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能殺則殺

玄中看著那水鏡中人的臉點頭道:
「那,你,那她看上你了么?」
趙紫玥依舊坐在鯤鵬羽上看著他們
這二人這般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趙紫玥一想也對便給宗門傳音后對二人道謝
玄中一想可不是么,當下幻化出他要救的小狐妖的模樣。
「戒指里的東西隨便你轉化,擋住這大乘修士一擊!」
「行!你給我幻化一下她的樣子,別到時候我見到了也不認識。」
「要我出手幫忙嗎?」
這理由趙紫玥無話可說。
「勞煩兩位道友和其他兩個宗門說一聲,我和師弟還有事就告辭了!」
即便是她在一旁看著都心神顫動,師姐竟然能夠抵擋的住。
對面的宣方見趙紫玥並沒有想起金師弟便道: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玄中見她當真要和自己一起去,自然是願意的,畢竟師姐真的很厲害,就連大乘修士的全力一擊都能抵擋。
金由干?
隨著大乘修士的一句話,傀儡落入老者眼中,大乘期的神魂烙印也印在了混沌蓮藕做成個傀儡身上。
來到近前見這邊正在打鬥,又看一旁不遠處的趙紫玥,二人對視一眼朝著趙紫玥而來,拱手道:
她要怎麼安慰小師弟?
「沒問題主人!」
知道他想說什麼,趙紫玥嘆口氣道:
小師弟你頭上有點綠!
「我們這邊會給宗門中其他人傳音,讓他們不要摻和進來,另外兩個咱們下五宗的宗門我們也會傳音過去說明。」
「具體的不清楚,我主要是好奇,前面就是獸皇宗範圍,咱們小心些,對了。
「原來只是一場誤會,可上五宗發布的任務並非輕易更改,師姐要不要回去和宗門商量一番?」
「師姐!」
應該是半妖和人結合后的後代,這算個什麼呢?
狐妖?趙紫玥倒是沒有多想
原來是這個,她說的倒也不錯。
「現在可以說了,你要去獸皇宗救的人是男妖還是女妖?」
「習慣了!」
沒想到還有不同的說法hetubook.com.com
「師姐!你沒事吧!」
「她,她應該也是心悅我的,當初我初入靈界得機緣后意外掉落狐族,是她最先發現我將我救回去的。」
「師姐,我,那個什麼,」
戒靈要證明她自己也能吃的少乾的多,一道屏障擋在趙紫玥身前。
「啊,這個……是,女妖!」
「讓師姐損失了一個傀儡。」
緊接著,傀儡被立時擊的粉碎,這樣一來傀儡上原本的神識烙印也一起被磨滅。
「師兄隕落了,我知道!」
「是啊!竟然讓我將這成當成了習慣,師姐不用管我,我就當坐飛行法寶好了。」
「多謝二位提醒。」
「不用過意不去,反正那傀儡身上也還有一位大乘修士留下的神識烙印呢,正好趁著這個機會一起解決了。
看一眼依舊坐在黑色輪椅上的玄中,趙紫玥有些無語
「你這是鍛造了件本命法寶?」
「來了靈界沒有去太極宗嗎?難怪都找不到你們!」
玄中吃驚的看著師姐竟然解決了那人,而且那人身上可是大乘修士的烙印,剛才那大乘修士的一擊。
這。師姐弟的對話也太氣人。
「你記住就好,便是這人殺的師兄,那時師兄已是化神修為,他能無聲無息的偷襲,修為定是不俗。
「說!」
趙紫玥一笑點頭
「下次早點告訴我!」
「男妖和女妖有區別嗎?」
「對我來說沒有區別,對你來說就有區別,若是男妖你臉紅就更有問題了。」
「說!」
可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這位竟然還記得,真是難為他了。
那修士對趙紫玥的說法不屑一顧,反道:
能夠幫主人修鍊,還能幫主人禦敵,最主要的就是還不『吃草』。
和玄雷石一比她毫無優勢,因此也好久沒有冒泡,這次終於讓她找到機會。
「我有師兄的魂燈,知道是誰殺了師兄,這人的臉你記住了,若是日後遇到能殺則殺,不能殺也不要輕易招惹。」
「早m.hetubook.com.com不說,現在才說?」
趙紫玥仔細想了想對這名字沒什麼印象。
一身黑衣坐在黑色輪椅上的玄中臉色瞬間爆紅,垂下眸子支吾一聲
說完便給玄中傳音,玄中的劍正指向那人丹田,下一秒就要刺下去,聽了師姐的傳音趕緊收劍,改為上挑。
「何人敢傷我徒兒?」
他對面的修士也是心有餘悸,即便他身上有大乘修士的神識烙印,那也是得死了才能發揮出來,讓殺自己的人同歸於盡。
「這是金師弟的傳音玉簡,還請師姐收下。」
也有一種說法,是衍城用了什麼陣法將整座城池都傳送走!
