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青干娉婷

「不錯,道友好眼力,我此番前來也並無惡意,只是想要跟國師你合作而已。」
就見那邊忽現一柔媚女子,雖然只能看到上半身,但也可見其面目,美貌無雙風華絕代。
「國師,最**原上的荒獸又有異動,不只知國師可有何法子能夠讓我等減少傷亡?」
「青干,青干,真的是你!太好了,你那邊怎麼會又有靈石了?我們終於又可以繼續見面了。」
「嗯!」
「娉婷是芝蘭國的國師,八百年前,家師坐化之前曾拼盡全部修為查到玉牌的秘密,並且在兩國之間布下傳音陣。」
另外一女子竟然是對面芝蘭國的女國王,就聽那國王道:
趙紫玥將手中符籙一收扔出手中的半塊玉牌道:
趙紫玥看一眼他手裡的玉牌,抬抬下巴,青干頓了下,只能將玉牌扔給他。
「國師,雲鬢城已經被荒獸攻下,城中十萬民眾,盡數盡死於荒獸口中,國師,」
趙紫玥抬手,蔥白玉指中夾著一張符籙。m.hetubook.com.com
「是誰?」
他說到這裏看了眼趙紫玥,他還不知道趙紫玥的名諱。
當然拼一下,不是不行,可是在這未知世界中,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她不能將厲害的手段都給用盡。
收了玉牌后,跟青干來到大殿之後,那裡還真有一個傳音陣,並且……
離不開的,你既然能夠找來這裏,就應該已經嘗試過母親河,那麼,荒獸平原,你可曾嘗試過?」
「玄北!」
傳音陣有了靈石后瞬間被激活,亮光閃過,就見那傳音陣上空顯示出了對面的景象, 那景象中。
「玄北一分一毫,否則立刻身隕道消!」
他說到這裏話音一頓,看向趙紫玥
國師的臉上變幻莫測,看著那張符籙,他的直覺告訴他,那張符籙一定能夠要了他的命。
「那你就應該知道,這片大陸,除了這兩個地方,再沒有異樣之處。
不過,我找你合作自然不是因為這個,而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此物!」
聽對面之人承認,國師卻是笑了
「好!我青干在此發下心魔誓,從現在開始不傷害,」
「對!」
「你說我有沒有資格?」
趙紫玥是沒有嘗試過,但她從搜魂中得知,荒獸平原中的荒獸異常厲害,最低都是堪比築基,裏面的高階還不知道是什麼修為。
「想要讓我出靈石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發下心魔誓,從現在開始不得傷害我一分一毫,否則立刻身隕道消!」
「好眼力,我這張符籙可是元嬰修士所畫,內里承載了一個元嬰的全力一擊,而你,只是金丹而已。
不知可否幫忙重新激活傳音陣?」
黑袍國師青乾的手緊緊攥成拳頭,深吸一口氣,頓了片刻后道:
「讓我想想,這個你先拿去,看能不能抵禦一些時候,剩下的,我再想辦法。」
芝蘭國女王的聲音有些壓抑和焦灼無奈
國師脫口而出的這句話,讓趙紫玥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https://www.hetubook.com.com「就憑你?你的修為不過是築基初期,小小一個築基初期有什麼資格?竟然敢在本國師面前談合作,誰給你的底氣?」
趙紫玥古怪的看一眼黑袍國師,抬手打出十枚中品靈石安放到傳音陣中。
「你是才掉入這方世界的,那你身上應該有靈石,
這聲音明顯是另外一女子,就聽之前國師的聲音道:
「哈哈,哈哈哈,看來你同家師一樣,都是掉落在此間的修士,你想要出去?家師也曾想要出去,我也曾嘗試過想要離開這裏,可是!
「合在一起!」
「是啊!我們又,」
見到趙紫玥幻化的男子現身,國師也立刻站起來戒備以待。
見趙紫玥伸出另外一隻手,上面正是一個玉牌的另外一半,國師青乾眼睛一亮。
玉牌中顯示出來的景象,卻都是女子,一看就是一個全都是女子的國家。
「娉婷,娉婷!我們又可以見面說話了!」
帶著玩味的看向對面一身黑色長袍的國師
「好個狂妄的和-圖-書小子,你無法離開這裏老夫為何沒有活著的必要?」
「沒有人,我在自言自語,國王來找我有何事?為何不敲門?」
此時正欣喜的瞪大眼睛,透過傳音陣看向這邊
趙紫玥從暗處走出來,她不是來刺殺這位的,金丹期和築基初期的她,如今差距還是很大。
趙紫玥感受一番這裏,果然也是有天地規則的。
黑袍國師見到他如此利索的將玉牌扔出來,心中一動,就聽對面之人道:
青乾的話還沒說完,就聽那邊傳來一女子聲音,接著就是雲白絲綢將對面遮住,卻能聽到對面的說話聲。
「你那是?元嬰期的符籙?你?你想離開這裏?」
奈何十年前,傳音因為沒有靈石,所以,」
國師看了眼趙紫玥,再看看玉牌顯示出的另外一面,都是女子的國家,眼神晦暗的道:
「娉婷是誰?」
「帶我去你說的傳音陣!玉牌給我!」
趙紫玥不說話就看著他將兩枚玉牌合在一起,四枚玉牌合在一起,竟然還只是半塊。
趙紫玥忽然抖和*圖*書了下雞皮疙瘩,轉頭看向一旁的黑袍國師,這是?
趙紫玥一挑眉趁機提出條件。
「合作?」
「半塊?!」
華麗的宮殿只有一隅,所見範圍並不大,就聽身邊的國師青干激動的呼喚對面之人
「這個,等我想想,你先出去吧!」
「你?如果本國師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那個連殺我兩個手下的人,而且,還是個修士?」
「玉牌?!」
這話讓國師拿起兩個兩枚玉牌的手頓了下,還是忍不住道:
「娉婷?」
你要跟我怎麼合作?就憑你手中那張符籙?」
「如今也只能這樣,還請國師儘快想辦法,如今荒獸佔據雲鬢城,下一步可能會繼續……國師,芝蘭國不能亡啊!」
「國師,您在跟誰說話?」
「收起你的那些歪心思,我若是不能離開這裏,你就沒有活著的必要!」
同時也伸出手,他手中是他得到的玉牌另外一半。
玉樹國的國師一身黑色長袍,看上去有種魔修的既視感,聽到趙紫玥說合作,打量一番趙紫玥不屑的一笑道: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