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樂觀

她曾經聽說過,卻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如今卻是一見傾心了!
曾經那個穿過雷幕而來的男子,便是她師父的男人,那個男人來了后,只待了三年就坐化隕落。
那些雷幕兩邊的荒獸,在雷幕消失的一刻,都看到了雙方,然後也看到了雙方森林中所存在的靈藥。
「不行!」
等她看來到片殿後面,找到被國師用一白色錦緞蓋著的傳音陣時,還很好奇這面半身高造型古怪的鏡子為何照不出人影。
「不管你同意還是不同意,我意已決,既然你怕死傷,那就先將全國牢內的犯人給我,我先讓他們做先鋒。」
雷幕消失,原地卻有三隻渾身布滿雷電的圓球,不重要!
「你瘋了么?你知不知道闖荒獸森林要死傷多少人?」
國師來不是徵求他意見的,是來通知他的。
國師一把將國王給扔到一旁,大袖一揮,轉身離去,聲音在殿中回蕩
「而且這百年來,荒獸平原並無異動,也沒有進攻我國,和*圖*書為何還要去闖荒獸平原?朕,不同意!」
兩人含情脈脈說完,青干國師一轉身,面色冷凝的走出國師殿來到玉樹國國王的大殿上,聲音冷沉的對玉樹國國王道:
誰會想要看著自己的孩子身體化成一灘血水呢?
因為沒有人生了男丁後放入河中,他們就沒有新生力量補充。
玉樹國的國王認定,國師會突然出兵攻打荒獸平原,定然同他那偏殿有關,莫非這裏還有什麼他不能知道的事?
便只有將男嬰放入木盆中順流而下。
「好,我等你!」
那個時候,荒獸就已經從玉樹國的邊境撤離追趙紫玥去了。
「你等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帶領玉樹國的穿過雷幕去支援你們的!」
在青干國師離開后,這位國王便偷偷進入偏殿。
莫非這片殿中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東西?
說來也是巧了,玉樹國的另外一邊,芝蘭國的國師也被芝蘭國的國王叫去支援。
玉樹國的國王覺得,不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國師瘋了,就是他瘋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去闖那荒獸森林?
「不樂觀,不過我會想辦法的。」
但到底還是下旨了!
「青干,謝謝你,若是你們能穿過雷幕,不要多待,不然,我擔心會,」
這是想要讓她直接結嬰的么?
青干聞言也很著急,那邊的女子們死傷數十萬,就代表著他們這裏也會損失數十萬的新生男丁。
雙方互相對望一眼,然後!
而女兒國那邊也不是沒有人想要將男嬰留下,但是被留下的男嬰活不過三天就會死亡,身體化成一灘血水。
娉婷冷臉搖頭,捂著心口輕咳,神色有些不耐煩
「集結國內最厲害的人手,我要帶人去闖荒獸平原!」
「國師,荒獸平原那邊如何了?」
芝蘭國的國王等他走了后,才從芝蘭國那邊的傳音陣中探出頭,看了眼這邊后也悄悄離開,只是她不時的總會想起,傳音陣另外一面穿著國王服飾的m.hetubook.com.com男子,那人一定就是玉樹國的國王了。
不約而同的動了,都朝著對方衝去。
這話將娉婷給感動的啊!
並且裏面什麼都沒有,便蹙眉吶吶自語
兩國人口相輔相成,芝蘭國若是亡了,他們玉樹國還能獨存多久?
玉樹國的國王氣的要死,換就換,但他稀罕做那麼久的國王么?
「國師,國師,我記得你這裏曾經是不是有上任國師布下的陣法,國師可是跟另外一邊玉樹國的國師通過氣了?」
好!玄雷石,我感謝你八輩祖宗,眼看要到金丹後期,她還是個球的狀態不曾有半分要癟下去的意思。
玉樹國的國王不同意,青干國師抬手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青干,怎麼辦,我們這裏已經損失了三座城池,人數死傷數十萬,在這樣下去,怕是,」
「這是什麼東西?奇怪,有些像鏡子又不像鏡子?」
正想著再去看一眼,就見國師回來,她便頓住腳問
趙紫玥因禍得福,在體法雙修的情況www.hetubook.com.com下,愣是讓她的修為如同老牛拉磨一樣,一層一層的提升到金丹後期。
更有趙紫玥進入荒獸平原的時候被很多荒獸見到,然後追趕。
荒獸大戰瞬間爆發,至於那三顆大小不一的雷球,只要避開就行。
玉樹國還好,在趙紫玥順手牽羊挖走森林里的靈藥之時,那些森林里的荒獸們就自己打了場。
「不行也得行,不然,我就讓這玉樹國換個國王!」
可為了芝蘭國,她說不出不用對方來的話,只能道:
而芝蘭國那邊卻依舊是不太平,即便有青干國師給娉婷國師的陣法,保住了一個城池,卻沒有在這百年間保住另外兩個。
見她說著便要回偏殿,芝蘭國的國王頓了趕緊跟上,聲音拔高
「儘快下旨,不然,我就讓國王換人!」
那就試試吧,也不是沒有結嬰過,經驗她是有的。
等玉樹國國王進入國師偏殿中看的的時候, 芝蘭國國王也在好奇的看著這邊,她就說國師成天這這裏修鍊不奇怪,奇怪的是,hetubook.com.com最近這百年國師都不曾出過門。
看看她的青干多好,又教她不懂的深奧陣法,又要帶人穿過雷幕來救她們。
「這個國師到底在搞什麼?這又是什麼東西?」
然而她知道,不成的!
然而,這是小金看到的,實際則是都匯聚到了趙紫玥識海中的玄雷石體內。
她研究了一陣覺得奇怪便要放棄,忽的見到對面有人,她趕緊躲起來,就聽那邊的人暗自嘀咕
玄雷石可不知道它有多拉仇恨,它此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這片雷幕給吸收,吞噬!
玉樹國國王在那傳音陣附近一陣查找,發現這裏只有這麼一個造型古怪的半身鏡,而且還是幻化出來的。
就在她已經準備好要衝擊元嬰之時,她所身處的雷幕忽然一動,然後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小金驚恐的眼中匯聚到她體內。
「你放心,我懂的,你等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帶人穿過雷幕去支援你們。」
國師帶著人離開之前說明了,不許有人進入他的偏殿。
「你瘋了么?你瘋了是不是?」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