看著二人離開,趙紫玥才轉頭看向一旁的玄中
將空間中由混沌青蓮煉製的分身拿出來,擋在身前,同時讓戒指開啟防禦,雖然玄雷石也能幫她防禦,但玄雷石不方便出來。
「等會說一下具體情況吧!」
「行,那這傳音玉簡我收下,勞煩兩位了!」
「師姐!我想去獸皇宗!」
「金師弟說,您曾答應同他一起探查一古洞府,但您未能如約而至,咳!放了他鴿子,所以……」
都是乘坐趙紫玥的鯤鵬羽,途中趙紫玥想到一件事問玄中
玄中搖頭
「這位道友說的什麼話,他可是我太極宗的修士,你們獸皇中就是再怎麼喪心病狂也不至於契約我們太極宗修士吧!」
不想死的他,低頭看著胸前被一柄雷劍穿透臉上詫異的表情還沒有退去,人就被雷電之力給劈的粉碎。
趙紫玥點頭,她的關注點並不在這裏,而是問玄中
「不勞煩,不勞煩。師姐開神龍秘境讓我等受益匪淺,我們心中都記著師姐的這個情呢!」
「師姐放心這人的臉我記住了。」
「因為我當日就在衍城中, 衍城外面的確是有獸潮,我也是親眼看著衍城被傳送走。」
「宣方,琴樂,見過玄北師姐。」
趙紫玥挑眉,想到他本身也是屬於半妖不妖的。
宣方說著拿出一個傳音玉簡遞https://m.hetubook.com.com給趙紫玥道:
二人一起前往獸皇宗救人,去獸皇宗的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什麼麻煩。
可見這位小師弟的修為是有多精進了。
玄中摸摸鼻子有些尷尬的道:
「去獸皇宗?你是要去契約獸皇宗的人還是要去被契約?」
聽他這麼說趙紫玥才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個事。
「這倒是沒聽說,師姐的意思是說那一城之人,怕是都……?」
趙紫玥愣了下有些無語。
宣方和琴樂二人對視一樣
說起他的腿,玄中伸手摸摸膝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只是那眼中有一分沉重道:
玄中看著傀儡碎的地方有些抱歉,趙紫玥抬手將那人的儲物戒指給收入手中。
「師姐,你要跟我一起去?可還獸皇宗太過危險,師姐跟我一起去我怕連累師姐!」
玄中點頭
趙紫玥收回水鏡
「那我就不管你了,還沒問你師父他們可有飛升上來。」
還是,算了算了,好歹也是故人她就不拆小狐妖的台了,只要自家師弟願意,嗯,千金難買他願意!
還真是難得,她開神龍秘境這事,估計在別人看來都是應該的,沒想到他們就會存了一份感恩之心。
玄中剛說到這裏趕緊頓住,緊張的看著趙紫玥,他竟然一下說漏嘴了。
趙紫玥對來的二人一笑點頭,她,並不認識這二人。
「還沒來得及去太極中了,另外我怕牽累宗門,這不是和獸皇宗的修士對上了,他們忒的不要臉!」
乾的漂亮!
一股大乘修士的威壓朝著趙紫玥襲來。
都是一千來歲的人了,說起這個玄中還臉紅了一下
「你可有聽說過衍成的事?」
「主人,那兩人中有一個身上,有大成修士的神識烙印!」
「主人,」
「是也不是!畢竟上五宗通緝令中的人是我下界的師弟,自然也是我太極宗的人。」
趙紫玥捕捉了關鍵詞,他?男字旁他還是女字旁的他?
