
他並未為自已的事向他人敬酒,卻因為我的事主動向小美敬酒。
只是支撐的時間長短而已。
這是基於聶家對中心域和第六域嚴防死守的基礎上,所得出的最為妥當之策。
若不是飲酒過度,以他的武功也不會酒精中毒。
這一圈酒敬下來,凌九霄仍是面不改色。
離奇曲折的經歷,豐富的收穫,令眾人神往。
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毫無形象可言。
人家不要臉的么?
這樣,聶家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根之木。
三杯酒下肚,本就有七分醉意的阿巴智美,更是紅暈雙頰,整張臉猶如熟悉了的紅蘋果,美艷不可方物。
他這是感謝小美的照顧,讓我安然無恙啊!
連忙陪飲三杯。
但是,又何嘗不是一種保護?
若軌跡真如此發展,那鍾重山等域主,就是導致聶家丟掉江山的罪人,萬死不足以謝罪!
鍾重山到底https://www•hetubook•com•com可不可靠?
……
這樣的人,怎敢信任?
她軟禁司馬無望三人,確實是為了自已的私慾。
屆時,集五域之力,圍困第六域。
六年時間,三人得消耗多少藥材?
這個戰略,偉人已經在地球村獲得了圓滿成功。
他只說是自已從異界請來的朋友幫忙滅了縹緲峰,並未具體點明是誰。
……
凌九霄做事,極少讓人詬病。
講述的是司馬無望六年來的經歷。
張高飛,二品巔峰境。
可其餘九人呢?
凌九霄的舉動,慌得阿巴智美連忙起身回禮。
畢竟,生死谷太偏僻了。
凌九霄的講述,不時被驚呼、喝彩、讚歎打斷。
若非凌九霄一行碰巧闖入空間裂縫,哪會發生一系列後續?若是十九公主直接從空間裂縫前往廢星,並未在第二維度空間領域作過多停留,聶雄軍兄弟倆恐怕很難對公孫家族有所察覺。
……
不但讓他們如願以償,還成就了一段美滿婚姻。
這,無疑是眾人最大的興趣點。
第二個故事。
所謂『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就是此理。
自已不要命的么?
……
……
整一個無酒不歡的酒鬼。
既然來到了第二席,既然已經敬了阿巴智美,其餘十人他當然不會忽略。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先是深深三鞠躬,這才舉起手中酒杯鄭重其事地道:「感謝嫂夫人這些年來對司馬兄的照顧!嫂夫人是司馬兄的恩人,也就是我凌九霄的恩人,小弟敬你一杯!」
司馬無望哼道:「氣運之子?命犯桃花?我怎麼感覺你是在說你自已?你自已想想看,僅失蹤這一年你就撞了多少大運?年紀輕輕就有了六位夫人,還不是命犯桃花?」
講述的是縹緲峰一夜之間灰飛煙滅之事。
都能收穫一份完美的愛情。
別說喝酒了,連安坐都成了奢望。
貌似他說的沒錯?
凌九霄端起一杯酒,快步走至阿巴智美身前。
而這七成之功,全靠阿巴智美。
受寵若驚啊!
小美何德何能?
司馬無望和寧氏兄弟能有今日成就,她居功至偉。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