看他這樣吱吱嗚嗚的,不知道是自己的脾氣太暴躁還是師和-圖-書弟變得太墨跡。
「兩位也是衝著上五宗的懸賞而來?」
「聽說衍城一夜之間消失不見,消失之前還曾遇到獸潮,有修士說,衍城是被獸朝一夕間踏平的,裏面的修士屍骨無存。
趙紫玥:……
「你們太極宗修士?你有什麼來證明他是你們太極宗修士,我還說他是我們獸皇宗跑出來的妖修呢!」
趙紫玥聞言眉頭微蹙
既然這麼說,那就是沒得談嘍。
玄中聽到聲音看過去,隨即臉上都是驚喜之色
玄中趕緊看著趙紫玥,一種拍拖被抓包的樣子
戒靈自從玄雷石蘇醒后就戰戰兢兢的,玄雷石除了不能幫主人煉丹煉器外,
這個趙紫玥也說不好。
戰鬥中的玄中一笑
「正是!玄北師姐也是么?」
「長的挺好看的,你看上了她了?」
那邊一位獸皇宗的修士忍不住,劍指趙紫玥口氣不善
遠處聯袂飛來二人,這兩人一看就是一對情侶,而且一個飛仙宗,一個無相宗的。
「都不是!我想去獸皇宗舊一個腰妖。」
她能出手自然是早有準備。
臨走之際宣方想到什麼對趙紫玥道:
任是誰,能不死還是不想死的。
這也能成為習慣?
他之前沒有去太極宗,就是怕給太極宗招惹麻煩。
走吧,我和你一起去獸皇宗救,妖。」
趙紫玥一笑,就看他手中法寶和凝聚出來的飛劍相互輝映,以假亂真,真真假假使得敵人防不勝防。
「師姐幫我掠陣就行,有師姐在旁邊看著,我就更有底氣了。」
已經被那個逃走的雷晨惦記上了,她就不能再拿出來。
「不聽師姐言吃虧在眼前,當初我沒有聽師姐的話吃了虧,如今我可是學乖了,特地鍛造了這本命法寶。」
「我飛升臨界的時候得了些機緣,在她族內受其些庇護,她和我一起出來后被獸皇宗的修士抓走了,我難辭其咎!」
那兩人猜他們多半會去獸皇宗救人,便不打算跟他們去,就也告辭離開。
「成天想著天下妖獸都歸他們家,他們能和_圖_書要什麼臉?有本事去妖族干獸皇不是更好?」
「是一隻小狐妖!」
戒靈一副卑微口氣
「嗯!」
可能是看出了趙紫玥的想法,玄中道:
兩人聞言便是一愣。
「之後你可有聽說過,哪裡突然多出一座城池?」
具體的倒是不知曉,師姐怎麼會想到問衍城的事?」
玄中愣了下,沒想到師姐問的會是這個問題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師姐飛升沒多久師兄就,」
琴樂也道:
趙紫玥挑眉,既然這樣那她就不妨礙小師弟歷練,坐在鯤鵬羽上看著那兩個修士五隻妖獸對上小師弟一人。
你是要跟我回太極宗還是繼續在這裏耍?」
小師弟的修為也是合體初期,對面的幾隻的修為同樣是合體初期。
「怎麼你們太極宗也想來插一腳,也不看你們能不能啃得下這塊骨頭!」
「既然真的有,直接將一座城池給傳送走的傳送陣法,當真是厲害!」
轉頭看向宣方和琴樂二人道:
「沒事。」
看看對戰中的玄中,在看看趙紫玥,宣方和琴樂對視一眼,宣方對趙紫玥道:
「只是去救個妖的話,你為什要臉紅?」
玄中一邊對付面前的敵人,一邊和趙紫玥說話:
「玄北師姐不用客氣,我們還要感謝師姐開啟神龍秘境,讓咱們搶的了先機呢!」
沒事沒事想要生過得去頭上就得帶點綠?
「對了,玄北師姐,我宗有位叫金由乾的師弟,說他認識您,若我們遇到您了,讓我們幫他把這個交給您!」
「你還擔心連累我?剛才那大乘修士的一擊可是我擋下來的,我還沒問你,你這腿難道還沒好嗎?」
趙紫玥也是一笑道:
玄中有些糾結
「師姐你知道?」
而他手中則是一柄實質飛劍。
實在是讓她好奇這位的修鍊速度竟然這樣快,眼看他手中的妖魔之劍變換萬千,正師兄最擅長的靈力凝聚成劍的法子。
「人家不是感覺主人不愛我了嗎?都不敢跟主人說話了。」
你還沒說你要救的妖本體是什麼呢?」
上一頁